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488 瞬息亿万里,北溟冰海

488 瞬息亿万里,北溟冰海

        蛟祖祭坛上,无数密密麻麻的蛟族上古符文,爆发出一柱柱刺目白光,和苍穹之顶的符文连成一片,整个千丈洞窟内织成一片炙白色万丈光辉,令人难以目视。

        不少妖修试图睁开双眼,被炙光照耀,刺激的眼泪都快流出来。

        苍穹之顶,无数的妖星在交错和闪耀着,斗转星移,不断地变换,似在改变方位。

        同时,一道道璀璨庄严而圣洁的妖星光辉,从天而降,落在人和妖身上,这人、或妖便在原地瞬间消失,被传送到了不知何地的遥远地域。

        苏尘神色不由惊变,暗道一声不妙。

        妖皇蛟敖启动这座上古传送阵,必有去处。他也不知道所有人会被传送到什么致命的危险地方去。

        间不容发之际,他也顾不上身后不远的金鳞、白卜分身,只来得及一个飞身抓住旁边神色失措的阿奴。

        “嗖!”

        一道妖星光辉,落在苏尘身上,一股奇大无比的吸力将他摄取走。

        瞬间,他和阿奴在这岱舆圣山的蛟祖洞窟内消失不见。

        ...

        苏尘感觉自己进入了一条光柱通道,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移动,瞬息亿万里。

        他两耳嗡嗡作响,各种奇异的画面不断在眼中闪过,速度太快完全无法看清晰,意识很快完全陷入一片混沌迷迷蒙蒙无知无觉中,也不知道在这光柱空间飘荡了多久。

        他体内金丹境的雄浑法力、强大的神识之力、体力,在内的一切力量,也在被这条光柱通道抽走,几乎点滴不剩。

        似乎只是一瞬,却又似乎过了极其漫长的时空。

        “嗤!”

        离岱舆圣山亿万里遥远的北方,一片无边无垠的严酷冰海上空,骤然出现一道一丈长数尺宽的空间裂缝。

        似乎有一股神秘强大的光柱力量破空而至,挥出轻轻的惊鸿一刀,便将这篇天空撕裂开一条小缝隙,将光柱内的东西挤了出去。

        苏尘感觉自己身子一轻,从裂痕中破空而出,毫无着力之处,朝下方百丈的海面直坠下去。

        他意识正迷蒙,“哗啦!”坠入冰水中,沉下数丈深,冰海水无孔不入的涌来,被猛的呛了一大口冰渣水,冻的他一个激灵冷颤,又似火烧一般刺激着他的咽喉。

        苏尘被呛的猛烈咳嗽了几下,冷颤中立刻惊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被冰海水浸泡包裹着,周围似乎是一片冰海。

        他骤然想起,自己刚才似乎被蛟祖祭坛的“斗转星移”传送阵,给传送出去。

        这是被传送到哪里了?

        苏尘吃了一惊,连忙运转体内的法力,施展法术,想让自己从海中飞起来,看看这是何地?

        可是,他却立刻感觉到自己浑身疼痛欲裂,头都要痛的快炸开,体内经脉丹田中的法力空荡荡的,神识疲乏微弱,而体力更是枯竭,浑身弱的发虚。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刚刚在瀛洲圣山脚下打一场持续数日的严酷战斗,把一切可用的力量都透支耗尽。

        他现在连一个手指头,都在颤抖发软。

        苏尘清醒过来,思绪飞快,几乎是瞬间,就立刻明白过来。这肯定是蛟祖祭坛在发动超远距离传送的过程中,抽取了自己体内的力量,来弥补传送力量的不足。

        想要完全恢复过来,少说得要一个时辰以上。

        苏尘不由苦笑,无奈,本能的足下一个虚蹬,勉强让自己浮到冰水海面上,衣裳和头发都湿漉,大口喘着气。

        他四下张望,视野所见只有冰渣和一望无际的海水,再无它物。他正准备寻一块大的冰块,爬上去歇息。

        “飕!”

        阿奴紧跟着从他的头顶上方的这条空间裂痕里掉落了下来。

        苏尘此刻神识枯竭,猝不及防,等他听到半空落下的声响已经来不及躲避,只来得及翻身,被阿奴撞了个清香满怀。

        苏尘闷哼一声,浑身酸楚疼痛,两人顿时一起沉入冰海水中。

        阿奴也是神识迷糊,顿时被冰海水灌入口中,呛的灌了几大口冰海水,顿时寒颤中惊醒过来。

        苏尘在水中屏息,一手环腰抱住阿奴的细腰,托了起来。

        “哗啦!”

        苏尘将阿奴抱起,再次漂浮在海面上,四目相对。

        阿奴娇脸被冰水冻的有些苍白,一袭红色衣裳早就被冰水浸润的湿透,湿漉漉的紧贴着她丰盈的娇躯,胸脯凸处轻微娇颤着,若隐若现。

        阿奴似乎受了惊吓,脸色煞白,双手环抱着苏尘的颈脖。

        她突然意识到什么,看着苏尘近在咫尺的脸庞,脸颊瞬间酡红,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

        虽说她和苏尘这些年一路相随相伴,亲密无间,无分彼此。但这么多年,她还从来没有和苏尘有过如此亲昵的肌肤亲近。

        她只感觉自己娇躯发软,似乎要烧起来,连一丝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软软的偎依在苏尘的怀里。

        苏尘抱着阿奴柔弱无骨的娇躯,看着她清澈的双眸,俏红脸庞,感受着她细腰的柔软和滚烫,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只是,冰寒刺骨的海水,将他那一丝欲动直接浇灭。

        苏尘一时心生逗弄之意,笑侃道:“阿奴,你是不是生病了,身子好烫啊!我可是妙手神医,药到病除。”

        阿奴不由娇羞嗔了一声,白眼翻了苏尘一眼,气鼓鼓的说道:“那是,公子你可是姑苏城药王帮的高徒,包治百病。阿奴常常心口痛,夜不能寐,也不知是何病,公子给我治治的心口。”

        说着,她带着戏虐的笑意,挺了挺腰,胸口凸处鼓鼓,如玉兔轻颤。

        “呃~!”

        苏尘顿时脸上憋红,顾左右而言它,没敢再逗弄她,免得引火烧身。

        这片冰海,超乎寻常的寒冷。他们两名金丹修士也只是在冰海水中泡了一小会儿,便感觉难以忍受。

        苏尘身为金丹后期巅峰修士,光凭修为足以抵御寻常冰寒之气的入侵。

        可是这片海域,太冷了。

        冷的刺骨,待久了,感觉连元神都在颤抖。

        必须以法力在体表形成护罩,才能勉强抵挡冰寒之气的入侵。

        阿奴冷的缩着身子,朝四下张望,奇怪道:“公子!我们这是哪里?”

        “这里比东海的北方海域还更冷,应该就是北溟之海。上古妖阵传把我们传送到这个不见鸟影的鬼地方。”

        苏尘想到北溟之海的一些传说,便无比的头疼,苦笑。

        他从须弥戒内取了两枚三阶灵丹,自己吃了一颗,另一个颗喂给阿奴吃了。

        此地也不知有什么凶险。

        这样恢复的快一些,否则不知要几个时辰才能恢复法力。

        “可是,其他人怎么不见?”

        “这个跟传送阵有关。蛟祖祭坛应该是一座随机传送阵,只有发送地点,没有对应的接收地点。这意味着并非点到点的精准传送,而是模糊传送。只能传送出一个大概的范围,大概的方向。

        距离越远的话,偏差越大。北溟之海,离东海的岱舆圣山至少亿万里。我传送的时候拉住了你一把,所以落在同一个地方。其他人、妖,恐怕偏差数十万、百万里以上,那也是正常。”

        苏尘说道。

        他刚刚尝试着跟金鳞、白卜分身,进行神识感应,但是没有任何反应。不知是被什么给阻隔了,还是距离太过遥远。

        服下灵丹转化,苏尘稍微恢复了少许的法力,神识也恢复了少许。

        但是他似乎发现什么,脸色却变得更差。

        “公子,怎么了?”

        “我们有麻烦了!这里,只有冰灵气、水灵气这两种灵气存在,没有丝毫的其它灵气。”

        苏尘感受着北溟之海的天地灵气,神色沉重。

        阿奴也明白过来,瞬间脸色煞白。

        苏尘是木系修仙者,而她是雷系修仙者,根本无法从外界获得任何灵气补给。这意味着,他们完全靠着储物袋内的灵物资源来补给法力,才能撑着,活下去。

        “走!”

        苏尘拉着阿奴从海水中飞身而起,法力一转,衣裳上湿漉漉的冰水被震飞烘干,法力在体外形成一层护罩,抵御外界的冰寒之气。

        天空一片濛濛白亮色,不见日月星辰,无法分辨方向,也不知该往哪个方向才能离开北溟之海。

        苏尘朝四方略一打量,立刻带着阿奴朝数百里之外处的一座冰荒原飞去,先去歇一歇,寻找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