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377 秘术交易

377 秘术交易

        殷萱因为陆婉的一席话,自感委屈,泪泣而去。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天宝斋的这场炼器切磋会。

        陆氏家主严厉的喝斥了陆婉一顿。

        陆婉露出满脸的委屈,低声辩解了一番。她也没想到随口一句劝说的话,会让殷萱受这样大的刺激。

        殷氏老爷子却是叹息的摇手,此事他也不怨陆婉。

        他一向是反对殷萱沉迷傀儡机关术,只是苦劝不得而已。殷萱沉浸傀儡术多年,早就听不得别人的反对。

        天宝斋的这场炼器切磋交流只能终止,众老各自带自家弟子离去。

        苏尘随后也向魏老告辞。

        魏老对秘银炼制术所知甚少,也没办法传授他什么,只能自己去想办法。

        苏尘在仙城坊市,闲散逛着,寻思着看看有没有好的炼器典籍。正在街道上走着,望见前方一人,却是一愣。

        他在前方街头热闹的人群中,看到了黄衫少女殷萱。

        殷萱身着单薄的黄衫,孤零零的走着,路过街巷口的一处向孩童售卖各色仙人玩偶的小摊贩前,望着摊子上各色娇美的仙子、御剑飞仙、驾驭仙兽的小玩偶,怔怔出神。

        她正眼眶泛红,神色有些忧伤,迷茫。

        母亲去世的早,自幼只有爹爹照顾着她。

        可是,爹爹身为炼器世家的家主,一直很忙,几乎没有时间陪她。只是经常买些玩偶陪她玩。

        她自幼孤独,终日和玩偶为伴。

        稍稍长大之后,她懂得了炼器术,便喜欢上了亲手炼制的各色傀儡机关。它们会动,会跑,甚至会说话,比玩偶亲切多了。

        她一直想造出更好的傀儡机关,宛若真人一样,能长久的陪伴着她,让她不再孤单。

        可是,她是殷氏炼器世家的唯一嫡女和继承人,父亲希望她能继承家业,成为最出色的炼器宗师,而不只是一名傀儡炼器师。

        但她只想成为傀儡师,世间最出色的傀儡机关师。

        苏尘略一沉吟。

        相逢不如巧遇,或许他备受困扰的秘银熔炼术,可以想想办法,从殷萱这里交换到。

        他顿了顿,漫步上前,在小摊上拿起一个持剑的修士玩偶,笑着说道:“殷萱小姐,你喜欢这些小玩偶?”

        殷萱见是苏尘,连忙抹去眼眶的泪痕,连忙躬礼道:“见过苏前辈,小女子失礼,让前辈见笑了!”

        “不必客气,我虽然修为高些,但实际也大不了你多少岁。而且在炼器术上,我的炼器术造诣恐怕还不如你。正巧闲着无事,不如一起逛逛街,聊聊傀儡术。我虽是炼器宗师,但对傀儡术却所知甚少,颇感兴趣。”

        苏尘随手放下玩偶,淡笑道。

        殷萱微微点头,恭敬的跟随在苏尘后面,亦步亦趋的在街头闲步走着。

        她对苏尘还是很敬重的,年龄并不比她大多少。但早已经是一名倍受尊敬的金丹中期修士,比她父亲修为还更高。

        而且,听魏老介绍,苏尘还是一名年青的炼丹宗师和炼器宗师,双料宗师,这在金丹修士之中也是罕见。

        对于绝大部分年轻的筑基修士们来说,苏尘都是令他们钦佩和羡慕的前辈。

        她有些茫然,求教问道:“苏前辈,傀儡机关术是不是真像陆婉师姐说的,没有什么前途?”

        “术,不分高下。傀儡机关术,是炼器术的一个分支,自然是大有前途,只是这个分支的潜力尚未爆发出来。而且据我所知,修仙界也有一些修士用傀儡机关。如果它们能在战场冲锋陷阵的话,能够大量的减少修仙者的伤亡。”

        苏尘语气平淡,正色道。

        殷萱显然对这些话题很感兴趣,立刻解说道:“您说的是多足兽型傀儡机关兽,它们的平衡性好,不易倾斜,能用于实战,这种傀儡兽在修仙界更为常见一些。

        但是双足的人形傀儡,平衡难度太高了,光是为了让它们在战斗的时候能站稳,便耗费了大量的机关和阵法。而且,人形傀儡至今无法用于实战。修仙界还没有人能造出真正的高阶人形傀儡,参加战斗。”

        她最喜欢和擅长的,其实是人形傀儡机关,而不是兽型傀儡机关。

        苏尘笑了笑,说道:“人形傀儡尚不成熟,但总要有人去做。以殷萱小姐在炼器术上的天赋,持之以恒,迟早会做出非常出色的人形机关傀儡。而且,要做就要做最好的,造出最好的傀儡,惊艳世人。”

        他尽量用委婉的语气,将殷萱引导到他的目的上——炼制最好的傀儡!

        “嗯,苏前辈所言正是,我一定要做出世间最好的人形傀儡!”

        殷萱点头,认真道。

        苏尘看着她坚毅的眼眸,心头突然有些惭愧。

        殷萱在殷氏世家显然极其得宠,更倾心于专研傀儡机关术,仿若一张白纸。但她对傀儡机关术是异常的喜爱和认真。

        而他此番,只是为了从殷萱这里交换到秘银熔炼术,感觉自己就像在哄骗一名天真烂漫的小女孩一样。

        但为了炼制出四阶秘银甲胄,不得不这么做。

        “世间最好的傀儡,当然要用最好的材料!我想想...。”

        苏尘沉吟着。

        突然,他似乎有了一个主意,说道:“你说,如果用秘金、秘银、秘铜和秘铁这四种最奇特的材料,分别造四尊高阶甲卫,你觉得如何?这四尊甲卫一出,必定举世震惊。整个东海修仙界,再也没有人敢小瞧你的傀儡机关术,你也将成为人形傀儡机关术的开拓之祖。”

        “四种特殊的秘系材料?”

        殷萱一愣。

        她仔细想了想苏尘的提议,俏脸上不由露出惊喜之色。

        “对啊,好主意!我一直想要做世上最好的傀儡,可是从未想好,怎样的傀儡才算是最好的。苏前辈此番话,让我幡然醒悟。要是能用这四种材料做出高阶傀儡的话,那绝对是世间最好的傀儡机关了。”

        那时,纵然是她父亲,也将引以为傲。再也不会反对她炼制人形傀儡机关。

        但是,这股强烈的兴奋劲过后,她一想到难度,神色又黯淡了下来。

        “只是,这太难了。”

        “我现在连一阶的灵木人形傀儡,都还造不好。而且,这几种特殊的炼器材料简直难如登天,难度无法想象。”

        “正因为难,炼制出来才震撼,有着足够强的说服力,举世皆惊!”

        苏尘不由轻笑,“殷萱小姐你芳华正茂,等成为金丹修士之后,还有五百年漫长的岁月,甚至可能元婴千岁之寿。只要想做最好的人形傀儡机关,迟早能做出来。”

        他顿了顿,又道:“而且,其中的秘银甲卫,或许我还能略微帮上一点忙,助你一臂之力!”

        “苏前辈...能帮我炼制秘银甲卫?”

        殷萱震惊。

        “我略知一些秘银提纯术,你造秘银甲卫显然要用到大量的三阶、四阶秘银材料。我可以将此术传给你。”

        苏尘点头,淡淡道。

        “苏前辈会秘银提纯术?这不可能!只有中土安氏、东海陆氏,两大炼器世家掌握秘银提纯术,可以提炼高达四阶纯秘银。连我殷氏都未能真正掌握高纯秘银的提纯术。其它炼器师,连秘银都极少接触,更别说提炼了。”

        殷萱突然多了几份警惕。

        她是天真烂漫,但是她一点也不傻。

        这年头有太多的炼器界骗子,想尽办法,想要从殷氏世家套取独门的炼器秘术。

        苏尘知道她会怀疑,这也正常。在炼器界,提纯秘银是极高难度的事情,没有几人掌握此术。

        他也不多解释,直接从须弥戒内取出了十几粒秘银小颗粒。

        在阳光下,这几粒秘银闪耀着璀璨灵动的银光,仿佛世间最神秘的银灵之物。

        殷萱不由惊奇,接过这几粒秘银小颗粒一看,却是吃了一惊:“这是四阶元婴级的高纯秘银!这是陆氏世家的秘银提纯术?...前辈跟陆氏是什么关系?”

        她身在炼器世家,见过的炼器材料何其多。一捏秘银,就摸出这几粒秘银的纯度。

        越是高纯度的秘银,越发的柔软细腻,没有任何生硬和迟滞感。

        苏尘手里的这十多枚秘银小颗粒,几乎是她所见过的,最好的纯秘银了。

        苏尘摇头,道:“我不知道陆氏用的什么方法,和陆家也没什么关系。我是用自己研究出的方法,提纯出这些秘银小颗粒。我可以将此术传授给你,但你也需将熔炼术交换给我。若是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先将此法传授给你。你确认无误,再把熔炼术给我。

        你想想,要是你同时掌握了秘银提纯术和熔炼术。造秘银甲卫的时候,还需要再去看陆氏的脸色?”

        殷萱怔住了。

        是啊!

        四阶秘银极为罕见。

        除非是元婴老祖们需要,否则根本没人会耗费巨大的成本去炼制。陆家用提纯术提纯出来,然后交给殷氏世家。用殷氏独门熔炼术,将它们炼成法器。

        她若是想要造出秘银甲卫,需要用上高纯秘银。必然有求于陆氏,要看陆婉那副假惺惺的脸色。

        如果自己掌握提纯术的话,那她就无需再求于陆家。

        殷氏世家同时掌握了秘银提纯术和秘银熔炼术,从此炼制秘银法器,无需受制于其它炼器世家。

        “嗯!”

        殷萱犹豫了一下,很快点头。

        苏尘许诺先将秘银提纯术授予她,她确认之后,再将秘银熔炼术传授给苏尘。是真是假,她只要看了,便能分辨出来。

        ...

        街道上不方便。

        苏尘和殷萱,来到街边酒栈的一个雅间。

        苏尘从金葫芦内取出十几只筑基境的噬灵飞蚁,让它们展示了一番如何吃下秘银原矿,又如何将十多个秘银小颗粒拉出来。

        一个时辰之后。

        殷萱只剩下满脸的震惊之色,良久说不出话来。

        这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神奇的提纯之法。

        苏尘将这十多只噬灵飞蚁装入一个罐内,放在殷萱手中,道:“这十多只噬灵飞蚁,你可以带回去,亲自反复尝试验证几次。确认无误,你三日后再来找我,传授我熔炼之术。我在仙城的苏氏丹器阁等你。”

        他并不担心这笔交易会出问题,他能随时控制这些噬灵飞蚁的性命。而且以他在灵岛同盟的金丹修士身份,殷氏世家也不敢轻易得罪于他,否则后果是很严重的。

        “嗯,回去我再试试,三日后我必来拜访苏前辈。”

        殷萱怔了一下,郑重的点头。

        苏尘此举,显然有着足够的诚意,是真想拿秘银提纯术来做交易,而并非只是想骗殷家的秘银熔炼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