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行宫(二合一大章)

第五十五章:行宫(二合一大章)

        为什么要恩威并施?

        尼禄与百人山有明确的目的,或者说,尼禄是一个有明确目的的人。E小说Ww『W.*1XIAOSHUO.COM

        比起百人山爱好的混吃等死,尼禄吸了原来的大长老一身真气后,便已经开始了相应的计划。

        一山不容二虎是肯定的,大长老这个身份,与其说是然物外,倒不如说只是一个核威慑,一个属于不老长春谷的核威慑。

        比起其他门派各类武技的爆炸性提升,不老长春谷的中庸路线还是太过于平凡,纵使没有短板,可是也没有一锤定音的武技。

        哪怕不老长春谷亲传也好,普通的长老也好,都跟其余大派的同等身份之人可以打的有来有回,可是位居最高的几人,战力却始终要比其余大派的人低上那么一点。

        这是门派核心功法的问题,不老长春谷的长处也并不是这个,不老长春谷最大的优势,便是功力的碾压性。

        我功力大你几倍,你能挥数百倍的破坏,哪怕我挥的不如你,也能挥个几十倍,再加上这真气的数倍碾压,丝毫不若于任何大派压箱底的人物。

        不老长春谷的谷主很清楚这些,那几名核心的,有排名的长老,也知道这些,所以他们哪怕在尼禄一出山就知道这不是大长老,可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没办法,最高武力威慑被换人了,还能怎么?难道公诸于世围剿一下?

        别的大派知道这事后绝对普天同庆一下,紧接着他们要做的就是把不老长春谷给灭了,分割了,毕竟这一州之地的资源,哪能给一个名副其实的门派用?

        不老长春谷最核心的几人,便是知道,也只能认了,捏着鼻子认了,他们就算想到了对应的办法,也要先撑过这段时间,不然失去了核威慑的不老长春谷,覆门之日便在当下。

        原版的大长老为了保持不老长春谷碾压性的真气,所有寿终正寝的那些个不老长春谷之人,都会将真气渡入原版大长老的体内,而现在那些真气,自然归尼禄所有了,不老长春谷的谷主也好,还是那几名核心的长老也好,说真的还不够尼禄一只手打的。

        当今江湖的八大门派,不真刀真枪的动手,那还能拼拼弟子啊什么的,可是真刀真枪的开干了,门派的最高武力便是一切,一人可翻山倒海,来再多的杂兵也是白送,诸如亲传弟子这些,在江湖上可以说名满天下,可是在八大门派的互相斗争中,这些亲传弟子也就比炮灰高个档次罢了。

        毕竟他们只是一个门派这一代的精英,而不是这个门派数代形成的中坚,也不是这个门派的顶梁柱。

        尼禄的目的很明确,她要的是完全掌握这个门派,这个割据一州的顶尖门派,而且她还有更多想要的,要的是以这个门派为基石,来为她征战这个天下起到作用。

        就武力而论,哪怕她现在自己明言跟不老长春谷没关系了,她这一身功力,其余门派会去找不老长春谷的麻烦,但是却对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来找她的麻烦。

        尼禄要的可不是这个,她要的是这个天下,而这个前提是,她必须有能够管理这个天下的班底,不然一个孤家寡人,就是她成了天下第一又如何?难道还能靠自己一个人统御这十州之地么?

        不老长春谷谷主,想要保持门派不灭,不吭不动的像是个死人一样窝着,唯一的动作也就是试探试探尼禄的作风之类的事情。

        而尼禄却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如何在尽量保持不老长春谷班底的情况下,让这一个门派只有她一个声音!

        百人山要做的便是协助一下,自由挥,尼禄也没具体交代他,以尼禄的骄傲,性格,手段来比,百人山跟她差的太远了,差的有些过分。

        不过百人山还是按照自己的做法来干了,在尼禄的眼中,这种作法不算什么精妙,也不算什么失误,反正来回不过一场游戏,欲得天下也好,完成任务也好,都是尼禄无聊的消遣,尼禄也尽量的配合下百人山狐假虎威。

        “不老,长春,说来倒是天方夜谭,可也有了类似的方法,不然我不老长春谷实在愧对这个名字。”百人山说道,在场的七名长老竖起耳朵听着。

        “为什么我们不老长春谷只有一名大长老,除却大长老的天资无人可比之外,一份特殊的功法却也造就了大长老的不可复制性,而今日大长老召集诸位前来,也是为了让在下与诸位说道说道,说道说道为什么这扬州的事情,还需要大长老法驾亲临。”

        在场七人陷入思考之中,以往也并非没有什么大事生,诸如五十年前的项九州横空出世,大长老都没从洞府中走出来,而现如今却因为一个墓穴出世的消息直接从洞府中出来,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扬州,要说没有什么猫腻,在场的人谁也不信。

        百人山看这几人已经被他的话带到沟里去了,当下趁热打铁的继续忽悠。

        “不老,长春,这名字说来也奇怪,我们不老长春谷的立身之本,想来各位也知道的清楚,乃是如意决,可是为什么我们会叫不老长春谷?”

        “这一切要从三百年前说起,而大长老的年龄,诸位也只有一个大概的推测,却从未知晓详细的,那些早已经死去的前辈先人便是为了保持隐秘,从未说过大长老究竟活了多久,在这里,在下倒是可以先说出来了。”

        百人山竖起三根指头,话语犹如洪钟大吕震在了七名长老的内心,不是他的声音多大,而是他话语中的内容震撼。

        “三百多年前,不老长春谷刚刚创建之时,便早已活着了。”

        七个人齐齐吸了一口冷气,他们不是没怀疑过百人山的话,可是他们都知道,这里的一举一动绝对会在大长老的监视之下,一层楼房的相隔,哪里阻拦的了一个功力通天之人的探测,而百人山敢这样说,肯定便是得到了大长老的授权。

        一个功力通天之人,犯得着费这么大劲骗自己几人?在这个条件下,七名长老对百人山的话不说深信不疑,可也信了大半。

        “我们的资料记载也好,口口相传也好,都止步于三百年前,仿佛咱们门派一出现,便就是那割据一方的顶尖大派,在此之前的资料,却都消然无影。”

        “我们也经历过奋斗,经历过厮杀,经历过一步步千辛万险,终于才踏上这一方魁的宝座,到了现在的地位,这本该大书特书的资料传记,却一个字都没留下。”

        百人山此时便是一个说书人,说着这古老的传说,他此时说的倒还真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在苍临院的书房中,清晰地记载着这些东西,不如说不老长春谷的前身门派,兴起后的改名,还有诸多隐秘。

        不过这些资料只存在于苍临院中,存在于独孤洛的叙说之中,她当年带领着九大门派,让这九大门派都成了一州之主,也最终将这九大门派的人杀了太多,埋葬了太多,只留下了效忠于她的班底,带领着这九大门派展,按照她的布置与想法展,那些资料也好,记载也好,都被她焚烧了一空。

        九大门派也只剩下了她的班底,仿佛傀儡一般按照她的想法开始运作,展,终究展成如此的样子,期间也不是没有她没杀净的,只不过那三两只小猫小鱼的,哪怕说的再多,谁又相信呢?

        百人山继续说着这半真半假的话语:“为了保密罢了,哪怕抹杀了前人的功勋,也要保密的一样东西,便是不老长春之秘,让人突破寿命的限制,得以几百年寿元的秘密。”

        七大长老现在连呼吸都没有了,他们生怕自己的呼吸声音打断了百人山的话。

        “想要不老长春,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多活个几百岁,倒也是可以的。”

        百人山的前半句话差点让七名长老骂娘了,可是后半句话却是又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这种方法来自于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份特殊的真气,而拥有这个真气的人,却早已经死去了。”

        一名长老犹豫了半天,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百总管说的是……”

        百人山点了点头:“没错,正是正一道掌门阁下,唯有那人修炼的灵犀法,才可打通一人三丹田,让如意决真气贯通在三丹田之中,浑如天成,而之后,便可将其他修行如意决真气之人当做食粮,吸取真气的同时,也能吸取生机。”

        “可是,三丹田同修,是否也能达到这样的效果?”一名长老问道。

        百人山摇了摇头:“灵犀法打通的三丹田,并非是三丹田同修,而是让这三个丹田的真气化作一体,哪怕不是三修丹田,也可将真气聚集在三个丹田的每一处,功力大进不说,还能吸取生机。”

        “不过灵犀法,乃是正一道掌门阁下的独门秘技,早已失传,大长老阁下自然是被灵犀法打通三丹田的人,而我们现在的目的,便是要等墓穴出世,在里面搜寻灵犀法的秘籍。”

        在场之人的眼神变的火热了起来,长生不老这种事情,谁都想要,可以说,混到他们这个地步的不老长春谷之人,都尝试过大长老的方法,吸取如意决真气来延长寿命,可是除了功力增长了些后,他们也没有变的年轻,也没有获得寿元增加的效果。

        不过还是有理智之人的,一个勉强保持理智的长老提出了他的疑惑,一针见血的疑惑。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正一道掌门为何会死去?”

        百人山笑了笑,这人便像是一个给他捧场的人一般,纵使对方不说,他为了提供这忽悠的可信度,还是会引出来的,现在有人提出来,他自然乐得说出来。

        “谁告诉你正一道掌门死在寿终正寝下的?”

        这话便又是一个爆料,哪怕大门之人,也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几乎无敌的人物,关于这个人物的事情也知晓几分,便是带着一群门派组成正道,把原本这十州之地的主人,周朝,生生的打落下凡尘,困据在洛阳之中。可是关于这个人物后来怎么样了,却始终没有什么靠谱的记载。

        “当年极尽侯如何英雄一世,而那绝世刺客的葬天一剑,又是何等的风采,不然极尽侯死去后,为何我们多少年都不敢踏入洛阳城?那道葬天剑意,哪怕是残余,也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百人山高深莫测的说完这话。

        这事情倒也是真的,各门各派的记载中,都有一条曾经不得进入洛阳城的条令,没有说原因,也没有说用意,只不过,违反这条命令的人,都犹如判门之罪。

        百人山拍了拍手,舒了口气,接着说道:“言便如此吧,我之所言,出了这地,倘若还有别人知道,千刀万剐也不足罚你们的,况且,作为奋战在这事第一线的你们,谁能得到灵犀法,自然好处多多,而且,长生在望,不是么?”

        七名长老鞠躬谢过,百人山给的这块蛋糕太大了,谁都想要,哪怕吃一口边角,也是诺大的诱惑。

        百人山头也不回的走向厅外,而那左边第一位长老,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有些颤音的问道。

        “百总管……阁下,为何会知道如此之多的事情?”

        这名长老一开始想的是,大长老告诉百人山的,可是总感觉这样有些违和,为什么会挑一个不是不老长春谷的人来说这等机密,或者说是最高机密,而百人山话语之中,仿佛又像是亲眼见过那些事一般,想到如今大长老的身形便犹如一个年轻女子,这名长老心中诞生了一个怀疑,一个猜测。

        不是只有大长老一人保持长生!

        百人山头也没回,轻柔的声音响起。

        “你猜的不错。”

        “没注意到那条悬赏么?大长老,便是家姐……”

        不再理会后面震惊的七人,百人山径直出了大厅,从楼梯处走到楼上,进入尼禄的寝宫之中。

        一进门,尼禄便玩味的看这百人山,接着捧腹大笑了起来,百人山撇撇嘴,知道对方笑的什么,也没反驳,走到尼禄的旁边坐下来,喝了口加了柚子的茶水后,舒了口气。

        尼禄还在笑,在地摊上来回打滚,百人山没好气的说道:“喂喂喂,差不多得了,别笑了好么。”

        “哈…哈哈哈哈哈……”

        百人山的脸形成一张囧字脸,过了好半天,尼禄才停止了大笑,语气无不调侃的说道。

        “你这是编了一个故事啊。”

        可不是么,百人山这份故事三分真的七分全编的,原版大长老能活那么久是为什么,因为原版大长老就是独孤洛在不老长春谷留下来的唯一一名活着的班底,也是用来平衡不老长春谷与各大门派之间武力差距的人,所以被独孤洛改造了如意决,能够汲取别人生机活下来,

        “那他们也会选择性的相信的,只要诞生了希望这种东西,哪怕只有微弱的,也会让人情不自禁攥住不松手的。”百人山呷了口茶说道。

        “小家子气。”尼禄凑到百人山身边,故意做出一副瞧不起的样子说道。

        百人山这是抛出一块看着起来还算靠谱的蛋糕,让这群长老在正一道掌门墓穴之事上尽心尽力,而且百人山知晓的清清楚楚,这七名长老中肯定会有其他门派的暗手,或者也并非暗手,总会有希望地位更进一步的人去自觉的把这事当投名状给其他门派的人说一下,来换取更高的待遇。

        如此一来,其余门派不管信了多少,只要有三成信,那就会不遗余力的去探索正一道掌门之墓,关于独孤洛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墓穴放出来,百人山始终觉得里面有大阴谋,需要足够的炮灰去探路,于是便扔了快蛋糕进这个必定是陷阱的地方,让那些人奋力的跳进去。

        这种阴谋,不,可以说是阳谋,这群人自己就跳进去当炮灰了。

        “不过灵犀法真的有么?”尼禄问道。

        百人山撇撇嘴:“有,我还见过,就在独孤洛的手里,而且灵犀法是当年的江湖人给她这功法起的名字。”

        “很强?”尼禄关心的是这个敌人的战力。

        百人山想了下,叹了口气:“专属于对方一人的功法,不是说强,而是只有在她手中才能挥出来,就好比是誓约胜利之剑只有阿尔的信念才能激出最大的效果一样,独孤洛这人,只有她能挥出这东西的最大作用。”

        “什么样的功法?”尼禄有些不服气,她也没服过谁。

        “以真气化作人形,犹如一个身外化身,这就是灵犀法“百人山说道。

        “不会这么简单吧。”尼禄说道。

        百人山点点头:“独孤洛到底有几个化身,我不清楚,不过可以知道的是,独孤洛也好,项九州也好,都是她,而这些化身的举止都与常人无异,独孤洛作为本体,可以四心分用,日常举动为一心,三修丹田为三心,而项九州这个化身,也能够修炼,也是三修丹田,独孤洛到底能开几个化身同时修行与作战,我是真的不清楚,不过可以了解的是,这种方法,可能天底下便只有她能挥出最大的效果了。”

        尼禄闻言罕见的沉默了一下,随后笑了笑,也不再问关于独孤洛的事情了,把脑袋枕在百人山的胸口上,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许久,尼禄开口说道。

        “很强。”

        “对。”百人山觉得还是让尼禄回去找援兵比较好。

        尼禄像是感觉到了百人山的想法,充满傲气的声音响起。

        “但余不会败。”

        百人山一愣,哑然失笑的点点头。

        “对。”像是哄小孩一样说出这话。

        尼禄自然察觉到了这语气,不满的拱了拱脑袋,嘴里出哼哼的嗔怒声,像是一个骄傲的猫咪在嘀咕什么一样,百人山摸着尼禄的头,心中则是充满了阴霾。

        压制性的劣势……

        哪怕尼禄成了一方魁,也不过是把劣势缩小了一点罢了……

        对方仅仅是在武当的暗手,便足够武当派一夜之间便覆灭……

        独孤洛到底有多少暗手……操纵着这个天下……

        必须要找个援军了……

        哪怕不是从维护中心找,也要在这个世界找个援军……

        找一个知道洛阳才是最恐怖的地方的强援……

        心里琢磨着这事,百人山脑海中的一个人影逐渐清晰,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被太师府一直视为真正敌人的人,哪怕独孤洛根本没把对方放在心上,百人山也要把对方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最起码,那人也是一个强手。

        五湖四海帮帮主,现今武林盟主……

        单通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