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496 入夜,冰暴来袭!

496 入夜,冰暴来袭!

        苏尘看到拥堵在仙城外,激烈吵嚷抗议的上万名修仙者,错愕了好一会儿,不由露出无奈之色,回头望向阿奴和白卜等。

        冰沙尘暴今晚就会袭来,他要尽快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去躲避。

        可是,城外上万名筑基修士,里面甚至还有数百名金丹修士,都进不了天阙仙城。他们可都是天阙城附近本地的修仙者。

        他远渡北溟之海而来,一介外人,又怎么可能比这些本地的修士,先一步进入天阙城。

        “公子,我们入不了天阙城,要不赶紧去其它仙城看看?”

        阿奴忧色忡忡道。

        “太远,看样子冰沙尘暴最多两三个时辰就会抵达,怕是来不及。还是得在此地想想办法。”

        苏尘一时也是束手无策。

        他只让幼鲲分身将他们一行送到北溟大陆,寻一座最近的仙城,安顿下来,没想到这座天阙仙城早就人满为患。

        不过,他也没有放弃。

        这天阙城外上万修士,总不能全都冻死在城外吧?肯定会有办法。

        实在不行,他和阿奴、白卜等人,回头再去找幼鲲,躲到北溟深海里去。只是这样容易暴露幼鲲的身份,是不得已的下策。

        “诸位别吵嚷,别堵在城门外聚众闹事,都散了吧!这是城主郑大人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城,谁来也没用!去其它地方躲避!”

        那守城将沉声大喝道。

        他都快被这些流民给吵得生出耳朵茧子。

        其实,这冰沙尘暴,在北溟大陆也并不是什么稀罕之物,几乎每隔数年,数十年便会有一场冰沙尘暴。

        天阙城的光罩防御,很重要的一个用途就是为了抵御极寒的冰沙尘暴。

        放在往年,冰沙尘暴的威力不大,其实金丹修士的身份,也还是可以入城躲避的。

        但是今年与往年不同,冰沙尘暴特别猛烈,以至于酿成了大灾。原本散居在城外洞府的修仙者们,几乎都逃亡天阙城躲避,导致这避冰的修仙者数量暴增。

        天阙仙城很快就被那些赶来避灾的修士挤满,连街道都拥堵不堪,拼命采购各种补给之物。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修士流民,寻衅滋事,甚至恶意抢掠,甚至抢到了城内世家的头上。

        郑城主闻讯,在震怒之下,下令金丹境及以下一律不得再入城。

        “不让入城,至少让我们采买一些灵木炭、火油吧!”

        可是,城外这上万名修士没人愿意走,几乎全都滞留在天阙仙城外。

        他们也不傻。

        这天阙城四面高山环绕,山谷地带最适合抵御冰沙尘暴的袭击,至少大幅削弱冰沙尘暴的六七成威力。

        而且,这附近的山峰都挖有深达千丈的洞窟,条件自然是比天阙仙城内恶劣很多,但也能躲避冰寒气。

        他们但只要往洞窟内一躲,升起猛火来驱逐冰寒之气取暖,这场凶猛的冰沙尘暴就有很大的机会熬过去了。

        这也是众修士之中不少人嚷嚷着,要入城采购灵丹、灵木炭、火油等物资的原因。有了这些东西,他们在城外附近的山洞一躲,还是能逃过一劫。

        要是在大冰原上遇上冰沙尘暴,那只会死得更快。

        “不行!”

        但那名守城将领,死活不肯放他们进去,且不说他们进去之后还会不会出来。天阙仙城内各种御寒物资灵丹、高阶灵木炭和火油,早就在灾民的哄抬之下物价暴涨,物资短缺,哪里还有多余的可用。

        苏尘听到有修士说附近山峰有深洞可躲避冰沙尘暴,不由目光一亮,山洞总比露天好。立刻向旁边一名青年修士请教在何处。

        “不远,就在附近的巨峰脚下。只是洞内奇寒无比,远不如城内暖和。当然是进城最好不过了!”

        那青年修士唾沫横飞。

        正说着,却见远方一队人马轰隆隆而来。

        上百名雄赳赳的精锐妖豹骑玄铁长枪黑甲骑士在前面开路,领头的赫然是几名金丹修士,肃杀之气腾腾。

        队伍中间,却是由九匹玄灵赤焰驹拉着的一辆奢豪车辇居中而行。赤焰驹不难找,难得是清一色的玄灵赤焰驹,各个足下踏火焰,品相神骏非凡,在山间疾奔飞驰依然如履平地。座驾上悬挂着一杆墨色旗帜,书李字旗号。

        队伍最后面,还跟随着六七百名家族青年修士、俊男美女和数以百计的老弱妇孺。

        “这...李氏世家的车队?李氏这是举族入城?”

        “我见过,这座驾是李家老祖的座驾,肯定是李氏无疑!这李氏世家,可是天阙城的第一大修仙世家,历代出过好几位老祖,家中产业遍布仙城内外,囊括了灵兽、炼器、矿山数大产业,占了天阙城至少一成的财力。”

        “李氏在城外有一座李家堡,众多李氏族人居住。看来天阙城第一世家李氏在城外也撑不住了,要入城避灾。老祖的预感都很强,能预知灾祸的严重性。这场冰灾,恐怕会持续很久。”

        原本拥堵在城门口的上万名低阶修士却是纷纷露出敬畏之色,低声议论着,潮水一样分开,不敢拦路。

        在北溟大陆敢称家族的,必须是家族内有一名以上的元婴老祖坐镇。而世家,更是至少要传承三代老祖才行。

        守城将正大声喝斥着众修士,见到这辆座驾,顿时脸色微变。他不敢用神识去探查车队,连忙恭迎了上去,“小人守城将郑钧,见过李老祖!”

        座驾的帘子拉开,却见一名外貌俊美眼角带着些许阴鸷之气的年青金丹修士,戏笑道:“郑兄多礼了,不必如此大礼!”

        守城将郑钧见此年青人,不由一愕,笔直了腰杆,客气说道:“原来是李兄!李老祖不在车内?”

        他见李老祖要弯腰,但见李公子就不必了。这李希公子是李老祖的孙儿,但他郑钧也是城主大人的子侄辈,都是金丹境,平辈相称。

        “我家老祖近日外出未归,忙着一桩大事去了。听说城主下了封城令,我李家的车队不在此列吧?”

        “那是当然,世家不在禁入之列。李兄请入城!”

        郑钧笑道。

        这支数百人的李氏车队开始通过城门,进入仙阙城内。

        城外的众修士们无比羡慕。

        如今城内人满为患,连金丹修士也不得入城。但显然,拥有元婴老祖的世家是个例外,包括老祖的族人皆可随意入城。

        李希公子点头,正要关上座驾的帘子,突然意外一眼瞥见,城门附近聚集的受灾难民修士人群中有一名很奇特的男子。

        此男子自身倒也不足为奇,只是一名金丹修士而已。但是他身边跟着一只白龟金丹妖修、一只毕方金丹妖修,还有两只蟹虾金丹妖修,却是令人吃惊了。

        “白龟妖修?!”

        “毕方妖修?!”

        李希吃了一惊,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

        白龟乃是灵龟妖族之中极为罕见的变异妖异种。别说这座天阙城了,只怕更大范围的整个圣灵州境内,想找出一头来也难以做到。

        那毕方也是高等禽羽妖族,在妖族中血脉高贵,同样是非常罕见羽妖。

        这两只妖修随便一只,那都是价值不菲的极品灵兽,何况一下出现两个。它们跟在那男子身旁,应该是那男子驯养的妖将。

        至于那两只蟹虾妖修,这是废物,几乎没多少战力。

        也不知这男子是何身份,拥有此等奇兽。不过,看他跟一群灾民混在一起,入不得天阙城,显然也没什么靠山。

        李希公子不由见猎心喜,他早就想养几只金丹境的妖将,只是没寻到什么好货色而已,寻常的妖修,他也看不上眼。

        任何一家修仙世家,都喜欢拿珍奇异兽来充当门面,方显出世家的富贵底蕴。

        若是他身边跟随着一只珍稀白龟、一只高等毕方,那在其他世家弟子面前,简直不是一般的显目耀眼,令人称羡。

        “你!说的就是你!”

        李希朝苏尘淡漠的开口道:“这只白龟灵兽,还有毕方鸟妖,你开个价,卖给我。价钱好说,我额外还可以送你天阙城内的一座大宅子,让你随我李家的队伍入城!”

        金丹期的灵兽,寻常金丹修士也养不起,会被吃穷。但李家堡家大业大,手里有钱,养几只撑门面的稀有金丹妖将不在话下。

        “混账!”

        毕方脖子充血,眸中喷火,勃然大怒,便要暴起。

        它堂堂毕方大妖王,东海毕方妖部的大族长,岂容一个金丹级的人族小子冒犯,当牲口一样买卖。

        白卜脸色深沉,但一把将毕方拦住。这里是人族的地盘,它们现在的身份都是苏尘属下的妖将,可不是妖修能闹事的地方,否则片刻就被灭掉。

        “不卖。”

        苏尘冷道。

        “哼,不识抬举!走。”

        李公子原本略有阴鸷的脸庞,变得更加阴沉。他深深的看了苏尘一眼,记住这个面孔,随后冷哼一声,放下了座驾窗帘子。

        天色黯淡,就要天黑,怕是冰沙尘暴要来了。

        李氏车队很快入城。

        苏尘看了看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在远方天边,一道若隐若现的白线,铺天盖地,缓缓移动着。

        空中,寒风呼啸。

        似乎骤然之间,变得极其阴寒。

        “该死,冰暴来了!”

        “快走,去山洞避寒!”

        聚集在天阙城外的上万修仙者们脸色都变了,修为低的筑基修士们不由浑身打起寒颤,他们不敢再在城门附近停留,纷纷朝山峰飞去。

        那边有深洞,可暂避冰沙尘暴。

        “走吧,看来这天阙城是进不去了,先去附近山峰避一避,躲过这场冰沙尘暴再说。”

        苏尘说着,带着阿奴、白卜,还有气愤的毕方,蟹虾双妖等,跟随着众受灾修士,往巨峰而去。

        “公子...那人似乎心思叵测。”

        阿奴道。

        “无需理会!”

        苏尘不屑一顾。

        若是那李氏老祖在,他还会顾忌几分,但刚才听座驾上的人说,李氏老祖外出去了。他还会在乎区区几个金丹修士不成。

        ...

        李氏庞大的车队徐徐入城,往仙城内的一座百亩李氏大宅而去。

        天阙城内寸土寸金,寻常低阶修士难有立锥之地。

        这座大宅是李氏很早以前置办的祖宅产业,李氏人口增多之后住不下,所以搬迁到城外,建了一座李家堡。

        这次冰灾太厉害,不得已,举族暂时回城内住避寒风,挤上一挤。

        车厢内,李希公子面色阴沉。天阙城一带的修士,都知道天阙城第一世家李氏世家的威名,不敢拒绝李家主动招揽的生意。

        他又不是强取豪夺,只是出价买下那两只稀有妖修而已,居然还敢拒绝。

        “公子,此人拥有一名白龟妖将,一名毕方妖将,似乎并非寻常的金丹修士。只怕是其它仙城的世家子弟,流落在此地。此举得罪其它老祖,怕是不妥。”

        妖豹护卫队的一名卫队长,知道自家公子的性子,不会轻易罢休,他似有顾虑,低声劝道。

        “此人无法入城,多半是落难此地的外来修士,有没有靠山难说。你去派人打听打听,这家伙是什么来路。若是没什么靠山,呵...敬酒不吃吃罚酒。趁着其他世家发现之前,及早动手。其它不管,两只兽必须给我弄回来。”

        李希冷道。

        “是,公子!”

        黑甲骑士队长调转妖豹坐骑,往仙阙城另一处鱼龙混杂街区飞奔而去。仙阙城内的势力颇杂,自是不会缺少下九流的黑手。现在流民多,想混口灵饭吃的修士不知凡几,更容易找人手。

        李氏世家在天阙城是正儿八经的名门,这种脏活,自然不能亲自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