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416 撤离和留下!

416 撤离和留下!

        血月当空,鬼雾退散。

        死灵船上陷入短暂的死寂无声之中,原本有鬼雾为遮蔽和掩护,元婴修士、众妖王、人族金丹修士和鬼族们也打不起来。只要看情形不对,立刻逃入鬼雾之中,对方也追无可追。

        暗袭阴人也好,偷鸡摸狗也罢,这些小手段都是可以派上用场。正面打不过可以偷袭,偷袭打不过就逃走,反正有鬼雾的掩护,一切都好办。

        可是眼下,鬼雾消散,一切都暴露出来,这艘巨型死灵船每一处角落都显现在血色月辉的光芒之下,再无遮蔽可言。

        任何一名金丹修士,都可以轻而易举的以神识,飞速的大范围探查死灵船的每个角落。

        局势刹那间变得无比明朗,但也变得更加残酷和严峻。

        “杀——,抢月石!”

        “此地不可久留,快逃!”

        不知谁厉吼喊了一声,死灵船上刹那间爆发出一片混乱。

        一些金丹妖王们,纷纷向最近的其它修仙者扑杀过去,以求尽快解决对手,霸占这艘死灵船。

        众金丹修士不由纷纷抵抗。

        众妖王们的眸中流露出异常的血腥之色,变得疯狂而缺乏理智,攻击性极强。

        众鬼们情绪变得暴躁不安。

        桃夭夭这桃木灵族,也变得情绪不稳,异常的激动,亢奋的盯着那血色月石。

        甚至连苏尘,也感觉自己灵龟妖躯体内一阵热血沸腾,强烈的欲望从心底生出冒起,想要去争夺血色月石。

        他不得不强行压住这股欲望。

        仅有人族金丹修士们,还保持着正常神智,未受血月光辉的影响。

        ...

        夔牛大妖王也看到了远处的白卜。

        它一双牛眸中渐渐变得腥红,尽是失望之色。

        白卜居然和五名人族的金丹修士混在一起,而没有选择和妖王们为伍。这已经足以证明,白卜跟灰鹏一样,分明就是人族的细作,混在妖族而已。

        可惜了,白卜灵龟的天赋之高绝在东海妖族中也是罕见的,却自甘堕落和人族修士为伍。

        这让夔牛无比痛心,也更加的神色冷厉,心头暗自道:“从今往后,本妖王与你再非妖族兄弟,只是异族敌人!”

        整个死灵船上,仅有妖皇蛟敖,黑袍骷髅,还有幽火鬼狼和幽灵这四尊元婴修士,尚未有所动静。

        它们依然彼此僵持着,在打量着其它三个对手,盘算着最佳的战术对策,以夺取月石和月仙霖。

        谁都想别人先动手互斗,自己最后出手渔翁得利。

        然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谁都不动手,只是空耗时间。

        “杀——!”

        妖皇蛟敖不想再僵持等下去,厉啸一声。

        它一挥妖皇戟,朝中层大厅瞬间爆射而去,化为一道无比霸道的金色蛟光,直攻大厅内宝座前的黑袍骷髅元婴鬼修。

        想要夺取月石,必先击败这尊黑袍骷髅元婴鬼修,而后再战幽火鬼狼和幽灵,方有望独占那块神秘的月石。

        “想夺月石,做梦!”

        黑袍骷髅手横金色鬼刀,冷笑一声,劈出一道匹炼的浓烈黑色死气,毫不示弱的迎战妖皇蛟敖。

        它们这两尊强大的元婴修士一动手,整个死灵船都在剧烈的震动。

        幽火鬼狼不由和幽灵对视了一眼,流露出凶狠暴躁之光,疯狂捉对厮杀。

        拼的是硬实力,谁先胜出,谁就能抢先一步夺取月石。

        “诸位妖庭的妖族兄弟,随我冲杀!”

        夔牛咆哮一声,大发神威,周身风雨雷一起涌动,牛角爆射一道十丈雷光,瞬间重创一名金丹鬼修,将它轰成一片焦黑飞灰。

        众金丹鬼修骇然,不敢上前。

        毕方、雷鳐等十余名妖王们随着夔牛大妖王一起冲杀入大厅之中,和数十名金丹鬼修们大战在一起,以免它们阻挠妖皇蛟敖和黑袍骷髅一战。

        ...

        王紫阳、李函等几名顶尖人族金丹高手们,在死灵船上一番冲杀之后,聚集到了一起。

        “紫阳兄,妖皇和黑袍骷髅争夺月石打起来了。万一这块月石落入妖皇蛟敖手里,源源不断获得月仙霖的话,恐怕妖皇宫的实力将大增不少。月石在鬼族手里,反而不打紧,反正它们也不敢轻易离开这冥海小界。”

        李函担忧道。

        “不错,确实要阻止妖族夺得月石......但我们的头号任务是破坏备用传送阵。阻止妖族夺取月石一事,只能先放一放。”

        王紫阳神色凝重。

        众金丹修士们不由黯然,他们是抱着必死之心来执行归墟之眼任务,自当以任务为重。

        ...

        鬼雾退散,苏尘懵了一刹那,脑中无数念头瞬间一起闪过。行踪暴露了,之前偷袭暗算元婴修士,夺取月石的计划直接作废。

        四名元婴修士围着月石厮杀,谁也没办法在它们眼皮底下捡便宜。谁要是敢去碰月石,肯定遭到元婴修士们的联手绞杀。

        他回头看了一眼阿奴、吴樵等小队众人,叹了一口气。

        一块神秘月石固然重要,对修炼非常有益处。但是阿奴等人的性命一旦丢了,那将是无法挽回的惨痛损伤,绝非一块月石能弥补回来的。

        为了月石,误了众人性命,不值!

        “撤吧!”

        苏尘当机立断,不再有丝毫犹豫,带着众人撤向传送阵。

        同时,他也将所有散布船舱各处的秘银噬灵飞蚁们,全都快速收回来宝葫芦中。

        若是鬼雾仍在,能掩护阿奴和众人的安全,免遭元婴修士的追杀。他可以无后顾之忧,去虎口夺食,跟元婴修士们争夺月石。

        但现在,死灵船上的安全已经丧失。

        蛟皇不管是否夺取月石,最后必定全力追杀他,他身边无人能幸存。

        苏尘不愿为了一块月石,让阿奴,还有吴樵、吕老夫子等众人都丢了性命。趁着现在妖皇蛟敖正准备和黑袍骷髅、幽火鬼狼、幽灵争夺月石,一时间无暇来追杀他,现在是最好的逃命机会。

        “公子,我们不抢月石了?”

        阿奴吃惊道。

        “你们的实力太弱了。我先护送你们安全离开,回头我独自一人行动,反而方便些。能抢则抢,抢不到月石就算了。”

        苏尘无奈苦笑。

        除掉被庄绿旖用了的一滴月仙霖,用来突破元婴鬼境之外。

        他手里还有一株五阶紫元冰花、一只空灵蝉、一滴玉露,算下来依然会有高达四成几率突破元婴。

        他以后再耗费百年去寻一些其它的凝婴灵物,结婴的希望依然是很大的。也不是非要拼命抢到月石不可。

        姜老祖临终前也曾经特意交代,若是目前无望的话,元婴之后再抢此月石也不迟。

        ...

        苏尘等六七人,避开死灵船内随处可见的混战,抵达死灵船舱底层的一座传送阵。

        这第三座传送阵却比之前的小了太多,仅仅数百丈大小的一块黝黑色玄铁建造而成的阵法,而且一次最多只能传送十人。

        此地没有灵气,必须用灵石启动传送阵法,方能离开。

        “呼!”

        王紫阳、李函等金丹修士,从混战中杀出一条血路,浑身浴血和狼狈,抵达此处传送阵。

        王紫阳看到白卜大妖王和吴樵、阿奴等人族走在一起,似乎在掩护他们出逃,不由无比的错愕,“白卜阁下...你这是?”

        “紫阳兄,时间紧,我也无暇多解释。我是姜老祖安排在妖族的细作,跟灰鹏差不多。但如今这妖族身份,被妖皇蛟敖追杀,在东海妖界怕是也待不下去了。”

        苏尘拱了一礼,飞快为自己找了个姜老祖安排的细作的解释。

        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令王紫阳等误会,会引起很多的麻烦。此事推给姜老祖,最适合不过。

        “原来如此!”

        王紫阳微微点头,并未多问。

        白卜如果是姜老祖亲手安排的顶尖级细作,他以前不知道也合情合理。

        而且白卜之前干出的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若说没有人指使,怕是别人也不信。

        早知白卜也是人族混在妖族的细作,他很多事情就可以直接请白卜来帮忙,比灰鹏还更方便。

        苏尘让阿奴、吴樵、吕老夫子、张小弟、周褒姒等人站上传送阵的眼位,再望向王紫阳等人。

        “紫阳兄,你也一起走吧!”

        苏尘自己暂时不走,他一人留下虽然危险,但是凭借血燃术和庄绿旖这元婴鬼修,还是有自保之力。

        他独自留下,看看是否还有机会抢月石。

        这座传送阵一次最多可传送十人,还有五个空位,可以带上王紫阳等众人。

        这妖族布下的空间传送阵颇为奇特,能够正反不同方向传送。如果正向传送,则是前往下一个传送地点。如果逆向传送,则是反传送上一个传送地点。

        阿奴、吴樵等人,此时正是要逆向传送回到风暴小界,然后再返回归墟之眼,逃回东海修仙界。

        “不,你们先回去,我打算去第三传送点一趟!看看能否毁掉第三座传送位。李函老弟,你们去第二、第一传送阵。”

        却见王紫阳却站在传送阵阵外,微微摇头道。

        他从怀中取出两大瓶的溶金水,交给李函等人,“这是两瓶溶金玄水,可溶化高阶法器的剧毒之物,将它注入传送阵内,不会立刻见效,但五日之后整座传送阵会无声无息的溶化崩解。所有人族金丹修士,五日内必须撤离此地,否则将无法离开。”

        “紫阳兄,你还要去第三传送阵?妖皇蛟敖一旦追杀过来,再想回去就来不及了!”

        “是啊,王兄,不如一同离开!灵岛同盟已经失去了梅盟主,不能没有你!”

        众人愕然。

        王紫阳笑容温和,眸中神色却是无比坚定,“我若贪生怕死,何来资格领袖人族,让你等奋勇前行!梅盟主不能白白牺牲,若是不毁掉第三传送阵,日后我也无颜去九泉之下见他。”

        众人尽皆沉默,不知该如何劝他离开。

        “王兄,毁掉两座传送阵其实也够了...。”

        吴樵还想劝几句。

        吕老夫子却摆手,让吴樵不必相劝。他看得出来,王紫阳乃是有人道大气运在身的人物,没这么容易死。

        至于苏尘,就更不必相劝了。要是他觉得没有把握活命,早就带他们先跑了,根本不会留下。

        瞬间,传送阵已经启动,一片白光闪过,众人在传送阵内消失不见,逆向传送会风暴小界去了。

        只有苏尘、王紫阳依然留在这艘还在混乱厮杀的死灵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