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扬州墓,搜魂秘(六)

第六十九章,扬州墓,搜魂秘(六)

        “潘亲传,我万师兄一直让我给你道个歉,这话我说不出口,不过今天这一剑,我们也算扯平了吧?”木蓝青语气轻松地说道。Ω  Ω  ΩE小    说WwΩW.  1XIAOSHUO.COM

        赤果果的傲娇台词,这话让刚来的几人忍不住咧开嘴出无声的笑,他们觉得这似乎又能看到一个江湖佳话了,什么两大席亲传握手言和把酒言欢不打不相识什么的。

        不过阿尔托莉雅则是平静的注视了对方一眼,清冷的声音响起。

        “你没有欠谁的,就算有,也不是欠我的。”

        此话让木蓝青本是轻松惬意的脸一黑,随后他哼了一声,转身走向赶来的海角阁弟子那里,他觉得,阿尔托莉雅这是端着那臭架子说点不找边际的话,一点也不爽快。

        这个想法可是大大的误会了阿尔托莉雅,她生气木蓝青前几天的那潮汐一剑,也是生气在对方闹市中用出威力强大而且不好控制的武技,对于木蓝青那不分由说接近偷袭劈向自己的做法,阿尔托莉雅并没有放在心上。

        阿尔托莉雅走到跟着她来的那些内门精英弟子那里,那些人一个个低着脑袋,像是打了败仗的公鸡。

        如果不是阿尔托莉雅一贯的风传是极为良好的,这些内门的精英们,现在早已经跪在地上求饶了,临阵逃脱,这个罪名足够他们喝一壶了。

        “面对强敌,暂时撤退的确是正确的做法。”阿尔托莉雅凝视着这些人,缓缓说道。

        这些内门精英低着脑袋,可是心里却放下心来,这话不光是没有训斥,还安慰了一番,想来也不会有惩罚了。

        “不过……”

        “逆境才能使人进步,面对比自己强大的人却不敢挥剑,那又如何更进一步。”

        “既然无心进步,那么就不必挂着这内门精锐的名号了,现在你们只是内门弟子,等到你们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找我给你恢复内门精锐的名号。”阿尔托莉雅不紧不慢的说完这话、

        这话让这些内门精锐们齐刷刷的跪下来,这一个个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惩罚,就算是让他们去思过谷静思一两年,也比这个惩罚好啊。

        内门精锐的待遇跟内门弟子的待遇是天壤之别,他们完全无法想象降低成内门弟子后的痛苦,毕竟精锐除了长老之外,也就席亲传可以任命,长老一辈的人肯定不会理会他们,而现在又被席亲传亲自开口降下了身份、

        人总是会以己度人,这些人有一个很正常的想法,就是他们这次的临阵逃脱惹恼了亲传席,所以剥夺了他们的身份,而内门精锐的提拔制度却让他们感觉这辈子没希望再成为精锐了,因为他们觉得,阿尔托莉雅既然恼了,肯定不会再同意这些人当内门精锐了。

        阿尔托莉雅却想的很简单,她只是想让这些人有点上进心,有点拼搏的精神,八大门派的霸主地位无可撼动,没有天敌的环境导致这些内门弟子空有精锐之名,其实也就是那半桶水晃悠,除了制式的武技之外,几乎毫无新意与可点之处。

        让他们知道些自己的不足,也是为了他们未来的展好……

        阿尔托莉雅的目的就是这个。

        可是别人想的跟她想的何止是有差别,完全是对立了。

        “想知道为什么一项比较宽容的潘亲传这次对你们的处罚这么严重么?”

        百人山的声音响起,一米二的身子在人越来越多的地方没有显得低调,反而有一种引人注目的感觉,他看到充满黑烟信号弹后就已经赶过来了,只不过因为轻功实在低微,距离很近的他反而来的很晚。

        至于说为什么他引人注目……

        你在职场碰到个一米二的矮子领导,你也会对他行注目礼的。

        百人山走到这跪在地上的十几名内门前精锐面前,围着他们走动了一圈,说道:“说出你们的想法,不说话的都扔进外门去干苦力。”

        好嘛,这十几名内门前精锐这下一齐开口了,所说的话语虽然不同,可是意思还是差不多的,不外乎是些因为他们临阵逃跑了,所以才有这个惩罚的,完后还要补充句话,说自己对这个惩罚心服口服。

        百人山点点头,这些人口服是肯定的,心肯定是没服,人字决清晰地感知着他们的情绪。

        “空话套话我也懒得说了,你们也别说自己心服了,你们自己都不信。”

        “我们不老长春谷的位置一直在八大门派其中,你们行走江湖也并没有遇到太多敌人,大部分都同是八大门派的同僚,就是小有摩擦,也是点到为止,难有性命之搏。”

        “就算与洛阳的人交手,大部分也并没有绝境之时候,打了几场逆境战斗的反杀,你们便被盖上了精锐的名号,不同其余内门弟子。”

        “保全性命是对的,可是对的不一定就是恰当的,我们是武者,一生唯武的人,要么迈过艰辛危险步步前进,要么就死在攀爬武道高峰的路上。”

        “今天的战斗,我刚才也听提前刚过来的人说了,那铺天盖地仿佛无穷无尽的真气是很可怕,可是你们却连试探的想法都没有,一个个只会逃跑,虚虚实实这种战斗方式乃是再烂大街不过的事情了,是不是你们以后遇到惠剑门的千光残影剑,就觉得人家是真的一刹那挥出了上千次剑?招招都是实招?”

        百人山说着这话,神念之力具现化出一道铺天盖地的透明真气墙,几十米长宽的真气墙直直的砸到这些人的身上,把他们都吓瘫在地上,以为此命休矣。

        百人山的神念版真气墙看起来威势十足,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可是这真气墙却像是一个气泡一般,击打到这些瘫在地上的前内门精锐的身上,只是吹动了他们衣服几下,便消失于无形了。

        “一道随意三流武者都能出的真气墙,威力不如河岸旁吹动柳条的微风,愣是把你们吓得一个个瘫在地上,连挥剑试试是否是虚招都不做,我要是下一刻再补一剑,就算是用二流武者的水准来补一剑,你们瘫在地上,不一样要交出性命?”

        “一个三流武者,一个二流武者,来两个这样的打配合都能弄死个你们这种一流,你们觉得自己还对得起精锐这个名号么?”

        “当日后你们的行动,都已保全性命为第一的时候,你们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了,就算给你们几十年的真气,你们可能还打不过其他精锐弟子,潘亲传把你们的精锐之名剥夺了,也是让你们有个进取的心。”

        “我知道你们是怕什么,怕潘亲传是恼了你们临阵逃脱,给你们小鞋穿,这样吧,三年,我给你们三年的时候,如果你们觉得什么时候自己配得上精锐这个名号了,就来找我,我再恢复你们精锐的身份,不过到时候,你们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那么你们就都一个个把自己脑袋拧下来去铺路吧。”

        说完这些话,百人山一挥手,对着如临大赦的这些人说道:“这没你们的事了,回驻地自己交上精英令牌,然后安心去当普通的内门弟子吧。”

        当这些人感恩的走了后,百人山转身看向眼神复杂的阿尔托莉雅,摇了摇头没说话,眨巴眨巴眼,比了个嘘声的动作。

        阿尔托莉雅清楚地了解了百人山的意思,这里人多,不方便说话,回去再说。

        点了点头,一副冷面的阿尔托莉雅给后来赶过来的不老长春谷弟子交代的几句,让他们把这名老头的身形体貌跟真气无法探测的特点告知其他门派的人,接着跟在百人山身后往不老长春谷驻扬州行宫的方向走去。

        走了半个时辰,两人到了门派驻地这里,走上行宫的顶楼,拉开尼禄的屋门,依旧在研究地图的尼禄看了两人一眼,嘴里说道。

        “回来了?”

        “恩。”

        说完这毫无意义的话,尼禄继续研究着眼前的地图,仿佛能从里面看出花一般,阿尔托莉雅静坐在地板上,看着百人山,准备听他要说什么。

        百人山喝了口茶,坐到阿尔托莉雅旁边,开口说道:“阿尔,你是对他们不错,可以说你这属于爱兵如子了,虽然他们不算是兵,可是差不多的意思。”

        “不过你给他们个能接受的方式来教他们,我还听说你跟木蓝青那个二缺又差点打起来?”

        阿尔托莉雅摇了摇头,她没觉得自己跟木蓝青起冲突。

        百人山看到迷茫的阿尔托莉雅,点了点她的额头,带着无奈的口气说道:“算了,木蓝青那二缺反正也不算小气人,这事无伤大雅,不过对于这十几名内门精英,你若是不说话,回来后自然有门派门规处罚他们,可是你一说话,那他们就尴尬了。”

        “他们就算被门规处罚了,剥夺了精锐的身份,也没什么关系,可是你亲自开口说剥夺,那他们就会觉得这辈子没希望再回到精锐这种行列了,毕竟你是亲传席,未来板上钉钉要进长老辈的人,就算后来有亲传席,也不敢再提拔他们了。”

        “你的话不光让他们陷入了绝望,还让他们从绝望中萌了恨意,八大门派多少自愿的二五仔都是因为这种类似的事情,只不过区别在于你的出点是好的而已。”

        阿尔托莉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她似乎也明白了自己这样做是有些不近人情。

        “有的时候,好意用不恰当的方式表达出来,造成的结果反而是背道而驰的,比如说我后来的话,他们不光会产生希望,还会清楚的吗明白了我想要他们如何去做,并且还有一种错觉,就是我很看好他们的错觉,这三管齐下,他们不光对剥夺精英身份心甘情愿,还会奋斗一下,努力改一改那贪生怕死的心理,并且以后面对其他门派想要让他们当二五仔的心理报价预期也要提高不少,毕竟他们觉得我这个总管都看好他们了,他们在不老长春谷的前途也是光明一片。”

        阿尔托莉雅一直平静的脸露出苦恼的深色,皱着脸捂着头,她倒是明白百人山的意思了,不过她的心理让她无时不刻保持这种作风,那比杀了她还难,弱弱的说了句。

        “你每天都想这么多么?一件事都要想这么复杂?”

        百人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复杂么?感觉挺正常的啊。”

        抱怨的啊了一声,阿尔托莉雅躺在地板上,不想看这把勾心斗角当日常的百人山了,这不光让她有种挫败感,还让她感觉从窗户处泼洒进来的阳光也透着阴谋了。

        太麻烦了……

        世界没有相同的两人,一个人跟一个人的各种性格也不会完全一样,就如同有人觉得学习使自己快乐,有的人觉得学习就是受罪,就算是都觉得学习是受罪的两个人,一个人可能逼着自己学,还学会了。而另一个则是想要逼着自己学,却死活学不进去。

        每个人对同样一件事的承受能力也是不同的,那个逼着自己学习,又学进去的的人,可能对逼迫自己的痛苦感受的只有一百分,而另一个,可能感受的就是一万分。

        阿尔托莉雅面对这些复杂的勾心斗角,还要那些平常的人情世故,她不是不懂,只是没有去想,因为她本身的性格便是如此,她的特性也是如此……不过可能只有这样,才能够出现一个她这样的人,一个永远内心充满光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