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方无劫的真实目的(三合一)

第七十八章:方无劫的真实目的(三合一)

        (感谢i1vea1读者的打赏)

        一夜无眠,百人山出了这地宫,就在这美人楼遍是尸体的地方待了一晚上。E小说Ww』W.%1XIAOSHUO.COM

        这一夜,凌云殿的人虽然因为单通神的庇护而没有全军覆灭,伪装及时的倒是活了下来,可是那些没来及换衣服的,在隐居剑神跟尼禄的出手下,死了六成。

        这一次的战斗,让所有人看到了一件事情,关于八大门派弟子辈的外强中干。

        继单通神当上武林盟主几十年来,八大门派几乎再也没什么摩擦,权衡之下都保持着高的展,人员弟子更是几十年前的数倍。

        除了五湖四海帮是单通神的,其余的七大门派也都对单通神这个武林盟主心服口服,毕竟这么一个得了肉肯分,出了事肯抗的盟主,太对他们的胃口了。

        比如说百人山三人刚刚到这个世界时遇到的那老掌柜一家,便是单通神当上武林盟主后的处理方式,除了刚开始损失了几个人,知道了这是个硬骨头后,其后的手段更是不损一兵一卒就吞下了一个快要撵上八大门派的势力,更是利益分均的恰到好处。

        不损失,还能吃肉。

        这么好的事情,单通神这几十年来带着各派玩过太多这样的事情了。

        可是,现在弊端便出现了,没有任何一个门派的掌权阶级是傻子,都已经瞧出了这个弊端,这个必定的弊端。

        没有血拼,哪来的精英?

        几十年前,算上那已经覆灭的武当,九大门派互相之间摩擦不断,打的虽然没说狗脑子都出来,可见血的事情太多了,哪派手里的精英级别的弟子,都最起码染着其他门派弟子的性命,端是从厮杀中打出来的实力。

        而如今呢,门派弟子除了去洛阳干一些间谍的事情,几乎没怎么见过血,门派之间少有见血的摩擦,毕竟没什么利益的纷争,没好处,谁闲的蛋疼去血拼?

        就算有一些从洛阳干完间谍回来的弟子,那也是少之又少,派出去一百个估计就能回来五六个,而且还没办法多派出去,人家又不是傻子,派那么多间谍,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我们这群人是间谍,干死我们吧。

        送死的事情当然没人做。

        八大门派,一个门派,算上外门弟子,最起码十万人,内门弟子占十分之一,可是就这么万把号人,愣是没几个真正能打的。

        凌云殿的杀手一晚上的闹腾,跟杀猪一样的杀这群人,那些平常在江湖上威名赫赫的内门弟子们,正面打擂台的功夫可能还有点,可是一个杀手摸进一个饭馆,愣是一把毒药放趟了几十个二流级别的弟子,还有几个一流级别的内门精英。

        除了打擂台,这群武艺高强的门派弟子,都像是个猪羊一样,被凌云殿的这群饿狼打的溃不成军,一个个的都只知道跑,跑到当天晚上的那三道真气柱下面,寻找门派的庇护。

        五湖四海帮中,单通神面色阴沉的看着战报,把书桌直接掀了,一直喜怒不行于色的他第一次在手下面前怒,怒火仿佛如有实质,将一群人吓的跪在了地上。

        “这就是精英?内门?这就是一群只会吃草踩兔子的羊,让数量少于他们是数十倍的狼生生给追的满地跑!”

        单通神第一次说这么重的话,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弊端,这让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怒视着前方,阳光透过窗户,他看到了外面层层繁华的楼阁,看到了那些惶惶的弟子们,他仿佛看到了一群羊。

        终归还是执掌大权数十年的人物,单通神吸了口气,将怒火压进心里,一脚把桌子踹开,转身走进内屋,压抑的怒火的声音传来。

        “滚,收拾烂摊子去。”

        十几名堂主诺的一声,急忙的走出屋子,这么一个人物都炸毛了,他们可不想再在这个地方碍眼了。

        这地方是单通神的书房,单通神走进里屋,里面简单的放着一张床跟一个书架,他平日在书房久了,就会在里屋歇会,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歇着,而是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

        这本书乃是一整套书的其中一本。

        《治论》

        拿起翻的不能再翻,倒背于心的这本书,单通神双眼赤红,他是同意了洛阳那里的交易,他放任这群凌云殿的人进来,也放任了他们这次的屠杀,可是他从这次屠杀中,看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

        这套《治论》,乃是一本综合帝王权衡,人心事故,政策改良方向,还有诸多治理方面的书,乃是单通神的珍藏。

        几十年前单通神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五湖四海帮弟子的时候,在一次抄家的行动中,搜出了这么一套书,本就天资聪慧的单通神,一看之下便放不下手了,这套《治论》不光讲述治国的方针,还有诸多人情世故,厚黑理论,单通神凭借着从治论上学到的智慧,一路爬到了帮主的地位,得到了上一任五湖四帮核威慑的武技教导,成为了五湖四海帮新的保护神,新的核威慑。

        单通神能当上五湖四海帮的帮主,天下江湖的武林盟主,他本身的天资占据一分,这套治论占据五分,还有一份特殊的功法占据了四分。

        话说起来,单通神也觉得自己算是个奇遇之人,比那些江湖上说书人胡编乱造出的奇遇大侠,他的经历算得上奇遇不断了,这本治论给他带来了如何往上爬的方向,还有如何治理帮派的方向,而另一份特殊的功法,让他能够透支寿命来化作潜力,让他本不是天人之姿的资质,生生提高到了天人之姿。

        单通神不算年轻,可也算不上老,这时日无多的原因,便是他透支自己寿命的缘故。

        而如今的这套《治论》,却让单通神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个阴谋之中……一个从他还是普通帮众便已经展开的阴谋,他猛的醒悟了过来。

        他靠着这本治论之中的策略与思想,将五湖四海帮经营的牢不可破,又靠着这本书之中隐含的计谋,将天下各派聚合到了一起,牢牢地坐着武林盟主的位置,七大门派纵使不想在大事上听他的号令,可是面对利益,还是向单通神妥协了,牢牢地确保着他的位置。

        “他妈的!”

        单通神当上帮主后多少年,第一次骂街了,这一晚上的战斗,他看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八大门派弟子众多,实力强大,这其中五分功劳都在于他,这几年来八大门派的总体实力可是增长了不少,而且还在不断地增长。可是正因为这,八大门派却多了一个致命的缺陷。

        ==================================================================

        “果然…”尼禄在沙盘前看着手下送上来的汇报,揉了揉眉毛说道。

        百人山顶着个黑眼圈,刚刚给尼禄说完当天晚上的经历,一旁的阿尔托莉雅面色紧绷。

        “果然什么?”百人山抽了口烟,提了提神问道。

        尼禄将汇报扔在一边,站了起来说道:“果然弊端出来了,八大门派,太强了。”

        “什么意思?而且,这也算强,几万人让一千多号人追的满地跑?”百人山扣了扣鼻子说道。

        尼禄笑了笑,指着这十州的沙盘,缓缓说道。

        “十州之地,算上那覆灭几个月的武当,这九大门派,近几十年来一直是只进不出的展,没有损失,总体实力反而在不断地增加。”

        “除了不可动摇的核威慑,一个门派的实力便由弟子多少,高手多少来算的,每个门派为了保持自己的位置,为了不落后于其余大派,只能不断地在自己的地盘招弟子,教导弟子。”

        “为了教导更多的弟子,自然便是统一教育,于是制式的教导就出现了,当一个人教导十个人,跟一个人教导一百个人,相差的肯定就多了。”

        “八大门派没有摩擦,归功于单通神,单通神带着大家一起吃肉,又没必要出血,这些新教导出的弟子,自然功力上去了,实战却落下了。”

        “所谓实战,不是指一对一打擂台,而是无所用不及的生死战斗,凌云殿的杀手一千多,扬州的门派弟子如此之多,犹如繁星,就算用最普通的真气,也能够碾压住他们,可是却被人追的满地跑,寻找门派的庇护,甚至有些人跑都来不及跑,一包略微精致的毒药,就能弄死几十个。”

        “这归功于八大门派太强,强到一切敌人都是鞋上灰尘,脚下蝼蚁。本来各门各派是互相竞争,也因为单通神的主体领导,变得少有摩擦,打着打着互相吹捧几句,那就成了一段江湖佳话,除了少有的生死大仇,谁还打生打死?”

        “新的血液出现,旧的血液没有换去,新的血液自然没了攀爬的希望,少了那颗攀爬的心,而随着新的弟子不断出现,还大部分都是制式修炼上来的,功力上去了,武技上去了,可是实战,却始终上不去。”

        “没有敌人让他们刷经验,没有敌人让他们学会实战。”

        尼禄将面前的沙盘荡成灰尘,负手而立淡淡说道。

        “没有天敌,没有损失,不断增多。俗话说否极泰来,当好的太多了,那就成坏的了。”

        百人山点了点头,尼禄说的很对,只不过他想到一件事情,当下问道:“决定门派位置的,还是最终的核威慑,除了不老长春谷,其余门派的核威慑都来自于最高的武技,可是这武技,为什么不多传一个?核威慑之间的平衡,也是因为谁也没把握不重伤的情况下干掉对方,既然如此,多一个核威慑,那不就足以打破平衡了么?”

        尼禄走到百人山面前,一副看弱智的神色,随后拍拍了百人山的肩膀,一副安慰弱智的样子,气的百人山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武技…倘若如此简单,那核威慑早就遍地跑了,谁也不是傻子。这个世界这么复杂,怎么可能是简单的武技,与其说是武技,倒不如说是一种传承,余在与炎教教主徐泽空交涉的时候,意外打听出了一个消息……核威慑一代只有一个,只是因为传承的问题……”

        “炎教教主历代便是炎教的核威慑,徐泽空没当教主前,那最多是个能打的长老,可是当他被他师傅,也就是上一任的炎教教主传承了教主之位后,他便由他师傅给了一样东西。”

        “一团特殊的火焰,正是这份火焰,让徐泽空的所有武技威力都增了百倍,这便是传承,因为只有一份,所以核威慑就一个。”

        “比如说隐修剑神,那人靠着的是什么,不过就是那把历代剑神的信物,名为琊剑的魔剑,那把剑让那人成了隐修剑神,让他的剑技更加强大,强大到碾压长老级别的武者。”

        百人山一愣,这个消息他第一次听到,当下心中的迷惑也解开了。

        “纵观到现在,独孤洛在苍临院中的信息中倒是没有骗过我,可是苍临院中没有这方面的资料,独孤洛肯定知道这些事的。”

        尼禄伸了个懒腰,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耸了耸肩:“说谎话的最高境界,就是一百句话里面只掺了一句谎话,那才会让人深信不疑,人家不告诉你,你也没办法啊。”

        说完这话,尼禄又说道。

        “话说回来,昨天晚上的战斗,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出来了八大门派如今的弊端,那么问题来了。”

        “挖掘机技术哪家强?”百人山插嘴道。

        啪,这都不用尼禄动手,正事绝不含糊的阿尔托莉雅一拳头就把百人山砸地上了,看着捂着脑袋地上打滚的百人山,尼禄傲然一笑。

        “独孤洛,她想要让所有人看到,八大门派由盛转衰,衰落的苗头已经出现,却无法阻止,谁也不敢第一个互相开战练兵,那么洛阳,便是八大门派共同的敌人,也是共同的练兵地了。”

        百人山一惊:“独孤洛想要让八大门派一起打洛阳?”

        “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将门派的兴衰当做一生信仰的门派之人,自然会决定开战打洛阳。”尼禄缓缓说道。

        “这……”百人山现在感觉脑子一阵乱。

        尼禄看出了百人山的疑问,疑问独孤洛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且凭借对方的实力,直接碾压的八大派不是更简单么,于是尼禄说出了自己的推测,无限接近于现实的推测。

        “独孤洛……如此之强,必定有所代价,龙脉冢,如此之强,必定有所代价,武当山覆灭,可不仅仅是洛阳动的手,而是他们犯了忌讳,武当二老各有传承,还要加上两仪阵才能称为核威慑,但是武当二老却快把两仪阵推演成了太一阵了,武当二老一个人就能挥出一个核威慑的武力,那么八大门派绝不会允许一个门派有两个核威慑,武当山覆灭在八大门派手中。”

        “正是单通神主导的,而单通神从哪来消息,以前余不知道,现在余知道,必定是独孤洛透露给他的,武当是覆灭在了八大派手中,也覆灭在了独孤洛的一句话中。”

        “从始至终,独孤洛两个身份,洛阳洛先生,洛阳项太师,都没有出过洛阳……”

        “独孤洛要么是不能出洛阳,要么就是她不得不留在洛阳,想要灭了八大派,只能让这帮人自己去洛阳送死。”

        百人山心里几个卧草闪过,问出了自己最后一个疑问。

        “八大门派都怕洛阳断了龙脉,那么……草,单通神这个傻逼。”百人山说到一半,脑子里将这所有的事情联系到了一起,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尼禄点点头,挑了挑眉:“没错…单通神不知道独孤洛跟项九州是一个人,肯定以为独孤洛这个明面上的二把手想要当一把手,所以会阴项九州,这便是他们二人合作的根本,而单通神肯定想的是把他们全阴了,那么独孤洛会怎么做也可想而知了,跟单通神一起阴死项九州,接着配合自以为是的单通神,让对方以为自己阴了两个人,把断龙脉的极尽法给毁了。”

        “造就出一个不再拥有掀桌子权利的洛阳……那时候,便是攻击洛阳的时候。”

        “而所谓的正一道掌门之墓出世……余想,便是独孤洛为了给单通神一个方法,一个能够毁了极尽法的方法,当单通神拿到这个方法后,自然便会完全按照独孤洛的剧本走着。”

        百人山也是想到了如此,才会骂单通神,只不过随后想了想,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当任何人面这种情况,必定要这样做,除了不老长春谷,其余七大门派一定会努力的干掉洛阳。

        一份名传江湖的墓穴出世消息,引动了八大门派几乎一半的人聚集在了扬州,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扬州。

        一场夜晚的厮杀,让各门各派认识到了自己的衰亡开始了。

        一份暗地里的合作,伪造的真相,让一个武林盟主带着一群人往坟墓的道路上逐渐行驶。

        这是百人山与尼禄知道的事情,而独孤洛,也就是方无劫,她做的不只是这个……

        几十年前,方无劫把两样东西让单通神拿到了。

        一本《治论》,让单通神抱着这个东西攀爬,抱着这个东西当上了武林盟主,也让天下各派展成了这种趋势,埋下了衰亡的种子。

        一本特殊的功法,让单通神寿元衰减,如今已是武林盟主的单通神,在知道自己时日无多的情况下,又知道衰亡开始的情况下,那么单通神就是一个溺水的人,抱着即将出现的救命稻草紧拽不放。

        几个策略,几个谋划,造就了一个名满天下威望无双的单盟主,也造就了一个天下各派即将覆灭的事实。

        而方无劫的布置,却不仅仅是这些。

        此时的苍临院,方无劫眉头紧皱的坐在凉亭中,面色不善的看着面前的一个黑衣人。

        与其这是个黑衣人,不如说是一个漂浮的黑斗篷,像是鬼怪奇谈中走出的鬼怪。

        “嘎嘎嘎嘎嘎…独孤师弟……你一手造就如今的八大门派,一手又即将毁灭他们,天下十只有九的武者都将死在你的计划下,介时回到无量塔,您必定位列鬼王之一的高位。”声音像是无数人的声音聚合而来,像男像女,像老像幼。

        “无量塔的老不死,就让你来歌颂孤的么?那么你可以回去了。”

        黑斗篷出怪笑声:“不不不,独孤师弟…龙脉冢开开合合太耗费真气,你用搜魂秘策造出一个怪物,大可不必如此,这种浪费的行径,引起了咱们正一道老祖宗们的不满啊。”

        方无劫看了一眼黑斗篷,嘴上挂出笑容,不屑的笑容,斜斜的笑容将方无劫的讽刺展现的淋漓尽致,她樱唇轻启,缓缓吐出几个字。

        “孤做事,你们只需看,不需要想,不满孤的做法,那么你们自己来做吧。”

        黑斗篷不复那副怪样,用那诡异的声音讨好的说道:“不不不,独孤师弟,您才是执掌大权的人,这只是几位老祖宗的疑问而已,您还是如今的行道者。”

        方无劫端起茶盏喝了一口,缓缓说道:“想不明白就接着想。”

        这么冷硬的一句话,噎的黑斗篷说不出话,而且这端茶送客的姿势摆足了,黑斗篷才不会傻的继续触怒这个雄才大略的师弟,道了声回见,缓缓沉入地下,沉入龙脉冢中,借助龙脉冢与无量塔的联系,回到了远在万里之外的无量塔里面。

        等到黑斗篷完全离开洛阳了,方无劫才嘲讽的笑了笑,喃喃自语道。

        “浪费?不浪费这么多……怎么杀了你们这群老不死的。”

        方无劫脚下的密室之中,三十三架棋盘此时除了废弃的两架,皆是亮起了光芒,黑白二色的棋子无人自落,开始了一场密谋已久的布局。

        方无劫的目标,各大门派那都只是添头,她的目标,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地方。

        埋藏着正一道历代核心之人的无量塔,一群正一道之人化作鬼修之后的栖身之地。

        这个世界自我愈合,为什么不治疗着这个畸形的世道,因为这个世界的所有本能治愈的手段,都用在正一道早就建立的那座无量塔中,在无量塔中,甚至还有三千年正一道的人存活,他们以鬼修的方式存活在无量塔中,噬人魂来维持生命,但是世界的本能治愈让他们永远踏不出两个地方。

        他们一辈子都踏不出无量塔与龙脉冢,正一道历代的夙愿,便是攒积狗足够的魂魄,用足够的能量打碎世界对他们的限制。

        而方无劫,作为无限轮回空间的轮回者,她的目标便是毁了无量塔,拿走无量塔中的能量,想要拿走这群鬼修赖以为生的能量,必定要先杀了这群鬼修。

        方无劫的目的,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