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扬州开端

第四十七章:扬州开端

        周若柔没再回来,百人山的人字决感觉到了她跑到了楼顶,想来也是不愿意跟万苍海这个邋遢汉一起吃饭,毕竟他这么个光棍无比的心态都快让万苍海给弄吐了。┡』E┡『『Ω小说WwΔW.  1XIAOSHUO.COM

        这一桌色香味全的佳肴,百人山愣是吃不下一口,连这赞不绝口的三十年满堂红也喝不下第二杯了。

        万苍海没喝酒,他下午还有事情,也清楚自己的酒量,这饭菜也对他的胃口,他遍一直狼吞虎咽着这桌上的饭餐,像是几天没吃饱饭一样。

        “吃啊,怎么不吃。”万苍海把手里的肘子啃完,看了百人山一眼后奇怪的问道。

        百人山用烟锅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十分苦恼这个问题,他想了想,说道:“吃不下去。”

        万苍海憨厚的一笑,也没接着劝百人山吃,他自己清楚自己的吃相。不过百人山这个回答让万苍海对百人山的好感更增加了一些,百人山要是找些别的理由回答,那纯粹就是胡说八道的,而这么诚恳的说自己吃不下去了,足以证明百人山不是个喜欢玩奉承的人,而万苍海就喜欢跟这些人打交道。

        良久之后,万苍海将这一桌的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满意的吁了口气,用那油手拍了拍自己的肚皮,惬意的说道:“爽!”

        百人山掏出白玉折扇,扇了扇后说道:“万兄吃好了?”

        万苍海点点头,看到百人山手中的白玉折扇后眼中闪过一道诧异,问道:“百兄弟这折扇很是精美啊。”

        百人山笑了笑,将折扇一合收在手中:“粗工劣造,友人所赠,不足为提。”

        万苍海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可能他就是随口一提,他摸着自己吃的滚圆的肚皮,然后打了个哈欠,随口说到:“三天来的第一顿饱饭,可是苦了我的肚皮了。”

        “亲传弟子便都是如此繁忙么。”百人山说道。

        “哪的话,繁忙个卵,我这是纯属自己没事找事。”万苍海摆摆手说道,随后一脸神秘的说道:“话说,百兄弟,你既然敢叫百晓生这么嚣张的名字,是不是也会算卦什么的?”

        百人山苦笑的摇摇头,他这名字纯粹是不想改了自己姓氏,结果想名字的时候怎么起怎么别扭,也就这个名字还算入耳,可是叫出去后就后悔了,这名字忒嚣张了,百人山苦笑的说道:“百是姓氏,不要跟晓那个字连起来理解好么,百晓/生,是说什么都知道,而我这个是百/晓生,意思是晓得自己一生。”

        “晓得自己一生?那不就是算卦么。”万苍海伸着懒腰说道。

        “我不是知道我未来会怎么样,我是知道我未来遇到任何事情肯定会按照自己内心的选择跟准则来选择,这便是另一种晓得自己一生的说法吧,百年人生,一如既往,日夜不改,年月不变,所以我叫百晓生。”百人山用烟枪翘着桌子说道。

        “这样啊。”万苍海点点头,心中对百人山的评价更高了。

        百人山嗯了一声,颇为无聊的躺在长凳上,手中烟枪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桌子的边缘,万苍海则是从怀里掏出封书信,一边看着一边问道:“百兄弟来扬州有什么打算?”

        “出门逛逛,见识见识这南方一绝的扬州城,本来打算去扬州的烟花地晃晃,却现自己命克妓院,于是只好找个酒馆打法时间了,还没见识完这扬州城,就被周姑娘给逮住了。”百人山躺在凳子上语气平静的说。

        “命克妓院?”万苍海把手中书信翻了一页,用奇怪的语气问道。

        “唉,别提了,伤心。”百人山捂着脸出闷哼。

        “那就不提了,不过百兄弟,你这身武艺倒也有些意思,似乎修的是上丹田?”万苍海将手中的书信翻阅完毕,又整理好放进怀中,口中问道。

        “我修的是江湖上最出名的武功。”百人山用一副不堪回的语气说道。

        “啥?“万苍海诧异的问道。

        “《丹田论》里面的上丹田修炼之法。”百人山捂着脸闷声闷气的说。

        这次轮到万苍海挠头了,他算是知道百人山这语气是为啥了,《丹田论》是本烂大街的秘籍,也不能说是秘籍,只是区区一本书而已,出门找个书店都有。其中描述了上中下三丹田的作用,还附带了三种丹田的修炼之法,不过这种修炼方式太拙劣低效了,丝毫没有加成,而且一经修炼便无法更改,除非爆了丹田或者自废丹田,不然此生再没用这个丹田修炼别的功法的机会,堪称最坑爹的书之一。

        万苍海挠头的原因是觉得自己似乎提到了百人山的伤心处了,怎么看这么一个少年英才修了个这玩意,那就是活生生的废了么,心中叹息一下,口中歉意的说:“抱歉啊,百兄弟……老万我没想到……”

        “没事,当年不练这个,我或许都活不到现在。”百人山倒是用平静的语气说道,不过他这纯粹是胡说八道的。

        好么,万苍海不知道这事,他还以为百人山这是不得已修炼的这东西,脑子里已经脑补出了十几种悲剧身世了。

        “不过,万兄你一直套我的话,是因为什么事么?”百人山手中烟枪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

        万苍海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也没啥的,就是挺好奇的,这年头无门无派的武林人士基本就是凤毛麟角。“

        “有什么关系么?”百人山问道,他的人字决已经感应到万苍海此时脑海中不断地矛盾着,这种矛盾是因为……

        杀还是不杀!

        万苍海没有说话,而此时周若柔也已经从楼顶跃入二楼,手中捏着一副书信,看到万苍海欲言又止的样子后先是一愣,随后走到二人旁,问向万苍海:“万师兄,你收到师门的飞鸽传书了么?”

        “有,早上我来这里前就收到了,不过刚看……”万苍海说道。

        “那……”周若柔欲言又止。

        万苍海看了一眼百人山,犹豫了一下,说道:“百兄弟,这些日子,你就好好待着这里吧,别出去,千万别出去。”

        百人山一愣,他很诧异自己感觉到了万苍海脑海中杀与不杀的矛盾情绪,他自认没什么事做错了,怎么对方会突然对自己产生杀意,可当周若柔也拿着封书信后,他似乎有推断了,开口说道:“这扬州城有大事生?”

        万沧海点了点头,他已经放弃了杀百人山的心思,开口说道:“对,正一道掌门的陵墓被现,乃是在这扬州城附近,此时扬州城内与扬州城外方圆四百里,都被戒严,武林人士除却八大门派与其隶属门派之外的,都为可疑人士,而师门有令……凡可疑人士,宁杀错,不放过。”

        百人山点了点头,说道:“那,要打一架了?”

        “不,你在这酒楼呆着吧,只要你不出去一步,就不会有人来杀你,我万苍海的担保还是有分量的。”万苍海说道。

        “那倒是谢谢了,不过万兄,我要待多久?”百人山低头说道。

        “最起码要到七月十五以后。”万苍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