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行宫(中)

第五十四章:行宫(中)

        话音不大,带来的反应也不大。┡E』Ω小说Ww*W.Ω1XIAOSHUO.COM

        其余七名长老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一般,谁也没动手,仿佛旁边这一个站着一个趴着的两人根本不存在一般。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死道友不死贫道……

        谁都明白的道理,这八个人因为都是一同来扬州的,也算有点交情,不过这一刻,就只有这七个人有交情了。

        妈的你丫敢参与大长老与谷主之间的政治斗争,作死呢?谁敢拉你一把?

        花翡岳,无论当年还是现在,都是个响当当的人物,走到哪都要有人尊称一句花前辈,现在就这么被按在地板上,有种说不出的凄凉,不过比起这凄凉,他更多的是后悔。

        后悔试探一下,不然也不会现在被按在地板上了,而且看这情况,今天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

        早知道这是个火药捅,脑袋抽了才会从这方面试探啊,你还讲不讲理了,就试探了一句,反应就这么大?!花翡岳现在肠子都悔青了。

        百人山绕着花翡岳走了几步,一只手扶着自己的下巴,面上带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像是嗜血的猎手终于看到了上钩的猎物一般。

        兴奋,暴戾……

        “逼问是没什么意思的,终归得到的是满耳的谎言。“

        “内斗也非我不老长春谷提倡的,花翡岳长老,我便给你个机会如何?”百人山语气柔和的说道。

        花翡岳是个老头,关于这种人,总会有些矜持跟固执的,如果这话是大长老身份的尼禄说的,他必然会跪地求饶,而这话只是百人山说的,给花翡岳的压力就少了许多,让他情不自禁的摆出了那一点点的小固执,非常小的固执。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花翡岳倔强的说道,他说这话,也是为了给个台阶下,既然都点出来自己是谷主用来试探大长老的人了,你给个台阶下,我也好给您说道说道谷主的安排?

        当然了,花翡岳这个台阶想要的是百人山再逼迫几句,好让花翡岳显得自己不是那么个一被逼问就说出来的那种没骨气的孬种。不然也不会这种欲盖弥彰的说‘听不懂’这三个字了。

        百人山噢了一声,摇了摇头摆出一副悲痛的样子,语气诚恳的说道。

        “我沉重哀痛花翡岳长老为我不老长春谷做出的贡献,为死于洛阳精锐杀手围攻下的花翡岳长老献上我最诚挚的敬意。”

        话音刚落,花翡岳瞪大了眼睛,刚要说些什么,可是尼禄从楼上透下来的真气死死的掐住了他的喉咙,让他一个字也说不出,憋得双眼快爆出来的花翡岳挣扎了几下,又被真气冲进灵台,生生被冲晕了过去,百人山拍了拍手,喊道。

        “来人啊。”

        两名不老长春谷弟子从门派走进,他们是尼禄洗脑出的铁杆手下,这两人无视了那七名长老,对百人山做了个礼,恭敬的说道。

        “见过百总管。”

        百人山指着在一旁被真气弄晕的花翡岳说道:“将这名伪装成花翡岳长老的刺客带下去严加看管。”

        “是!”两名弟子抱拳说道。

        两名不老长春谷弟子走到花翡岳的身旁,正准备拽起来他,百人山又想起来了什么,说道:“琵琶锁骨针多打几根,这刺客武力不错,几乎赶上了真正的花翡岳长老了,按照处理叛徒的手法钉吧。”

        两名弟子诺了一声,每人从怀里掏出九根指头大小的四寸长钉,顺着花翡岳的脊梁骨上一连串的钉了进去,打断了如意决主要的十八个真气运行节点,随后又是手法熟练的从怀里掏出带着秘制迷药的手帕,将疼醒后不能调动真气的花翡岳又弄晕过去。

        做完这一切,两名弟子旁若无人的抬着花翡岳走了出去,随着啪的一声关门声后,只留下如坐针毡的七名长老与百人山在这座大厅中。

        百人山面带笑容的说道:“让各位受惊了,没想到竟然让洛阳的人混进来了,还好诸位长老现得早,不然还让他在咱们不老长春谷的行宫中待着,介时正一道掌门阁下墓穴之事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混乱呢。”

        七名长老不寒而栗,他们并非说不想反抗,而是……这百人山的真气看起来十分深厚,举手抬足间压制住了花翡岳,而且楼上还有大长老在,他们谁敢动手?

        说来也是,百人山这完全凭借的是跟尼禄的默契配合,打出了一种百人山自己真气深厚的效果,这七名长老谁又会想到,大长老去十分用心的配合一个人,那怎么可能。

        百人山被尼禄喊过来接待这八名长老,也不是尼禄纯粹为了恶搞百人山,要说恶搞百人山的心思,也是有点的,不过更多的是为了管教管教这些长老。

        一山不容二虎,尼禄已经做好了动不老长春谷谷主的准备了,那个明显察觉到自己是冒牌货的人,尼禄也不想让对方活的太久,省的自己的布局出了变化。

        大厅中七名长老如临冰窟,拥有的越多的人越怕死,他们已经位居长老,还是八大门派之一的长老,等同于几百年前朝廷还没势弱时的一方侯爵了,拥有了这么多,谁还想不明不白的因为个站队问题死了?

        百人山负手而立,缅怀的叹息了一声:“可怜我花长老,死的不明不白,唯有个刺客混进来我等才知他的死讯,现在连具尸体都找不到,真是痛煞我心。”

        长老们附和道。

        “百总管勿要忧心。”

        “百总管莫要悲坏了身子。”

        “节哀顺变。”

        “呜呜,我的花老弟呦,呜呜呜呜。”这已经有人哭上了。

        特么的,比我还不要脸呢?百人山心里懵逼的听着那个已经嗷嗷大哭的长老,当下咳嗽了一声说道。

        “我等也无需太过伤悲,想必花长老在天之灵得知我等如此悲切,凶手也已伏法,当该安息九泉了。”

        这还没死呢,死了估计也死不瞑目。七名长老心里是这么想的,不过嘴上可不敢这么说,当下也就顺着百人山的话纷纷说道。

        “百总管说的是。”

        “花老弟听闻百总管如此关心他,定会含笑九泉。”

        百人山接着说道:“我今日把各位长老都叫来,不光是单纯只为了见见各位长老,也是为了一件事情。”

        看了眼周围七个长老的面孔,百人山说道。

        “一件关于不老长春的事!”

        感受着长老们内心的懵逼,百人山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是说门派……而是字面的意义……不老,长春!”

        不老长春,不带谷字,说的那就不是门派,而是这四个字,这四个字……对于任何人而言,都带着魔力一般,联想到活了二百年左右的大长老突然出关,七名长老的内心像是一屋子汽油被扔进了个点燃的火柴,燃烧起轰然的大火。

        百人山满意的点点头,这种急切的情绪他已经感受到了,对方肯配合,他才能忽悠呢。

        至于为什么忽悠?

        调教手下的手段需要的是什么?

        打一棒子扔一个枣,恩威并施,这威严是有了,没见花长老都‘被’牺牲了么。

        这恩从从哪来?

        百人山是没好东西给他们,尼禄也没,百人山一琢磨,拍板了决定。

        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