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88 湖底修炼

88 湖底修炼

        苏尘策马往太湖方向飞驰而去,神色冰冷如水,心思凝重如一块铅泥,压在心头。

        他曾潜入青河老道的厢房,在书桌上见过一张火灵符,后来再去又不知去向。

        这意味着,寒山真人必定炼制出过灵符。寒山真人成为一代宗师已经二三十年之久,足够的时间去搜集诸多的灵材料。

        如果寒山真人对自己有敌意的话,那结局基本上是不用去想了。

        “江湖险恶,敌友、胜败,都难以预料。巨鲸帮帮主白面书生刘洪,潜伏数十年小打小闹。胆敢如今公然劫掠官粮,挑衅朝廷,暴露出其野心,必定准备充分,是此战的强敌。

        但是寒山真人这位吴郡第一高人会不会是我的敌人之一?其他的五位宗师,又是站在哪一边?

        上一次,我和李魁师父、四位师兄弟赌了一次,输也好,赢也好,至多也不过是被淘汰到杂役堂而已。于我而言,那是无关痛痒,也就任其结果了。

        阿丑为了他的征途,他的梦想,不肯离去。我此番前去救他,如果赌输了,那就搭上了一切!非但救不回了阿丑,连自己的性命也搭上。”

        夜阑星稀,星空深邃,众多耀眼的星芒在闪烁。

        远处,是胥口镇。

        小镇内一片祥和的气氛,一座座篝火,远远便能听到江湖子弟的欢闹声,丝毫没有显露出一场大风暴即将来临的征兆。

        这场大风暴,只怕还在吴郡首届江湖大会的酝酿之中,未被江湖底层弟子察觉。

        苏尘骑马来到太湖边,望着远处的胥口镇,心中寻思着。

        还有最后的几个时辰,留给他做出生死抉择!

        苏尘因为青石泪怪病,被迫离家出走,在姑苏城颠沛流离,在太湖大鱼怪的口中险些历经生死,在江湖上熬到至今,并不想一个冲动,就把自己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小命,给搭进去。哪怕仅仅是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也不愿意。

        骏马渐渐缓慢了下来,越走越慢,在太湖边停了下来。

        这一刻,苏尘心神,出奇的宁静。

        心底深处,仿佛一阵奇怪的悸动,有一股莫名的强烈冲动,在这星空之下,感知力在朝远方延伸,感知着天地间的灵气。

        太湖三万六千顷,湖岸漫长,湖中岛屿众多。太湖边的芦苇丛静谧,只有蟋蟀叫声。偶尔有几尾鲫鱼露出水面,吐出几个水泡,一甩尾巴又迅速的潜入水草之中,免得被水面上的水鸟凶狠敏锐的目光盯上。

        苏尘出现在太湖边,一跃下马。一拍骏马,让它往姑苏城而去。

        他独自在湖边漫走。

        在一处非常僻静,毫无人气的湖畔,停了下来。

        “武道的根基,在于下、中、上三大丹田,依次循序渐进修炼。我的下、中丹田已经圆满,无法再提升了。

        “唯有上丹田,曾经以一缕意念潜入过一次,窥见元神和灵台,获得了超凡的感知力,这才一举迈入宗师境界!”

        “我修炼《逍遥游之蜉蝣篇》已经三年,上丹田内的元神没有丝毫的动静传出来,也不知元神增强了多少!”

        “如果我再冒一次险,进入上丹田看看,会不会有什么额外的收获?”

        “或许,还是应该...试一试!”

        苏尘考虑了好一会儿,毅然下了决心。

        只是,想要进入上丹田,并非容易的事情。

        相传,哪怕是宗师境高手,也是机缘巧合偶然进过上丹田一次,想要再进,那也几乎是不可能。

        苏尘记得十分清楚,自己上一次进入上丹田,冒了巨大的性命危险。

        在山上被金环毒蛇王咬了一口,呼吸困难,浑身近乎麻痹。在湖畔清晰伤口毒液,悲伤之下滴落青石泪。

        然后,他昏迷沉入了湖底,甚至还被一头大鱼怪吞入了鱼肚内。这才彻底封闭了自己的六感,进入了上丹田内。

        这诸多的条件之中,究竟哪一个原因才是让他进入上丹田,无从推测。

        苏尘走入湖中芦苇丛内茂密之处,水渐深,冰冷的湖水渐渐覆盖了他的膝盖,大腿,腰身...头顶。

        “呼!”

        苏尘步入数丈深的水中。

        他别无选择,只能一步一步尝试着重复当日的状况,尝试着再现“封闭六识,一念入灵山”。

        从最简单的一步开始,借助数丈深的湖水包裹,将自己的六感与外界之气息隔绝。

        苏尘盘膝坐于深水之中,上方被周围茂密的芦苇丛,任由自己沉浸在冰冷的湖泊里,被茂密的水草所掩盖。

        他心中默运《龟息诀》,神情平静。

        闭目、屏气、凝神,封闭六识感官,全身心的去凝聚自己的超凡感知力。

        去尝试着再次进入上丹田,看看上丹田里的元神,究竟是一个什么状况。

        如果这样还无法进入识海的话,那他就不得不继续冒险,去抓一条金环毒蛇来,如三年前一样辅佐《龟息诀》封闭六识。

        当然,金环蛇的毒液很凶险,那是逼不得已才能使用的下策。这毒液非常厉害和霸道,很容易至死。

        如果这样还无法进入识海灵台,那他最后的一个办法恐怕只有去找出那头大鱼怪,让它再将自己吞入肚腹内,重现当日之场景。

        但那样的话,几乎跟找死没有多大区别了。

        苏尘深吸一口气,开始在湖中打坐。

        在水中,他的鼻息已然断绝,无法呼吸。

        一炷香的功夫之后,紧接着,其它的感官也渐渐封闭起来,天地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苏尘整个人,如同化为一块磐石,沉静打坐在这片偏僻荒芜的芦苇荡底下,数丈深处,水草覆盖。六识于世隔绝,渐渐没有了任何声息。

        太湖畔的芦苇丛内,一片静寂,只有蛙蟋之声阵阵,游鱼在附近嬉戏吐泡,水鸭子在湖面上游曳。

        ...

        穹窿山脚下,紧邻太湖。

        胥口小镇。

        深夜时分,数以万计的吴郡各帮派弟子都在胥口内,分土院驻扎。众弟子们生起篝火,烤山猪肉分食,甚为热闹。

        镇内有一座颇为阔气的大宅院。

        原本是小镇大地主的院子,此时已经被姑苏县衙官府,临时征用,用来召开这次吴郡首届江湖大会。

        大宅院子外围,里三层外三层,站着一排排各大帮派数百计的各色服饰的劲衣锦服大汉,将院子围了一圈,在警戒护卫。

        他们一个个目中神光内敛,分明是各帮的彪悍的精锐,清一色的各帮一流二流高手。

        一道道火炬和火把,将这座大宅院照耀的灯火通明。

        这场吴郡首届江湖大会,虽然是姑苏官府和江湖领袖寒山真人号召之下联手举办。但各帮派的首脑都是老江湖,习惯于戒备,当然不会太放心让别人当护卫。

        所以各大小帮派,都安排了二三十名精锐高手在附近巡逻戒备,以防大会生变。

        大宅院中,有一座上百丈的庭院。

        会场上,早已经安排好数十副太师座椅,供众帮主高层们入席。

        到了夜里,最先赶到的是众多小帮派的帮主和门主,他们抵达大宅院,纷纷相互打着寒暄招呼,各自在后面落座,大院子里不由渐渐热闹了起来。

        这些小帮派的首领们知道江湖规矩。

        前面一排,是四大帮派、宗师领袖的座位。

        地位越高者,才有资格出现最晚。

        他们这些小帮派主,肯定不能让吴郡四大帮派的帮主在这里干等他们,所以早早就赶来,先在这里等着。

        吴郡江湖上千里范围之内,五大帮派和数十个小帮派的划分有一条明显的标志,那就是地盘范围。

        五大帮派几乎在郡内所有吴郡十三县城都设有分舵,占了一块地盘,帮内弟子至少数千之众。

        而众小帮派仅仅在某几个县城,甚至是窝在某个乡野小镇内,最小的帮派弟子仅仅只有不足一百。

        当然,吴郡十三县城里仅有的一个例外,那就是娄县。

        此县城被白莲教盘踞,被白莲教道士们经营的固若金汤,水泼不进,没有任何帮派能在这里立足。

        连吴郡五大帮,包括巨鲸帮在内,都无法在这小小的娄县扎根立足,建立起一个分舵。

        这白莲教也是很奇葩的江湖势力,遭到朝廷官府的排挤和打压,非常低调,极少参与江湖纷争。寒山道观和白莲教分属两个教派,也合不来。

        自然,白莲教教主也并未收到邀请,来参加这吴郡江湖大会。

        按照地盘为标准,吴郡内有资格被称为大型帮派的仅有五个,分别是巨鲸帮、天鹰门、马帮、铁剑门、药王帮。

        这巨鲸帮虽是吴郡第一强大帮派,却是诸多水匪聚集而成,是遭到官府通缉的黑道势力,自然也不在本次江湖大会的邀请之列。

        其余的数十帮派,想什么阳羡县霹雳门、海盐县海盐帮等等,都是属于小帮派。

        “药王帮帮主,‘药王’孙白鸿,到!”

        站在大宅院门口一位迎宾的大汉,突然兴奋的拔高了声音,大声吆喝。

        一名白须老者,身着一袭大气的金丝绣边的锦衣大袍,腰间挂着一个八卦葫芦,带着浓浓的药香,面色红润,健步入院内。

        这是第一位抵达会场的大帮主,一代宗师。

        “哎呦,药王,老您终于来了!”

        “孙老,好多年未见,可想死俺了。等此间事了,咱们可一定要好好喝几杯,叙叙旧。”

        数十名小帮派的帮主们纷纷笑脸迎接,见到孙白鸿无比热切,简直比见到亲人还亲切。

        “药王”孙白鸿,在吴郡江湖上声望和地位极高,七八十岁高龄,算是在场诸多帮主的老前辈了。一手出神入化的药术更是无比的高明,救人无数,跟吴郡所有大小帮派都关系融洽。

        江湖豪客们常在江湖上混,哪能不挨刀。

        药王帮经营药业,弟子最为精通药术,囤积有大量的疗伤药和淬体修炼草药,垄断了整个吴郡内的绝大部分药铺。

        吴郡的大帮派因为有自己的进货渠道,可以从其它远方的郡县进货,并不需要完全依赖于药王帮。

        但是本地的诸多小帮派,没这财力去外郡采购,必须靠着本地的药王帮手里的药材来治病救命,无疑是众多小帮派讨好的对象。

        “诸位帮主,孙某来迟一步!”

        孙白鸿朝众多小帮主们拱手,淡笑招呼一番,在大院前排的太师椅就座。

        大宅院内稍稍平静下来,众帮主们翘首以盼,等待着其他大帮派首脑陆续到来。

        看这暗夜天色,已经不早了。

        寒鸦、韩平山、李朔等三位大帮主,应该会紧随药王孙白鸿之后入场。还有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众位小帮主们也极少见到的的吴郡世外高人,宗师领袖寒山真人,大约也即将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