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离合派都是变态么?

第五十章:离合派都是变态么?

        周若柔刚要说话,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从窗外响起。

        “呦,万兄这是瞧不上你身边的周师妹喽?不如给小弟做个媒?”

        一个青紫色的衣衫的年轻人从窗户一跃而入,轻佻的笑着,脸上白的异常,百人山仔细看了看,现这不是肤色,而是对方在脸上涂着白色的粉。

        万苍海面色不渝的看着这个年轻人,嘴里张口说道:“我说今个怎么出门踩到狗屎了,原来是要见你啊,说,你是不是寻着那屎味跑来的?”

        万苍海这嘴损的可以啊,百人山心里感叹道。

        这年轻人还没说话,周若柔这刚硬脾气怎么能忍得了对方的调戏,桌上的长剑出清鸣,下一刻这长剑已经脱鞘而出到了周若柔的手中,碧绿色的剑身上一道道犹如波涛起伏的真气回荡出海浪激荡之声。

        年轻人腰间别着一把狭长诡异的无鞘长刀,刀身通体漆黑,不过他丝毫没有拿刀的动作,这诡异的长刀还在他的腰间挂着,只听他用那阴阳怪气的声音继续说道。

        “别这么激动,小弟今天出门刚好看到了两位跑到了这么个不起眼的小酒楼,心中大为好奇,有多好美酒的酒楼能惹得海角阁两位亲传弟子共同来这里吃喝,没想到一进来就却现二位是在跟个小孩聊天,小弟也就好奇的听了听,情不自禁插嘴说话。”

        这年轻人说话的语气让人恨不得揍他一拳,可是这话却是没什么毛病,百人山还琢磨这人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万苍海直接就说话了。

        “听你媳妇的墙角去,还插嘴说话,你听你媳妇墙角的时候是不是也喜欢‘插嘴’?哦,对了,瞧我这记性,你媳妇不让你插。”

        这攻击性十足的话让百人山起了好奇心,万苍海是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讽刺人的,或者说,这么骂人的,这年轻人跟万长海只见多大的过节才能让个大汉说出这么尖酸刻薄的话。

        年轻人听了也不生气,反而的很开心,仿佛万苍海是在夸他一样,而百人山则是深深皱起了眉头,他的人字决清晰地感觉到了,这年轻人脑海中是真的很开心,仿佛这话不是在揭对方的疤痕,而是夸奖一般,或者说是,夸耀对方最享受的事情一般。

        这就奇怪了……百人山心中疑惑丛生。

        比起万苍海这攻击性十足的嘲讽,周若柔的表现就安静多了,也不说话,仿佛跟对方说话都是一种恶心,手中长剑直直的指着这年轻人,剑段的真气吞吐不定蓄势待,剑身上一重重波浪翻滚,正是大海无量真气蓄力的表现。

        年轻人耸耸肩,抱了抱拳:“看来周姑娘不欢迎我,小弟还是走吧,万兄别送了。”

        话音刚落,年轻人转身就走向窗户,当三人都以为他要走的时候,这年轻人回头看了一眼百人山,狭长的眼睛仿佛是一条毒蛇盯着猎物,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笑了一声。

        笑声刚落,破空声响起,一道紫青色的毒钉射向百人山,万苍海浑身真气犹如浩荡长江一般荡起,将这枚毒钉打落,一声怒喝。

        “齐天府!你想做什么!”

        周若柔更直接,一道剑芒已经刺出,碧绿色的剑气几乎是毒钉被打落后第一时间便射了出去,直接贯穿了这名为齐天府的年轻人的身体。

        齐天府看了看胸口处的大洞,嘿嘿嘿笑着,紫青色的真气翻滚,这伤口又用肉眼可见的度恢复如初了,百人山瞳孔一缩,这手段他知道,这名字他也在苍临院的资料中看到过。

        离合派日月真气

        齐天府……离合派亲传弟子席!

        百人山请请闭眼,仿佛是被那毒钉吓到了一般,不过他是在整理脑海中的资料,关于齐天府的资料。

        齐天府,性别男,与离合派掌门之女白幽寒皆为夫妇,大婚之日洞房时被白幽寒阉割,自此以后从未与白幽寒共眠一室,被阉割之后性情大变,原本只喜强掠他人妻女的齐天府之后喜虐杀男女童,不过虐杀人选没有大门之人,也没人因这件事通缉他,天赋极高,对日月真气修炼一日千里,牢牢站在离合派亲传弟子席的宝座,也因为他的天赋,他的劣迹纵使所有人都知道,却还是离合派亲传席。

        百人山睁开双眼,脑海中不断回忆出齐天府各类虐杀事件,双眼冷冽的看着对方,而齐天府也注意到了百人山看他,轻佻的说。

        “小弟弟,想跟哥哥学武功么?”

        “你确定你是男的么?还哥哥?阴阳人烂屁股……”百人山开口说道。

        万沧海哈哈大笑了一声,他对百人山这中临危不惧还能嘲讽的心态可是很满意,要知道刚才那枚毒钉总是以万长海的反应度,也只是勉强打落那枚毒钉,当时那枚毒钉刚好距离百人山眉间三寸处,刚刚差点死去的百人山现在还有心态嘲讽,这心态让万苍海满意的很,也欣赏的很。

        好吧,万苍海并不知道,百人山不害怕的原因很简单,百人山在遭到致命攻击的时候,山字决会自己开,根本不用他主观意识的开启,这也是百人山在那次差点被摔死的教导后专门研究出的。

        “伶牙利嘴,好可爱的小弟弟。”齐天府用他那阴阳怪气的声调说着。

        周若柔又是一道剑芒刺出,齐天府一个跳跃,刚好把胯下对着这道剑剑芒,这剑芒直接将他的胯下洞穿出一个大洞,齐天府用真气构造的骨骼支撑着身体,随后这真气也在不断修复着他胯下的这个伤口,一边修复着这伤口,齐天府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小弟仿佛感觉到了周姑娘用那双柔软的小手在抚摸小弟的小弟。”

        齐天府的表情惬意的很,仿佛真的感觉到那种感觉一般。

        周若柔眼含冷芒,大海无量真气激荡而出,这酒楼仿佛已经不在扬州闹市,而是位于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上,海浪激荡之声不绝于耳。

        齐天府就这样漫不经心的看着周若柔蓄力,他也该漫不经心,海角阁的武功就是威力大,可是威力再大,大不了干掉自己块肉,马上就长好,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八大门派是有互相克制之法,海角阁也有打离合派的绝学,这种绝学,周若柔会,万苍海也会,可是不能用,最起码,在这闹市不能用。

        齐天府也很清楚这两人的脾气,所以才这么嚣张的挑衅,他自信十足,功法克制,功力压制,欺负欺负这俩人,怎么了吧?

        激荡的大海无量真气仿佛将这一方世界带到了大海之上,百人山耳膜刺痛,轻哼一声,万沧海用真气隔开百人山与周若柔,齐天府见状嘿嘿嘿的笑了。

        “万兄这么关心这小孩,难道这是你跟周姑娘的私生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带回海角阁?”

        百人山的嘴角突然露出笑容,笑的很开心,他晃了晃脑袋,眯着眼对齐天府说道。

        “其实,我是你失散多年的……”

        这话说的很慢,很响亮,拉的声音也很长。

        “其实,我是你失散多年的父亲,乖儿子,叫爹,还有,别跟我姓百,你继续姓齐吧,我这当爹的第一次见你,却不想看你第二次了。”

        齐天府可以说面对万苍海的嘲讽无动于衷,因为二人在一个位置,可是百人山这么个武力低微,周若柔真气酝酿时余波的余波都能把他震伤,这种人,也配嘲讽自己?齐天府当然不同意,他从愉悦的心情中脱离出来,充满阴霾的眼睛怒视着百人山,手中长刀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你是真的想打么?”万沧海的身前也激荡出真气,齐天府如果说前面只是闲得无聊来挑衅,那么当他拿起武器,便是要动手了,而且是,谁劝也不行的动手!

        万沧海跟周若柔两人自然不虚齐天府,可是还有个武力低微的百人山,可以说,周若柔酝酿了半天的大海无量真气却没有动手,就是怕这一动手,随便一点余波,或者说,刀剑之间一碰撞的声波,就几乎可以秒了百人山了。

        三人之间即将动手,而齐天府更是冷哼一声准备率先动手,可就当他准备挥刀的这一刻,一道炙热的真气从窗外狠狠的踏了进来。

        踏开了齐天府的日月真气,踏开了周若柔的大海无量真气,将这两股真气对峙狠狠的踏开,整座酒楼轰然倒塌,灰尘缭绕之间,一个声音带着打趣的语调传来。

        “你认领个儿子,最起码要经过余的同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