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六章:死结

第六章:死结

        在野餐完毕后,在偷偷摸摸的把尼禄叫到旁边,远处的百人山默默的收拾着尼禄烧烤出的黑炭,山德鲁神神秘秘的凑到尼禄旁边说。E    小说WwんW.  1XIAOSHUO.COM

        “陛下陛下,你没现小山子今天变了个人一样么?”

        百人山在面对尼禄时依旧是表情丰富,因为尼禄对他的感情就是那么丰富,他能够反射出的表情也多,尼禄虽说感觉今天的百人山有些异常,不过也没多想,当下回答道:“变的更让余开心了。”

        “诶呦喂,陛下啊,别这样,百人山这完全不正常好么,你知道他面对你之外的表情是什么么?我手下随便拉来个僵尸都比他表情丰富。”山德鲁捂着脸说道。

        “这样啊……那更好了,只对余才拥有感情,他果然改变成了余心中完美的爱人……”尼禄倒是对百人山的做法很满意,强烈的占有欲让她很满意此时的百人山。

        “能别这样么,他其实没有对陛下您的感情,作为灵魂的大师级人物,我跟老李都察觉到了他仿佛如同死水般的灵魂,就算这货今天一天都在逗您开心,可是那都是伪装出的啊!”山德鲁甚至不得不下了个隔音结界才喊出来。

        尼禄倒是从多巴胺的大量分泌中回过神来了,她面色不善的说:“那你的意思是他在骗朕?”尼禄也并非被山德鲁的一言之词打动,而是她终于想到了今天百人山略微的违和感是哪里的不对了,太过完美的表现有点像是装出来的。

        “骗吧到不至于…”山德鲁的话让尼禄的脸色好看了点,在尼禄的询问神色中,山德鲁继续说道:“他现在连欺骗这种情绪都没了,我刚才给马管事打了个电话,马管事问过了一名灵魂感情大师级人物桂木桂马大师,详细的情况说了后,对方给了个建议,把百人山当做刚出生的孩子一样培养感情。”

        “先不说这个,百怎么变成这样了?”尼禄倒是巧妙地现了对方想要忽略过去的事情,蹬着双眼面色不善的看向山德鲁,而对方支支吾吾的左看右看。

        “说!”尼禄这是货真价实的火冒三丈,罗马大火从身上开始飘荡,山德鲁心想这隐瞒了一时隐瞒不了一世,只好给尼禄解释了马管事做的事情,然后再三的表示,这完全是为了治疗,治疗。山德鲁怕尼禄接受不了这种修改记忆的事情,对于大部分不开明的人而言,这种事情不外乎一种伤害巨大的举动。

        尼禄的反应完全没有抓住重点,她开口说道:“意思是……百还有一个喜欢到不得了的人?”

        妈呀爱情太让人可怕了,这都是什么鬼啊,关心的重点在哪?搞事情呢!脑海中闪过诸多念头,山德鲁的内心快化为咆哮帝了,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对。”

        “他是被迫的?”

        “算是吧……”

        “比喜欢余还多?”

        “以前是,现在您在他心里最大。”

        尼禄把罗马大火收了回去,她这只是一种怒气的表现罢了,平复下来的她说道:“余很讨厌你们这种行径,恶心至极,百是余的所有物!谁要动他需要经过余的同意!”

        山德鲁苦笑的点点头,尼禄也没有真的大张旗鼓的闹一番,作为重视人文主义的维护中心的确很重视维护者的内心,他们的行径虽是为了保护百人山不被自己的疯狂思想导致自我毁灭,可是也没有给百人山周围重要的人说,等于是医院动刀开手术的时候没通知家属。

        “百现在算是病了么?”尼禄对于灵魂并不了解,山德鲁的说法让她大致的对百人山目前的情况有个了解,用类比的说法问出了这句话。

        山德鲁又点点头说道:“对,他现在属于被治疗后的副作用情况下,而治疗这种副总用的方案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个,像是培养孩子的感情一样培养他。”

        “可是他看起来很正常……”尼禄略带不解。

        “嘶,大概是人字决的反应,我记得他说过人字决可以让他感受到周围人的情绪,我觉得可能是他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模仿我们的情绪罢了,只是因为他还有逻辑跟知识的记忆,所以面对感情丰富的陛下时表现的很正常,而面对我时表现得很机械,大概是因为我的情绪他很难感知吧,毕竟除了激烈的情绪外,我作为一个灵魂大师,大脑封闭术是玩的很6的。”山德鲁一番思考后说出了这话,他的话也算是无限接近于事实了。

        尼禄托着自己的下巴思索了番,眉头轻微皱起,随后舒展,她说:“百模仿的是余的感情,那余该怎么让他自内心的产生感情?”

        “这个问题我想到了,诺,山德鲁的神秘护身符,专治灵魂探测,带上这个你就是蹲教堂里骂上帝都不会被感应到,居家旅行杀人灭口撒谎扯淡必备物品。”山德鲁倒是爽快的拿出了一个扁平的护符,通黑的护符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中世纪那些黑巫师下诅咒玩的东西。

        尼禄带着嫌弃表情的拿出一张纸巾垫在手上接过了这个附身符,包裹好后拿在手里,做完这个伤透了山德鲁心的动作后,尼禄轻快地说:“行了,这个工作让余来做就好了,治好自己的所有物是余的责任。”

        山德鲁看着走向百人山的尼禄,感觉到了浓浓的阴谋感,在维护中心中的他是用的本体,远方的声音自然可以听到,他坐在地上看着那边。

        尼禄走到百人山那里后,此时的百人山不复以往面对尼禄时的温和笑容,而是面无表情的像是一个死人板着脸,尼禄伸手戳了戳百人山的胳膊,百人山面无表情的问道。

        “怎么了?”声音犹如一潭死水。

        尼禄如果是不知道百人山如今的情况的话,还会大怒,可是这时候倒是颇有兴趣的端详着这样样子的百人山,她问道:“为什么会回答余的问题?”

        “我爱你,所以必须回答。”面无表情的神色与毫无感情的语气,让这句话听起来无比空洞。

        “可是你这样说话的语气让余很不爽啊。”尼禄假装成生气的样子,百人山一顿,随后脑海快地运转起来,他现在无法做出感情举动,凭借逻辑开始推算。

        记忆中喜欢这人,所以需要回答,因为记忆中喜欢这人,所以需要让对方开心。开心的寓意是心情愉悦,笑容可以传递喜悦,喜悦………

        搜寻记忆,二十五分钟前此时笑容为喜悦,回想着当时笑容时肌肉的动弹,百人山有些拙劣的模仿出僵硬难看的微笑,而尼禄却是愣住了,她问道:“这是什么表情?”

        “笑容。”毫无感情的说出这句话,僵硬的笑容像是比哭还难看。

        尼禄罕见的沉默了一下,随后说道:”为什么要做出这种笑容……“

        百人山的脑海继续开始转动,他用逻辑推算了一番后说道:”笑容是传递喜悦的表情,为了让你开心。“

        这个回答让尼禄本来觉得可以将对方培养成彻彻底底的完全属于自己的想法停止了,她突然陷入了寂静,略带调皮的笑容也变成了沉默,这种样子的百人山像是一个完全的傀儡般,她开口问道。

        “你还记得开心是什么感觉么?”

        “开心像是花朵面对太阳,像是花朵面对雨水,无论阴晴天气,花朵都是开心,与天气无关,只与花朵自己有关,因为花朵得到了满足,所以开心,就如同我得到了你,十分开心。”面无表情的说着最动听的情话,像是背课文一样的语气,让人毛骨悚然……

        “…………”

        没有情绪可以模仿的百人山犹如一个机器,他无法感知尼禄的情绪,也不能从中选择情绪来伪装自己。

        初生的婴儿可以在周围人的情绪中变的逐渐学会这些情绪,正如同哭是本能的反应,而笑却是因为周围的大人在对这个婴儿笑,传递着名为喜悦的情绪,这个婴儿才学会的笑,百人山则不同,他拥有完整的逻辑与知识,而人字决却导致他在失去自我,失去情绪后成为了一种便利的模仿,而不是逐渐的去学习,这种结果是马面没有想到的,也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他的问题比初生的婴儿更加复杂,也更加难办,旁人如果解开情绪封闭就会让他清晰感知到情绪,而逻辑会让他选择其中的情绪来伪装,为了别人而伪装,如果不解开情绪的封闭,那么他无法学习到情绪……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的莫比乌斯环,关于百人山的治疗在刚开始就陷入了死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