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人山无劫

第八十五章:人山无劫

        (来来来,说给我上香的站出来。E┡  Δ小说Ww%W.*1XIAOSHUO.COM话说这不是洗白方无劫……人家本来就是白的…只不过做法不一样罢了。)

        百人山在这里跟方无劫大眼瞪小眼,尼禄跟方无劫达成了合作,而阿尔托莉雅这里,却是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上一刻还是阿尔托莉雅还在火光冲天的扬州城,而这一刻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乃是一个奇怪的,现代化的别墅之中。

        别墅之中倒是没什么奇怪,只不过阿尔托莉雅出现在这里,便是最大的奇怪了。

        一人坐在客厅的沙上,看着眼前的东西呆,阿尔托莉雅持剑警惕的说道。

        “谁?”

        这人做了个请的姿势,阿尔托莉雅警惕的靠近,这人的身形仿佛被一层磨砂玻璃挡住了一般,阿尔托莉雅看到的只是一个模糊的人影,这人做了个看到阿尔托莉雅还在警惕的站立,出了一声轻笑,说道。

        “坐吧,我没有恶意。”

        阿尔托莉雅依旧持剑站立,冷静的说道:“这是哪里?”

        这人看阿尔托莉雅不准备坐下,也没有强求,继续低头看着这桌子上的东西,仿佛失真的人影却说出清晰的话。

        “我以前的家。”

        阿尔托莉雅皱了皱眉:“我确信我在扬州城。”

        这人又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对,你的确还在扬州城,这是我的心中世界,用你在的体系来说,这叫固有结界。”

        这个话一出,阿尔托莉雅也反应过来了,当下说道:“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是独孤洛?不,你是轮回者?”

        方无劫拍了拍巴掌,说道:“主世界的人的确是个真人,比起分支世界中那制式的傻白甜,你真的很聪明,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从来都是个聪明人,她只是不去想那些肮脏的事情罢了,而恰巧一切的阴谋都是肮脏的,所以阿尔托莉雅才对阴谋很迟钝,当方无劫说了几个信息,阿尔托莉雅便很快反应过来了。

        “你见过分支世界的我?”阿尔托莉雅也是了解主线世界与分支世界的事情,这玩意就在维护中心员工手册里面写的清清楚楚。

        “对,见过,而且交情不错,黑的白的蓝的我都见过,交情还不错。”方无劫的语气出乎意料的和善。

        阿尔托莉雅眉头紧皱,说道:“这个世界这样畸形,是因为你?”

        “不,这个世界的畸形早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我只是适逢其会的将这个畸形病变的原因推动了一步而已。”方无劫缓缓说道。

        阿尔托莉雅剑锋直指方无劫,剑上的金色光芒若隐若现,而方无劫则是靠在了沙上,揉了揉自己的眉头,说道:“誓约胜利之剑……本是一部分意志与大部分的魔力汇聚成能量攻击,而如今,这把剑变了。”

        阿尔托莉雅没说话,像是下一刻就要攻上来,方无劫面不改色的继续说道。

        “如今的誓约胜利之剑,成了大部分以意志,少部分以魔力,将意志化作力量来攻击的武器了,倒是档次提高了不止一个阶级,看来我哥倒是改变了不少事情。”方无劫毫无顾忌的将这掩盖最深的事情说了出来。

        “你哥?”阿尔托莉雅心里有了个不好的猜想。

        方无劫失真的身形变得清晰了起来,五官也清晰了起来,阿尔托莉雅瞳仁紧缩,她见过这张脸,在百人山的记忆中,她见过这张脸。

        在百人山的记忆中,方无劫看起来很柔弱,而如今这张脸却是满脸的英气,还有那高高在上的气质,仿佛两人一样。

        方无劫一直都是以真面目示人的,而目前在维护中心唯一知道方无劫什么样子的人,只有阿尔托莉雅……在无字诀的特性下,阿尔托莉雅只能自己知道,却无法以任何形式将这面容描述给其他人。

        “方无劫……”阿尔托莉雅缓缓说道。

        方无劫点了点头,而阿尔托莉雅则是神色一凝,随后圣绿色的双瞳带着怒气,手中的誓约胜利之剑绽放出耀眼的金芒,攻向方无劫。

        金芒持续了十几秒,当金芒消失后,方无劫,或者说这个别墅中的任何一处,都毫无损,阿尔托莉雅神色愤怒的看着她。

        “你很愤怒?是为什么?”方无劫问道。

        阿尔托莉雅没说话,已经准备蓄势第二次攻击了,方无劫挥挥手,阿尔托莉雅一身的魔力像是遇到了一个透明的闸门,再也无法灌输进誓约胜利之剑中。

        “为什么会这么愤怒呢?”方无劫语气轻松地说道。

        阿尔托莉雅怒视着方无劫,百人山因为烙印在灵魂上的刻印,被迫重改了记忆,还险些丧失了自我,这些事情足够阿尔托莉雅将方无劫当做一个苦深仇大的敌人了。

        方无劫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你觉得,是我给他雕刻的他的灵魂么?哪怕我是最大受益者……”

        方无劫看了看桌子上的东西,笑的很苦涩,桌子上不是别的什么,而是一块雪花纹的牛肉,那天方无劫还等着百人山回来,却再也没有等到,如今就算见到了。

        形如陌人,各具一方,而这两人各自属于的机构,也是那不共戴天的死敌……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阿尔托莉雅。”方无劫靠在沙上闭上眼睛,缓缓开始叙说。

        “很早以前,这天地间有十一个字,乃是一种可怕的力量,每一个字都代表一个力量。”

        “那时的还有满天神佛,洪荒之中的神话人物还历历在目,构成现在人间神话的诸多大能,在那个时候还存在着,他们不需要点燃神火,因为他们便是那唯一。”

        “现在哪怕有神魔时代的人物出现,却都是当时的小卒,而真正的那些神话人物,却早已经烟消云散了,徒留下自己的名字化作了神位,成为了后来者继承的东西。”

        “十一个字,名为十一字诀,直到一场变化的开始,一场卷席整个无尽宇宙的灾难开始了。”

        “这场变化源自于一场合作,这些神魔们很奇怪一件事。”

        “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该去哪?”

        “他们思考不出,所以就决定自己找一个答案,可是他们都找不到这个答案,于是进行了一场实验。”

        “他们觉得自己找不到这个答案,是因为自身不够完美,因为神与魔都有各自的特性,所以神魔们决定制造出一个综合了神魔特性的生命。”

        “他们将这个生命制造了出来,后来给这个生命起了一个名字……人。”

        “一开始的人,是双头四臂雌雄一体的,这才是完美的人,最初的人综合了神魔的特性,他有着神的品质,也有魔的品质,于是神魔将这个问题交给他,让他来思考这个问题。”

        说到这里,方无劫笑了笑,接着说道。

        “人思考了许久,与神魔不同的是,他想出来了,并给了神魔一个答案。”

        像是想起来好笑的事情,方无劫笑的很开心,随后喝了口水,接着说。

        “人说,我不想了。”

        “神魔很不满意这个答案,他们无法理解这个人的答案,随后人说,你们待会就知道了。”

        “人化作了一个概念,将自己的概念影响到了所有知晓他存在概念的生命之中,过去了不知多少年,宇宙出现了一个新的物种,名为人的物种,而其后,那些神魔突然现自己称呼自己,或者称呼其他的神魔,用的是带着某个概念的名词。”

        “你,我,他。”

        “从那天起,神魔不再是神魔了,他们拥有了人性。”

        “拥有了人性的神魔不再安分的各司其职,有的神魔开始追求力量,有的神魔开始互相爱恋,有的神魔开始互相仇视,从此以后,名为‘人’的灾变,卷席了无尽宇宙。”

        “也是从那一天起,十一字诀变成了十二字诀,里面多出了一个字诀,名为‘人’。”

        “十二字诀,神魔觉得这些字诀可以给他们带来力量,追求力量的神魔开始搜寻十二字诀,这场搜寻中,人字诀带着其余的十一字诀躲了起来。”

        “躲避了不知多久后,有八个字诀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四个字诀。”

        “人,山,无,劫。”

        方无劫缓缓说出这四个字,别墅的灯光一闪一闪像是欠压了一般,过了一会,才又恢复如初。

        “人山无劫四个字诀成了仅存的四个字诀,而后神魔之间的战争也开始了,他们互相争夺,杀戮,将无尽宇宙搞的一团遭,当最后一个被仇恨冲昏头脑的神魔死去后,这场劫难才结束,而这批神魔们,却也所剩无几了。”

        “剩下的神魔开始重塑无尽宇宙,稳定它,重新规定无尽宇宙中的意义,紧接着,他们也都各自化作了一个特殊的存在,也是为了摆脱‘人’这个概念对他们带来的影响。”

        “于是他们终于给自己下了一个定义,称呼自己为‘神’。”

        “而后这个定义又出现了改变,他们都是称呼自己为‘神‘,却没想到这个定义影响到了全无尽宇宙,于是一个真正的‘神’,出现在了无尽宇宙中。”

        “这才是天生的‘神’,这个神越了这些自称为神的存在,却又如同昙花一现般消失了,后来这些自称为神的存在根据这位天生的神,仿造了一个复制品。”

        “自称为神的存在觉得那名‘神’去了更高的层次,于是向要让这个复制品再走一遍那个道路,他们也好学习一下,前往更高的层次。”

        “复制品不出所料,从弱小变得强大,复制品为‘神’这个概念规定了三个层次。”

        “天道神,地道神,人道神。”

        “这种境界没有先后,没有强弱之分,只有区别,而这些自称为神的存在,都跟着这位复制品开创的道路,成为了天道神。”

        方无劫嘴上牵出一个嘲弄的笑容,像是嘲讽她口中的这些天道神一般。

        “天道神,便是已知的,最强的存在了,比起地道神的舍弃,人道神的从未出现,天道神,便是如今无尽宇宙的最强。”

        “无限轮回空间,乃是一个天道神所创,便是为了收集能量,而后一个天道神觉得这个方法会损耗无尽宇宙的总体,便创造出了另一个机构,位面维护中心。”

        “从诞生开始便是死敌,这两者便是互相的敌人,他们一个破坏毁灭,一个去维护创造,两者相生相克,却没有正邪之分,他们都是在进行各自的使命……说来也可笑,如果位面维护中心毁灭了,那么无限轮回空间自然也会毁灭,因为天道神们不允许一个只进不出的机构存在于无尽宇宙、”

        方无劫的话仿佛一句句的洪钟,在阿尔托莉雅的内心中敲荡,阿尔托莉雅面色凝重的说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方无劫摇摇头,带着笑意说:“还没有说完,稍安勿躁。”紧接着她继续说道:“两者互相对抗,也互相存活,而‘人’却出现了新的改变。”

        “天道神们突然现,以往雌雄同体的人,成为了男人与女人,便知道是人字决生了改变。”

        “这份改变的原因很简单,人字决当字诀久了,也怀念自己当人的时候,可是他既然已经成为了字诀,就无法再化作生命,后来他想到了一个办法,既然凭借一个字诀的力量不足以化作生命,那么两个字决呢?”

        “于是人字决将山字诀与自己合二为一,却现这样依旧无法化作成生命。”

        “作为字诀中唯一拥有意识的人字决,决定再次融合一个字诀,于是无字诀融入了他其中,他却现自己依旧无法化作成生命。”

        “当他准备融合劫字诀的时候,却意外地现了这个字诀无法融合,这个字诀的力量十分奇异,并且十分的强大。”

        “于是人字决将自己的意识化作了两分,将无字诀又分离出来,扔进了劫字诀其中,他分裂出来的意识投送进了‘无与劫’这两个字诀其中。”

        “不出人字决所料,终于他化成了生命,而后无与劫这两个字诀也化成了生命,于是这无尽宇宙出现了新的两个生命。”

        “人山,无劫。”

        “因为劫字诀力量强大,所以人字决将自己意识分化的时候侧重分化了,留在‘人山’的意识不足三成,而后的七成却在‘无劫’中。”

        “随着这两个生命越成长,无劫变得越来越强大,而‘人山’虽然不如‘无劫’强大,却依旧保持着一样最可怕的特征。”

        “普世诸天苍生万物都可用‘你’‘我’‘他’来称呼,‘人山’面对这些,都保持着最高的优先性,因为他是这些的本质,故而‘人山’只有一个弱点,便是另一个他,或者说她,名为‘无劫’的存在。”

        方无劫叹了口气,睁开眼看了眼被满脸充斥震惊之色的阿尔托莉雅,又缓缓闭上眼继续说道。

        “天道神以为将自己的概念化作了神,就能够杀死‘人山’,他们不想看到一个不属于神,却又可以越神的存在强大,于是选择毁灭了‘人山’,但是他们又哪能知道,当他们制造出的那个‘神’的复制品时,那个复制品的概念之一,便是人……”

        “于是‘人山’又化作了字诀,却依旧会重生,而出手的天道神,却都因为攻击了自己的概念,毁灭的烟消云散,‘无劫’因为与‘人山’本是一体,也随后变成了字诀。”

        “当时这两个生命意识沉睡,可又会重生,而后,或许是因为一个阴谋,也或许是这人贪图力量,找到了这四字诀,等到这四字诀重生之后,给这两个重生的生命起了两个名字。”

        方无劫睁开眼睛,阿尔托莉雅已经将誓约胜利之剑挂在腰间,阿尔托莉雅缓缓说道。

        “百人山……方无劫……”

        方无劫笑了笑,说道:“对,正是这两个名字,而那个人,叫做方旗,如今的无限轮回空间最强魁,第五阶段的最高领主。”

        阿尔托莉雅心中了然,位面维护中心的资料中,轮回空间只有四个阶段,轮回者,还有低中高三个阶段的领主,山德鲁也曾告诉他们,方旗是高阶领主,却不想到如今的方旗已经越了那个阶段,成为了轮回空间的最高存在。

        知道归知道,可阿尔托莉雅依旧疑惑,她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方无劫笑了笑:“我是‘无劫’,当年‘人山’死了,我却没死,只不过是跟着沉睡,当一个轮回空间的领主告诉我说我是他闺女的时候,便知道这是一个阴谋的开始,也就顺水推舟的当了下去,直到看到我哥的遭遇,却知道这个阴谋似乎所图颇大,而那些灵魂雕刻使命,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的雕刻……因为……我们二人,本一开始,就是完全为了对方而存在的生命。”

        方无劫站了起来,负手而立缓缓说道:“灵魂雕刻只是一个激点,我哥知道我可能会有危险,自然会疯狂,而我因为占据七成意识,能够压制住着来自于本能的冲动。”

        说完这话,方无劫缓缓走到客厅的一驾钢琴旁,背对着阿尔托莉雅,手指琴键上划过,带起一段无序的杂音,她接着说道。

        “我们生而为双生,死而为同眠,因为我哥是受到主要伤害的,所以重生之后,人字决的力量,山字诀的力量,大半都倾在我身上,所以我如今掌握的不光是本身的无字诀与劫字诀,更有人字诀与山字诀的大半力量,我的恢复度要远远过我哥,而又因为我哥力量的总额大半都在我的身上,所以……”(这里的力量不是说四字诀的完全力量,而是两人之间的成长度与字诀力量的总量上限,方无劫有四字诀,总量上限都比百人山高很多,所以成长度也比百人山高很多。)

        说到‘所以’这两个字,方无劫的语气猛然变的杀气四纵,这温暖如春的客厅仿佛被置放于凛冬之中,方无劫咬牙切齿的说出下一句话。

        “所以…马面才能更改我哥的记忆,因我占据人字决大半的力量,我哥跟我出现在一个次元之中,我便可知晓他的一切……你能够想想象我从狂喜到几欲疯狂的感觉么?”

        阿尔托莉雅圣绿色的眼睛看着方无劫的背影,她似乎可以想象出这个倾城倾国的面孔此时多么的扭曲与愤怒,那种愤怒让这个空间都开始隐隐的扭曲。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阿尔托莉雅说道,她听了这多,却不知道方无劫为什么告诉她这个。

        “你曾经阴差阳错进入了我哥的记忆中,沾染了几丝人字决力量,所以你可以因誓言勾动人心,化作了你那个世界人心中的圣人,你的灵魂被升华,本质为美好的一面不断地晋升,这一点却是很重要。”方无劫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缓缓说道。

        阿尔托莉雅疑惑的问:“什么意思?”

        “你虽然弱小,品格却无比圣洁,我可以看到的你的心,所以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情……关于我哥的。”方无劫说道。

        “什么事……”阿尔托莉雅缓缓问道。

        “马面为了弥补他拙劣修改带来的后遗症,三途河的情绪作为因子,激着我哥的情绪,而这个东西却有更大的后遗症,我哥对于灵魂的情绪会非常敏感,尤其是人死后没有**遮盖的灵魂情绪……而恕我直言,天底下除了个别的人,没什么人的情绪是干净的……而八成的人,在死后的负面情绪都将压过正面情绪……当我哥见到的死人越多,负面情绪便同化的越多,直到哪天这负面情绪以决定的优势压过了正面情绪……”方无劫详细的解释道。

        阿尔托莉雅已经知晓了方无劫的意思……当负面情绪压倒性的压过了正面情绪,那么百人山会怎么样也不言而喻,想到如此,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严肃的说道。

        “我会陪着他的……”

        方无劫转过身,苦涩的笑了笑,说道:“负面情绪达到了极致,那不仅是变成了疯子……自毁欲,也是负面情绪之一……我本来想要拜托你跟尼禄,只不过尼禄不是个好人选…所以我只对你说了……我们今天的谈话,我会用无字诀遮盖住,你无法对任何人说,也无法对任何人解释,作为补偿,我送你一样东西。”

        “百是我的朋友,帮他是我应该的”阿尔托莉雅面色平静的说道,她过的很单纯,也想的很单纯,既然百人山的情况是这样,她帮他,也是分内之事。

        方无劫笑了笑:“我很喜欢你的灵魂……在你身边真的很舒适……我哥当年在你身旁毫无戒心毫无防备,所以被你下意识的进入他的记忆中也是因此,把你牵扯进来,总归是过意不去。”

        说完这话,方无劫挥了挥手,阿尔托莉雅眼前一阵恍惚,她又回到了这扬州城中,还在原地,仿佛刚才只是一场幻觉,只不过耳边轻轻响起方无劫的低语。

        “誓约胜利之剑,我将人字决的一部分力量放置在其中,用来增幅你攻击的威力……你的心有多强,便可增幅多强。”

        “而且…扬州城这里的确是我一手布置的,我知道你想让我放弃这个布置,可是,除我之外,正一道还有许多不人不鬼的家伙存在于无量塔中,我这样做,是为了毁灭无量塔……”

        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头,环视周围,空无一人,随后缓缓走向预定的地点去找那老头的残肢。

        虽然与方无劫达成了共识,但也仅仅只是对待百人山方面,其他的事情,阿尔托莉雅依旧不会坐视不管方无劫做的事情,哪怕是现在拿着被方无劫强化过的誓约胜利之剑去对抗方无劫的布置。

        或许方无劫这样做是对这个世界最正确的做法,但是阿尔托莉雅依旧不会放弃坚持自己的做法……

        人命从来不是加减法,牺牲十个人拯救一百个人,牺牲一万人拯救十万人,这种做法……

        或许是最正确的,但是……永远不是阿尔托莉雅会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