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江湖风波恶

第十八章:江湖风波恶

        虽是占得了上风,老掌柜却没了战意了,对方是个金碧眼的女子,绝不可能是那些名门正派的弟子,他这个曾经被人称呼为魔头的人也只能感叹一声天意弄人,对方所做的一切都巧合虽都像是一场充满恶意与计算的布局,也不可能是那些个名门正派派来的炮灰,谁家的炮灰会有这么强的武力,而不是炮灰,又不可能是弟子,那只能是天意弄人了。┡E』Ω小说Ww*W.Ω1XIAOSHUO.COM

        想到这里,老掌柜叹息了一声,身形如隐似幻的移动到小酒馆,抱起了自己还在懵逼的孙子,招呼了声从厨房赶出来的那个膀大腰圆的老厨师,在对方露着狰色的神情中解释了些什么,膀大腰圆的老厨师转头看了眼百人山三人,无奈的摇摇头。

        尼禄没有追上去接着战斗,一切都是一个误会,刚才她的战斗也不过是试试这个世界上人类的战斗方式,而老掌柜选择看到她金碧眼后还在战斗,也只是想看看她是不是一个单纯的侍女舞姬什么之类的人物,不过那精妙的火焰运用让老掌柜抛开了这个想法,这一身武力当个亲传都绰绰有余,用来逼自己违约那太大材小用了。

        双方都没解释什么,而误会也已经解开了,解不开的误会那是故意的,就如前文曾经说过的话,凡者都不是傻子,反而可以说是都是聪明的人。

        “我想接着喝杯酒水。”百人山缓慢走动到酒馆门口说道,他话语中隐含的意思便是,我想听听你们的事情。

        “老夫不卖酒了,小郎君另寻他处吧。”老掌柜平静的说道,也对,跟你素不相识,甚至严格的说,我迁怒也能迁怒到你身上,你还在这叨叨个什么劲。

        “老先生这是要逃离此处?想来魔头之名,带着个小孩也不合适吧。”意思是,我看你估计是被追杀了,带着个孩子不方便,要不我来带?

        “素不相识,不必劳烦阁下心神。”(我跟你很熟么?用的着你管?)

        “我等三人也非老先生仇人,正巧古道热肠愿帮想帮之人,在下又甚喜听些古闻异事,不如同行?”(我们仨又跟你没仇,也不是不能帮你,你要是给我讲故事,我跟你一起走,在你跑路的时候帮你。)

        “少年不知天高,初生牛犊不怕虎,莫要为了一己之私连累家人。”(你还小屁孩一个,别没事找事添堵了,老夫的仇人比你想象的要大,你为了听故事就来帮我,会连累家人。)

        “世人何知古山有仙深海藏龙,名动世间不过昙花一现,我观家族史书,曾记载那些百年千载前群雄逐鹿风光一时的人,此时他们后人还剩几分余威?”(谁都不知道哪座山住着仙人,哪方海藏着神龙,你怎么知道我后台不硬?再大的势力对我而言也不过昙花一现般短暂,我家族千年间便存在了,岂是现在那些人可以比拟的?)

        百人山这话便是一诈一骗,诈的是这地方没有存在千年的门派,或者是那些千年门派都衰弱了,骗的就是谎称自己来自隐秘的大家族。

        老掌柜语塞,这方世界的确有千年门派,却早不如昔日风光,江山代有人才出,一时你称雄一时我为霸,更新换代的太快了,百人山见状心中大定,看来自己诈对了,乘胜追击的说道。

        “世间岂有人向死不愿生?”(我闲的蛋疼才会走向寻死的道路,我说能帮你就肯定能。)

        老掌柜点了点头,左右看了看,走进酒馆招呼三人进来,随后关上门扉,给那个满脸凶气的老厨师说道:“屠老弟,备上马车。”

        老厨师点点头,小眼睛看了一眼百人山,随后将菜刀别在腰后用衣服挡住,走进后院去筹备逃命用具去了,老掌柜挨个打晕那八名作死的大汉,神情复杂的坐在长凳上,用手一挥,阳红色的真气将一坛酒水吸来,老掌柜豪情万丈的痛饮了一大口后舒了口气说道。

        “瓜娃子,你去后院搭把手,咱爷俩的事待会再说,这位小郎君可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进屋后百人山三人并没有坐下,而尼禄手中的原初之火还未熄灭火光,意思很明显,先说了再帮你,不说就准备走人,果不其然,在老掌柜准备开口诉说时,百人山终于一摆笑容坐在长凳上聆听。

        “不知道三位到底处于什么目的非要探听老夫的往事,不过这也并非难以启口,既然三位想听,老夫就给三位讲讲。”老掌柜单手抓着酒坛灌了一口说道,酒水从他白胡子下滴落,看似豪爽却隐藏着太多的无奈。

        “三位想从哪里听起?”

        “为什么你说那小哥便是你的亲孙子,你儿子呢?”百人山面露微笑的说,老掌柜脑海中的情绪在他问出此话之后一阵悲伤,不过百人山依旧不准备换个问题,现成的高手在这,再找个这样了解这个世界信息的机会不知道要等到哪去了,至于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既然对方隐瞒瓜娃子与他自己的关系,那肯定是有秘密的,吐露出这秘密的时候说出的信息反而会更多,总不能问这世道都有什么门派吧,那不光是戳破了自己刚才的慌,还十分不正常。

        “儿子死了,瓜娃子我养大的,他问我他怎么来的,我就说他是捡来的。”

        “老先生仇人都是哪些?因何结仇,约定是什么?我也好琢磨如何帮你。”百人山笑眯眯的叼住烟枪吸了一口说道。

        老掌柜沉默了一下,手指下意识的微微用力,酒坛被捏出裂纹,他说道:“这江湖的武林正道都是老夫的仇人,当年我七兄弟死的剩下我俩,七家一百二十一口人,唯有三人还存。为什么结仇?老夫就被称作魔头,还能为什么结仇?”老掌柜说到这里,愤怒的顿了一下。

        百人山收敛了笑容,吸了口烟静静思考他说的话,这老掌柜虽说当年外号魔头,但当时还能对一面之缘的人报以善心,也不像是坏人,那其中则定有猫腻了,想到这里,百人山用略带讽刺的口气说了一句:“不外乎所谓行侠仗义?”

        他用讽刺的口气说出这话,也是双面性的,如果是老掌柜做错了事,那他这句话就是讽刺老掌柜的,如果是那些名门正派做错了,他这话就是讽刺那名门正派的,他心中已经有了些推测,似乎这所谓的名门正派,干的也不算是人事……

        “对!”狠狠的咬出这个字,老掌柜接着说道:“他们做的任何事都叫那个‘行侠仗义’!哪来的伤天害理?又说那念上天好生之德,与我等约定再不许用真气武力,否则便来行侠仗义。一百二十一口……皆亡于这好生之德!”

        “无意触及老先生伤心之事,不过可否具体点?”百人山吸了一口烟说道。

        老掌柜此时的情绪燃烧着冲天的怒火,刺激的百人山脑海中阵阵绞痛,不过他依旧面不改色的继续思考,而老掌柜也开始诉说那所谓的好生之德。

        “五十一年前,我山庄因救一女子而被诸位‘正派’围住,后那女子不知所踪,名门正道扬言说我等相助魔教妖女,再后来我才知道那女子乃魔教圣女,我山庄也因为这举动被说成魔教之人,眼看那些个人就要‘行侠仗义’我等,后来少林的一位‘大师’说话了,念及上天有好生之德,让我等来这小镇当个凡俗人家,终生不可动用武力,否则便要将我等屠杀至净……那时还有几个门派派出弟子来监视我等,只要动用武力,便汇报武林正道。”老掌柜舒了口气,念及‘大师’那两个字时咬牙切齿。

        “容我疑惑一点,围攻老先生山庄的时候,你们反抗了么?”百人山趁着老掌柜停顿时说道。

        “我山庄因机关而成名,他们折损了十几名好手才来到前院,不过面对整个武林正道,我等岂敢反抗?”老掌柜无奈叹息一声说道。

        “您继续说。”

        “我等虽然无奈这命令,却也无可奈何,那些个门派当时还言无意夺我等家财,让我们带着家产来这里定居,我们只好带着家财跋山涉水的过来,一路上还有人名言护送暗是监视的跟着我们过来,一路颠簸之下我们便来到这里定局,安心的当着一户从外地来的大户人家在这里住着,镇上驻着几名名门弟子扬言保护我们不被贼人贪其财物所劫,不允许我们动用武力,也不允许我们家人外出小镇,不过倒是还帮我们杀了几个见财起异的贼人,几个月来平平静静的,也算是一种安逸,虽然年轻的孩子们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直到过了几个月……我们才真正知道了那些伪君子的意思!!!”说到最后一句,老掌柜冲天的怒火终于刺痛的百人山皱眉低头,百人山脑海中仿佛万千火针扎动,心中无名之火熊熊燃烧,他此刻似乎也成了老掌柜一般,怒火冲天!

        老掌柜沉浸在自己的怒火中,也没有注意百人山低头的举动,而是继续愤恨的说道:“江湖传出我等为魔教之人的消息,常有名门正派弟子前来欲行侠仗义!而那些监视我们的人也只是对那些人提了下我们已经改善从新,那些个来行侠仗义的名门弟子扬言他们跟我们一伙的,说自己不相信!今天杀一个,明天杀一个!却绝不会对那些’保护‘我们的人动手!’保护‘我们的人也不会对那些名门弟子动手,当我们想反抗,却说不允许我们动用武力!我们恳求他们‘保护‘!他们却说,跟别派师兄弟战斗是大事,需要请示门派长辈才可行动!并且严重警告我们,只要我们敢动用武力,那第二天我们就准备全家去乱葬岗吧。这等’行侠仗义‘下,我们像是被老鼠一般让猫戏弄,交出财产,交出技术,交出秘籍,什么的都没了,就交出命,有的被直接杀了,有的被废了,还假惺惺的说,这是上天有好生之德,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改过改过,改了两次改过,谁不知道丹田被废真气暴失的后果就是大病一场死去!一百二十一口,五十年来死的干干净净!面对贼人不能反抗,面对什么都不能反抗,三十五人死于这小镇普通人之手,其他的人死在行侠仗义之中,我们不能反抗,反抗的话就都会死,那怕我儿子在我面前生生被打死了,为了瓜娃子,我也只能看着……直到剩下我们三人的时候,他们才撤走了监视的那些弟子。”

        尼禄眼神半眯,这手段好高明,环环相扣连环之计,她在听完老掌柜说完话后便已经反应过来了,甚至还得知了其中哪一环相扣的关键点是什么,之所以她反应如此快,是因为这些手段她太熟悉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因为她当年干这事干的可不少。

        第一环,便是那上天有好生之德的命令,既然势力那么大,何必损失人手,而老掌柜他们也知道自己对抗不了那些个武林正道,只好遵守那命令,这是一个典型的温水煮青蛙前奏,还让他们这些人走出了机关重重的山庄。

        第二环,便是那个’保护‘,那些贼人估计便是他们故意透出的消息,不过山贼也不傻,知道派几个踩点的,那些被杀的贼人估计就是那些踩点的,而保护老掌柜一庄人的名门弟子就杀了这几个山贼,算是做给老掌柜一家看的,好让他们以为能安心过平常人的日子,别想着逃跑之心,安静的当个平常人还能过活,要是跑了被现,那一家子都要死。这就熄灭了这群人最后的一丝逃跑之心。

        第三环,这时候第二环的作用才显示出来,既然十几名武林正道死了,世间之事皆为利来,既然是多个门派联合起来的武林正道,那就属于是联盟性质,谁家有损失了,那必须要给予点利益才行,那几个月的时间估计就是为了商量分割老掌柜这一庄子人的财产,第二环的保护便是为了防止这些人逃跑。

        第四环,既然商量好了利益分配,那就开干吧,不外乎下令’行侠仗义‘而已,都是串通好的好戏,杀错人了也没事,大不了说这弟子有个行侠之心,不过是太过冲动了而已,不相信那些’保护‘的人说的话也是情有可原,面对敌人绝对不能相信对方。

        第五环,行侠仗义自然要劫富济贫,魔教之人的财产留着干什么?还不如带会门派,我们反正是名门正派,到时候安济百姓也是用在正途了……这就是第四环的后续,什么门派什么弟子来行侠仗义,都是商量好的,而劫富济贫的财产,便是等于给了这个门派补偿与利益。

        第六换,此环为一个大环,也是接连五环的最关键的大环。绝对提醒老掌柜一庄之人不能动用武力,否则就是违反约定,那就一家人都要死吧,所以这些人才会毫无反抗的被杀死,因为家人总会有人活着的,这是利用他们家人之间的血缘关系与亲情来作为枷锁,生生套住了他们。

        这六环环环相扣,毫不费力的将一个听起来势力不小的庄子生生瓦解,还加深了武林正道各门派之间的联系与利益,乃是上上等的损人利己策略,有人得到名声,有人得到利益,有人得到了满足,这一家人的价值被压榨个干净,好一个吃干抹尽的计谋。

        至于为什么剩下老掌柜三人的时候,便没人再行侠了,这帮人又不是傻子,都没价值了,还来这地方干啥?剩下仨人了,再杀就绝种了,用亲情锁住的枷锁就自己崩坏了,人家拼死不要留下几条命?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谁干啊,所以撤走了监视的人,也没了那些来往反复的侠士来’行侠仗义‘了。

        尼禄不由的眯起眼睛,这群人的头脑还是不错的,任务攻略上的提示很清楚,让她复辟出一个拥有权威的朝廷,对于她而言就是打下一个帝国,那这群拥有武力成组织的门派都是她的敌人,现在看来,这群在敌人似乎都有着一个个的小心思,而那组成的武林正道不就是一个联盟国么,各家门派就是个个小国。

        阿尔托莉雅腰间被布匹包裹的剑微微颤动,她斗笠下的面孔冷若寒霜,她从未想到过世界上还有如此无耻之人,如此无耻之举。

        百人山低头不语,手中烟枪如烙铁般滚烫,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老掌柜一家子人都是白痴,不知道奋力抵抗?还能换几个敌人赚赚?可话到嘴中却咽了下去,他们岂能不知自己已经被温水煮青蛙了,可也却不去抵抗,世间最珍贵最沉重的感情名为亲情,他们为了自己亲人能活,才选择了毫不抵抗的像是普通人一样被杀死,选了自己给了自己带上了枷锁。

        潘多拉的魔盒放出了世间一切苦难,最后放出的是拯救世间的希望,殊不知这希望才是最可怕的灾难,老掌柜一庄一百二十一口皆亡于这希望。

        什么庄,老掌柜没说,百人山也没问,庄名是何已经没了意义,一庄之人……这一庄已经成了义庄了……

        江湖尽头风波恶,人间自古路难行,世间传言多虚造,安能详其事往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