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125 一步三回首,了却红尘缘

125 一步三回首,了却红尘缘

        太湖。

        清晨时分,天色灰朦,正下着淅淅沥沥的酥雨,如一层薄雾,笼罩着雨色朦胧的太湖。

        碧波荡漾,芦苇丛随波摇曳。

        远处,有三两艘渔船在打渔,湖面四野空旷而孤寂。

        今天是阿丑的头七,苏尘提了一篮子的金银铜纸钱,一顿丰盛的水酒佳肴。来到太湖西洞庭山岛屿,湖畔的土坡上,给阿丑烧一些纸钱和祭品。

        “阿丑,我要走了,去寻那飘渺仙缘。这一去不知多少岁月...以后也不知还能不能回吴郡。”

        苏尘坐在墓碑旁,烧着纸钱,默默的说着一些话。在这吴郡江湖,他能聊得来,也只有阿丑。他这一走,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坐了一个时辰。

        苏尘一声长叹,方才起身,正要准备离去,启程离开吴郡。

        突然,苏尘隐约察觉什么,回头望去。

        却见,一条小舟出现在远处的湖面上,往西洞庭山岛屿而来。小舟停泊在雨雾朦朦的湖畔。

        一个淡素白衣女子,撑着一柄油纸伞,提着一些祭品,往阿丑的墓前而来。

        阿奴!

        苏尘心头一动,不由停下。

        阿奴正撑着油纸伞,下了轻舟,提着一个盛着纸钱和饭菜的篮子,来到土坡的墓前祭奠阿丑。

        她没想到苏尘会在阿丑的墓前祭奠,不由神情微愕,连忙施礼:“阿奴,见过苏上仙!”

        苏尘见阿奴改了称呼,心头不由苦笑。

        是啊,一切终究改变了许多。

        从苏公子成了苏上仙。这小小的称谓,无形之中,让人变的更远了一些。

        “你还是像以前,叫我苏公子吧。”

        苏尘道。

        阿奴犹豫了一下,还是尊从,感激的一礼道:“多谢苏公子,还惦记着阿丑。”

        “这世间,依然惦记着阿丑头七的,怕是只有寥寥三两人。今日阿丑头七,祭奠完,我便离开吴郡,去寻仙缘...仙路漫漫,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再回来。”

        苏尘摇头道。

        苏仙府如今已是吴郡鼎盛的名门,爹娘后半生无忧。二弟拜师赵太守,三妹拜师宗师寒鸦,皆是前途似锦,三代应无忧。

        只是,阿奴不知将来如何。若是阿奴有什么心愿,他也可以帮她达成。

        他想了想,问道:“阿奴,你有何打算?”

        阿奴听闻苏尘即将要离开吴郡,神情不由有几分黯然和失落,轻叹道:“小时候,爹娘早逝,我和阿丑在姑苏县城天鹰客栈寄人篱下,常挨饿,遭打骂。那时每日只盼着有一座自己的小屋,能过上不受饥寒苦冻的日子,便心满意足了。

        托苏公子的福气,阿奴拿回了身契,得平民之身。这三年,阿奴自己也攒了数百两银子的积蓄,打算姑苏城添置一间瓦房,买几十亩薄田,平静度过余生。”

        购置几十亩薄田,过上小富人家的日子,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夙愿,如今也算得偿所愿。

        “也好!”

        苏尘微微点头。

        人各有志,有人求富贵,有人希望生活平淡一些。

        当然,阿奴日后若是想要富贵生活,他留在姑苏钱庄的一口黄金箱子,也足够用了。

        “苏公子...阿奴告辞了!望日后一切安好!”

        阿奴慢慢的烧着纸钱,半个时辰后祭奠完阿丑,犹豫了许久,方拜别苏尘。

        她撑着油纸伞来到湖畔,准备乘舟,返回姑苏城。

        忍不住,回首遥望山坡上,那道布衣身影。

        遥望着苏尘朦胧的身影,她眼眸迷离,回忆起这些年诸多的往事,心中伤恸。

        “苏公子,你可知道,与你而言我只是偶遇两三次的女子。”

        “但与我而言,却是对公子再熟悉不过...熟知你和阿丑这些年的经历。”

        “早在六七年前,我在烟雨楼学琴艺,阿丑独自留在客栈当小伙计,总是闷闷不开心。”

        “后来,他结识了公子。你们在柴房夜谈,一起相邀,投身江湖帮派,修炼武技。那是阿丑最开心的时候。他每次悄悄来烟雨楼见我,说一些话,都会兴奋的提及你和他的点点滴滴。”

        “阿丑每一件开心的事情,每一次难忘的事情,都有着苏公子的身影。”

        阿奴望着远处的身影,痴痴的回忆着。

        这些年,阿丑每每闲谈都会提起苏尘,以至于她心中,不知不觉,便种下了一位姑苏渔家少年的身影。心中常常想着阿丑和公子一同欢笑,修炼的场景。

        很淡然,却坚韧的身影。

        感觉,就如同一位相识、相知多年的旧人。她对苏尘的熟悉,几乎跟阿丑一样多,远比旁人想象的要多。

        后来,苏尘和阿丑都成了江湖一流高手。

        她心中燃起希望,曾经也想过,若是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从青楼中赎身出来。哪怕苏尘成为吴郡一代宗师,哪怕她为妾为婢,若是有朝一日能跟随侍奉苏公子,也是甘之如饴。

        她怕错过了这位相识相知了多年的少年郎,吴郡江湖之大,日后不知何处是她的归宿。

        可是,她终究还是无缘。

        苏尘不是吴郡宗师,已然成了仙人。

        她依然是一介凡人,一生只能飘零江湖,无法企望仙人的经济。

        仙凡殊途,天人永隔。

        在世俗的传说中,仙人容颜永驻,寿命不知凡几。

        她自知,此生是无望。

        她不敢开口,求相随。

        她若相求,追随苏公子,迟早成为苏公子的拖累。

        一日两日自然不算什么,待她一二十年后,年岁渐长容颜衰老,而苏公子却仙容永驻。到那时,苏公子若是嫌弃厌烦。她心中凄凉,如何自处?

        纵然苏公子不嫌弃,但仙人容颜不老,而她凡人女子容颜衰老,也会自卑,无颜面对苏公子,长久下来终究彼此难熬。

        与其如此,不如和苏公子相忘于江湖吧,在苏公子心中留下一道最美好的倩影。

        可是。

        这一去,便是永别。

        这一去,便不再见。

        纵然有缘相见,已是百年身,不如不见。

        阿奴紧抿着红唇,痴痴的回首相望,眼眶湿润,难忍心中离别的酸楚和割舍。

        ...

        苏尘看着阿奴去了湖畔,准备乘舟回姑苏城去,轻叹一声。

        他深知,阿奴是个好姑娘。他对阿奴也一直颇有好感,也希望她后半生能过得好。

        他知道,不该挽留。

        仙凡殊途!

        这四个字不是随口说说,而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

        红尘世俗之中,早有无数的传说典籍,记载着仙人的事迹。

        世人都道神仙好,自然是有缘故。

        除开神通广大、法力无边之外,仙人容颜不衰,寿命漫长,这些在世间广为流传。

        仅就寿元而说,凡人仅百岁之寿,难免生老病痛,容颜渐衰。能无病无灾寿尽而终,便是人生一大幸事。而仙人随着修为渐涨,却是寿元百年起步,甚至数百、上千年。

        这是仙凡之间的一道天然鸿沟。

        他已经凝结了元神,踏入了仙道的门槛,终究不再是世俗凡人。

        仙,有仙人之途。

        凡,有凡人的命数。

        所谓只羡鸳鸯不羡仙。世间神仙眷侣,莫过于白头偕老。但如果不能白头偕老,一人青村永驻,一人年老色衰,这对眷侣来说是何等的残酷。

        岁月渐渐流逝,日后又如何相处!

        纵然苏尘不介意,始终待她如初。但岁月催人老,这对阿奴来说是何等的痛苦和折磨,伴随越久,这种痛苦越深。

        强行挽留,只是害了她一生。

        可是,苏尘心中又有几分犹豫。

        自古以来,红颜薄命,多劫多灾,此乃天定之命数。哪怕是大唐天子的宠爱,成贵妃成宠妾,又有几个绝代佳人最后能得善终!?

        阿奴这一生的命,是红颜薄命。

        这命,在这红尘世间,怕是好不了。哪怕他留下诸多的安排和部署,江湖中人重重守护,又能比大唐帝王还多?!

        若是无人庇护她此生...她这一生的红颜薄命,不知还要受尽多少苦。

        除非,能改变她的天命。

        凡人改不了命。

        这世间,唯有仙人,可改自己的天命。

        他此行,要去寻找朝歌仙城,寻找修仙之路。或有一丝丝的希望...助阿奴寻到仙缘。

        苏尘心中犹豫,终究还是没忍住,回首望去,淡声道:“阿奴...可愿,随我一同去寻那缥缈的仙缘,改天命?!”

        “...”

        阿奴闻言,心头一颤。

        刹那间,眸中,落下两行青泪来。

        她这一生的坎坷命运,终究还是改了变了方向。只要偏差一点点,此生的命运,便截然不同。

        阿奴回身深深一礼,道:“阿奴愿随公子,寻仙缘,改天命!”

        “仙命,就是天命!”

        “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虽带你上路,寻求仙缘。但真正能改命,只有你自己。你能成修仙之人,才能改这一生红尘世俗之命。”

        “若是三五年,寻不得仙缘,改不动那天命。...我只能送你回姑苏。这修仙之路,也未必就比红尘世俗之路好走。”

        苏尘望着那碧波万顷的太湖,渺渺无边的天际,轻叹道。

        如何才能成的仙,他也不懂。

        他手里虽有一卷《逍遥游之蜉蝣篇》,却也是早先的误打误撞,才勉强踏入修仙之道,只比那些世俗之人强一些。无从教她如何修仙。

        如果能有机会,找到传说中的朝歌仙缘城,或许能在那里,找到成仙之法,让阿奴也踏上修仙之道。

        但这机会并不大。

        哪怕寒山真人本是朝歌仙城中人,在吴郡修炼了数十年的《逍遥游》,也未曾见他修炼成仙。可见,并非易事。

        如果三五年内,阿奴修不成仙...那他也无力回天。唯有送阿奴回姑苏,以免误她终身。

        “谢公子。这是喜事,我怎么还哭了。哪怕有一丝改命的机会,这也是阿奴毕生之幸。阿奴愿追随侍奉公子左右,寻那仙缘!”

        阿奴抿着红唇,擦去泪,笑道。

        “走吧,上路!”

        苏尘大步往湖畔而去。

        莽莽红尘,谁人能将韶光偷换。人也好,魂也罢,不成真仙,终究不过是那一抹荷塘影,时光逝去。

        ---------

        PS:呃,卷一好像还有一章126,篇尾曲。下午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