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430 一晃十年,临危受命!

430 一晃十年,临危受命!

        苏尘带着砍伐回来的半株四阶冥灵木,回到自己居住的东海小灵岛。从冥灵木的树轮,确认了现在依然还是冰河轮回的“春季”之后,他这才开始仔细琢磨怎么孵化这枚鲲卵。

        以前没有修仙者孵化过鲲卵,自然也没有典籍资料可供参照。

        除了庄氏世家《逍遥游》修仙典籍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人族修士成功养过鲲这种上古仙灵神兽,将其列入修仙秘笈。而且庄氏世家的历代老祖们,最多也仅仅只是捕获出生后的鲲,并未孵化过鲲卵。

        “鲲兽生活在大海之中,只需模仿出它的生存环境,应该就可以孵化出来吧。”

        苏尘暗自寻思。

        他在灵岛内,开凿了一座数百丈的灵水池,引入东海之水,将这枚鲲卵放入海水中浸泡着。

        他估摸着鲲卵生活在灵气浓郁的环境之中,还特意放入了大量的灵石,缓慢释放出灵气,以增加灵水池的灵气。

        “鲲兽乃是世间最强的海灵兽,应该不会太娇气。把它放入海水里,便可以自己孵化出来!”

        苏尘做完这些,满意的拍拍手。

        他让桃夭从灵山中出来,日夜守着灵水池中的这枚鲲卵,以防有失。若有任何动静,立刻告知他。

        接下来,只需耐心等待便是。

        凡间的鱼卵孵化需要七天,鲲卵就算在适合的季节,恐怕最少也需要数年之久才有希望孵化出来,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情。

        这期间除了修炼之外,苏尘还抽空将那株四阶冥灵木取了最珍贵的树心,炼了一件四阶鬼泣飞剑,送给庄绿倚当法器。

        这是苏尘炼成血珊瑚战戟之后,第二次炼制四阶法器,花费了近一年的时间。

        这柄四阶鬼泣剑通体如墨,黑气萦绕,飞剑一出,千丈方圆犹如鬼泣。

        庄绿旖对这柄鬼泣剑,非常喜欢,注入大量的鬼族鬼气之后,将它炼成自己的随身鬼器。元婴之后,她终于有了一柄适合的高阶法器可用。

        ...

        十年。

        一晃而过。

        因为苏尘经常采摘一千年份的灵草药给白卜灵龟之躯疗伤,其伤势恢复的出乎意料的好,几乎完全复原,连那副破碎的白色的灵龟甲也重新生长了出来。

        它已经恢复全盛状况,再次出战毫无问题。

        庄绿旖当初渡天雷劫受的重伤,也在这十年彻底好了。她已经可以出手协助。

        这令苏尘深感满意。

        唯独一件事情,颇为失望。

        在灵岛灵水池里浸泡着的那枚鲲卵,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似乎依然在蛰伏之中,感应不到外界的变化一样。

        苏尘每隔数月便去灵水池看鲲卵的孵化情况,难免有些心焦和深深的忧虑。

        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也就最近这数十年功夫。

        一旦错过了这次“春季”,恐怕要等下一个一千八百年之久远,就和这枚鲲卵失之交臂。

        “穷发之北有溟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曰鲲。”

        苏尘心头默念着《逍遥游之鲲篇》的总决。

        他想到一个问题。

        根据记载,鲲是生活在北溟之海,又或者是南溟海域。

        莫非是东海的海水环境不对?

        鲲卵只能在北溟和南溟的寒水中孵化出来,而东海的暖水里无法孵化?!

        可是,以他目前的金丹期修为,也抵达不了北溟海域。

        “据说,北溟海域万里冰封,奇寒无比,而且沿途更有无数凶煞恶兽盘踞。非元婴修士,难以飞渡北溟冰海,抵达北溟大陆。”

        北溟和南溟太遥远太凶险,自己是去不了。

        或许,鲲卵需要的水温非常低,而东海大部分地方的水温太高了。鲲的“春季”,跟人族感受到的春季并不相同。

        但是,东海往北走,会慢慢变得寒冷。或许能够找到一小块,类似的冰寒海域。

        苏尘深思熟虑多时,打算带着鲲卵往东海的北方海域,去寻一处寒冷的海域。

        ...

        这一日,苏尘正在灵岛宫室内想着,何时动身带鲲卵去东海北方海域试一试。

        突然,外面传来李庸大总管的声音,“禀岛主,有客求见。”

        “何事求见?”

        苏尘淡声道:“我不是吩咐了,闭岛谢客,不见外人吗?!”

        “灵岛同盟特使吕方国前来,说有事关同盟的要事。属下屡屡劝阻,说岛主正在闭关,不理外务。但拦不住他,非要闯进来,属下只好来通禀一声。”

        李庸苦道。

        “罢了,既然来了,让他进来吧。”

        苏尘思索了一下,道。

        吕方国是多年老友,既然特意前来,也不好不见。

        吕方国进了灵岛,来到宫殿内一见到苏尘,便急切的直道来意:“叶兄弟,你一定要跟老哥走一趟。妖皇王朝的妖皇蛟敖,这些年越发咄咄逼人,指使东海众多妖族部落,肆意的攻打我灵岛同盟的岛屿,削弱我人族的根基。王盟主召集众金丹修士,准备应战。特意让我来,请你去一趟!你师兄说了,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你去一趟!其它等你见到王盟主再说。”

        吕方国也不管其它,拉了苏尘便走。

        苏尘无奈,只能随吕方国去一趟灵岛同盟的总部,看看究竟是出了什么紧急情况。

        ...

        王紫阳在灵岛同盟,召开了一次金丹高层们的紧急议事,甚至把在灵岛闭关修炼十年的苏尘叫去。

        苏尘到了灵岛同盟总部,发现王紫阳盟主,还有李函等十余名金丹后期高层早已经在了。

        十多年不见,王紫阳两鬓已经生出少许白发,看样子出任正盟主之后,操劳不少。

        “师弟,吕方国可把最近东海的形势,跟你说了?”

        王紫阳看向苏尘。

        “嗯,大致情况都清楚。”

        苏尘点头。

        这一路上,吕方国向他大倒苦水,说妖皇蛟敖如何咄咄逼人,在东海妖界大肆扩张势力,对人族进行进攻,灵岛同盟现在情况不妙。

        自从那次归墟之眼任务之后,人族和东海万妖部族势同水火,人族和东海妖庭、妖皇王朝都关系恶化,几乎没有缓和的余地。

        妖皇王朝并未大举向人族进攻,不正面交锋。却是指使那些小妖部族,对人族一座座分散的岛屿进行偷袭。弄的灵岛同盟高层上下焦头烂额,难以应付。

        苏尘听了也头疼。

        应对妖族这种小规模的袭扰,非常耗精力。

        “我灵岛同盟最近这一二十年扩张了很多地盘,和妖族的地盘接触广,整个防线非常漫长。正因为防线太过漫长,防御起来也不方便。

        妖皇最近采取袭扰的策略,频繁袭击我小岛。等某座岛屿和妖族爆发一场小规模的夺岛战斗,战斗已经打完了,消息才传到我灵岛同盟的总部,根本来不及应对。

        所以,我打算将整个人族同盟的防区,划分为中部、东部、北部和南部,这四大防区。中部防区为后方,其余的三个防区都是前线。

        我亲自坐镇中部和东部防区,东部防区战斗最为激烈。剩下北方和南方防区,压力小一些,我打算各选一位副盟主,前往坐镇。

        李函最近新晋为副盟主,他可以负责其中一个防区。但是还缺少一位副盟主,率领众修士抵御妖族的袭击。”

        王紫阳说着,看向苏尘。

        他这意思,显然想让苏尘出任副盟主,接手剩下的一块防区。

        苏尘沉默了一会儿,摇头道:“师兄,我灵岛同盟金丹境强者辈出,挑选出一个副盟主应该不难。...我在灵岛同盟没任何功劳,更没有任何威望,贸然晋升副盟主,这样会招来诽议。”

        王紫阳轻叹道:“挑选一名金丹后期巅峰修士,这不难。难的是绝对可靠,而且与我同心。

        要知道的,副盟主单独负责一块防区,权势极大,仅在盟主之下。若是副盟主生出争权之心,同盟上下必生内乱,我同盟必毁于一旦。

        姜东冉师尊在临终前召见你,你深得师尊信任,在同盟是绝对可靠的人。师兄我也信任你,相信你不会与我争权夺势。

        你的金丹中后期的实力完全够了,只是缺乏一些战功和威望,不足以服众。不过,师兄还是希望你能出任副盟主,独领一区。以你的实力,应当可以独自统御一块防区。”

        苏尘再度陷入沉默。

        王紫阳这样毫不避嫌,直接把他晋升为副盟主,单独负责一块防区,这肯定会招来巨大的诽议。

        但他还是不惧诽议,坚持这样做。

        显然,王紫阳承受着巨大压力,需要绝对可靠和信任之人来鼎力相助,分担一部分压力。整个东海修仙界,恐怕也只有自己这个代师收徒的师弟,才是绝对可靠可信之人。

        “我去北方吧。”

        苏尘沉吟许久,道。方防区,以防妖族派出元婴老祖进行偷袭。

        他正好打算去北方孵化鲲卵,估计少说也要耗上个数十年。这段时间,在北方抵御一下那些小妖部族的袭扰,倒也不是不行。

        “也好!北方的压力最小,我即日便任命你为同盟副盟主,独领北方防区。不过,我没人手给你,你去了北方防区之后把众金丹岛主们集合起来,组织防御。”

        王紫阳没想到苏尘一口答应下来,不由大喜。

        他又叮嘱道:“对了,另外还会有几位元婴老祖会坐镇北方。不过,元婴老祖的数量和位置,都是绝密情报。只有发现妖族元婴老妖,他们才会出手。他们的行踪不外露,以免被妖修所乘。你也不必寄望于他们会帮你。

        万一妖皇王朝出动主力大举入侵北方,你不可力敌,要立刻率众人族修士退却到中部防区,收缩防线。”

        “师弟紧记!”

        苏尘领命,随后离开同盟大殿,去准备奔赴北方防区。

        ...

        王紫阳和李函、吕方国等十多名金丹高层修士,依然留下继续。

        “王兄,虽然我不该对你的决定质疑。但是苏老弟在同盟威望不显,也没人见过他的实力,他能镇得住北方防区众多金丹修士,抵御住妖族袭扰吗?”

        李函有些疑惑。

        其余众金丹高层们,也都很是疑惑不解。

        李函在灵岛同盟也熬了一二百年,履立战功,厚积薄发,才熬出头,晋升为副盟主。

        同盟内有威望的金丹高层,少说也有几十名之多,随便挑出一个来,也比苏尘修为高,更有名望。

        虽然他们也不敢觊觎副盟主之位,但是显然比苏尘这位籍籍无名的“新人”强吧。

        北方防区内,少说也有好七八百名金丹岛主,一个个都是能征善战之辈。都是从战场上打下功勋,才获得一座灵岛的。

        他们会服苏尘这样一个名不经传,仅仅因为师兄是盟主,才晋升副盟主的关系户?

        “我任命苏尘为副盟主,当然不会因为他是我师弟。没有足够的实力,我也不敢用他...慢慢看吧。他能镇得住北方,我便松一口气。”

        王紫阳负手而立,深叹一口气。

        有些事情,他不能公开说。

        毕竟,当年姜老祖单独召见苏尘,却什么也没对他这个亲传弟子说,显然是有的隐秘之事不适合让别人知道。

        这件事情,他思索了很久。

        最大的一个可能便是,姜老祖私下安排在东海妖族的细作“白卜大妖王”,便是苏尘。否则很难解释许多事情,比如说白卜为何处处维护人族,撕裂东海妖族的实力。白卜杀了蛟霑太子,和妖皇蛟敖翻脸。白卜为何放着大妖王不做,却选择了叛离妖族?

        太多的迹象,说明白卜是细作。

        但白卜在人族的真实身份,一直是个秘密。

        连他这盟主,也不知道白卜是谁,只能隐隐猜测而已。苏尘修炼过《逍遥游》功法,其中第三篇跟灵龟有关。以及苏尘和姜老祖的关系,非常有可能他就是白卜。

        如果,苏尘真的是那位消失了踪迹的东海妖庭首席大妖王“白卜”,他能自立东海妖庭,收拢上千妖族部落和妖皇蛟敖对着干,连那些桀骜不驯的大小妖王们都震慑的住。

        北方防区的那七八百位金丹岛主骄兵悍将们,自然也算不得什么,肯定会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

        以苏尘之才,恐怕连灵岛同盟的盟主之位也坐的,更别提区区副盟主了。有他镇守北方,压力会大减许多。

        哪怕受到了诽议,他也还是决定一试,启用这位深藏不露的“白卜大妖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