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上海老婆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先去相个亲

第一章 先去相个亲

        1.1

        宽敞明亮的白色大会议室里,项目小组准备给客户汇报第一期数字解决方案。

        这家客户是公司的大客户之一。为显得对这次汇报的重视,公司的安副总和项目经理于落华都亲自来了。对方总裁和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也全部与会。

        为了今天的报告会,项目组已经辛辛苦苦了三个多月的时间。

        投影到大屏幕,一切就绪。

        对方总裁点点头,汇报会正式开始。

        作为项目小组负责人,自己自然当仁不让的担纲今天的主讲。

        吸一口气,静下心来。成竹在胸,自己站在大屏幕前,手里拿着激光笔开始按照预案有条不紊的逐一讲解。

        流程顺风顺水。一切似乎都在朝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

        可是,刚讲解到一半,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手里的激光笔连点好几下,发现竟然不能翻页。

        确认不是激光笔的问题,快步到台下调整自己的笔记本。

        然后,再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自己一直好好使用着的“control”键竟然没有反应!

        键盘,特别是一些重要的按键对于软件开发人员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并且现在这样重要的关键时刻,出现这样的错误,其后果自然不难想象!

        自己身上的冷汗,背上的冷汗开始冒出来,甚至能明显能感到往下流淌。尽管房间里开着空调,并且现在正是九月,一年中上海天气最凉爽适意的时候。

        客户的脸色开始边青。

        安紧副总闭着嘴,盯着自己一言不发。

        换笔记本。还是不行!

        再换对方单位的台式机。

        一番捣鼓,仍然不行!

        重新换键盘,不行!

        手忙脚乱,再换键盘。

        会议桌上堆放的键盘越来越多,不一会儿就像小山一样。

        还是没有解决问题!

        双腿生硬,发酸。

        脸上豆大的冷汗直冒。

        要么程序无法运行,出现乱码,要么还是该死的“control”键没有任何反应。

        到最后,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每个键盘上该死的分号键也跟着没有了任何反应!

        客户脸色开始变黑。

        安副总盯着自己,没有说话。表情复杂。

        有对方的部门经理开始起哄。接着附和的人越来越多,讥笑声越来越嘈杂。

        没多久,对方总裁眼睛都快要鼓了出来。

        最后终于坐不住了,“嘭嘭嘭”敲打了三下桌子,总裁站起身,头也不抬扬身而去。

        “叮铃铃,叮铃铃.......”,突然间有凄厉的铃声响起。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会议室竟然开始一点点地变暗。

        对方公司的人“呼啦啦”也一下子就全部走光了。

        诡异的是,到最后,偌大的会议室里这剩下自己和于经理,而安总,还有项目小组其他的成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全走了。

        只留下来于经理铁青着脸,盯着王有节。虽然自始至终没有说话,他眼睛里却分明有火要冒出来。

        自己隐隐有些害怕起来,手上动作越来越慢。

        见自己还在慢条斯理调试键盘,于经理终于忍不住,抓起来一个键盘“嘭嘭嘭”用力拍打桌子,大声呵斥:“你们怎么准备的,这好几个月的成果,就是这一堆的-----,shift?”

        被吓一大跳,慢慢抬头,自己和于经理的眼睛对视。

        分明看到,有鲜血在于经理的瞳孔里开始扩散,他好像承受了极大痛苦,面部表情开始变得狰狞和惊恐。

        这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竟然逐渐被冰冻住,正在慢慢变成一块人型冰雕。

        “shift!shift!shift-----”于经理的咆哮和键盘拍打的声音,满屋子“嘭嘭嘭”空灵脆响。

        正想要使劲解释,却只见一大堆乱七八糟而又奇形怪状的键盘迎面向自己铺天盖地而来。

        .......

        .......

        王有节一下子惊醒,猛然翻身坐了起来。

        脸色惨白,呼吸急促。

        拍拍胸口。

        这时候天已大亮。意识到自己刚才原来是做了一场噩梦。

        可不意往身上一摸,却只见汗水滴滴答,正直往下淌。

        “嘭嘭嘭.......,嘭嘭嘭.......”,这时候要死不死却有人敲自己办公室的敲门。

        心有余悸。好像敲门的那一下下声响,都记记敲打在自己心头上。

        这声音,怎么和刚才梦境里一模一样?王有节茫然看向大门,有些颤颤惊惊问:“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