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给你们讲个笑话,心怀道义百人山

第四十五章:给你们讲个笑话,心怀道义百人山

        第二天,周若柔一早便在酒楼的二楼静等,她昨天出了酒楼后,就马不停蹄的赶往那些巷子,寻找那些存活下来的乞丐们,挨个对问。E小说WwんW.』1XIAOSHUO.COM

        百人山一下楼便看到了她,白衣如雪的周若柔与这个并不高档的酒楼映照的有些违和,这种人不该出现在这里,却出现在了这里,百人山毫无意外,走到周若柔面前说道:“周姑娘,查探清楚了?”

        “对。”声音简洁清冷。

        百人山耸了耸肩,一屁股坐在旁边的长凳上,周若柔皱了下眉头,随后又舒展开来,将一旁的一坛酒推到百人山面前,说道:“三十年的满堂红,陈年老酒。”

        这酒便是昨日百人山潜台词说的,如果非要致歉,那就带着陈年老酒来吧。

        百人山心神一定,看来对方不再觉得那些人贩子们不该死了,也不义愤填膺了。他自己也庆幸一下还好是个讲理的人,不然碰到个不讲理的,非要刷战绩的,自己头上这顶帽子被扣上了可就摘不下了。

        “好酒。”百人山拍开封口,闻了一下,赞叹道。

        周若柔没说话,她的眉头又紧皱了起来,她查清楚了这事的来源去脉,也清楚了那些人贩子们死有余辜,可是她却有了新的疑惑。

        “怎么,周姑娘好像还有疑惑?”百人山察觉到了周若柔脑海中的疑惑情绪,开口问道,随后他斟了一碗酒,一碗灌下肚中,浓烈的烧酒犹如烧红的烙铁猛地从喉咙顺入胃里,百人山情不自禁的汗毛一缩,随后这胃部的炙热又扩散向全身,这种炙热逐渐变的温和,百人山的汗毛又是一松,额头情不自禁的渗出些汗水,可当这些温和的温暖扩散到全身上下每一处后,又猛的一股炙热迸,仿佛是燃烧至尽的火炭绽放了最后一丝光芒一般,这股炙热便只出现了一刹那就消失于无形,只留下大汗淋漓的百人山回味着这酒刚才的感觉。

        卧槽,好**的酒,百人山愣愣的看着酒坛,随后又奇怪的看了眼周若柔,对方也不像是喜欢喝这种酒的人吧,按说喝这种酒的人,那都是属于张嘴能骂娘,闭嘴能打架,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豪爽汉子喝的。

        周若柔没喝过这种酒,也不知道百人山的感觉,她也不关心百人山喝这酒的感受,她关心的是自己的疑惑,只听她说道:“纵然他们错可致死,你却为和非要选择捏爆他们的脑袋这种方式杀死他们?”

        这年头,残忍的人有很多,除却以虐杀为乐的人,大部分人纵使会欺凌弱小,也不会将事做绝,这是人的天性,做事留一线给自己,纵然那些人贩子干的事情如此引人愤怒,杀了即可,可百人山却是将他们挨个爆了头,活生生的像一个邪魔,这也是周若柔一开始没有调查清楚便将那些人贩子代入受害者身份的原因。周若柔奇怪的正是这个,百人山昨天的一席话语,活生生的一个义愤填膺胸怀侠义的人,却也不像是个傻子,却为何要用这种最引人误会的方式去杀了那些人贩子。

        百人山吧嗒吧嗒了嘴,回味了一下这三十年满堂红的口感,听到周若柔的问话,先是一愣,随后哑然失笑道:“你是在奇怪我杀人的方式为什么这么残忍么?”

        周若柔点了点头。

        百人山挠了挠自己的下巴,有些坐立不安,他想了想说道:“怎么说呢,你是好奇我为什么这么残忍?还是好奇我为什么用这么引人误会的手段去杀他们?”

        “二者皆有。”周若柔说道。

        “这么,怎么说呢,你们这些人,永远是听过这种事,而非亲眼见过这事,自然感受不到那种痛苦,就如同自己身上的伤口,别人永远不知道多疼一样。以前我没武艺的时候,也差点受到这种待遇,自然对此事了解颇深,我见到这种事,就控制不住自己,当时也没多想,选择捏爆他们的脑袋,只是因为我没空挨个折磨死他们了,却又想起来以前我家乡流传的一个迷信,说是丢了脑袋的人,那就成了孤魂野鬼,没了投胎的机会,他们作恶那么久,阎王爷还没收了他们,那肯定是嫌弃他们污秽了地府,我就通事理的多,我觉得就凭他们作的恶,连投胎的机会最好都别有了,便下意识的选择是用捏爆脑袋的方式杀他们了。”百人山的话语很低沉,有些压抑的愤怒,那种愤怒仿佛化作了实质的力量,让百人山周围的事物开始微微晃动,百人山说完这话,吸了几口气,缓解了一下心中的愤怒,接着开口说道。

        “至于这种方式会不会引起别人误会,那也无所谓,这事是非在明眼人中自然功过可知,而那些非要觉得我是个邪魔妖魔的人,那便打一架好了。”百人山说的很坦荡。

        “可是…你便不怕他人不分黑白的杀了你?这场案子,闹得很大。”周若柔说道。

        百人山笑了起来,笑的像是个阳光男孩,可是话却说得很坚决。

        “大不了我死在他们手里罢了,倘若连行侠仗义义愤填膺这种事都是权衡之后再做,那便不是我想要信奉的道义了。”

        周若柔仿佛看到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却又像是看到了一个站在苍茫大地上诉说自己道路的奉道者,这种事她憧憬过,却又在师长的教导下学会了权衡,她似乎有些赌气,又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那便用这屠夫手段弘扬你心中的道义?你既然如此信奉地府,也不怕你这所作所为让你死后进入十八地狱受难受苦?”

        百人山哈哈大笑了起来,稚嫩的声音也被衬托出了豪爽的气概。

        “不过手沾千人血,渡来人世光一点,我杀他们至少救了人,纵使我死后到了地府,阎王爷都认为我是错的,那又如何?”

        话语坦荡若雷鸣,百人山这本矮小的身材此时便仿佛如同一个巨人一般,在他身后正在吃酒的一名大汉拍手叫好,声音一听便知这人是个豪爽大汉。

        “说得好!周妹子,这小兄弟的确是个好汉子!”

        百人山面带‘诧异‘的回头看了对方一眼,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

        那豪爽大汉大步流星走到百人山一旁,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大笑的说道:“我怕你真是邪魔外道,还有援手之类的人,特来此帮周妹子助拳,没想到我倒是小人了,见怪见怪,我罚酒三杯。”

        豪爽汉子右手一摆,将他原本桌上的一坛酒凭空吸了过来,又一挥手,将一旁桌子上的三个海碗吸了过来,满了三个海碗,这汉子一碗接着一碗一饮而尽,完后摸了下自己的嘴巴,继续哈哈大笑了起来,还没笑完,这大汉噗通一下倒地不起,犹如一个大醉酩酊之人。

        百人山看着面色带着苦恼的周若柔,挑了挑眉毛问道:“你朋友?”

        “对……”周若柔此时十分不想承认这大汉是他朋友。

        “这气概配上这酒量,我似乎想起来一个很出名的海角阁亲传弟子……”百人山说道。

        周若柔闻言捂着脑袋,低头不语,像是十分嫌弃这大汉,她心想,这丢人都丢到外面去了。

        “若为没猜错的话,这兄台……就是海角阁八位亲传弟子中的第三位,义薄云天万苍海吧。”百人山说完这话,周若柔低头扶额,嘴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百人山。

        “好吧,看来真是……理解理解,万沧海兄台的称号我还是知道的。”百人山耸了耸肩,他很能理解周若柔的嫌弃举动,万苍海这人的确让人汗颜,义薄云天那是没话说,江湖上出了名的,而这万苍海最出名的不是这个,而是他另一个外号。

        三杯就倒…

        ===================================================================

        小剧场(此小剧场乃为了不影响气氛的正文……因为,嘿嘿嘿):

        百人山看了眼因为嫌弃而低头扶额的周若柔,又看了眼在一旁醉的不知生死的万苍海,点上烟草吸了一口,烟雾下嘴角微微露出牵起,他在一下楼就已经察觉到了万苍海的存在。

        大早上的酒楼能有人?还在那喝酒,真当老子是宝搞?

        粗衣杂布,与周若柔认识,腰间那枚海角阁亲传令牌,海角阁八名亲传中只有一个人才会如此粗衣杂布作为衣服,名为万苍海。

        时间转到二十分钟前,百人山一路过这万苍海,便已经知晓了对方的身份,脑海飞转动,如果说这江湖上最大的保命符是实力的话,那么第二大的保命符,便是有一个名门大派的朋友了。

        百人山开始回想脑海中关于万苍海的资料……

        万苍海,海角阁亲传弟子,位属第三,实力强大且急公好义,行走江湖闯出两个名号,一个是义薄云天,一个是三杯就倒。

        百人山回想完这短短的一行资料,他便已经有了打算,坐到周若柔这一桌,已经酝酿好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他从一开始便皆是在撒谎,百人山哪来的那么多正义之心,他杀那些人贩子不过是因为心理阴影下的愤怒,而察觉到万苍海的存在后,他便有心给自己塑造出一个心怀道义的形象,这才有意的说这些话,他清楚得很,自己的武力在这个江湖不算低微,可是比起那些亲传弟子,他差的远了,总不能碰到事就开山字决,然后躲起来等冷却吧,他本意是与周若柔产生点交情,可当万苍海出现后,他便改变了思路,比起女人,男人更容易跟男人之间产生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