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我愿汝等,奈何桥上走一遭,来世不再面此朝

第三十二章:我愿汝等,奈何桥上走一遭,来世不再面此朝

        人是什么?是生命,每一个生者都会对同类的待遇感同身受,这便是感性。E小说WwんW.』1XIAOSHUO.COM

        山德鲁说过,天生的亡灵跟生者最大的矛盾便是因为亡灵渴望把自己最好的给予生者,而亡灵之中最好的,那便是永恒不朽的死亡。

        洛有许多方法可以避免这么激进的教育,但是这种方式却是让一个太师府继承人最快成长的方式,正如同百人山前些日子为阿尔托莉雅讲述人性本恶一般。

        百人山从未当过管理千人万人的领导者,哪怕他以前是个游离在灰色地带的一方大佬,却也只是一个执行者,管理的最大的人数也就属于百十号人,还多是布置行动计划之类的东西。

        什么东西多了,便是数字了,人命也是如此,对于封建时期的掌权者而言,人命便是最廉价的东西之一了,这赤地数百米人命几百条的人间惨事,不过仅仅因为洛为了教百人山一课,而洛做出这惨事所需付出的,仅仅只是给太师府解释一句话便可。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怀着这个念头,百人山在一如既往的端坐听课中,呆若木鸡的坐着,对于洛的几次问话都无动于衷,见状如此,洛也不再说话,而是端坐在百人山面前静候百人山回过神来。

        昨日那哀嚎遍野的声音似乎还在回荡在脑海中……

        “我不是圣母婊……”百人山低着头说道,他不敢闭眼,生怕闭眼就会听到那数百人被生生烧死的哀嚎,他怕闭眼就会看到那些一节节冒着油脂燃烧的同类躯体,他不是没杀过人,也不是没害死过人,但是数百条生命仅仅只是因为他一次任性泄的大喊,便死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仅仅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无法接受。

        他可以接受屠杀,可以接受战争,可以接受为了利益而厮杀,却无法接受别人只因为给他上一课而来一场毫无道理的屠杀,他自己有错,错在任性,但是更多的还是洛的纵容,洛故意让百人山说完,泄完,然后给他上一节课。

        “我不是没杀过人,害过的人也比这几百人还要多……”百人山低头喃喃自语。

        “以前我害人,都是把坏处说了,那些人自己要自取灭亡的,我也挺虚伪的,以为这样就能减轻自己的负罪。”

        “我见过被那东西祸害的人,也见过那惨样,我也折磨过别人,说来说去其实我也是个坏人。”

        洛用折扇轻轻敲打百人山的肩膀,平静温和的声音响起:“那你便是在怜悯他们?还是在怨恨我?还是怨恨大周?”

        微微摇了摇头,百人山抬起头,满脸木然之色,犹如一个被剥夺了魂魄的尸体,他开口继续说道。

        “怜悯?归根究底还是因为我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泄喊话,如果我在苍临院喊话,他们也不会死。”

        “怨恨你?何来仇怨?你又不是烧死的我……”

        “怨恨这朝廷?何来仇怨?你们也不过是为了你们自己,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罢了……”

        再次摇了摇头,百人山泪如滑落水痕,顺着他的脸庞滴落在地,冷寂的声音响起。

        “我是个人,所以懂你们的心思,我是个人,却也不懂你们的心思,我是个人,知晓你们顾全你们大局时做出选择,我是个人,不知晓你们为何同样是人却敢视人为草芥。”

        “我生而为人,却没做成好人,以为自己想要学好就能变好,却现好坏是不能抵消的,我是个人,却背负不起数百人的生命重担。”

        “人这辈子,就只能背负自己生命,背负不起别人的生命,因为人啊……说些背负什么的话,都是自我安慰,自我催眠罢了,他们的命只有一条,没了就是没了,奈何桥上走了,那边是下一辈子了,谁有资格去背负?或者说,也不用谁去背负他们已经消失的这条命。”

        “我不打算给自己说,我要背负这几百条人命,我是欠他们了,你也欠他们了,名为大周的朝廷也欠他们了,却始终还不掉,因为债主都不在了,欠债的找谁还?”

        “他们死便死吧,我继续当我的太师府继承人,继续待在这听你讲课。”

        百人山接过洛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冷漠的话语便是一个无耻之极的人在诉说自己的内心。

        洛点点头问道:“那以后呢?”

        “以后?”百人山的声音提高了几调。

        “等我尊敬无比的项太师驾鹤西去,我自当匡君辅国已正天下,鞠死躬尽死瘁,让我大周成就不朽江山,我便继续前人伟业,为了这天底下最正确最光辉的事业效劳。”百人山话语中仿佛在歌颂功绩,可那怒容满面却让任何人见到都知道这人说的言不由心。

        洛笑了,他笑的很开心,甚至不顾形象的笑,也是第一次笑起来颤着肩膀,他带着止不住的笑意说道:“哈~你这幅样子,哈哈哈……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哈……”

        洛笑了很久,在他笑完之后便说道:“身为你的授业者,你的心思洛大致能了解,这份心态不错,不过你的真实想法是什么?说一说?毕竟你这辈子或许都无法再表露出一丝真实了,不祭奠一下?”

        百人山的怒容变成嘲讽的笑容,这像是一个掌中行日月的佛陀看到一个打碎块石头便喊要逆天的凡人一般,并非恶意嘲讽,而是怜悯的嘲讽笑容。

        “真实?你又能看到什么?”

        “这辈子?我会活的比你长,你也看不到我这辈子的全部。”

        “想法?我没机会去还债了,这债也一笔勾销了,但是我心里不舒服,我只想让这环境舒服一点。“

        “那你准备如何做?”洛扇动折扇,仿佛一个老师在问话学生。

        百人山恶意的笑了笑,这恶意是对面前的洛,对身处的这个大周,对那群龟缩在太师府自认比天高的能人异士笑的,这种笑容像是他又回到了曾经在集团任职的时候,这种诡异的笑容让洛神色呆了呆,随后摇了摇头甩掉这份呆滞之色,继续挂出那一副温和的神色。

        洛用折扇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转身不再问话,在百人山看不到的地方,洛的神色带着怀念,像是怀念什么一般,而百人山则是攥了攥手里的烟枪,攥的手掌白。

        “你好奇我现在的想法?……我讨厌欠债,更讨厌还不起债,债主死了,我还不掉这债,所以我只能让那些个债主们奈何桥上喝下那碗孟婆汤投胎转世之后再不用看到这该死的世道,用这个当做利息给人家。”

        洛没有回头,声音略微提高了几度“你这便是要说你是真君子?为了真正的善举而行动?”

        “君子?我只是个小人而已。”

        长长叹了一口气,洛抬脚走下阁楼,在楼梯上他顿足站立,回头看了百人山一眼,那是一个倔强孩子在瞪着双眼,掌心鲜血滴落在地,他不由的问道。

        “你便如此重视这些人命?”

        “弱者淘汰,物竞天择,他们死不足惜。”百人山一字一顿的说道。

        “呵呵……”洛轻笑一声,缓缓走下楼梯,淡淡的声音传来,仿佛清风一般散布在整座阁楼。

        “明明看的很重……倔强的假小人……”

        洛下楼之后,百人山瘫坐于蒲团上,掌心中的伤口被眉心透出的力量不断修复,做完这一切后,百人山仰躺在地,双眼无神的看着这阁楼上的横梁,嘴中喃喃自语。

        “映入脑海的那数百份绝望……让我永远的记住了他们……也让我如临其境的知道了……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珍贵的。”

        百人山闭上眼睛,仿佛又听到了那哀嚎声,那印入脑海中的绝望情绪不断化作神念之力融入眉心,这不仅仅是绝望情绪,还有诸多驳杂情绪,这些情绪带着那些人死去的回忆一同映照在百人山的脑海中,让百人山明白,洛烧掉的不是几百人,而是几百个家庭……

        从绝望自身即将死亡,到绝望家中老幼无人可养。

        从绝望自身即将死亡,到绝望爱人从此以泪洗面。

        从绝望自身即将死亡,到绝望与友从此失约无见。

        每个人的死前回忆都在百人山的脑海中不断充斥着,一幕幕重复不断的播放着这在天性之下那名为人性的回忆。

        人不是数字,他们都有各自的生活,都有各自的眷恋,惧怕死亡是生物的天性,可唯有人类最惧怕死亡。

        因为……他们都有活下去的责任跟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