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扬州墓,搜魂秘(三)

第六十六章:扬州墓,搜魂秘(三)

        声音平淡,却让这名为天音的女子脸色冷了下来,仿佛刚才那笑容满面眼含春意的人不是她一样,此刻她的双眼透着危险的目光。E小  』Ω  Δ说WwΩW.  1XIAOSHUO.COM

        百人山低着头看着茶案上的干果,用手拿起一枚蜜饯,扔进自己嘴里,问向身旁的女子:“吃么?天音姑娘?”

        天音没有动作,静立在原地,声音冰冷:“百总管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百人山笑了笑,嚼了几下嘴里的蜜饯,感受着这精制蜜饯的甜美,开口说道。

        “觉得我知道的太多了么?”

        天音没说话,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四根几乎透明的长针,透着森森的寒意,百人山洒脱一笑,仿佛不把这四根夺命的长针放在心上,接着说道。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还多呢,比如说,我还知道贵教以天地玄黄为姓,来区别阶级,以琴棋书画或者其延伸字来为名,正好比天音姑娘,这名字想来在贵教尊贵无比。”

        感受着天音逐渐想要动手的情绪,百人山话音一转,转换到了另一个话题上。

        “世人都知贵教乃是魔教,可是魔在何方却也不知道。”

        又喝了一口茶,冲了冲嘴里蜜饯的甜味,百人山继续说道。

        “九大门派……哦,现在是八大门派,八大门派皆将汝等视为死敌,却说不上来哪里的原因,不过这传统已经老旧,事情也已不可追述,自然已经习惯了称呼汝等为魔教。”

        “恰恰相反的是,在下得知了一点消息,不知道天音姑娘有兴趣接着听么?”

        天音夹着四根几乎透明的长针的手动了动,意思很明显,不过百人山则是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带着无所谓的口气说道:“冰魄针,好东西,不过想接着听,先把这东西收起来吧,我看着心里不舒服。”

        天音左手手一动,这四根长针又不知到哪去了,百人山这才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这要从一个门派说起了,一个三百年前的魁门派,甚至说,可以追述到千年前的大派……”

        百人山指节微微扣动茶案的桌面,继续说着。

        “这门派便是正一道,当年的武林盟主所在的门派,话说这正一道,乃是一等一的大派,世人只知这门派三百年前出了一个了不得人物,将周朝生生从牢不可破的盛世大朝变成了如今困守一方的困兽,却不知这门派曾经还干过什么。”

        “九百年前,覆灭夏朝,扶起周朝,三百年前,却又几乎覆灭了周朝,换来了如今的天下大势。”

        “这门派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没有人知道,也包括我。”百人山此时却是撒了个谎。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这个门派似乎对挑起战争情有独钟,似乎非要在那盛世繁华之时,将这一方盛世毁的干干净净才能得偿所愿似的。”

        “九百年前毁灭的夏朝,有些遗老残存之人,他们清楚地知道自己曾经也是一代王室,于是开始了潜伏,潜伏等待有朝一日再拿到这天下。”

        “于是成立了一个门派,名为圣火教,自称圣教,乃是从九百年前一直延伸到三百年前的大派。”

        说到这里,天音的眉头紧皱,不过百人山还是继续揭着对方教派的伤疤。

        “不过可惜的是,三百年前,这本还在潜伏展的圣火教,一个远在西域,几乎展成小国的教派,一个按照正规军训练出大批教众的大派……”

        百人山说到这里,停顿了下,似乎是有心看对方那难看的脸色,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对方并没有太大的感触,表情也好,内心也好,这让百人山对这天音姑娘评价高了一筹,喜怒不形于色,怒火不淤于心。

        既然对方没火,百人山也懒得再卖关子,接着说道。

        “可惜的是,这教派成了一个牺牲品,这诺大的门派成了一个牺牲品。正一道掌门联合出了一个浩大的势力,武林正道,正是这武林正道,乃是为了毁灭大周而出现的势力,而圣火教,却成了武林正道练兵用的地方了。”

        “希望对抗朝廷武林正道,在当时越一流境界之人还颇为稀少的时候,在对抗大量的正规军还有些不足的时候,便不远万里去了西域,将这圣火教当作了练兵地方,生生杀了个片甲不留。”

        “期间圣火教中出现了叛徒,他们投降了,因为携带着大量的宝物秘籍,获得的身份也不算低,再加上那投降的领头人更是一个奇才,生生让这部分的圣火教人从一届降兵,成为了正一道掌门旗下的九大门派之一,炎教。”

        “残余的圣火教徒们开始了新的逃跑与潜伏,也就成为了如今的魔教,逃跑潜伏的圣火教徒手里还保留着大量的古典文籍,记载着这个江湖上那些早被尘封许久的往事,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敌人是正一道,也清楚地知道,正一道似乎是个喜欢挑起天下大乱的门派。”

        “至于说贵教为何成为了魔教,不光是因为逃跑,更是因为贵教藏着那些的书籍,更容易让正一道的真正面目被揭露出来,在正一道掌门焚书十万册时,贵教保存的书籍,可能便是这天下唯一的史记了。”当然,百人山不会说出,在苍临院中,这世界武道出现至今三千年的史料,都保存的好好地。

        说完这些,百人山再次呷了口茶,结束了这段长篇大论:“我知道的贵教,也只知道这么多了,天音姑娘,在下说的没有错吧?”

        天音神色复杂的看着百人山,缓缓吐出两个字:“没错……”

        百人山打了个响指,接着说道:“那就好了,我想单通神单大盟主,似乎也在贵教这里得到了些消息吧……”

        天音没有说话。

        看到天音没说话,百人山自顾自的在唱着自己的独角戏,他接着说道。

        “正一道如此的门派,岂能突然消失的干干净净?他们……还潜伏在暗处,虎视眈眈的望着这大好的天下,这十州之地,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按照他们的一贯作风,唯恐天下不乱的作风。”

        “我不老长春谷不希望自己的位置受到影响,也不希望自己的势力受到损失,所以三百年前扶起我们的正一道,如今便是我不老长春谷的敌人,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在对待正一道这件事上,我们似乎可以做个朋友?”

        天音的脑子有些乱,她身为圣火教的圣女,如今圣火教唯一的掌权者,今日过来也不过是好奇百人山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物到底怎么回事,却被人直接告知了如此多的消息,甚至说这一连串的消息把她都说的懵了。

        百人山则是毫不知情,她只能察觉到天音有些迷茫的情绪,还以为这人就是个年轻的圣教天字辈的人罢了,没什么决定权,当下说道。

        “天音姑娘如果不能做些决策,那么可否找来圣教目前的掌权者,来与百晓生一起探讨探讨?想来已经将五湖四海帮化作盟友的贵教,自然不会介意再多一个不老长春谷作为盟友吧?”

        这话刚说完,百人山的脸色就跟吃了翔一样,那股话语之间谈论天下大势的潇洒面容也丢开了,他的人字决清晰地感知着天音的情绪,而随后天音的话,也让百人山一颗心啪的摔在了地上。

        “天音便是如今圣教唯一的掌权人了……”

        百人山手中的茶盏啪的摔在地上,心中怒吼着,说好的正一道这种Boss级别门派,肯定有个对抗的势力呢?就算没有,至少也有个地下对抗势力吧。

        圣火教是算个对抗正一道的地下势力,可是这天音说的话,却让百人山几乎骂出声了。

        合着你们这么个魔教,就特娘的真成了个妓院青楼了?教主级别的圣女也成了老鸨了?你们还哪门子对抗正一道,对抗洛阳?

        心里骂着这话,百人山面如土色,几次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又没说出话,只能缓缓叹了口气。

        “那么,天音姑娘既是圣火教天字辈的圣女,又是圣火教如今的教主了?”

        天音点了点头。

        “衰败到如此了么……”百人山低着头说道,他也不怕这话得罪人了。

        天音苦笑一声,她知道了百人山说这么多的用意了,对方也知道了正一道是个幕后黑手扰动天下大势的门派,想要反抗对方,找到了这里,想要拉个盟友,却没想到如今圣火教已经衰落到了她都可以当教主的地步了。

        “所以说……单通神只是为了给你们个容身地,才让你们在这开青楼的?”百人山语气苦涩,他多想听到对方否定这话。

        “是的……”到如此地步了,天音也不藏着掖着了,如今的圣火教,也没什么让外人垂涎的了,

        百人山沉思许久,单通神就这么好心?把这么个拖累给带着?也不怕让人知道了?按说依照单通神的风格,利用完了一脚踹了才是对的啊,怎么会留着这嘎达地方呢?

        于是百人山又满怀希望的说道:“单盟主既然肯收留你们,定是你们在对抗正一道之中还有些后手吧?”

        天音面色苦涩,不复那副妖孽风情,叹了一口气,说道:“四十年年前,圣火教早已经将大部分教众划分于五湖四海帮了,而如今,除了单盟主派来的几十名教众,便是我这光杆的教主了。”

        说完这些,天音又说道。

        “百总管如果是为了结盟而来,那么恕天音有心无力,何况天音只从教中典籍知晓了这些往事,并未有人言传身教,只想安安稳稳的在这扬州待着,不再沾染那些江湖上的打打杀杀。”

        百人山点了点头,这名满江湖的魔教都衰败成这德行了,他还强求什么,只能叹了口气。

        “那想来,最近在扬州城入夜便开始杀人的那名狂徒,也不是贵教中人了?”

        天音点了点头。

        百人山嗯了一声,随后站了起来,整理了下自己因为瘫坐而皱起的衣袍,对还在被这一连串消息打的脑海混沌懵逼的天音说道。

        “既然事已如此,那百晓生也不强求什么了,不过百晓生还有一件事希望天音姑娘能了解一二。”

        天音迷惑的抬起头看向百人山,百人山背过身子,掏出烟枪吸了一口,缓缓说道。

        “当年那位正一道掌门的名字,天音姑娘可知晓?”

        “天音倒是从记载中看到过,似乎是叫独孤洛……”

        百人山心中一喜,还好知道,接着百人山挥出了他十二分的演技。

        只见百人山身体僵了一下,转身看向天音,面色带着苦涩,又透着几分疯狂,最终将这神情化作了一声浓重的叹息。

        “前一段时间……百晓生刚刚出关,曾经前去洛阳一探……”

        “知晓了项九州那太师府中有一个人,一个惊艳才才的人……他的名字叫做……”

        “洛。”

        这话说完,百人山道了声告辞,背影萧瑟的离开了这里,留下呆立在原地的天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