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意外的消息

第七十二章:意外的消息

        这个年头,敢作死的,那都是狠人,齐天府这能屈能伸的态度打动了百人山,百人山充满歉意的说了一句。』E小┡说Ww┡W.』1XIAOSHUO.COM

        “哦,说错了。”

        “你不是阴阳人烂屁股,你是烂屁股阴阳人。”

        齐天府颤了一下,他是喜欢跟人吵架,对骂,但是他可不喜欢单纯的被人骂。

        不喜欢又能怎么样,齐天府只好点点头,沉默不语了,生怕百人山又闲的没事再找个话题骂他。

        百人山绕着齐天府走了几圈,托着下巴,嘴里不断出嗯的声音,还满意的点点头。

        这幅像是老屠户杀猪前端详肉猪的架势让齐天府有点冒汗,干巴巴的说道:“百总管,有什么事么?”

        “不不不,没什么,就是看到你心理甚是欢喜,我说齐席啊,你来的正好,咱们去美人楼一趟,给我澄清澄清事情,我特娘根本就见过天音一面,还没聊骚她,她这话不是污我名声么。”百人山一连串的说出来,齐天府则是脸色犹如锅灰。

        合着我想要的姑娘,看上了你,你却十分嫌弃的不想要,而且……还非要拖着我过去?!

        齐天府用自己为数不多的文化知识在心里骂了百人山个遍,不过脸上还是挂上笑,那白扑扑的粉刷刷的掉、

        “刚好前天未曾尽兴,百总管既然相邀,在下求之不得。”

        百人山转头看向阿尔托莉雅,神念传音道:“我敢肯定那个天音绝对有个大阴谋,她就是个瞎子,也不可能对个一米二的小孩玩真爱,她又是圣火教的圣女,功名利禄也没什么好求的,绝对有个大阴谋,阿尔你来保护我,咱们去看看。”

        阿尔托莉雅点点头,百人山这说的的确是合情合理。

        百人山松了口气,心想终于蒙混过去了,让齐天府在前面带路,三人一路来到了美人楼。

        美人楼中,这天正是天音又一次闲的无聊出来晃悠的时候,好家伙,整个美人楼的客人都来了,一排排的坐的跟小学生一样,什么高档区的客人有雅间没?爱来来不来滚,就一个板凳,爱听听不听滚。

        美人楼的第一所楼阁乃是这个建筑群中第二大的楼阁,占地极为广阔,一共三层,中间位置为空的,只有一层,也正是各种舞台表演的地方,从一层到三层都可以看到。

        天意随意的坐着,她没有选择在舞台中央,而是选择坐在了一个偏僻的墙角,让人空出二十米的距离,看上去像是一个个眼红燥热的大汉把一个姑娘逼在了墙角里一样。

        魅惑男人似乎已经成了天音的本能了,这个位置,背后的墙角,还有被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群,都能激这些人的***如果不是早有那些不开眼的人被美人楼的护卫打了出去,相信现在已经有人扑上来蹂躏这个看起来娇柔又陷入绝境的女子了。

        想得到又得不到,距离天音最近的一排人便是这样想的,他们喘着粗气,双眼红。

        拂动琴弦,拨拉弹唱,这曲子整篇都是透着哀怨与绝望,唯有末尾又一改前面的氛围,变成了一种透着希望与期盼的音调,仿佛在暗示什么人把她从这个青楼中带出去。

        行为动作一颦一笑都带着天然的妩媚,可是这弹奏时那欢笑中又猛然沉默一下的哀怨神情,还有那水瞳中泛着的晶莹水光,却像是一个可怜的女子在这可怜的楼中当着一个可怜的人。

        男人的想象力是丰富的,尤其是面对一个他们得不到的女子,对方或许对自己笑一下,男人就会觉得这是对方对自己有意思。

        这不,一曲弹奏完毕,多少人下了决心,一定要给天音赎身,这种女子不该在这个青楼中,不该活的这么朝夕不保。

        好么,他们哪知道天音就是这美人楼的老板,正儿八经的老鸨,而且颇为讽刺的是,他们这幅神情,只是天音的恶趣味而已。

        只不过一个颇为稚气的声音打断了这些男人的联想,也让天音那伪装如浑然天成的各种神情,瞬间垮了一下。

        “你不是盼着让我给你赎身么,我带了一千一十三两银子过来,咱走吧?”

        一千多两银子,不是个小数字,可是对于天音这种天下第一花魁,可以说这个银子完全是在讽刺,在贬低,这不,多少自诩为理解了天音琴中含义的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就站出来了,冲动的就直接开骂了。

        “呸,回家吃……”

        这个回家吃奶的奶字还没说出来,这人就被他的朋友捂住了嘴,差点把他憋死,他朋友小声说道。

        “不想活了?!那是不老长春谷的总管!”

        人群轰的散去,露出百人山与阿尔托莉雅两人,一旁的齐天府也想跟着人群走,却被百人山喊住了,只能无奈的站到两人旁边。

        百人山笑吟吟的说道:“天音姑娘,听说你对百晓生我一见钟情了?今天我略表心意,一千三一十四两银子,这可是暗含一生一世的谐音呀。”

        天音有点尴尬,这话她怎么接,她放出这个消息,不过是为了唬走齐天府,也是为了通知百人山,暗示自己想要见百人山一面,可是现在百人山直接过来了,还摆明了要说那赎身的事,这就尴尬了。

        “天音便是美人楼,百总管的心意,天音感激不尽,可美人楼何止一千多两……”天音的声音透着哀怨,仿佛是因为这美人楼不放她一般。

        “世道无常,既然贵楼不能成人之美,百晓生也是失望至极,那只能跟天音姑娘再叙叙旧了。”百人山也没接着聊骚对方,身边还有阿尔托莉雅呢,他岂敢再作死的聊骚下去。

        天音诺声称是,把齐天府撵走,百人山带着阿尔托莉雅就在众人半妒半惧的眼神中走出这所楼阁,往第三所楼阁前去。

        依旧是初次见面的那个楼阁,依旧是无人,只有身份为八大门派长老辈的才能符合美人楼的贵宾要求,而达到这个要求的,那些子长老们,谁还来你么个地方?

        坐待椅子上,椅子上铺着的皮绒让百人山舒服的哼了一生,接着开口说道:“天音圣女这么张扬的散步这个消息,只是为了让我过来,不知道有什么事敢让你这么呼来喝去我?凭你是圣火教圣女么?”

        天音摇了摇头,疑惑的看了一眼百人山身旁的‘潘亲传’,她一路上行走之中展示的各种魅力,如果说是百总管的话,那是长老辈的,还是其中的佼佼者,有这份定力是应该的,可是这位潘亲传竟然都无动于衷,这让天音起了很大的好奇心。

        对于百人山的话,这位圣火教的圣女没有表示出什么担忧得罪一个八大门派长老辈佼佼者的担心,嫣然一笑后柔声说道。

        “百总管莫要吓到妾身,上一次,百总管可是把妾身吓的心惊肉跳的。”

        看着天音那随着上身动作不断晃动的波涛,百人山这作死的心又萌了,调戏的说了句:“心惊不惊我不知道,不过你的肉是真的跳了。”

        说完这话,百人山就心理骂了自己一声作死,接着连忙转移话题:“闲话不多说了,你我心知肚明,也没必要试探什么,想来单通神单帮主一定已经知道了洛阳关于那个名叫洛的人的消息。天音姑娘这么大张旗鼓的找我,是单帮主想要让你传达什么话么?”

        天音听到百人山调戏的话,先是一愣,接着正准备说话,却被百人山转移话题的下一段话打断了,听完百人山所说,天音笑了一下,开口道:“百总管的性格真是实诚的令妾身钦佩,义父的确想对百总管说几句。”

        听到义父这两个字,百人山心中一股无名火升了上来,仿佛在愤怒什么,可是始终抓不到那愤怒的点,这股无名之火的愤怒来得快,去的也快,几个呼吸便消失了,百人山只能感觉到内心中一阵阵的空虚。

        把这份空虚压在心底,百人山说道:“义父……看来圣女阁下不光是圣火教圣女,原来还是五湖四帮的公主呢,你的义父,单帮主,想要说什么?”

        天音看了一眼阿尔托莉雅,没有说话,百人山则是开口道:“不用担心,潘亲传与大长老的关系,类似于你与你义父,这种事情没必要背着她。”百人山这是话中有话,还是只有他自己能听懂的讽刺话,他觉得这天音圣女跟那单通神,估计就是个‘干爹’‘干闺女’的关系,恩……干的关系。这个关系大概跟阿尔托莉雅是尼禄的心上人差不多。

        惊奇的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那平静的神色让天音感受到了一种荣辱不惊的大气,点了点头,天音开口道。

        “义父想说的是……”

        “洛的确是义父帮主他走进太师府,并且一路暗中协助,才让对方当了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幕僚之位,不过百总管要是想用这个消息来要挟五湖四海帮,那么迎接百总管的将不再是天音,而是来自于五湖四海帮四十五名堂主的围攻。”

        这句话,透露的消息太多了,多的让百人山靠在椅子上呆了半天,许久之后才缓缓开口说道。

        “看来单帮主是误会我了。”

        “百总管的确消息灵通,义父在这些事上不需要任何人的指点,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提示,哪怕百总管与那位大长老都是得以过数百寿元的老前辈……”

        点了点头,百人山带着阿尔托莉雅转身离开这里,走出美人楼的建筑群,来到了街上,此时天色已经渐晚,乌云密布看不到月亮,仿佛又一只手翻云覆雨遮天蔽月盖在了扬州城上。

        “麻烦了……”

        “我想我明白是什么事才让视项九州为一生死敌的单通神这么坚决了……”

        “单通神还以为独孤洛是他暗中相助上来的太师府二号人物……”

        “老二容不下老大,于是独孤洛这个被单通神‘一手扶持’上来的老二,想要干掉老大了…这特娘的正常了…而单通神,也应该筹划许久了……”

        “神**的这手布置,武林盟主都让人耍的团团转,这天下八大派,天下的魁八大派,天下的八大霸主,合着都让人家跟逗小孩玩一样的拨弄。”

        “亏单通神想得太多,误会我知道他与独孤洛有交易,不然死都不知道在哪一点出错了。”

        “他特娘的哪能想到独孤洛跟项九州就是一个人,妈的里合外应搞洛阳,你这完全是打斗地主的时候跟地主串通一气开局王炸接着出张三啊,还是明牌打的。”

        百人山嘴里碎碎念的说着,他有点万念俱灰,既然目前最大的助力,单通神,都让人家玩成了助力,那么独孤洛到底还有多少暗手,这几百年的布置,百人山想不明白自己要怎么做才能破开这独孤洛布下的天罗地网,况且……如此的大局,只是为了求战争死人,然后用龙脉冢收魂的话,实在不必如此复杂。

        想着这些想法,百人山忧心忡忡的往回去的路上走着,如果说因为战争而导致死人无数的魂魄都不是独孤洛想要的,那么她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叹了口气,百人山不再去想了,无论对方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比把无数魂魄化作力量都要重要,那一定是可怕至极的目的,预期在这里毫无头绪的想,不如见机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