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做了事总有因果(上)

第四十二章:做了事总有因果(上)

        江湖传言,三百年前正一道掌门遗留一册秘籍在江湖之中,如已现世。E小说WwんW.』1XIAOSHUO.COM

        这则传言在江湖上本没有掀起如何的轩然大波,可是当八大门派的弟子在江湖的行走越来越频繁的时候,这则传言仿佛如同瘟疫一般传遍了整个江湖。

        这是方无劫的手笔,她也是无奈之举,百人山那天杀了那几名惠剑门弟子后,仿佛忘了追问那老头为什么跑到乱葬岗去,再也没有关心过这个问题,一直安心的等到一个月的山字决冷却期过去,百人山直接离开了那个破庙奔扬州城晃荡了。

        这则传言便是方无劫散布出去的,并且派遣了她手下凌云殿的大量探子在江湖探索她扔给那老头的那本《搜魂秘策》,八大门派的一看,呦呵,项九州也开始找这东西,不管真假也派出弟子开始找,于是这本来谁也不信的传言成了一个轰动了江湖的大事了。

        引起这事情的百人山丝毫没有自觉,他来到扬州城已经十来天了,每天就蹲在酒楼里晃荡,他本来是想蹲在青楼里的,找个清倌人什么的端端茶倒倒酒,结果他意外的现自己似乎犯冲青楼。

        “唉,老子妨青楼啊。”百人山给自己倒了杯花雕,一饮而尽后叹息了一声。

        也没人给他说话,百人山身上带着股隐约的煞气,他记忆中还有着当年在人贩子手里的记忆,正巧的是他来到扬州城后,又被人贩子给盯上了,这就巧了,百人山直接造就了一个扬州城怪谈,数百人的乞丐团伙被残忍杀死。

        杀人后身带煞气,这就尴尬了,百人山现在一眼便会让人觉得他这是一个江湖人,一身煞气隐隐作现,一看就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怎么妨了?”身后那桌传来一个声音,问向百人山,百人山转头看了对方一眼,一男一女,男的帅女的靓,问话的正是那个男的,百人山撇撇嘴,又是一口酒喝下去说道:“去哪座青楼,哪座青楼就因为江湖人恩仇打斗被拆了,我来扬州半个月,现在好了,一个青楼都没享受过,所有青楼都认识我了,我一去就哭爹喊娘的恳求我去他们对面那家。”

        那男子嘴角抽了抽:“小兄弟这……这……”

        “这就是俗称的遭天妒啊。”百人山叹息一声。

        男子的嘴角又抽了抽,刚想接着说话,那女子却哼了一声,对男子说道:“打听青楼干什么?你想去?”

        “没没没,真的没,我就是问问。”

        “问问?要不找个青楼过去问问?”女子冷眼含霜。

        “别别别,我不问了。”男子连忙说道。

        百人山虚着眼看他俩,嘴里嘀咕几句:“艹,以前都是我给别人秀,现在成了别人给我秀了。”嘀咕完这个,百人山也不看那两人了,继续喝着自己的小酒,心中无不感叹,为什么自己的游戏机没被还回来,肯定是个缺德货玩起来了。

        酒楼另一个角落,乔装打扮的菲欧娜双手在桌子下玩着游戏机,突然打了个喷嚏,抬头看了看周围,现百人山还在喝着酒,安心的点点头,继续低头玩游戏机。

        喝着小酒的百人山突然眉头一皱,一股敌意从楼下传来,这股敌意的来源正在上楼,只听到一声声脚踩楼梯响起的嗒嗒嗒声,上来一名黑白衣女子,长剑包裹在碧蓝色剑鞘之中,直直的看这百人山,她一步步走向百人山,手中长剑出鞘,碧绿色的剑刃直指百人山。

        好家伙,江湖仇杀,在场人都反应过来了。

        这年头,敢在酒楼喝酒的都有两把刷子,敢开酒楼的也都懂点江湖人的脾气,这不,几个跑堂的毫无意外的将没人的桌子赶紧搬进二楼的杂物间,自觉本事低微的江湖人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一旁的墙角看戏,而那些个自觉有本事的便是要了个零嘴在原座位坐着看戏。

        江湖仇杀,最好玩的戏了,也是最能消遣的戏了,除了几个普通人跑了,其余人都准备看看这是怎么回事,看看这一场大戏。

        而刚开始插嘴问话的那一对男女,男的摸着自己下巴小声给女子说:“海角阁,周若柔,这小矮子怎么惹上她了?周姑娘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虽然是小声说话,可是武功有底子的人,也都听清了,百人山正是其中之一。

        “姑娘找我有事?”百人山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脑海开始回忆关于周若柔的资料。

        海角阁亲传弟子,周若柔,大海无量真气修至七叠劲,性格温柔,毫无亲传弟子骄纵之风,喜明事理。关于周若柔的资料在百人山脑海中浮现出来,这是他在苍临院记忆的资料。

        “畜生!”周若柔双眼含霜,声音带着杀气,这一声怒斥让在场知晓她身份的人都惊了个呆,这小矮子干了什么事才能把出了名的好脾气周若柔给气成这样,难道两人之间有了不能说的那事?

        好么,现在在场人更乐呵了,这是个大戏啊。

        百人山嘶的抽了口冷气,他指了指自己不确定的问:“周姑娘你找的我?”

        “对!”声音还是那么清冷带煞气。

        百人山耸了耸肩:“我干了什么事让你找了这么久?还有那声畜生是什么意思?我又没对你始乱终弃,也没那能力啊,我还是个孩子,别诬陷我好不好。”话中语气尽是无辜,让在场的人差点没憋住笑。

        “一百九十多名毫无反抗之力的乞丐,究竟干了什么事得罪了你!让你挨个断了他们级!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生!”周若柔怒气迸的喊道,她看到扬州城惨绝人寰的乞丐屠杀案后便开始探案搜索,她也从没有被百人山杀死的乞丐口中得知了屠杀者的形象体态,在再三确定后,她便来到了这里。

        嘶,周若柔话语说完,在场的人便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要说杀人,都是江湖人,谁手上没个人命?可是屠杀,那就少得很了,扬州乞丐屠杀案他们也听过,正是眼下最流行的谈资,大家都在猜测是哪个魔头干的,把那些乞丐统统只炸开级的屠杀,还在讨论究竟是哪个丧心病狂的魔头干的,却没想到是这么个小孩干的,酒楼响起嗡嗡的讨论声。

        好么,就知道要有人来寻仇,百人山耸了耸肩,只要有个义愤填膺敢于伸张正义的侠客来打听这事,很容易找到他的,因为他还留着证人呢,那些跟拐卖还有造残疾乞丐没关系的那些个乞丐们,百人山可是丝毫未动。

        至于为什么百人山会把有些小乞丐也弄死,他的人字决清晰地感应到了,那些不明是非,本是白纸的小乞丐们,心中早被那些个干这事的乞丐的所作所为,画上了这些肮脏的图案,他们丝毫不觉得弄残别人为自己盈利是一种罪过了,反而兴奋的觉得弄残别人后自己指不定还能有个闲钱多买块糖葫芦吃,期间更有拐骗同是落魄孤儿或者走丢小孩的作为,纵使千求百跪,百人山下手依旧没有留情,做错事了,就要有代价。

        幼小无知?再多的理由,也无法开脱他们真正干了这事,无法开脱他们做了这事,做错了这事,便要有代价。

        “是我干的,怎么了?这位大侠?”百人山轻描淡写说出这话。

        话音刚落,讨论声嗡嗡响的酒楼再无一人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