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剧本’中的大长老,错误的死亡(二合一)

第五十七章:‘剧本’中的大长老,错误的死亡(二合一)

        有些时候,屁股决定了你能做的事情。E┡Ω    小说Ww『W.Ω1XIAOSHUO.COM

        而在以武力说话的世界中,这‘屁股’的位置,那便是武力。

        两者是一样的,都是实力的一种,毫无差别。

        这扬州中的事情便是这样,对于实力没有达到最高位置的人而言,便是一个谜团,也是一个江湖上的盛典,这江湖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群英汇聚’。

        而对于各派的领而言,这扬州,便是一个不得不去的阴谋之地,就算明知里面有猫腻,也要来一趟。

        哪怕掩饰的再好,哪怕百人山是用一种隐晦的方式来告知各派,让各派自觉的踏进来,可终究会被人察觉到。

        不过察觉到了又何妨?

        有种你别来啊,有种你别贪这个啊……

        百人山打了个哈欠,在七楼的窗户处看着下面行人络绎的街道,心里吐槽道。

        阴谋这种东西,大部分用的是信息的不对等来实现的,而阳谋就不同了,阳谋的核心很简单……

        大家注意,我挖了个坑,坑里有你们最想要的,爱来来,不来滚。

        有一个带头的,那其他人就不会再观望观望才去跳进来,而是会生怕自己晚了一步,麻溜果断的跳进来。

        单通神就是这么一个带头分子,他大张旗鼓的进扬州,其他人也等不了了,百人山的这个计划,便由‘单通神’打出了一个完美的配合,把除却少林以外的门派尽数拉下了水。

        “想什么呢?”尼禄在一旁问道。

        百人山转头看向她,挑了挑眉,半带不爽口吻的说:“我在想怎么才能跟这单通神单盟主,再打个配合。”

        “你想把洛阳的消息透露些给他?”尼禄切了一声,坐回茶案旁说道。

        点了点头,百人山说道:“关于咱们这单盟主,我倒是在太师府那的资料室看了不少关于他的资料,他可是人精,我要是恬着脸过去透露些洛阳的消息,那也忒假了。”

        轻笑了一声,尼禄无不打趣的说:“你这用谎言把人逼过来,倒是有人信了你的慌,你想要说些实话,别人却根本不会信,这叫什么来着?现世报?”

        百人山耸了耸肩,可不是么,他把这帮人忽悠过来,用的是自己扯的那个不老长春的谎,而他却是真真切切的想跟单通神站在同一条战壕上,拉上一个不是盟友的强援,诸多关于单通神的隐秘计划,还有洛阳的诸多事情,他也知晓几分,可是这话,却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诉对方。

        总不能走过去给人说,兄弟,我给你说道说道洛阳那的各种隐秘好不好?

        鬼才信咧~

        百人山苦恼的就是这个,他一直在思索,思索怎么不着痕迹的让单通神知道洛阳有个独孤洛这种人物,而不是单纯的就一个‘项九州’。

        只要告诉了对方这个信息,引起的变化便足够了。

        可是百人山没有办法,他实在想不出该如何让单通神知道这个消息,并且信了这个消息,毕竟这消息对于这整个江湖而言,太过天方夜谭了。

        况且,为什么要不做痕迹的让单通神知道,因为他要是摆明了说的话,那这谁也不信,必须要让单通神认为这是自己得到的消息,自己探查出的消息,不然那太没可信度了。

        否则洛阳这么**,怎么还不把整个江湖统合了?窝在洛阳那一亩三分地干啥?你骗鬼呢,能有这么强的人?

        “妈蛋,一直都是忽悠别人怎么信了自己的谎,现在成了怎么忽悠的别人信了自己的实话,还真是现世报、”百人山想了半天还是毫无头绪,嘴里不由的骂道。

        尼禄对此就是笑笑,她跟百人山分工两个方向,百人山负责拉援手顺带争取时间,她则是现需要摆平了不老长春谷的谷主一方势力,打下一个安稳的大后方。

        比起百人山陷入苦恼的境地,尼禄则有条不絮的已经将计划开展了,她的计划是准备在谷主死后将不老长春谷的损失降到最低,毕竟以她的武力,完全不需要在意谷主这一方,挥手即灭罢了。

        双手抱着脑袋,百人山砰的躺在地板上,纠结着自己面临的死结,随后看到尼禄轻轻松松的在喝茶,不由气不打一处来,可是又没办法,谁让他武力低呢,要是他武力现在跟尼禄一个水平,他自然就能跑到单通神那里,说这是自己去洛阳冒死探寻出来的消息,就算单通神信不了五成,那最起码还能信个三成,也足够了。

        可就他现在的武力,给人家单通神说这个,对方不一耳刮子扇出来他,那都是看在尼禄的面子上。

        至于说让尼禄去给单通神用这个理由说,先不说尼禄的性格就让她看这个名义上的老大,武林盟主不顺眼,而尼禄这个‘大长老’这种地位的人,一举一动呢别人是不知道,可是行踪这种事,那根本没法隐藏,各派互相暗查的探子,卧底里面,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注意这帮子‘核威慑’的行踪。这样的前提下,尼禄也没办法说自己去了洛阳一趟。

        “我感觉咱俩换换工作,我也能把不老长春谷处理的不错。”百人山想要换工作方向了。

        尼禄一挑眉,将手中茶盏放在茶案上,说道:“你来杀谷主他们?”

        百人山一口气没提上来噎嗓子眼了,不老长春谷谷主现在在尼禄面前是个弱鸡,可是打百人山……

        掐死不用山字决的百人山,跟掐死个蚂蚁一样的,都是一个动作就足够了。

        “好吧,我算是看透了,武力才是一切根本。”百人山认输的把脑袋低下。

        “不,实力才是一切,脑子跟武力,财富与权力,都是实力的一种。”尼禄挑了挑下巴,高傲的声音响起。

        “唉,为什么奇遇这种事情就是落不到我的头上呢。”百人山晃着脑袋说道,他要是也能吞个原版大长老这种存在的功力,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说明你还差得远啊,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余才是天命所归。”尼禄这话也不怕打击到百人山,对方心理素质还算比较坚挺的。

        抬头看了对方一眼,骄傲的昂着头,百人山撇撇嘴:“也就是他们傻吧,为了保密,不明说是当祭品,而是派任务,说是那老王八的洞府是个险地,才允许你带武器,不然没原初之火,你光靠那修炼了没俩月的如意决,谁吸谁都不一定呢?”

        不老长春谷没有明说去那个洞府禁地的人都是当祭品的,不然谁愿意送死?而且影响也太不好了,凡是修炼如意决的人都有可能当上祭品,这消息公布出来,岂不是人人自危?这门派还要不要弟子了!

        “余早就知道这其中有猫腻了,余刚从外门晋升至内门,就给余这核心的如意决功法,一个门派要是如此轻信刚来几个月的人,那这个门派早就该覆灭了,就算八大门派对对方的功法了若指掌,可这也是摆不到台面上的。”尼禄一副尽在老子掌握之中的样子。

        这江湖上现在的八大门派,也有些意思,他们玩谍战的套路颇多,而且那些出卖自己门派希望获得更多利益的人也不在少数,八大门派几乎都互相知道对方的功法与武技是如何修炼的。

        不过这些功法与武技的最高机密,也就是目前可知的最高境界,还是仅仅握在每个门派的最高端那,比如说海角阁的‘核威慑’,海角阁秘境境主,他的大海无量真气就有特殊的用法,不知道这窍门的人,同样的真气能打出百叠的效果,他就能打出四五百叠的效果,这种机密乃是最高的,一代只有一人知道罢了。

        这种机密也是他们的立身根本,每个门派都是如此,也是为了防止叛徒,探子基本上是接触不了太高的地方,而叛徒呢,可能这边一个核心长老就脑袋一抽去卖主求荣了,这就是为了防止这事的生。

        说来也是巧,不老长春谷的最高没什么核心机密,也就是大长老的真气总量的碾压,而尼禄吸收了大长老的所有功力,几乎可以说除了人不同之外,可以起到的作用是相同的。

        而八大门派的各类功法与武技走的是循序渐进的套路,一个境界只给一个境界的功法跟武技修炼,而且要经过严格的审核,这不是为了防止八大门派之间的互相渗透,而是为了防止那些小门小派借此崛起。

        尼禄则是怀疑的这一点,她是从外门进的内门,也就是实打实的新人,不老长春谷竟然给她如意决,这就让她留心了,派那个任务的时候,她也是打足了精神,带着原初之火小心的走进那个洞府的,不然大摇大摆的进去,都来不及第一时间开罗马大火掩盖了自己的如意决真气,断了如意决之间的吸力。

        “不过,那个大长老没直接打晕你吸你的如意决真气与生机?”百人山还是有些奇怪。

        尼禄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盼余死?治你大不敬罪名呦!”

        百人山拱拱手,做了个揖:“敢请陛下一解微臣心中疑惑。”

        尼禄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开口将这事的原委说来。

        “当时余进去后,那老王八一如既往的用如意决之间的特殊吸力来引动余的如意决真气,余第一时间开启罗马大火,掩盖了自身的如意决真气。”

        “当对方再次用如意决真气铺面而来探查的时候,余却有了新点子。”

        “原初之火曾经汲取过你巫妖化时候的那部分死灵之力,属于山德鲁的死灵之力,内部遭受了几乎毁灭的创伤,而到维护中心后,山德鲁将原初之火修复了一番,这事你也知道。”

        百人山点点头,这事他是知道的,当时山德鲁来了句原初之火快崩散的时候,尼禄差点把房子掀了。

        “不得不说,他的手艺还是不错的,原初之火经历过修复后,已经不再是低魔世界的宝具了,而是进化到了更高的地步。”

        可不是么,山德鲁好歹扔出去也是一方高魔世界主宰,这赖好修修,也不是个中魔低端世界可以想象的。

        “想到这里,既然都是靠着如意决互相产生的吸力来进行汲取的,余有原初之火,岂能怕个贪生怕死的老王八?于是在那个老王八用如意决真气开始探查的时候,余解除了罗马大火,又重新将如意决真气从丹田中逼出来。”尼禄神采飞扬的说道。

        “那个老王八感受到如意决真气,自然是开始汲取,可余的原初之火,也开始汲取他的如意决真气,几番消耗后,那个老王八断开了如意决真气,缩在洞府深处,期间还传音问过,余究竟是谁。”

        “余当时的力量虽然大增了,可是还不足够打败那些不老长春谷的核心人物,就在洞府口那里等待,等待新的祭品出现。”

        “不出余的所料,每七天,便会有一个新的祭品进来,余知道了这种方法后,自然是杀了他们开始汲取如意决真气,虽然杯水车薪,但也维持了余的生机。”

        尼禄说道这里,也就停下了话头,不再说了,百人山则是问道:“还有呢?”

        尼禄皱着眉,仿佛在奇怪什么一样,语气疑惑的说。

        “那个大长老生生在洞府深处死去了,余进洞府后两个月,他便死了,直到铺天盖地的如意决真气从洞府深处涌出,余用原初之火吸收完毕后,才得知的。”

        “他走火入魔了?”百人山瞪着眼,呆愣的说。

        “似乎是……可余总感觉其中有些不妥。”尼禄说道。

        “怎么不妥?难道那老王八蛋还学会了夺舍?可是原初之火既然是山德鲁修复后的,他还能通过原初之火来夺舍你?”百人山紧忙问道。

        尼禄摇了摇头:“不是这个,而是他死前有一声叹息,像是完成使命后的叹息,而在余深入洞府深处后,看到他临死前在墙壁上刻了些字,大概是说不老长春谷既然已灭,一身功力予以后人,以望为不老长春谷报仇,杀尽炎教之人。”

        百人山听了后嘴角直抽抽,这感觉怎么像是个主角必备的‘老爷爷’传功的套路啊,而且,怎么一个屎盆子就扣人家炎教那了,人家在西域玩的好好的,不老长春谷也存在的好好的。

        百人山陷入了深思,似乎这个大长老,不是那么简单……随后便将这疑惑埋在心里,眼下不是操心这个死人的时候。

        不过尼禄还是有些话未说,或许她认为这话根本不值得说。

        一身修为通天的大长老的真气,岂是这么容易就纳为己用的,尼禄头痛的诅咒,也可以说是天赋,她每当精通一样事物后,就会头疼,这便是她的诅咒,原初之火避免了她爆体的危险,可这真气也让她头疼了十几次。

        不是普普通通的头疼,而是诅咒的头疼,痛彻灵魂的痛楚。

        不过尼禄早已对这疼痛有些习惯了,她所认为的,这不过是她更强的勋章罢了,这世上哪来的不劳而获的事情?尼禄骄傲的源泉,也是这份头痛。

        经历世间最痛苦之事,自然是世间最强之人,并非实力,并非武力,并非权势。

        只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种想法……

        这世间除余之外,在无人可受此痛,自当余为世间第一人。

        ===================================================================

        苍临院中有一处密室,期间星罗盘布的放着三十三个棋盘,乃是真气凝结成线组成的棋盘。

        其中两个刚落下几子的棋盘已经黯淡无光,方无劫则是迅的在其余棋盘上落子,挡住从这两个棋盘中不断延伸到其他棋盘的崩坏之势。

        “不老长春谷与炎教……”方无劫自言自语的声音是这所密室唯一的声音。

        “也罢,就当做给你的酬劳算了。”将这两个棋盘遮盖在帷幕下,方无劫转身离开了密室。

        只有她自己清楚,布局了许久的一场计划,一场足以让炎教与不老长春谷拼的你死我活的计划,已经让她自己掘弃了。

        密室是在一座凉亭的下面,方无劫走出密室后便在这凉亭中坐着,菲欧娜早已经备好了茶点在这凉亭中等候,不言一语不说一话。

        “一枚暗子已经废了,狄五的真气送给我哥那一方了,去吧那枚暗子杀了吧,留他已经没用了。”

        方无劫端起茶盏呷了一口,轻声说道。

        “是。”菲欧娜应了一声,点头离去。

        再无第二人的苍临院又陷入了安静之中,唯独一个孤独之人在这里饮着茶,品着茶盏中茶汤的苦涩。

        数日后,不老长春谷一名普通内门弟子失踪,死的毫无价值与声息,这事没有任何人奇怪,江湖上的打打杀杀太多了,谁知道这个普通的内门弟子因为什么事死的,也没人关心这事。

        不老长春谷太多的内门弟子了,何况是一个连精锐内门弟子都算不上的弟子,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没人知道,这名弟子本应几年后成为方无劫剧本中不老长春谷的复仇之矛,携带者不老长春谷那个不该死在这时候的大长老,也就是狄五……

        他会带着狄五的真气化作不老长春谷的复仇之人,在一个谎言的欺骗下,强行吸取了所有修行如意决之人如意决真气,与炎教不死不休,乃至于疯狂赴死与炎教的那个‘核威慑’同归于尽。(其余门派也有修行如意决的人。)

        两个‘核威慑’之间不会生死相拼,因为相拼只会让别的‘核威慑’渔翁得利,哪怕是一方赢了,一方死了,而赢的那一方,也会距离死不远了。

        这是方无劫造就的平衡导致的。

        除非,一个修炼到‘核威慑’的人舍生忘死,疯狂起来,可是既然修炼到‘核威慑’的地步了,说一声天纵奇才都是低调的形容,谁又会没理智呢?

        在方无劫的计划中,这枚暗子,便会因为灭门之仇,化作一个疯狂的复仇者,一个不拥有理智的‘核威慑’,成为她手中的一把尖刀。

        这件事还未生,也永远不会再生了,作为剧本的订制者都不再追究此事了,何况这些丝毫不知道这事的人。

        就如同大长老这个别人永远不会知道的名字一般,谁也不知道。

        饮着茶,品着苦,方无劫的指节扣着这汉白玉雕琢成的桌面。

        “狄五,你不死,我哥会杀你,你死,我却想再杀你一遍。”

        大长老不死,也就是说尼禄会死,或者直接回归空间,那百人山以后肯定会找机会开山字决杀了大长老,而现在大长老死了,因为他以为尼禄就是计划中方无劫的那枚暗子,所以才不反抗的选择计划好的死亡,他的使命便是这个。

        不过他现在因为错误的选择而死了,打乱了方无劫的计划,让方无劫不得不临时更改计划,这就让方无劫恨不得把再杀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