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上海老婆在线阅读 - 2.5

2.5

        神情低落。王有节和姑妈打招呼,说找地方歇息,先缓口气儿。

        赶巧的是,旁边树荫下的长条凳刚好有人离开。三人赶紧过去占位置坐下来。

        “今天算我是过来自己找难过的。太打击我的自尊心了。”王有节长吐一口气,说道,“不行,我得休息会儿,平复一下我受伤的小心灵。”

        说完后,闭上眼睛,低头不说话。

        姑妈和姑父对视一眼,会心一笑,又无奈地摇摇头。

        旁边有很多坐着小板凳的老人。前面都摆着一把伞,伞上无一例外贴了一张a4纸,a4纸上印的是自己儿女的资料和要求。

        显然,这些大爷大妈们都是来这里给自己的孩子“摆摊”征婚的。

        老人之间,大多都在叽叽喳喳聊天,七嘴八舌讨论。

        听上去有的在聊孩子的婚姻大事,语气里透着无奈;有的在聊时事政治;有的在聊家长里短,不亦乐乎;-----。彷佛这里的相亲角,除了替自己孩子征婚,同样也成了老头老太们聊天解闷的地方。

        可仔细一品味,这些着急为子女婚姻大事操心的父母,交流谈话间透露着盘问、探底,犹如上演谍战片。

        不一会,姑妈和姑父也开始加入到了他们的聊天之中。

        姑妈笑着问:“大爷大妈,我看你们手里拿着的征婚资料,好像女生居多,但这些女生不管是学历、身高、外貌,还是工作,甚至是家庭条件也都不差,那-----,又是什么原因为何剩到现在?”

        实际上,不只是剩女,还有剩男,都俨然已成为当前社会的一个热点话题。

        近年来剩男剩女队伍不断壮大,甚至人们开始将“剩客”分级归类:27-28岁成为“剩斗士”,因为这些人还有勇气继续为寻找伴侣而奋斗;29-30岁为“必剩客”,此时属于他们的机会已经不多,又因为事业而无暇寻觅;“斗战剩佛”是对31-35岁单身的戏称;超过35岁的更被尊为“齐天大剩”。

        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出来,在男女比例失调越来越明显的今天,为什么还会有女孩子会嫁不出去?

        按道理讲,她们不是应该非常好找对象吗?

        毕竟可是有人说中国未来将会有3000万男人无妻可取事实呢!

        可是为什么事实刚好相反呢?!很多女生在超过30岁仍然找不到另一半,并且还有很多女孩直呼找不到对象。

        “是的呀。你看看我女儿,80年的,现而今虚岁快三十八了,但是却仍然没有结婚,连对象都还没有。”讲起来这个话题,一位阿姨快言快语。

        想了想,这位阿姨又接着说道:“每次一讲起这事,你们能体会阿拉做娘的这份心酸的吧?”

        姑妈忍不住问:“又是什么原因啊?”

        “她们家情况我晓得的。”不想却是另一位大妈接话,说道,“她女儿是在外企工作的,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单位都是女孩,而且天天加班,所以一直没有和男生接触的机会。于是一直拖到了现在,年纪大了,仍然没有嫁出去。”

        讲起来自己孩子单身的原因,大家彷佛都有许多话要说:

        “我们家小孩性格有点内向”;

        “还是太挑”;

        “工作忙,根本没又空闲的大段时间”;

        “是的呀。现在年轻人都忙于工作,哪里有多余的时间谈恋爱?”

        “话说回来,也是因为她们平时交际范围窄,其实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谈恋爱的啊?”

        ------

        正说着话,另一位阿姨站起来,对姑妈笑了笑,问:“你们也是过来相亲的?谁啊?”

        姑父指了指正在闭眼休息的王有节,用上海话笑道:“是的啊。这不,这会儿都相亲看资料累睡着了。”

        阿姨看看王有节,轻声打听:家里多少人?做的什么职业?多大了,收入多少?身高,健康------”

        姑妈笑着一一作了回答。

        阿姨笑了笑,说,我女儿比你要大,她八0年的。

        姑妈笑了笑,缸窑说话,姑父却插嘴:“你们来相亲,女儿知道吗?

        “她不知道啊,我瞒着她来的。这里有适合的话,再想办法和她说。”阿姨回答,“她就是挑剔啊,又不听我们的话。现在年龄大,考虑的事情多了。”

        姑妈决定还是实话实说:“我们这孩子不是上海本地人,户口在外地的。”

        阿姨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她幽默地笑道:“外地人在这里估计难找的。”

        姑妈礼貌地笑了笑,不说话。

        这时候第一位阿姨却回头说道:“不要听伊讲。这里男孩子比较抢手,只要是年轻点的小伙子,马上就被抢走了。”

        姑妈笑笑,问了她一句:“万一你女儿就是一辈子不结婚,你要哪能办?”

        阿姨的眼睛湿润了起来,沉声说道:“那也只能随她了呀。她倒是现在一点都不着急,我在家里也烦,每天出来就当散散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