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437 开局一条幼鲲,修炼全靠吞!

437 开局一条幼鲲,修炼全靠吞!

        刚刚从那鲲卵中孵化出来的幼鲲,饥饿感太过强烈,整个胃就像在烧灼一样,烧得胃痛和心焦,迫不及待的想要进食。

        吃进胃里的食物,几乎眨眼间被消化,它必须不停的吃,用食物塞满自己填不满的胃。

        苏尘几乎从未体会过,如此强烈的饥饿感。

        不,他其实也曾有过体会。

        但这已经是非常久远的过去了,曾经在他少年寒苦时离开家乡周庄,刚刚抵达姑苏县城的时候,在码头和姑苏县城饿了整日整夜,饿的他头脑发昏,手足发软,饥肠辘辘的在县城内到处找食,还被恶犬追撵,强烈的饥饿感,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为了求活,他拜入药王帮成为记名弟子。随着日子过的富裕,在江湖上好吃好喝,这种饥饿感便渐渐远去,成了封尘的遥远记忆。

        现在,苏尘化身为一条幼鲲,再次体会到了这种饥肠辘辘的急迫感觉。

        他吃光了寒冰岛一座冰湖内的灵虾,依然填补饱肚子,尾巴一甩,游出了冰湖,前往海中深处去寻找更多的浮游灵虾。

        鲲的食物很简单,那就是蜉蝣生物,小灵鱼,灵虾之类。需要进食量非常庞大,动辄数千、上万斤之多。

        所有的营养都用在幼鲲上,幼鲲的鱼躯长的极快,一天就能长大一丈。而鲲躯变大之后消耗更大,这也让幼鲲想要吃更多的食物,更加的饥饿,几乎无时不刻想着吃。

        ...

        “苏尘”离开寒冰岛,这一去深海,又是四年之久。

        短短四年,幼鲲从一丈鱼躯,成长到一千五百丈的大鱼。一千五百丈那是非常恐怖的长度,长达十里,几乎可以和人族修仙界的一艘小型浮空战舰相比。它的大鱼之躯上的一块最小的金色鳞片,便数十丈大小,厚达数丈。

        幼鲲在海中已经成为一头横行无忌的庞然大物,若一座游动的岛屿,给人以极其强烈的压迫感。

        更如上古凶兽横空出世,降临东海。尾巴随意轻轻一甩,便是数百丈的汹涌滔天浪花袭来,比大妖术还恐怖。

        若是它正面游来,那就像一座十里岛屿朝自己撞过来一样,简直是无情的碾压。

        海中那些低阶的妖鱼海兽,远远一看这条金色巨鱼涌来,便惊恐四散。

        纵然是金丹妖兽,抬头仰望着这条一千五百丈的金色巨鱼,也感到浑身妖躯颤栗,生出一种难以抑制的恐惧感。

        这种被碾压的恐惧感,丝毫不亚于面对一头元婴妖祖。望而生畏,只想逃离。

        要知道,寻常的金丹妖兽,妖躯威猛达到十余丈、数十丈,已经是妖躯“巨大”,威武雄壮不凡。

        但在这条一千五百丈的巨鱼面前,如芝麻粒一样藐小,幼鲲甚至可能留意不到它们微弱的存在。

        四年过去。

        幼鲲稍微成熟了一些,生长速度也慢了点,苏尘的饥饿感总算稍稍消退了一些,不必一天到晚总想着大口吞食海中的蜉蝣生物。

        它只需一日吃一顿,一口吞掉数十里海水中的百万斤灵鱼灵虾,那么接下来这一日便可以不再吃食物。

        “《鲲吞三诀》:鲲吞四海,不拘其来!”

        苏尘也终于体会到了,鲲族的最强神通妖术“吞噬三诀”的恐怖威力。

        《鲲吞三诀》

        一吞噬血肉!

        二吞噬灵气!

        三吞噬元气!

        幼鲲现在只能一本能施展第一诀,吞噬血肉,还不能直接吞灵气和元气。

        它大口一张,海水倒灌入口中,无法计数的小灵虾便被吸入口中,被分解消化吸收。

        越是细小的浮游生物,越容易被消化和吸收。

        当然了,幼鲲吸收的营养,大部分都被转化为鱼躯的肉身能量储存起来。鲲之肉身的境界,从刚出生的金丹期一层,到金丹期三层,也不过耗时短短四年而已。

        纵然是灵龟圣子白卜的修炼速度,跟幼鲲比修炼的话,那也是完全无法。

        ...

        苏尘的金丹元神,寄身于第二妖族分身幼鲲身上,去了深海中修炼。

        幼鲲已经孵化出来,苏尘的人族真身、阿奴、桃夭、庄绿旖等人继续留在寒冰岛也没什么意义,便回到了更安全的北域仙城的城主府中。

        这些年下来,越来越多的金丹岛主们遭到妖族袭击,前来城主府诉苦求援,但苏尘都是不予理会,理由都是一样“昔日招你商议,你推脱不来,现在找我做什么?”

        众金丹岛主们哑巴吃黄连吃了闷亏,都是悔不当初,当初没来参加苏副盟主召集的议事。

        苏尘此番回到城主,时隔四年之后,再次召集北方防区的金丹岛主,一起商议对付北方妖患之事。

        这一次,北方众金丹岛主们汲取了教训,不再给苏尘“不作为”的借口,纷纷前来北域仙城的城主府“议事”,看看苏副盟主有什么法子可以帮他们一把。

        北方防区的七八百位金丹岛主们几乎到齐了。

        就连那些北方十大世家,也都派了金丹修士前来列席议事。

        他们自然不是求援,而来看一场热闹好戏。

        几名世家金丹岛主,好整以暇的走在一起,低声笑谈,一边嘲讽着。

        “哼,这位苏副盟主的手里既没有人手,又没有财力,如何有对付妖族的对策?难道只凭一句空口,就能让众岛主们俯首帖耳,听命行事,众志一心击败北方妖族?”

        “那是扯淡。众岛主们哪有这么容易服人!没有一位足够威望,德高望重之辈出任副盟主,谁也指挥不动北方防区这七八百位金丹岛主。”

        “他姓苏的没功绩没声望,没有这么高的威望可以服众!别说他了,就连我们十大世家想要推举出这么一位可以威震众修士的金丹岛主来,也困难重重。”

        “哼,要是这么容易,我们也无需苦熬多年,如一盘散沙,却奈何不了那些妖族了。”

        “这回我们这些金丹岛主全来了,但我们可不是来听命的。只是让这姓苏的再也没有借口不管事而已。看看他有什么本事,逆转这恶劣的局势!他若是没这本事,还是要滚蛋!”

        “苏副盟主这次若还是不作为,我们便联名扣他一顶‘无能’的大帽子,去总盟告他昏庸无能,不配当副盟主。最终只能靠我们北方十大世家推举出一位副盟主,一起联手,力挽狂澜!”

        ...

        众金丹岛主们齐聚城主府的议事殿。

        那些吃尽了苦头的金丹岛主们,现在早就成了一口热锅上的蚂蚁,心情急切,纷纷向苏尘恳求。

        “苏副盟主,这些年妖族的袭扰简直是肆无忌惮,抢劫了我们多少灵岛,财货损失惨重。您身负王紫阳盟主的重托,坐镇北方防区,无论如何一定要拿个主意出来!”

        “不错!还望苏副盟主出个对策,镇压妖患!否则,我们实在熬不下去,只能放弃灵岛,举家撤回北域仙城来了。”

        “一旦北域仙城丢了外围数百座灵岛作为警戒,则外线的防线全失,直接暴露在北方妖族的面前,无法得到任何的预警。...万一东海妖族以妖族大军突袭北域仙城,数百万人族修士的安危,后果不堪设想啊!”

        他们纷纷苦言,直说后果的严重性。

        其余近半的众岛主们济济一堂,却是在观望苏尘的态度。

        苏尘坐在城主府的首座上,凭着香灵茶,淡笑朝众岛主们摆手道:“诸位岛主焦急放弃自己的灵岛。在座七八百位金丹岛主都是我人族天骄之辈,才学智谋过人。众岛主们一起聚众商议,岂会没有一个完全的对策?本副盟在此洗耳恭听,只要主意好,大家同意,便予予采纳。”

        主意什么的,他自然不会自己拿。

        并非没有,而是不想给北方十大世家、众金丹岛主们一个吹毛求疵,从中挑毛病的机会。

        这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对策,任何对策,都会有被人挑毛病,故意找茬的地方。甚至还有人会暗中扯后腿。一旦事情不成,则最后全怪在他出的“馊主意”上。

        苏尘对此洞若观火,自然不会跳这个坑。

        还不如让众岛主们自己商议出一个对策办法。

        其他金丹岛主若是挑毛病,那也是他们相互之间的争吵。

        要是彼此不服,一直争论不休,那就等他们争出个结果再说。

        最后,他只需拍板做决定就行了。

        反正苏尘一点也不急,急的只是那些北方岛主。

        苏尘心中盘算着时间。

        “我来北方,耗时三年才将鲲卵孵化出幼鲲,又花了四年才将幼鲲养到金丹初期三层,算起来到北方才过了七年而已。

        北方防区的局势比我刚来的时候,又恶化了不少,但至今也是一大半的底层弱势的岛主受损,急切求援。

        那些北方十大世家、强势的金丹修士的灵岛,并未遭到任何妖族的袭击。可见毕方行事非常谨慎小心,局势也尚未糜烂到不可收拾的程度,那些金丹大世家也只是在冷眼观望,准备坐收渔翁之利而已。”

        苏尘瞥了一眼,议事殿内那几名北方世家金丹岛主,他们一个个悠闲自在,半点也不急,等着自己摆平不了局面,去求助那些北方大世家。

        他不由冷哼一下。

        或许,自己可以利用幼鲲这第二妖身,推波助澜,把那些北方十大世家也放到这口热锅上蒸一蒸,让他们也尝尝热锅上跳脚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