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218 魔煞盟 219 妖物来袭

218 魔煞盟 219 妖物来袭

        蒋震老城主安顿好蓬莱仙宗五名巡仙使之后,便告辞离开豪华客栈返回城主府,脸上忧色忡忡。

        几名蒋氏家族的年青炼气期修士,跟随在后面,愁苦着脸,情绪低落。

        这次矿洞死人事件,一下死了数十名炼气期矿工,是最近数十年最为严重的恶性死伤事件,却至今未查出原因。只知道是厉害妖物袭击,却不知是那妖物是什么东西,从何而来。

        整个青乌仙城众修士们都是人心惶惶,不敢下矿去采矿。这一闹腾,几乎七八成的矿洞都停了下来,矿工修士们都留在城内观望。

        要知道,青乌仙城位于寒苦之地,就是一座采矿仙城,几乎所有修士都以采灵矿、炼矿为生,停止挖矿,对仙城修士们的收入和生计影响极大。

        甚至城内一些小修仙家族趁机叫嚣,散布谣言,说这场祸事都蒋氏惹来的,蒋氏不配坐在城主位置上,要求换城主。

        这件事情要是不尽快解决,弄个水落石出,给全城修士们一个交代,蒋氏家族苦心经营了数十年的城主之位,就要被迫拱手让位了。

        “爹,我们青乌仙城从来没有厉害的妖物出现过,这次的凶物,来的太蹊跷了。你觉得,这次是谁在暗害我们?”

        那名从矿洞逃生出来的青年修士,神情沮丧道。

        蒋老城主沉着脸,摇头道:“蓬莱仙宗乃是我们的靠山,我们采的矿有八成运往蓬莱仙宗,他们向来满意,自然没有理由找我们麻烦。还有一成运往万兽仙宗,最后一成运往北面。除了蓬莱仙宗,至于其他人...各个都可疑!”

        “这事会不会是万兽仙宗的人干的?他们嫌太少了,想要多一些矿,所以挑起事端,想把我们蒋家弄下去,换他们扶持的家族当城主?”

        青年修士低声道。

        “这青乌仙城城主的位置不好坐啊!蓬莱仙宗的份额不能动,否则没有仙宗撑腰,如何坐得稳。只是万兽仙宗又离我们青乌城很近,也得罪不起...唉。”

        蒋老城主摇头,满是无奈。

        这个青乌城主之位,如火烧屁股,众狼环视。有的时候他真想甩手不干。

        但是,这条出事的矿洞内有一些好东西,非常稀有的矿种,能帮蒋氏换来数百年的仙运。他一直想要保住这条秘矿,由蒋氏的族人偷偷采挖,不让外人知晓。

        可突然闹出数十条人命,让他焦头烂额,怕是这矿洞内的秘矿,是想保也保不住了。

        但是他只能驱狼吞虎。

        ...

        一夜无事。

        次日一早,众修士们约好在城主府集合,蒋老城主早已经在城主府的门口,焦急的等候多时,迎接众人前来。

        苏尘起得早,见姬元正已经不在厢房,而孙若香、葛云等人尚未起来,他便先来到城主府大厅内,却发现蓬莱仙宗只有他一人先到了。

        万兽仙宗的三名修士也尚未到,只有散修葛老道士、妖艳少妇这两名散修,在城主府大厅内各自在座。

        这两位都是筑基初期的修为,比之苏尘差不多。也不知是什么来历,会在此时出现在青乌仙城。

        以散修之身能达到筑基境界,已经是非常不易。

        苏尘对这二位散修颇为佩服,朝二人略一拱手,“在下姓苏,见过葛道友、方道友!”

        那游方葛老道士在打坐,抬起低垂的眼帘,淡漠的望了苏尘一眼,回了一礼道:“苏道友客气!”便不再多话。

        那妖艳少妇抛了一个眉眼,却是很热情道:“苏小哥身为蓬莱弟子,又如此年青,竟然已经筑基初期三层,实在令姐姐羡慕的紧!像姐姐我就辛苦了,自己瞎琢磨修炼之道,忙了大半辈子也才筑基不久。姐姐我在修仙界闯荡,未曾见过苏小哥这样和气的大宗弟子,倒是有缘,希望希望能和苏小哥多亲近亲近,切磋交流修仙之道。”

        苏尘暗自一笑,她这话是一字也不敢信。散修筑基那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谁知道她是什么来路。

        他淡笑,“方道友客气,两位也令在下深感钦佩。对了,其他人呢,还没来?”

        “谁知道呢!万兽仙宗那位少宗主也不知是什么缘故,明知道这青乌仙城跟你们蓬莱仙宗走得近,居然还来过来掺和一脚。”

        妖艳少妇摇头,说着,她低声道:“昨夜我便见他们三更半夜出去,一直未回客栈,多半是见什么人去了。指不定,就桩事情是他们在暗中捣鬼,想借机挑起事端!姐姐跟苏老弟一见如故,可要多长点心眼,提防他们一些。”

        “方道友,小心祸从口出...咱们散修各地游历,挣些灵石来修炼,沾点好处而已。没必要去得罪人,万兽仙宗可不是我等招惹得起。”

        葛老道士突然睁开眼帘,淡淡道。

        “葛兄这话也是!帮蒋城主解决此事,拿钱财便走。你们仙宗之事,也不敢多掺和!”

        妖艳少妇笑了笑,似乎也有忌讳,便不再说此事。闲聊起了一些修仙界遇到的趣事,不时娇笑的花枝招展。

        苏尘淡淡点头,旁边席上坐下。

        他自然是听出来,这葛老道、妖艳少妇的话中有话,指向万兽仙宗。他和他们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他们几人喝了几盏灵茶,等了近一个时辰,才见姬元正、庄不凡等众修士们陆续抵达,万兽仙宗的卫卓等三位修士更是姗姗来迟。

        ...

        中午时分。

        十余名筑基修士们离开青乌仙城,御剑飞虹,来到离仙城北方数百里之外,大片的矿山区域。

        这一片矿石地区,越发的寒苦和荒凉,山丘全是光秃秃的岩石,树木不多。

        苏尘伫立飞剑上,往北方望去。

        这片寒苦之地,天地间似乎没有边际,灰蒙蒙一片,给人无边浩瀚的感觉。

        他曾经看过大唐中土的地图,好像这青乌仙城附近就是大唐的边境了,地图上并未标识外界是什么地方。

        这天下居然如此之大,越过了边境,依然浩瀚无边,让苏尘颇感震惊。

        他正想问问,北边是什么地方。

        孙若香已经抢先一步,无比惊奇问道,“姬师兄,这里一路往北是什么地方,可有尽头?等过些时间,我们去看看!”

        姬元正脸色一变,连忙道:“不可!这座青乌仙城已经是大唐中土境内,东北边缘地带最边缘的仙城了。

        再往北外走,则是化外之地,气候比这里还寒冷干旱。只有一些北夷部落居住,这些北夷部落,比匈奴还落后的原始部族,信奉蛮夷之神,修炼的是蛮术,非我大唐子民。我中土修士进入北夷之地,遇上蛮修,就麻烦了。”

        “这化外的北夷之地,便是神州大地的尽头?”

        孙若香若有所思,好奇道。

        姬元正迟疑着,摇头道:“这倒不是。据说过了北夷部落的无边荒凉之地,一直往北,还可达一片冰海。

        再越过这无尽冰海,则是仙典记载传说中的北溟之地。别多想,以我等实力,去不了那边。”

        他也不是太清楚,只是在仙典上,无意间看到过。

        蒋城主闻言,呵呵笑道:“孙小姐,别说北溟之地。就算是眼前这片北夷化外之地,你也过去不。”

        “这是为何?”

        “在我们青乌仙城和北夷部落的边境中间,有一座名为天风峡之地,是双方的交界之地。那天风峡地势无比险要,天空刮着凌厉风罡,无法御剑飞行。地下深逾上万丈,走错一步,就会落入无底深渊,被谷底妖兽吞噬。

        此地被一个名为魔煞盟的邪魔修士占据着。他们全是在中土犯了事,混不下去的邪道修士,逃到这寒苦化外之地的夹缝边缘,在中土和北夷中间,挣扎求生。

        天煞盟难进难出,气候干燥,终年风沙,环境异常恶劣。妖兽无数。正是有这座极为险峻的峡谷庇护,又靠近北夷之地。

        神州各大仙宗难以攻打,也不想引起北夷蛮族修士的激烈反对,这魔煞盟才勉强生存下来。

        神州各大仙宗跟这魔煞盟向来仇视,没什么道理可讲,一旦遇上便是厮杀。所以魔煞盟的修士大多待在天风峡,很少敢越过峡谷回到中土地界。我们自然也不敢随意过去。

        我们很难越过魔煞盟,进入北夷部落的地界。只要他们不进入中土境内,五大仙宗也就不管他们了。”

        “魔煞盟跟我们正道仙宗敌视,就不攻打青乌仙城么?”

        孙若香很是好奇,要知道这青乌仙城大多都是炼气期修士,实力很弱。

        “他们攻下来,也站不住这地盘。蓬莱仙宗金丹修士一来,他们逃的比孙子还快,又缩回天风峡内。蓬莱仙宗也不好越界过去,引起和蛮族修士的纷争...。”

        蒋老城主苦笑。

        况且,青乌仙城采掘出来的一小成矿石,流向北方的魔煞盟。卖一些矿石给他们,也换得安宁,免得魔煞盟的修士老惦记着这块地方。久而久之,蓬莱仙宗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些事情,蓬莱仙宗的筑基修士们很少关注,都未必知道。他这青乌城主,久居此地,却是一清二楚。

        苏尘听着他们这些话,心头却是惊讶。

        这青乌仙城苦寒之地,周边的形势居然也如此复杂。南有五大宗之一蓬莱仙宗,西有万兽仙宗、北面还有魔煞盟和北夷部落的蛮修。

        这青乌仙城实力微弱,偏偏夹在中间,怕是很不好受。

        ...

        众筑基修士们御剑抵达矿区,便飞落了下去。

        出事的矿道,是其中的一座铜精矿山。

        这座矿道的洞窟入口,被一块数十余万斤巨大山石封住。

        有青乌仙城的数十余名炼气期修士,日夜心惊胆颤的守在这洞口,以免妖物从里面冲出。他们都是矿工,从其他矿洞调遣过来的。

        “此地情况如何?”

        蒋城主沉声朝矿工们问道。

        “禀城主,矿洞堵死之后,未曾动过。妖物应该还在里面!”

        炼气矿工连忙恭敬禀报。

        蒋城主点头,令众人推开巨石,打开矿洞的洞口,让众炼气期修士们先进矿洞去探路。

        他和众筑基修士,则跟着矿工们进去。

        “请!”

        “蓬莱仙宗道友实力强,先请!”

        众筑基修士彼此谦让。他们的实力固然强,但是在矿道狭隘之地,面对未知的危险,走在前面依然会很危险。

        蒋城主也知道,众筑基修士们谁也不会愿意在最前面,只能让青乌仙城的炼气期矿工们带路。

        ...

        蒋城主先进,其他十多名筑基修士们谦让一番,这才鱼贯而入,结伴进入这条深邃的矿洞,去查看里面的情况。

        苏尘一进矿洞内,便感觉冷飕飕的,似有阴风灌体。

        从洞窟口进去不远,到了矿洞的数里深处,随处可见一些炼气期矿工们的尸体。

        这些尸体全都冰冷僵硬,浑身散发着一团青黑色泽的气雾,还有恶臭味,但是并未腐化。

        众蓬莱仙宗、万兽仙宗的筑基期修士们一看尸体上全是浓郁的毒,不由都脸色发白,连连退后,连尸体都不敢去查勘。

        矿洞内有二阶筑基期的妖兽,这不可怕。以他们十多名筑基修士,猎杀起来容易。

        但是这毒很霸道,非常麻烦。

        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毒,未必有适合的专用解毒丹。万一染上毒,寻常的解毒丹解不了的话,要回到很遥远的仙宗山门才有办法。来不及赶回山门,一命呜呼,那就冤死了。

        蒋城主露出难色,朝众修士道:“上次我进矿洞,发现尸体上有毒,便赶紧退了出来。我对毒了解极少,看不出是什么毒。诸位,可有谁对毒了解?”

        万兽仙宗少主卫卓淡淡的摇头,他只研究灵兽,不了解毒。

        其他众筑基修士也是面面相觑,对此了解不多。

        “对了,苏师兄,你是炼丹大师,对毒应该了解一些吧!可惜,我才炼丹匠的水准,对毒系了解极少。”

        孙若香道。

        众筑基修士的目光,顿时纷纷落在苏尘身上,很是震惊。显然没想到,众人之中还有一位炼丹大师。

        “苏兄弟居然是炼丹大师,还请苏兄弟查勘一番!”

        蒋城主连忙道。

        苏尘无奈。众筑基修士都不懂毒,他这炼丹大师经常接触各种灵药,对毒也略知一些,只能他来鉴定。

        苏尘用一柄低级的矿锹,将一名矿工的尸体翻开,小心检查全身,发现背后有一个伤口,“这毒看不出来...伤口是尾指大小的一个针孔,应该是被剧毒的飞针所毒杀。但不见飞针...很可能融化在尸体内。”

        “那妖物会释放毒针。”

        “走,进洞内瞧瞧,看看是何妖物!”

        众筑基修士们脸色沉凝,各自手持法器,加持各种护身罩,多了戒备之色。三三两两彼此掩护着,继续往矿道深处而去。

        苏尘一手拿风葫芦,一手抓着二阶桃花,和姬元正师兄同行。

        这座铜精矿道很是狭窄,一丈多宽,仅能容纳两三名筑基修士通过。

        这矿道非常复杂,左拐右拐,岔道众多,也不知走了多久。

        突然,最前面的炼气期矿工惨叫一声,遭到袭击。一道速度奇快无比的金影,朝众修士们冲了过来。

        “快,妖物出来了,诸位出手!”

        蒋城主大吼,手中一柄二阶土系飞剑,爆发出一阵黄色光芒,激射而出,却是未能刺中那道金影。

        一道金色针影袭来。

        “噗!”

        蒋城主骇然剧痛,他的护体罩不堪一击,连法衣和内甲都挡不住,瞬间被这道金光洞穿,刺中他的胸口。

        洞壁上,赫然爬着一头丈大的金色妖蝎子,披着金蝎甲,冰冷的眼珠子望着众修士。尾巴一抖,射出一枚蝎尾金针,扎入蒋城主胸腔内。

        蒋城主软软无力的斜倒在矿道石壁,喷出一大口血来,却见血已经变成青黑色。

        “不好,是筑基后期金妖蝎!”

        “快,联手诛杀它!”

        “杀!”

        跟随在蒋城主身后的众筑基修士们,看到那只金色妖蝎,无不骇然,纷纷祭出各色法器围攻了过去。

        他们众人都是筑基初期,最高也就筑基期三层而已。虽然人多势众,但跟筑基后期妖兽的差距相当大。

        一柄二阶下品飞剑刺中金色妖蝎,“锵”打在它的金甲上,一片火光。

        金色妖蝎在矿道爬行速度极快,蝎尾抖了几下,又是数道金针,朝众筑基修士们爆射。

        又是一声惨叫,一名万兽仙宗的筑基大汉,死不瞑目的瞪大了眼睛。他穿了厚厚的铠甲,还有护身罩,居然挡不住金针的一刺。

        “不好,金针破甲,挡不住!”

        “快跑!”

        众筑基修士们吓得魂飞魄散,眨眼功夫死了两个,哪里还敢去跟它硬拼,转身就狂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