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是都市医剑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比以前别乱来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比以前别乱来

        这人猜不到陈风是如何找到的自己,却感到其越发的神秘和强大,心中恐惧更强,哪里还敢再多隐瞒,当即就一五一十的将真相说了一遍。

        陈风听完之后,却是不由得哭笑不得,

        原来这十炼精铁虽然是骆万里花钱买来的,但是这东西的来路却并不是特别干净。

        卖家将这东西卖给骆万里时本来也没安好心,打的主意就是事后再将其抢回来。这样他们既能得了钱财,还不必担心十炼精铁落到别人手中。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骆万里前脚买了这十炼精铁,后脚就直接带来了雪城将其送了人,这让本来想着再把东西抢回去的卖家当场就扑了个空。

        不过他们却并没死心,当即就派了这人过来想要把东西重新夺回去。

        而这人来到雪城之后,本来都找到了雪城中医药大学,可是却感觉到了湖心岛那边阵法所散发出的灵气波动,以为有强者坐镇,没敢直接冲进宿舍内明抢。

        但是他也没有死心,于是就想着借助谷多这样的地头蛇将东西弄到手。

        当然,他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方便事后甩锅。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等来等去,等到的并不是他想要的十炼精铁,反倒是追上门来的陈风。

        “你身为外地人,初来乍到,是怎么知道箱子在雪城中医药大学?又怎么能知道我什么时候会从学校里出来,并且还能准确的找到我的?”陈风皱眉问道。

        “我们在箱子里偷偷装了个GPS定位器。”那人回答道。

        陈风恍然大悟,将箱子打开,翻了一下,很快就从里头的防撞材料中找到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GPS定位器。

        这种东西并不是什么稀奇的物件,网上就有卖的,用手机就可以来实现定位。若是不注意的话,真是很难发现。

        见到此物,陈风却是有些哭笑不得,他怎么都没想到排骨这家伙天天跟各种电子产品打交道,结果送到了眼皮子底下的东西却没留意到。

        不过转念一想,陈风也就释然,多半是因为这箱子是骆万里送来的,而排骨压根就没想到其会在这里头动手脚,于是就疏于防范了。

        “将这东西卖给骆万里的人叫什么名字?”陈风捏碎了这个GPS定位器,看着躺在地上的人问道。

        “他叫贾四海,也是派我来的人。”他不敢隐瞒,当即将顶头老大的底细泄露了出来。

        陈风点点头,又问了一些有关这贾四海的一些事,随即便拨通了冷军的电话。

        “陈医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冷军显然还没有休息,接电话的速度很快。

        “倒也没有大事,只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遇到了几个人想要抢我,随后我顺藤摸瓜,将他们都揪了出来,我只是好市民,遇到了麻烦当然要找你们‘华夏’了。”陈风随口道。

        “多少人?在什么地方?”冷军问道。

        陈风当即报出了地址,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您能不能放过我,我就只是个中间人。”谷多满脸苦涩,朝陈风求饶道。

        刚才陈风打电话时并没背着他,所以他越发的郁闷,为了挣个二十来万的小钱结果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想想都觉得亏得慌。

        可是面对着实力强横并且出手狠辣的陈风,谷多却连一丁点反抗的胆量都没有。

        即便是刚才陈风打电话时背对着他时,他都没敢趁机下黑手。不是他不想,而是实在不敢。他甚至怀疑陈风这么做就是在引诱自己上钩,然后再趁机灭杀了自己。

        “放过你自然是可以,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陈风笑着超前一步,已经走到了他的近前,伸手就拍在了他的肩膀之上,一股剑气随即冲入他的体内。

        谷多之前见过陈风用这一手废了自己两个手下,见状顿时心惊无比,下意识的就想要躲闪。

        只是就凭他D级的实力,面对着B级的陈风时却真的是只有被随意宰割的份儿,还没等谷多的身子移动,就已经被陈风的手按了个正着。

        “您放过我,我愿意归顺你,我有用,我……”谷多惶急地道。

        “你有用没用对我来说没意义,因为我用不着。”陈风淡淡地道。

        这一刻谷多真有种被座山压在身上的感觉,仿佛半边身子都要碎了,随后就觉得一股凉意涌入经脉之内,随即如同被无数刀子在其中剜割的感觉让他几欲发狂。

        “噗。”等到陈风将手挪开时,谷多的脸色已经是惨白如纸,低头喷出一口鲜血,心中已经是一片冰凉。

        此时他看着陈风全然没有一点愤怒和怨毒之意,因为他连这样的念头都不敢有,充斥他内心的是惶恐和绝望。

        因为谷多很清楚自己被之所以被人称为多爷,并不是他多么德高望重,而是他有着超出其他人的实力。现在他实力尽废,等待他的下场绝对不比被“华夏”抓走好多少。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被钱迷了心,只想着帮个小忙,不但有钱拿还能搭上贾四海这条线,却偏偏忘了会有风险,现在撞到了铁板上,真是彻底的完了!”谷多面如土色,心如死灰。

        “你可以走了。”陈风道。

        谷多此时反倒是不敢走了。因为相比起这样回去,他反倒更希望被“华夏”抓走。

        尽管陈风直接废了谷多,但是却并没动地上那人,同时也没有给他处理伤势,就让他这么躺着不断流血,变得越来越削弱。

        在此期间,陈风自然也是得到了不少生命元气。

        尽管陈风这边闹出的动静不小,起码惊扰到了同楼的许多住客,但是却没有人敢过来看热闹,楼道里反倒是相当的安静。

        至于有没有人偷偷报警,那就无从得知了。

        不得不说“华夏”的反应速度还是相当快的,陈风打完电话不到半小时,冷军就带着人匆匆赶了过来。

        剩下的自然不用陈风操心,自有“华夏”的人将谷多那地上那人押走。

        “陈医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华夏’很忙的,总不能天天跟在你屁股后面给你擦屁股吧?”冷军问道。

        “又不是我主动找麻烦,而是他们惹到了我,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陈风瞥了他一眼道。

        “可是也用不着搞出这么大动静吧,你知道这么一会儿有多少电话打过来吗?”冷军冷着脸道。

        “那就是你们的事了,如果你嫌麻烦的话,那么下次有什么事我自己想办法解决好了。”陈风见他不断叫苦,就想到了他怕是有事相求,哪里会上他的套,当即冷下脸道。

        “千万别,算我怕你了,下次再有事你还是找我吧,现在只是毁了一间屋子,下次说不定就要毁掉一栋楼了,这么大的黑锅我们可背不起。”冷军道。

        “那就多谢了,我困了,回去睡觉,拜拜。”陈风说着拎起箱子就要走。

        “留步,留步,这么急着走干嘛?天都这么晚了,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宵夜?”冷军道。

        “你有什么事就说吧,用不着绕来绕去的。”陈风并没有真的留步,而是边说话边朝外面走去。

        “事情嘛倒是真的有点,对你来说压根就不是什么难题,只要你点点头就能成,就看你愿意不愿意了。”冷军笑着道。

        “别给我戴高帽子灌迷魂汤,有话直说,我愿意不愿意也得你说明白了才知道。”陈风脚步不停,话里却是滴水不漏。

        “上次在你那里见的丹药挺不错的,就是价钱贵点,能不能打个三折,实在不行打个对折也可以呀。”冷军满脸堆笑地道。

        “不成,价钱是柳叶定的,上次我也说过了,没得商量,嫌贵的话你们就别用好了,反正也不是我一人能炼制丹药,你们去买别人的丹药用不一样吗?”陈风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还真是不一样,我们也试过其他炼丹师炼制的丹药,可是药效真的不能跟你比,可是价钱也实在贵的离谱,能不能稍微平民一点,你也知道我们‘华夏’也不容易。”冷军再次哭穷道。

        “你跟我说这些没用,药价为什么会贵你心里比我清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陈风没好气地道。

        冷军叹了口气,当即就不再纠缠于此事,随即又道:“还有件事需要告诉你,因为与你有关。”

        “说来听听。”陈风见他说的郑重,顿时就认真了起来。

        “你们宿舍的老二袁鸣已经回国了,估计很快就会回到雪城,同行的还有他父亲袁兆坤……”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陈风打断了冷军的话直接问道。

        “他们的底子我们知道的一清二楚,当初为何会离开我们清楚,但是现在的雪城不是之前的雪城,容不下他们袁家在这里搞风搞雨,也希望你站在朋友的立场上好好劝劝他们,以免自误。”冷军道。

        “如果见到他们了,我会帮忙转告的。”陈风点点头道。

        刚才冷军说了那么多话,陈风知道他最想说的其实是这最后一句。这绝不仅仅是提醒,更是警告。

        陈风虽觉得听起来有些刺耳,但也绝对不会不当一回事。因为这话不只是冷军一人说的,而是来自“华夏”的意思。

        俩人出了春风大酒店,冷军提出开车送陈风回去。

        陈风也没拒绝,只是当他拎着箱子上了车后,冷军却禁不住扭头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箱子,但也识趣的没有询问。

        两人一路沉默,直到车在陈氏医馆外停下后俩人都再没有什么交谈。

        “陈医生,希望我们下次见面时不是我们抓捕袁兆坤和袁鸣父子的时候。”冷军临走前说道。

        陈风默默地点点头,转身走进了陈氏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