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在线阅读 - 69 狭路,又逢王师兄

69 狭路,又逢王师兄

        王富贵向李魁应诺了一声,目光无意间扫过李娇的脸上,却发现她根本没在听他和李魁师父的谈话,只是在望着擂台上几名青年高手的打斗。

        王富贵心中顿感挫败。

        自三年前,李氏米船在运河遇到水匪丁十三,他遭遇一场惨败之后,李娇师妹对他就很冷漠,几乎是漠不关心。

        说实话,以他王富贵的家世,相貌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在药王帮那是佼佼之辈,根本不缺女人投怀送抱,也不是非娶师妹李娇不可。

        但是,曾经对他无比崇拜和仰慕的小师妹,自那场变故之后便对他不屑一顾,这让王富贵那颗骄傲又敏感的世家子弟之心,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让他颓废了好久。

        这辈子他还没这么丢脸过。

        王富贵回到药王山庄,痛下决心苦修三年,耗费重金采买各种高档的淬体补气药材,硬是短短三年内冲上了一流初期境界,便是想要找机会一雪前耻,重新证明自己。

        这几年,他一门高阶《青云剑法》修炼的如火纯情,偶尔和药王帮同辈的一流高手切磋,经常都是百招之内击败他们,极少有战败的时候。

        可以说,他王富贵在药王帮的青年一辈高手之中,也算是颇为出类拔萃的了。

        整个药王帮数千计的弟子,执剑堂内十七八岁到二十五岁之间的青年高手,能够跟他相提并论的不超过十人。

        而这座擂台上都是吴郡四大帮派的青年高手,未必就比他强到哪里去。这也是他重新证明自己实力的一次大好机会。

        “这次一定要挽回面子!”

        王富贵暗自给自己鼓劲,飞快的打量了一下擂台。

        大擂台上的四座十丈小擂台,每座小高台各有一位擂主都是一流高手的实力,捉对切磋,以满足众江湖高手们登台一战的需求。

        别看这擂台周围聚集了数千之众的江湖弟子,但有这本事上台的青年一流高手,不会超过数十位。

        只要在任何一座小擂台连续击败挑战者,都可以角逐“三连胜、五连胜”的称号。

        其中两座擂台的青年高手颇为厉害,各胜一场,气势正盛。

        唯有第三座高台,有一位年轻高手在连败第二位难缠的挑战者之后,损耗了诸多的内力,气息变得紊乱,实力估计骤降一大半。

        “好机会!”

        王富贵暗喜,瞅准时机,立刻拔剑一跃登台,朝擂主强攻过去。

        他仅用数十招绝妙剑招,干净利落的将那负隅顽抗的年轻武者赶下了擂台,有惊无险的拿下了第一胜。

        王富贵不敢掉以轻心,连忙抓紧时间在高台上盘膝而坐调息真气,等待下一位挑战者。

        这第一场拿得有些侥幸。

        接下来还有两场硬仗要打,至少要连续击败三位一流高手获得“三连胜”,才能证明自己算是江湖上的出色一流高手。

        至于而更高难度的“五连胜”,很难。

        连打三场,会损耗大量的真气。哪怕是一流高手,没有真气之后都会迅速变弱。需要深厚的修为,才有资格去竞逐五连胜的荣誉。

        王富贵有自知之明,不敢抱有太高的期待,只求拿下三连胜就满足了。

        ...

        阿丑正在张望,挑选着哪一个擂主最容易对付。

        苏尘看到王富贵,不由目光一亮,朝擂台上王富贵指了一指。“阿丑,你去挑战他,一战必胜!”

        王富贵这一登台,他就知道阿丑的机会来了。

        “他?”

        阿丑诧异,有些疑惑,不知道苏尘为什么觉得他有胜算,“此人刚才施展出来的一套高级剑法,精湛精妙,不怎么费力就把上一个擂主给逼下了擂台。我想要击败这个剑法高手,很难吧!”

        在他看来,王富贵的武技实力,恐怕比另外两位擂主,还更高明。

        苏尘淡笑,低声对阿丑指点了几句。

        自从李家货船遇难一事,水匪丁十三一招破了王富贵的高超剑法,苏尘就看出了王富贵一个致命的弱点。

        这位王师兄太爱惜自身,缺乏血性。别说决一死战了,哪怕跟敌人拼伤的勇气都不足。

        这估计跟王师兄自幼养尊处优有关。

        这个弱点没被人发现也就罢了。一旦被对手发现,太容易被对手利用。

        只要对手摆出一副以血换血,以伤换伤,就会让王富贵非常难受。除非,王师兄敢表现出拼命一死也要拉对方下水的血性,敌人反而不敢用这法子。

        这是一种微妙的敌我战斗心态,并非武技高低。

        这法子百试不爽,足以让王富贵方寸大乱,只要抓住这一点,就能逼他下擂台。

        阿丑听了,目光一亮,顿时明白过来。

        他一跃登上了王富贵占据的那座擂台,挑战擂主王富贵。

        主持擂台的江湖前辈宿老,立刻叮嘱道:“两位豪侠切记,今日之擂台,只是江湖切磋而已,双方点到为止,切不可真下狠手伤人。伤人者需赔偿药费!”

        随后,他宣布挑战开始。

        王富贵一愣,心中郁闷。

        才刚盘膝坐下,准备调息运转一下内劲,恢复一些真气,就有人登台挑战,这也太快了吧。

        难道他刚才的高超剑术,还不足以震慑台下的对手,让台下一流青年高手们在心中都好好掂量一番吗?

        这样,他也能乘机多休息一会儿,好迎战下一位对手。

        “好!”

        “那丑汉,有胆气!居然敢挑战剑道高手!”

        顿时,擂台下众江湖弟子们爆发一阵欢呼。

        台下,众多的江湖中人也早就看出,王富贵的一手高级剑法非常的精湛,明显是一位剑道高手,等闲之辈绝不敢轻易登台挑战。

        而阿丑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敢迎难而上,怕也绝非等闲之辈。

        这一战想必是龙争虎斗。

        王富贵露出凝色站了起来,打量了阿丑一番之后,却是故意露出一副不屑之色道:“阁下这副丑脸,也想在江湖上扬名立万?!”

        他一向自傲世家弟子的身份,颇为自重,不会以言语去辱没别人。

        此时故意说出这番话,却是想用话激怒阿丑,好让阿丑恼怒之下失去理智露出招式破绽,他也能顺利的赢下这第二场切磋。

        非常之时,他也顾不上自己平日的世家子弟风度。

        “哎呦!你这小白脸,银样镴枪头,绣花枕头里一草包吧!来,试试爷的拳头,就知道谁更厉害!”

        阿丑赤手空拳,反唇相讥道。

        “你~,找死!”

        王富贵脸色顿时涨红成猪肝色。

        他这几年有一心病,最痛恨的就是别人说他光有一副好皮囊却是个银样镴枪头。这个秘密,很少人知道。

        偏偏阿丑一句话就把他给戳的心痛了。

        阿丑未被激怒,他反而先怒了。

        王富贵厉啸,纵身飞扑过去,手中宝剑一招“鹰击长空”,幻化出一道刺目剑光,瞬间刺向阿丑胸口。

        阿丑后翻身倒地,双腿一招“凶兔蹬鹰”爆踢,直踹王富贵胸口中丹田。

        王富贵的宝剑很长,一剑足以击中倒地的阿丑胸口。

        但阿丑这双腿一踹,也同样可以踢中王富贵胸膛,怕是王富贵的中丹田处有真气护体,也要被当场踢破。

        虽说,双方是点到为止,不会真刺下去,或者踢下去。

        但万一对方不小心没收住脚,中丹田被踢破,真气泄露,那可是要成为废物。

        如果两人都不收招,那就同时废了丹田。

        王富贵骇然大惊,可不敢冒险跟阿丑对拼互换。

        他连忙猛吸一口气,强行调运内家真气和高明的轻功身法,凌空猛然往后一纵,倒飞出去,挥剑回防那招“凶兔蹬鹰”。

        他早就不是三流武者了,哪怕在半空中无处借力,也足以凭借雄厚的内家真气,在半空中逆转方向,全身而退。

        阿丑立刻在地上鲤鱼翻身,一跃而起,打蛇随棍上,趁势猛攻上去。

        五花八门的拳法,掌法,爪法,毫无套路可言,贴身肉搏。

        不管王富贵如何出招,阿丑的每一招都是直攻要害,攻的王富贵一时方寸大乱,只剩下招架之力,根本无法反攻。

        王富贵好不容易抵挡了阿丑这一波强劲的攻势,稍微缓过劲来,却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落在十丈方圆的擂台之外。

        被逼出擂台,自动战败!

        王富贵气的眼前一暗,失神微晃,几乎想要吐血。

        输了!

        资深药师李魁在擂台下一直看着,看的呆愕了。

        他身为带了王富贵五年的师父,自然知道王富贵在剑道上的高超优势,和缺乏血性的弱点。

        李魁半晌无言。

        没想到,那丑汉居然这么轻易就看穿了王富贵的弱点。

        并不是王富贵的剑法不行,而是那丑汉子太蛮横不讲理。

        今日这场临时的擂台,只是为明天腊八的江湖大会热闹一下气氛,暖一暖场。

        大家都是为了扬名立万而来,当众人面展现一下自己高超的武技水平就行了,顺便拿个一百两银子的赏银。

        这又不是江湖生死斗,哪个一流高手会为了那区区一百两银子,真的在这擂台上跟对手以命换命,以伤换伤啊?!

        真重伤对手了,这打擂的赏银,连陪药费都不够。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李魁经验老道,自然看的出,那丑脸青年也只是一副凶狠的虚张声势,并不会真正的下狠手。

        可王富贵这弱点还是掩盖不住,哪怕对手是虚张声势,本能之下依然是露出怯意,疲于防守。

        李魁暗自摇头。

        这擂台一战失利,无法在吴郡江湖上打响名气,不得不另想办法。

        “师父,弟子给您丢脸了!”

        王富贵持剑回到李魁身边,神情颇为沮丧。

        他甚至不敢以目光去看旁边的师妹李娇,生怕看到,师妹李娇目光里流露出来的鄙夷和轻视,会如刀一般割的他心都痛。

        这都快成为他的一道心魔。

        “唉,罢了,这不怨你。那丑汉怕是个久混江湖的老手。为师就是奇怪,他是怎么看破你的弱点?这擂台聚集江湖中人数千之众,年青高手不乏其人,想在这擂台出头太难了。走吧,为师还是带你们二人拜会一下四大帮派的前辈宿老,在前辈们面前混个脸熟。以后,你们行走江湖,也能得他们的几分照应。”

        李魁虽失望,却也没责怪王富贵,只是摇头安慰了几句,随即带着两人转身便离开城南广场。

        既然在这擂台扬名立万的道路走不通,那只有另寻它途,靠他药王帮资深药师的这张老脸,带着两个徒弟在其他江湖前辈面前混一个脸熟了。

        不管怎样,他李魁的弟子,不能是江湖上的籍籍无名的平庸之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