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451 腹黑老妖

451 腹黑老妖

        众大小妖王们一个个在大殿石阶两侧俯首躬身,恭贺之声在大殿内回荡,对新晋的金鳞天妖首席大妖王表示顺服。

        雷鳐大妖王深深的俯首,却是连肠子都悔青了。

        它光想着第一座席不能去抢,却忽略了首席大妖王的宝座还空着。

        早知如此,它就不应该痛快的答应金鳞天妖加入妖庭,让其有机会夺这首席之座。否则的话,它完全可以用金鳞不是妖庭成员的名义,将金鳞排除在大妖王之外,它自己反而有机会抢到首席。

        可是现在,它连号召众妖王们一起反对的机会都没有。

        首席大妖王已定,接下来则是其它大小妖王的座次。

        那柱燃香很快燃尽,夔牛的第一座席位置依然是空着。

        雷鳐知道大势已去,主动谦让出了第二位座席,让给金鳞的义弟毕方去座。雷鳐则换成第三座席,往后则是双首血鹫等等众大妖王们。

        九头鸟原本这次是有望挤入前十座次,但是被爆掉了一个鸟头之后重伤,直接掉到了三十名之外。

        最倒霉的,无疑是那些被苏尘踢出殿外,坠落圣山灵岛外海域的龟螯、独角青鳞妖蛇、海妖蝎等七八名大妖王们。

        等它们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圣殿,这座次已经基本排完,它们只能哭丧着脸在最末座。

        ...

        苏尘冷肃的端坐高高在上的首席七彩琉璃宝座,望着殿内上千妖王,想着心事。他不关心闹哄哄的共治殿内,众大小妖王们如何去争夺剩余的座次。

        他唯一担忧的是,夔牛出关之后,会找自己的麻烦。

        他自然是不惧金丹境的夔牛,它并非自己这幼鲲分身的对手。但是一名元婴夔牛,显然是个大麻烦。

        幼鲲凭借数十里妖躯,力道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金丹级几乎没有敌手。可是,面对真正的元婴境妖修,还是有些吃力。

        趁着夔牛还未出关,有一些事情要尽早做。

        他当年以白卜的身份,一手建立的妖庭宝库,令数以千万计的低阶海妖们在海中收集奇珍异宝奉献给妖庭,换取妖庭功勋,凭借功勋获得各种好处。

        这些年,妖庭宝库也应该积累了不少海中珍宝。

        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自己所需的元婴机缘灵物?

        还有,妖皇王朝和人族灵岛同盟,这些年打的激烈。如何才能扯妖皇蛟敖的后腿?

        “恭喜义兄夺下首座,这可比夔牛的第一座席地位更高,还更管用!从今往后,这东海妖庭就是我们俩兄弟说了算!”

        毕方满脸的春风得意,如今它可是妖庭名正言顺的第二大妖王。有金鳞义兄撑腰,再也没有妖王有胆子说它前三位是徒有虚名。

        而且夔牛以后成了元婴老祖,也未必会在妖庭内久待。说不定日后辞了这第一位座次大妖王,要么闭关苦修,要么远游去了。

        那时它和金鳞义兄在东海妖庭呼风唤雨,那是毫无阻碍。

        “少拍马屁!走,跟我去办件事情。”

        “义兄,办什么大事?”

        “捞好处!”

        苏尘起身前往妖庭宝库。

        毕方一愣,连忙大喜跟上。义兄说有好处,那肯定是非同寻常。

        ...

        妖庭宝库就在瀛洲圣山的山腹之中,挖掘出了数千丈空间,用来囤积海妖们从深海中收集过来的各种灵物和奇珍异宝。

        平日,有一些灵龟族的金丹妖修,守卫这妖庭重地。

        这妖庭宝库是白卜一手建立,亲自定下一条规矩。首席大妖王才可独自进入宝库,每年取一件灵物。其它妖王未经过老祖、首席大妖王的允许,不得擅自进入宝库,只能凭借功勋换取宝库内的灵物。

        这也是首席大妖王的诸多特权之一。

        苏尘和毕方穿过灵龟一族布下的森严守卫,终于进入巨大的宝库之中。

        这座宝库,此时已经堆积了如小山一样的灵珍异宝。光芒耀眼的各色灵珠,砗磲灵贝,七彩光泽的灵珊瑚,灵气充裕的玉石髓,灵琉璃玛瑙。

        当然,更多的还是深海产的灵药材,各色二三阶灵药材何止数十万计,稀世罕有,神异无比。

        那些低级海妖们也无法分辨它们的价值,只是把从亿万里辽阔的东海深处,找来的各种稀罕之物,一股脑儿都送到妖庭,以换取功勋和各种好处。

        妖族们对灵物的研究和分类,显然远远落后于人族。

        人族修士对几乎所有能够找到的灵物的种类、品阶、效用,都进行非常细致的划分,光是研究灵物的书籍,便汗牛充栋。

        而绝大部分低级海妖族只是凭感觉,估量一下灵物的灵气浓度,大概的划分一、二、三品阶,便算完事了。至于灵药材有什么用...低级海妖兽的脑子里,估计也只有修炼,疗伤等寥寥数种用途。

        纵然发现了元婴机缘灵药,它们也根本不认得。

        只有极少数传承久远的高等妖族,才会对一些极其重要的灵物,有更详细的了解。

        苏尘以神识扫过这妖庭宝库,随手抓起一把零散的灵药材,磨成粉浅尝了一下。身为炼丹宗师,很轻松便能尝出的药材药效和品阶。

        能够进入宝库的灵药,品阶还是不错的。

        他需要从这座巨大的宝库药材内,仔细搜找一番,看看是否有元婴机缘灵药。

        毕方大妖王跟着苏尘进入妖庭宝库,震惊的张大了嘴巴。此宝库不对外开放,它从来不知道,宝库居然囤积了这么多的中高级灵药!

        突然,苏尘心头一凛,感觉到空气中似乎细微的异样。似乎有一道极其细微,若有若无的灵龟气息,在这宝库之中浮游不定。

        ‘灵龟妖祖?!’

        ‘该死!有一尊灵龟妖祖在这宝库内!’

        苏尘顿时心中凛然,暗惊。

        灵龟一族修炼的龟息诀,拥有非常出色敛息之效。灵龟老祖更是能将此诀修炼的出神入化,外人视若无睹,根本毫无察觉其存在。

        苏尘修炼过龟息诀,对此很是熟悉,比其它金丹修士更敏锐。

        ‘这灵龟妖祖无声无息的潜伏在这里干什么,想要刺杀自己?...似乎可能性不大。真要是灵龟妖祖,根本无需行刺自己,直接杀过来就是了。’

        他的幼鲲分身,实力凌驾众金丹妖修之上。力道比寻常的元婴老妖还强,并非完全毫无还手之力。只是肉身不够坚韧,容易被元婴老妖打坏。

        真要打起来,就算未必打的过,逃还是有机会逃走的。

        “灵龟老祖在此,晚辈有失远迎!二弟,你先出去,我和老祖聊一聊。”

        苏尘让自己冷静下来,朝毕方说道。

        他还是想先弄清楚这灵龟妖祖的意图,再作打算。事情可能未必会如想象中那么糟糕。

        毕方愕然,这才知道妖庭宝库内有一位灵龟老祖在。它心头发麻,不敢多话,飞快的退出了妖庭宝库,到远处去等待。

        很快,一道灵龟妖影在宝库中浮现妖影,一股恐怖的元婴妖祖威压,笼罩整个宝库。

        此龟妖老祖背着一副厚重的老龟甲,佝偻着妖躯,龟脸下巴两根长长的白须,冰冷的龟眸盯着苏尘。

        “一条小小的金丹金鳞鲤妖,没有根基的野妖修,也敢在我东海妖庭翻云覆雨,争权夺势,视我守卫瀛洲圣山的灵龟族为无物。你以为自己是亿万鱼妖中难得一见的金鳞天妖,本祖便不会杀你吗!杀你就如同捏死一只蝼蚁!

        说,你究竟是何老路,入我妖庭想干什么?可是妖皇派来的细作?你以前未曾踏足妖庭,却似乎对这妖庭宝库颇为熟悉!若是有半句虚言,这宝库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灵龟老祖冷冷道。

        苏尘却是深吸一口气,心思如电,拱手正色道:“金鳞,拜见龟希老祖!”

        “你如何认得本祖,以前见过?”

        龟希反而一愣。

        身为灵龟妖祖,它极少在外界露面。

        东海任何一大妖族,都会隐藏本族元婴老祖的数量和实力,以免暴露真正的实力被敌族窥视,招来横祸。

        除了灵龟族的金丹妖修之外,纵然是东海妖庭的大妖王,也没有几个亲眼见过它,更别说知道它的名号。

        “未曾见过,但听白卜妖弟多次提起过,在龟族诸位老祖之中,龟希老祖对它最是关照,曾跟我描述过老祖的容貌。老祖一出现,我便认出来了。”

        苏尘笑道。

        “白卜,它还活着?它如今身在何处?”

        龟希被这个消息惊住了,难以置信道。

        “白卜妖弟在归墟之行,被妖皇蛟敖突袭所重伤,几乎濒死。它拼死逃出归墟,逃往北方海域潜伏养伤。

        那时我恰在北方遇上它,颇为意气相投,便结为妖族兄弟,收留庇护了它十年。这十多年来,经常听它提及你们灵龟族和妖庭的事情。”

        苏尘解释道。

        “白卜为何不回妖庭,反而要逃去北方?瀛洲圣山有十万灵龟,只要回到部族,纵然是妖皇蛟敖也不敢闯进来。”

        龟希拧起眉头,还是不太相信。

        “非是不愿,而是不能。它那时已经重伤,返回妖庭的途中数万里漫长,肯定会遇到其它大妖王。东海妖庭很多大妖王受蛟敖的蛊惑蒙蔽,敌视它,就连夔牛也不信任它。

        它几乎没有自保之力,一个不慎便死在其它大妖王手里。唯有先逃往北方海域,找隐蔽之地躲起来疗伤,待日后养好伤,时机成熟再返回妖庭。

        我此番来妖庭,便是受它所托。它让我先回来瞧瞧情况,伺机夺回东海妖庭首座,以免妖庭被妖皇蛟敖所利用和掌控。待它踏上元婴境,它要亲自回来,报蛟敖袭杀之仇!”

        苏尘仔细说道。

        龟希死死盯着苏尘的脸色,陷入长久的沉默。

        灵龟一族,是妖庭之中最坚定的反蛟族,反妖皇派。不管是白卜杀了蛟霑太子,还是蛟敖袭杀白卜。这仇是难以化解。

        白卜只要不死,迟早要回来报仇。

        “白卜还说了什么?”

        “白卜妖弟曾言,东海妖庭是灵龟族的万年根基所在,不可落入它族手中。若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便向诸位老祖求助。”

        苏尘说着,突然想到什么,从怀中取出一小块白色的龟甲,“它怕诸位老祖不信,将此物赠予我。”

        白龟甲,只有白卜身上才有。

        他又陆陆续续说了一些龟族和妖庭的辛密,只说是白卜告诉他的。

        龟希盯着苏尘的脸色半响,终于不再质疑。苏尘这些话,倒也不像假话。灵龟族很多辛密,只有白卜才知道。

        “本祖暂且信你一回,看你在妖庭都做些什么。”

        龟希冷冷道。

        它话语刚落,便见四名灵龟老祖在苏尘身后浮现妖影,恰好四面围住苏尘。

        龟希和这几名龟族妖祖,大摇大摆的一起离开妖庭宝库。

        “恭送诸位老祖!”

        苏尘惊得一身冷汗。

        他竟然未察觉,这宝库内有足足五名灵龟元婴妖祖。看来,龟希怕是故意泄露了一丝气息,才让自己察觉到。

        如果刚才他忍不住动手,或者慌乱想逃的话,恐怕有十条命也完了。

        “这帮老家伙一个个腹黑又阴险,对付一个小小金鳞天妖,居然出动了五个元婴老妖打埋伏。若非自己的分身就是白卜,根本无法在它们面前蒙混过关,怕是死劫难逃。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纵然幼鲲分身,仅凭金丹境,也保不住性命!得尽早突破元婴才行!”

        苏尘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