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于灰烬中再生的不老长春谷(二合一)

第七十三章:于灰烬中再生的不老长春谷(二合一)

        不老长春谷,这个风景如画的地方。』E小┡说Ww┡W.』1XIAOSHUO.COM

        天下美景为一斗,不老长春占九分。

        今天起,这个风景如画的地方便只能占得天下八分了,因为有那么一分,被熊熊的火焰燃烧了。

        不老长春谷的主谷名为长春谷,乃是历代不老长春谷谷主的居所,也是不老长春谷曾经的执政中心。

        只不过在尼禄这个“大长老”出山后,不老长春谷的行政中心就成了尼禄所在的地方了,最高的领导者也换成了尼禄了,这只是因为各大门派的‘核威慑’才是每个门派的真正主导者。

        长春谷中有两大奇景,分别是地下绵延不知多远的溶洞,还有那常开不败的不老长春树海。

        今天这一年四季常开不败的不老长春树树海,已经被一把火焰燃烧的干干净净,灰烬绵延之上,站着十三个人,分别是不老长春谷谷主,还有他亲信的十二个长老。

        一个个面如土色,脸色难看至极。

        不老长春谷的谷主名为岳望生,执掌不老长春谷已经三十余载,手段不算高深,也不算是是个蠢货。

        这三十多年来,他没给不老长春谷带来什么好的变化,可是也没有带来什么坏的变化,可能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他极为稳重的作风了。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所以在尼禄那个冒牌大长老出关后,岳望生权衡了一二,他清晰地知道,不老长春谷可以没有谷主,但是不能没有大长老,所以他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岳望生生于不老长春谷,今天也即将死于不老长春谷,他此时脑海中没什么复杂的年头,平平静静的,那面色难看,也不过是因为这延续了三百多年的天下奇景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了而已。

        可惜了……后人再也看不到这漫天大雪中依旧可常开不败的不老长春树了……

        脑海中闪过这个年头,岳望生注视着前方三十米外悬浮于半空的人。

        与其说是人,倒不如说是一团人形的火焰,这团人形火焰有一个名满天下的身份与名字。

        炎教教主,徐空泽……

        “徐教主来我不老长春谷,毁我如此奇景,不知所为何意?”岳望生说着这最后的客套话,他执政三十余载的经验,大概也猜出什么了,只不过还是平平庸庸的说着最后的客套话。

        徐空泽的身形逐渐从火焰变成人身,围绕在身体周围的火焰也化作了一身红色的衣服,像是穿了一身火焰一般。红红须还有一双赤红色的瞳仁。

        “岳谷主,你应该猜到了吧。”徐空泽的声音无悲无喜,他来此不过是跟人做了一个交易,一个双赢的交易。

        岳望生点了点头,平静的说:“大长老不信我,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是徐教主法驾亲临而来,出乎了岳某的意料。”

        徐空泽手上燃烧起一团火焰,距离长春谷甚远的逍遥谷中,一把通体深黑的怪异大剑像是听到了什么召唤,破开剑盒,直直飞向天空,飞到了这里,落在了徐空泽的身前。

        徐空泽伸手想要握住这把剑,可是剑上燃烧起的滔天大火像是在抗拒他一般,徐空泽几次想要强行握住,却都被这剑拒绝了。

        “好有脾气的剑,好奇异的火焰。”徐空泽的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空荡荡的。

        没必要跟这东西纠缠,徐空泽放弃了要强硬握住这剑的心思,开口对着岳望生说道。

        “受人之托,前来希望岳谷主与贵谷十二位长老帮本教主一件事。”

        “什么事。”

        徐空泽指了指身前的这把黑色巨剑,说道:“请诸位死在这剑下。”

        这话,像是个请求,却是那么荒诞的请求,比起面脸怒容的十二位长老,岳望生则是平静的看着这把剑,缓缓走向前去。

        “谷主!”

        “谷主!”

        身后的几声喊声,让岳望生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走向前去,走到了这把黑色巨剑的面前,黑色的巨剑像是一个拥有生命的野兽一般,围着岳望生四处转转,随后不停地颤抖,像是疯狂的渴望着什么。

        “若是我们不呢?”岳望生把视角从黑色巨剑上挪开,看向徐空泽,缓缓说道。

        徐空泽依旧漂浮在半空中,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半个身子又化作了火焰,半人半火的他说道。

        “贵谷大长老阁下与徐某做了一个交易,需要几位自裁在这剑下,如果几位不愿意,那便休怪徐某动手了。”

        岳望生点了点头,他没想反抗,长老辈与‘核威慑’的差距,就好比是三流武者对抗越一流的武者一般。

        来多少……杀多少!

        “岳某十分疑惑,有什么交易,可以让炎教教主亲自前来?”岳望生端详着这把黑色的巨剑说道。

        “扬州的那位单帮主,可是在我教中安插了不少奸细,无凭无据徐某却是不能动手,唯有借用贵谷大长老的手了。”

        岳望生想了一下,点了点头,从容的整理了一下衣装说道:“原来如此。”

        看着眼前的这把不断颤动的黑色巨剑,岳望生伸手过去,在剑刃上摸了一下,没有动用护体真气,锋利的剑刃将他的手割出一条伤口,岳望生身上的如意决真气顺着这个伤口,缓缓流进剑刃,流进那巨剑中。

        感受着体内的真气变化,岳望生笑了一下,口中说道:“原来如此,那位单帮主目前过于势大,你我二派都要保证自身的存亡……就好比如大长老将如意决真气封在这剑中,吸收我等的如意决真气,用另一种方式延续我不老长春谷的传统。”

        徐空泽不悲不喜的神色终于有了些变化,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岳望生,像是要记住这个人一般。

        “慷慨赴死,岳谷主的气节着实令人钦佩,没错,你我二派都需要保持自己的存活,保持门派的传承,就好比大长老阁下需要你们的真气,而我需要一个卧榻处不能再有他人爪牙伸着。”

        “今后炎教与贵谷,当是友谊更深的盟友,贵谷大长老也是为了你们的声誉着想,不愿按上罪名处死来吸收你们的如意决真气,话已至此,岳谷主,请吧。”

        岳望生笑了笑,他很久没笑了,他以前是个笨蛋,只不过因为深得他的师尊,也就是上任谷主的赏识,传承如意决真气,当上了这个谷主之位。

        一路三十载,他也从三十岁变成六十多岁,一路上兢兢业业,生怕自己愚笨来,让不老长春谷从一方诸侯霸主的地位中跌落下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走着,如履薄冰。

        活的这么累,如果不是为了生自己,养自己,成就自己的不老长春谷,可能他更想做的是一个逍遥在天地间的浪子,而不是这个平平无奇沉默寡言的谷主。

        只不过,活了这么久,岳望生第一次为自己的反应度感到了一次骄傲,为自己的沉稳感到了一次骄傲。

        这把剑,他见过,在那位冒牌的大长老出关的时候,他见过,而如今,他才知道了这把剑真正的作用。

        岳望生清楚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如意决真气毫无损耗的被吸收进了这把剑中,缓缓地流转,这个效率,比起如意决灌顶传输的功效,要好太多了。

        岳望生怀着谁也不知道的想法,握住这把剑,奇异的是,这把剑这一次,并没有颤动。他感受着身体中如意决真气的流逝,缓缓走向其余十二位长老,开口说道。

        “诸位,岳某执掌不老长春谷三十余载,也多谢诸位的相助。”

        “诸位与岳某一样,都是生在这里,长在这里的人,我们的一生享受过荣华富贵,看到过常人不能看到的美景,此时死去却遗憾太多。”

        “不过,正因为我们的一切都是这里给的,我们自然要奉献给这里,包括自己的生命,诸位觉得呢?”

        十二名长老默然不语。

        岳望生笑了笑,今天笑的次数,比这几年来笑的都多,他说道:“诸位师兄弟,那岳某便动手了。”

        话说完,岳望生走到一人身边,看着对方的双眼,一剑刺进他的身体中,缓缓说道。

        “奎师兄,当年承蒙您的照顾,我才在刚刚执掌谷主之位的时候没有闹出什么纰漏。”

        “其实好早以前我就想对奎师兄说声谢谢,只不过却觉得这样太过矫情。”

        “谢谢你,奎师兄……”

        被称作奎师兄的长老,面对这把剑的时候没有反抗,他也知道今天难逃一死了,可是当黑色巨剑穿过他的身体后,他暗淡的双眼渐渐亮,像是夜空中最亮的那颗北极星一般,他会意的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下辈子还当师兄弟?”

        岳望生笑的很开心,点了点头。

        “对,不过下辈子让我来当师兄照顾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岳望生扶住失去力气依靠在自己身前的奎师兄,将失去呼吸与心跳的他放在地上,拔出巨剑,走向下一人。

        那人看起来与岳望生差不多大,面色严肃,乃是以前执掌刑法的长老,他看着岳望生,说道。

        “老岳,你是挺笨的,可是你做什么事,一定有你的理由……”

        岳望生点点头,将巨剑缓缓刺进对方的身体,缓缓说道:“李师兄,我在不老长春谷待了这么久,这似乎是第一次犯错。”

        李师兄双眼一亮,严肃而绷紧的面孔松缓了几分,他说道。

        “的确,残害同门之罪。”

        “到了下面,你是不是就要罚我了?”

        “对。”

        “好,李师兄先去,师弟随后就到!”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将失去生命的李师兄放下去,岳望生接着走向另外的长老们。

        他们一同管理这不老长春谷,已经许多年,多年的默契,除了已经死去的两人,他们都不知道岳望生为什么这么配合那位冒牌大长老的话。

        就算无法逃跑,就算反抗不过,至少反抗一下啊……

        岳望生这么配合的举动,让这些人选择了不反抗,不再垂死挣扎,他们相信这个谷主,这个一直兢兢业业,将自己一辈子都奉献给不老长春谷的人。

        每一个人死的都那么轻松,每一个人都与岳望生约定好了黄泉路共行,他们每个人临死前,都明白了岳望生这么做的理由,这个理由太充足了,太充分了。

        如果他们有机会活着,那么可能还会贪婪这把剑的威能,可是他们面临的是死亡,那么人的美好在他们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他们不约而同的,为了不老长春谷,选择隐瞒这把剑的吸收效率。

        一场看起来想是逼宫,逼的师兄弟互相残杀的惨剧,却是十三个人慷慨赴死的牺牲。

        终于杀了最后一个,岳望生的鞋子与衣袍沾满了鲜血,他看着面色肃穆的徐空泽,缓缓说道。

        “徐教主,请您转告大长老,我等愿不老长春谷千秋万代……”

        面色肃穆的徐空泽点了点头,他只知道这把剑被那位大长老贯彻了如意决真气,可以行使灌顶的功能,却不知道这把剑可以百分百的吸收如意决真气。

        徐空泽面对这些为了门派慷慨赴死的人,心中充满了致敬,他微微低了一下头,表示哀悼,接着说道。

        “诸位,好走。”

        岳望生把黑色的巨剑插进自己的身体中,随着如意决真气的流逝,失去力气的他缓缓坐在地上,嘴里絮絮的念叨着一些话。

        “不老长春谷第五代谷主,不孝子弟岳望生,愿祝大长老阁下,将我不老长春谷繁荣昌盛,千秋万载……”

        随着身体中最后一丝如意决真气消失,岳望生闭上了眼睛,似乎又看到乐这刚刚那十二个师兄弟在向他招手,他笑了一下,像是还没当上谷主时那个跳脱而有些愚笨的弟子一般,欣喜的跟着他们离开了。

        岳望生的尸体轻轻的倒在了地上,那把黑色的巨剑在没有任何人操控的情况下,缓缓抽出,破空而去。

        徐泽空倒是被告知了这把巨剑在杀了这些人后会离开,没必要操心,不过他还是有些好奇的,将这些人的尸体埋葬于次,徐泽空也将关于这把剑的疑问抛在了脑后,浑身又化作了火焰,破空而去。

        江湖震惊,炎教教主徐泽空因逼问不老长春谷长生之秘无果,怒而击杀不老长春谷谷主与其十二名长老,不老长春谷大长老震怒,从扬州破空而去,一天一夜行了三万里赶往西域之地,怒杀炎教十五名舵主,与炎教教主徐泽空大战三天三夜,将西域北疆雪山夷为平地。

        一场是是非非的江湖恩怨,像是因为利益熏心种下的种子而诞生了这冲动之果,却不知道这是一场肮脏而神圣的交易。

        尼禄为了不老长春谷不内乱,不亲自击杀可能动摇她身份的变数。

        徐泽空为了保持炎教的统一性,不在卧榻之中还有五湖四海帮的奸细爪牙,与尼禄完成了一次交易。

        岳望生从原初之火这把黑色巨剑中看到了可能导致的不老长春谷繁荣天下登顶九五的希望,自愿成为了这场交易的牺牲品。

        这一场交易中,出现了一个江湖震惊的消息。

        出现了一个统合一起再无内部隐患的炎教。

        出现了一个功力再几分的尼禄。

        永远不会出现一些本应大书特书的事情……岳望生与其十二个师兄弟,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牺牲,永远不会传唱在不老长春谷中。

        扬州城中,百人山默默的在香案上插了三炷香,对一旁刚刚从头痛中缓过来的尼禄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他们肯牺牲自己?”

        尼禄浑身大汗淋漓,仿佛从水中走出来一样,她在吸收原初之火中的真气时,整整头痛的三次才吸收完毕,她有气无力的笑了笑。

        “你不懂的。”

        百人山缓缓叹了口气:“我想去懂。”

        “当一样事物,可以值得你奉献一生的时候,便会有这种选择……余曾经是想要奉献给罗马帝国,只不过后来改变了而已,所以余了解这种心思。他们的一生,都记着一个使命,那就是让不老长春谷繁荣昌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