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系统无限豪在线阅读 - 第315章 值得一交

第315章 值得一交

        要彻底放松,除了静心品茶,当然还有听听古琴之声。

        美丽的女茶艺师看他的目光有几分不舍和遗憾,但还是含笑欠身:“您请稍等!”

        不超过三分钟,另一名身着旗袍的年轻女子款款走进房间,朝他含笑点头。

        淡淡的妆,弯弯的秀眉,柔顺的长发,整体看上去有一种古典之美。

        她再走到这间房里原有被红布盖着的一架琴旁,掀开那红绸,坐下,准备弹琴。

        “汉服呢?”依然懒懒靠在椅子上的王钟沧这时却不悦地皱眉:“我之前说了,要换汉服!”

        他再看向左侧的女茶艺师:“还有你,也要换汉服!”

        一旁的周原马上提醒:“我们已经出了买汉服的钱。”

        “抱歉,是我们疏忽了!”美丽的女琴师立刻惶恐地起身,乖乖地道歉:“我们这就去换上汉服,再为贵客表演。”

        刚刚走进来的那位琴师则眼睛微亮,期待地看向王钟沧。

        见王钟沧大方地挥挥手,两位美女马上对视一眼,急步退出了房间。

        观她俩退出的步履,急而不乱,身形微弯,但并不舵背,亦有一种秀美,王钟沧便暗暗点头。

        等屋内无人了,一旁的周原马上恭敬地问:“老板,要不要为蓝小姐也买几件漂亮的汉服?”

        王钟沧的眼里多了几许温柔,却摇头:“她有。”

        周原忍笑:“那您是否要在家里也备两套汉服?”

        王钟沧没好气地瞪他,但想了想,还是点头:“你通知工作室那边,照我的尺寸,备几套好的。以后我们可以在林一楼里穿着玩玩。”

        反正,现在除了周原之外,其他人都住到隔壁的潜龙苑了,林一楼里风格偏中式,正好可以换上汉服来玩玩。

        ……

        数分钟后。

        两名美丽的女子,着修身的真丝汉服款款走进。

        乌发均是斜斜地挽着,插着素木簪子,仿佛古典仕女。

        走起路来,目不斜视,莲莲而来,是有那么一种大家闺秀的淑女气质。

        王钟沧专注地打量了一阵,满意地点头,示意一旁的周原各赏了一万元:“回头你们各买点上好的珠宝首饰,下回来的时候戴上。”

        这样才更有感觉。

        两名女子同时眼睛一亮,欣喜地做古典福礼谢过。

        “弹吧,要悠扬的,有助于放松的,不要激烈的。”

        “是!”瓜子脸的女琴师深深地看一眼王钟沧,娇声应下,走到了古琴边坐下。

        很快,清淡的茶香弥漫着整个房间,悠扬的琴声流淌着,让王钟沧逐渐地放空了思绪,全身都放松下来。

        要的就是这样的放松,毫无牵挂,独自呆着,不被任何人影响。

        缓缓地品着茶,深深地嗅着茶香,观着茶色,偶尔再看看那琴师拨弦的手,看着灵巧的十指在琴弦上拨弄,他自己的手指也下意识地动一动。

        待到一壶茶喝完,全身通透,微微出汗,王钟沧轻轻抬手,示意一旁始终候着的周原给微出了一身汗但粉脸透晕的女琴师打赏一万元,挥退。

        女茶艺师只是在一旁含笑看着,清澈的眼中有一种了然。

        倒是女琴师眼里有一丝不甘和遗憾,好在也没有多纠缠,微微躬身就离开了,那离去的步伐微有些沉重。

        王钟沧没有在意。他已太习惯女孩子离开时的不舍和遗憾了。

        可惜,他只有一人,无法揽尽天下美女。

        他突然问着已经全然静下心来的女茶艺师:“绿茶里面,哪一种最香?”

        “这要看先生您喜欢哪一种香。”女茶艺师浅浅一笑:“对我们来说,无论哪种茶,都是香的,美的,好的。”

        王钟沧释然地笑了起来:“你倒是挺会说话。再来壶君山毛尖吧!要最好的,我要观形。我肯定是喝不完了,你也可以喝。”

        “是!”女茶艺师含笑而应,再度起身。

        在她前去换茶之时,周原便上前低声凑趣问:“老板,您不要来点伴舞?”

        “太闹了!”王钟沧摇头:“我喜欢静。”

        这一阵子,天天都有事要处理,人情、世故,乱得他心里烦,不然也不会想到独自跑来静静地放松。

        喝茶只为赏形,饱口福,听琴是想音乐疗法,听的也是如高山流水一般的洗心之曲,但乐舞就略嫌吵了些。

        “要不,您安排个时间,一个人坐游艇去海里?”周原微一思索,建议道:“海边也静。

        “海浪一波接一波,怎么静?”王钟沧摇头:“去水库,钓鱼的人多,也不静。”

        “您要包场,一定安静。”周原轻笑起来:“或者,找家寺庙,包间禅房,也静。”

        “妙啊!”王钟沧眼睛一亮:“包间禅房,是个好主意!嗯,我给你100万元,这事你去安排。就这个周末吧!让我高兴了,剩下的就归你了。”

        “行!”周原笑眯眯地应下。

        ……

        女茶艺师取回新茶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套新的紫砂壶茶具。

        坐下之后,她朝着王钟沧与周原露齿一笑:“这是我们尊上为了喝这极品君山毛尖而收藏的上好茶具,希望能令先生满意。”

        王钟沧微一凝目,看出这套茶杯的颜色是比先前的更深一些,颇有雨后天青的感觉,便点头。

        君山毛尖的冲泡,让王钟沧又饱了一次眼福。

        先冲水,再放茶,与铁观音和大红袍的又不一样。

        尤其是那纤手微扬,带起宽袍舞动的样子,柔美而秀婉。

        再端起那紫砂茶杯,手感很舒服,轻薄又不失圆润,观之胎体均匀,描画饱满而生动,便赞:“你们老板倒是有心。”

        “先生喜欢喝茶、听琴,我们尊上自是不能扫了您的雅兴。”女茶艺师莞尔一笑,看他的目光透着尊敬和一丝倾慕:“先生可还满意这茶水?”

        “我要说,我更满意的是你们老板这份享受的心,你会怎么想?”

        王钟沧微笑着看着这位刚刚明显是去补了妆的美女茶艺师。

        薄薄的真丝仕女衫显得她的身形弱不禁风,肩若削成,饱满的额头与淡淡的红唇令她看起来又美又清雅,如果王钟沧是个猎艳高手,此刻已经轻轻地握住她的手。

        然而,王钟沧仅仅是欣赏地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遍,然后就笑着往后椅背上一靠:“茶艺不错,不过你们这水也选得不错。有男朋友了吧?”

        女茶艺师微愣,随后美丽的大眼亮起一丝异彩:“追我的人多,但没有看得合适的。”

        长长的睫毛闪了闪,隐住了她眼中的一丝倾慕和幻想。

        “不急,缘份到了,自然就会见到。”王钟沧悠悠地道。

        女茶艺师的目光闪了再闪,笑了起来:“先生说得是。感情一事,本来就是看缘份。先生这么出色,想来是有女朋友的吧?”

        “是啊,预计十月份就结婚,所以现在,有机会,就独自出来放松。”王钟沧毫不忌讳地道:“等结婚了,就要收心了,要有顾虑了。你好好泡茶,拿出你的真本事。若是让我高兴了,重重有赏!”

        赏花,并不意味着就要摘花。

        当然更重要的是,王钟沧觉得此时此景,他只想好好欣赏,却不想亲近。

        或许,自己该备一套上好的茶具,回头让菲燕也换这么一身来侍候自己,然后,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就地正法了。

        ……

        最终,这位叫娟娟的女茶艺师所泡的茶水,让王钟沧非常满意。

        毛尖的香气十分诱人,有一种淡淡的熟板栗味。

        他以前自己泡的就没有这么清晰的感觉。

        是啊,他哪里懂茶?他只是喜欢喝茶,假充内行。

        而且娟娟看他的眼眸中虽然透出几分倾慕,却又没有主动来接近,始终保持着一小段距离。

        这才符合一个出色茶艺师的云淡风轻。

        放松地和周原一起品完了这壶茶,王钟沧给她留了一张名片:“若有什么难事,可以来找我。”

        这样美丽而自矜、理性的女子,只要理由不过份,值得他出手帮一次。

        待王钟沧一身轻快地上了红旗车,开车的周原便有些异样地问:“老板很喜欢这位娟娟小姐?”

        他跟着王钟沧出入各种场合几个月,也就是这位娟娟小姐得了王钟沧一张名片和一句承诺。

        “她的心在茶上。”王钟沧微眯双眼,静静地靠在柔软的后座椅上:“值得一交。”

        说不定哪天,他又会来这里品茶。

        “这家休闲店的老板有点意思,比较护短,也不沾染一些灰色的项目,算是附近比较干净的店。”周原沉声道:“当然,生意相比其他的休闲店,稍微淡一些,但可以放心来。”

        “我也来不了几次。”王钟沧摆摆手:“等以后结婚了,还是去禅房寻静吧!对了,明、后两天我应该不会外出,你可以休休假,有事找熊队来代班就是了。”

        “是,谢谢老板!”

        ……

        当王钟沧回到家里,客厅里没有灯,父母的卧室里倒是有灯光。

        王钟沧笑着轻敲门,喊了一句回来了,就直接上楼。

        又泡了一次玫瑰香的热水澡,再放了几次水,有些困了的他便上床安眠。

        ……

        另一边,在蓝母的单身宿舍里,刚刚洗了头的蓝菲燕就听到蓝母疑惑的数落:“你最近没和小王吵架吧?”

        “没有啊!”

        “那他怎么都没找你吃饭?”

        “他忙啊!”

        “可刚才你姑姑说,好像看到一辆红旗l5的车,从一家休闲足浴店离开。圳福没几辆红旗l5吧?”

        “哦,他说了今晚想一个人静静。没看到保镖车,肯定是没带什么人!”蓝菲燕不以为意地道:“就算是他,也没什么。”

        “那怎么行呢?你们正是热恋,他若是没事,应该一早约你才对吧?”蓝母马上紧张起来:“刚才你姑姑说这话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为他解释!”

        “那就不解释嘛!”蓝菲燕无奈地挽着蓝母的胳膊:“又不是亲眼看到他和其他女孩子约会,您有什么好尴尬的?”

        “妈,您要这么想。沧沧他很优秀,也很俊美,就算没有钱,桃花运也很旺的,我不能一天到晚就疑神疑鬼,更不能因为他没有经常约我就提心吊胆。他有他的私人空间,我也有我的朋友啊!”

        “我相信他的自制力,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所以我也要让他感受到一定的自由,他才不会想逃离我的身边。”

        “您和爸爸不就是因为聚少离多,所以你们的感情才越来越好?姑姑就是管姑父管得太严了,才会经常吵架?”

        好吧,蓝母看着十分通透而自信的女儿,暗自叹息。

        有那么一个出色的未婚夫,是好事,但也是让人担忧的事。

        算了,只要女儿心里不苦就好。

        而蓝菲燕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后,看到王钟沧发来的微信,表示已回家,睡觉,脸上便漾起轻松的笑意。

        ……

        周三的上午,苏琳向王钟沧提交了法务部出具的上诉文件,等他签字之后,正式向高级法院提交。

        王钟沧也以私人名义,向富耀集团的公司帐户上打入一笔给法务部的劳务费10万元。

        汪在田的几次邀约,都被他指示苏琳和周原拒了。

        股市上,太沅集团和鼎盛集团的股票继续跌,但并没有以前那么跌得狠。

        周三的晚上,王钟沧和蓝菲燕小聚了一次,明说这周六会接蓝菲燕来参加与李首富的高尔夫约会。

        “我去?”蓝菲燕有些意外:“不影响你们吗?”

        “我怕那位带一些女性的后辈来,为免尴尬,带你去比较好。”王钟沧笑着给她倒了一杯红酒:“很多人都知道你我的关系,但也有更多的人不知道。你也晓得,我这人,有时候就比较怕麻烦。”

        香江人太流行金屋藏娇了,王钟沧可不想再遇到这样的事。

        在感情方面,他一向要求严格,也有洁癖,更不想分神。

        “行,那不如您把阿姨也带上!”蓝菲燕善解人意地道:“这样叔叔也能有个伴。”

        “那是自然!”

        能与李首富打一场高尔夫,想必老妈以后回娘家就足够吹嘘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钟沧就在忙碌地学习和工作中度过,直到周末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