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位面维护中心在线阅读 - 第五章:真实的百人山

第五章:真实的百人山

        阳光明媚春风徐徐,绿树成荫水如明镜,这个天气对于专业钓鱼的人而言不怎么强,不过对于野餐散心顺便钓鱼的人而言,没什么比这个更好的了,当然,如果非要说更好的,大概就是两人野餐后下一场小雨,把车开进小树林里来一次美妙的震动,也只能是这样才算更好的了。ΩE  』』小说WwㄟW.』1XIAOSHUO.COM

        很可惜,这次的野餐聚会的人并不多,而且十分像某种阴谋聚会一类的事情,毕竟一个骷髅架子跟一个恶魔在这边举杯共饮,怎么看怎么像是两个坏蛋在讨论毁灭世界一类的话题,这两个存在一边喝着酒一边阴森森的谈论着什么,阳光都在他二人的身旁黯淡了下去,直到坐在两人旁边的一个黑袍人听不下去了,沙哑的男低音犹如一个窝在古堡中等勇者的Boss,只听他说道。

        “放屁!妹控才是王道,穹妹才是最好的那个!”

        “还是渚一叶比较对我胃口。”李奥瑞克挠了挠自己刚拆下绷带的惨白肋骨说道,说也奇怪,他的肋骨中空的漏风,喝下去的酒却不知道跑到哪了。

        “呸!恶心的贵族,就喜欢那些文文静静的名门千金,什么破审美。”山德鲁十分没风度的一口唾沫呸了出去,而李奥瑞克也不生气,他当年的确是个国王,喜好的也就名门千金这一口。

        “可是……我怎么感觉都好啊,随便哪个看上我了都行啊。”巴尔这个恶魔咬着爪子用完全不符合他形象的语气说道,低沉的金属音明明自带逼格爆满的属性,却被他生生说出了弱气的感觉。

        “渣男,闭嘴!”山德鲁扭头喷道,而巴尔又是弱气的说:“我的偶像是诚哥,当个渣男有什么错了。”

        这话让李奥瑞克捂着肋骨躺在地上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还渣男?说的跟你就算化为人身,还能泡上妹子不成?”

        “我那是怕步入诚哥的后路,柴刀虽然砍不死我,但是多伤我心啊。”巴尔嘴犟的说道,而这个理由直接让李奥瑞克笑疯了,作为笑点低又逗比的三人组中的老大哥,李奥瑞克敲着自己的肋骨颤抖着,像是憋不住笑一样。

        “呵呵,你笑诚哥死得早,诚哥笑你日的少。”山德鲁点上一袋烟美美的吸了一口,无不讽刺的说道,而李奥瑞克在他说完后笑的更激烈了,随着嘎嘣的一声响,李奥瑞克停止了大笑,用指骨夹起一段断裂的肋骨,嘶的吸了口凉气。

        山德鲁一口烟呛住了,而巴尔差点哭出来的表情也变成了捶地板,这三人无比开心的大笑了起来,随后一道愤怒的声音传了过来。

        “闭上你们的嘴!笑声使人愉悦,而你们的笑声如同猪嚎!”

        戛然而止的三人面面相窥,山德鲁伸头看去,是湖边的尼禄在怒吼,不过耐人寻味的是,她的身旁丢着一堆不明物,黑乎乎的十分壮观。

        百人山擦了擦手好笑的给把尼禄拉了回来,看来无所不能尼禄陛下并不是天生就会什么东西的,而是通过学习才会的,比如说这些烤鱼……非要尝试原始版烤肉方式来烤鱼,让百人山拿着煎锅在一旁候着,于是这些废了会功夫钓上来的千奇百怪的鱼都被烤焦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蓝鳍金枪鱼是用来烤的么…颇为浪费的将鱼身切成块,在罗马大火的烹饪下,刚接触到火就缩成了一块焦炭了....

        至于别的鱼,怎么说呢,这一片湖里什么都有,至少百人山从未见过湖里会出现蓝鳍金枪鱼一类的东西,远处的一道壮观的水柱让百人山还以为是喷泉,仔细看看才现那玩意是鲸鱼,一网下去捞出来的东西也莫名其妙,鲤鱼草鱼这属于内河鱼,倒也不足为奇,沙丁鱼什么鬼?或者说是一只河蟹旁边窝着一只巨大的海蟹是什么鬼。

        这些水产都傻的出奇,至少百人山旁边的水桶中有一半的鱼是自己跳进来的,说真的,如果这不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百人山会感觉这诡异的毛骨悚然,问过李奥瑞克后才知道,这座湖有一个计量装置与一个空间隧道,非拥有能量的鱼会按时补充,而这些食材也是由科技研究科的同事们研出的专用食材,基因调解的十分精妙,增加了光合作用与删除了进食系统,并保证每一条都按照最好的标准成长,当李奥瑞克解释道这里的时候,尼禄倒是双眼一亮,而百人山只能抽抽嘴,这究竟是无聊的研究这个还是技术太高随意就能研究出。

        将削出薄如蝉翼的生鱼片摆满到盘子上,拿出刚刚调好的酱料,百人山左手举着盘子右手端着酱料走到还在生气的尼禄旁边说道:“尝尝?”

        “阿。”身穿华丽蔷薇舞踏服的尼禄毫无形象的张开嘴,百人山识时务夹起生鱼片,略微沾了下酱料后踮起脚举高了个胳膊将生鱼片送进尼禄的嘴中,微软的嘴唇与手指的碰触让百人山的脸上带起微红,而看了这一切的山德鲁却是纳闷了,这货刚才还不是这个状态,一副三无男版凌波的感觉,而现在怎么就成撩妹达人死现充了。

        “嘶,真羡慕。”李奥瑞克凑到巴尔旁边说道,而巴尔眼角含着硫磺火的痕迹点点头:“对啊,真羡慕。”而巴尔接着回头看到是李奥瑞克说的,面色垮了下来,十分不爽的说道:“我不想跟以前后宫佳丽三千的人说话。”

        “这你就冤枉我了,那都是别人胡说的,老李我当国王的时候后宫佳丽可不是三千。”李奥瑞克十分叫屈的说道,而巴尔却是傻乎乎的信了,他略带惊奇的问道:“真的?不是三千?”

        “对啊,那都是夸张修辞,哪来的那么多人。”

        “那有多少?”

        “2987人。”

        “……”

        巴尔差点跟李奥瑞克打起来,而山德鲁还在沉思中,巴尔作为内心中受到极大伤害的人,带着丝丝忧伤的寻找同样是光棍的山德鲁寻求安慰了,三米高的恶魔跟个小孩一样蹲在地上拉了拉山德鲁的黑袍,山德鲁奇怪的看向他:“咋了?”

        “光棍节同乐。”

        “你****么,光棍节哪个光棍喜欢?”山德鲁把烟锅里的烟灰磕出来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小山子这是怎么了?”李奥瑞克也凑过来奇怪的问道,他虽然跟百人山接触的不久,但是他观察世界的方式是用灵魂观察的,很奇怪百人山现在的情况。

        听到李奥瑞克的话,山德鲁终于想到了一直以来感觉违和的地方,漆黑的看不到面孔的兜帽下亮起两点惨蓝色的光芒,像是鬼火一般。

        灵界视觉

        刹那间世界在山德鲁的眼中出现改变,他此时不再是用肉眼观看世界,而是用的灵魂观看世界,每个人的灵魂都会在情绪波动的时候出现晃动,心情愉悦的时候犹如燃烧的火焰一般会跳动,正如同尼禄现在的灵魂一般,不断地跳跃着,表示她很高兴,而百人山的灵魂……

        平静,犹如一潭死水……

        关闭了一只眼的灵界视觉,山德鲁肉眼看到的还是面带微笑的百人山,而用灵魂观察的视觉中,对方的灵魂依旧是如此的平静,仿佛一切的情绪都是模仿出来的……不,这些情绪就是模仿出来的!

        李奥瑞克是恒定灵界视觉的骷髅,他在第一次看到百人山的时候看到地方的灵魂在不断地波动,而此时却看到的是一个恒定不动的灵魂,所以才觉得奇怪,而山德鲁却是完全明白什么意思了,百人山不是回复正常了,而是根本是在模仿情绪来逗尼禄开心。

        山德鲁急忙跑过去在尼禄不满的神色中拉走百人山,敷衍了一句找小山子有事用来当做理由强拉硬拽的吧百人山拽到远处,在尼禄看不到的视角中,百人山的表情逐渐消失,又是一张仿佛死人一样的脸庞,与昨夜山德鲁见到的那样一般。

        “山哥?怎么了?”百人山像是机器一样的声音问了这个问题,而山德鲁兜帽下的一点惨蓝色光芒深深地注视着百人山,沙哑的声音响起:“我看你似乎并不开心?”

        “有什么关系?”百人山丝毫没觉得这样是不正常的,而是回答了山德鲁的问话,而肯回答的原因也仅仅是山德鲁是他的朋友而已。

        “嘶…你不喜欢尼禄了?”

        “喜欢,所以我一直在让她变的开心,怎么了?”百人山露出疑惑的表情,仿佛是真的疑惑山德鲁的问题一样,而山德鲁的灵界视觉下,百人山的灵魂丝毫没有出现疑惑这种情绪波动。

        “……”山德鲁没有说话,而是松开了拽着百人山的手,百人山整理了下衣服带着询问的表情说道:“我可以回去了么?尼禄现在情绪很不好。”

        远方的尼禄的确挺不爽的,百人山今天的表现出乎她意料的十分对她胃口,而山德鲁这个老鳖孙却把他拽走了。

        山德鲁点点头示意可以走了,百人山径直走向尼禄,在尼禄可以看到他表情的时候,刚才还是死人脸的面孔又带上了温馨的微笑,真像是一个看到所爱之人的表情……

        不是欺骗,山德鲁可以打包票这不是欺骗,因为欺骗也会有灵魂的波动,这仿佛是欺骗一样的举动,对于百人山而言,完全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人字决可以感觉到周围人的情绪,而这些情绪清楚地映照到了百人山的脑海,他现在是一面镜子,反射着周围人的情绪来做出情绪,再由逻辑推演变成实际行动,人心这种东西来自于记忆于天性,马面并不拥有人类的七情六欲,他的情绪无法记忆到灵魂中,所以修改百人山的记忆时完全不知自己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阿尔托莉雅曾经问方无劫对于百人山而言是什么,他的回答为那是他的上帝,现在的他关于那个上帝的记忆完全没有了。

        强大的拘魂使者填充记忆填充的完美无缺,让百人山丝毫不会对自己产生怀疑,而人心作为最复杂的东西,丢失了一点记忆就会让人性情大变,更何况百人山丢失的是维持人心的信仰,方旗作为一名无限空间的高阶领主,巨头中的魁,他可能是在百人山十岁的时候才找到的他?雕刻灵魂的行动从百人山刚刚被他带到那个世界便开始了,方旗救助百人山与绝望中也不过是雕刻的最后一步罢了,纵观百人山从来到维护中心后所有的所作为所为,都是为了回到方无劫身旁而做出的事情。

        面对未知的世界,他选择了沉默,面对强大的人(马面),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在了解了维护中心大概事情后(员工手册),努力的将自己从一个游离在灰色地带的巨头变成了一个满心思拯救世界的人(为了业绩更好而申请回去),面对逗比的宿舍气氛,他的自我完美的变成了一个逗比,仅仅是为了融入进去,哪怕李奥瑞克这个天生的灵界视觉,也没有看出这种完美改变的灵魂,百人山那时的改变是基于‘自我’的改变,也是真正的改变。

        在进入任务世界后,依旧是如此,拥有‘自我’的百人山那时可是有着情绪的,在面对即将完成任务时,他还是情不自禁的嘚瑟了一下,在失手后面对强大的尼禄,他在审视时局后选择了妥协,尼禄的思想并不复杂,仅仅是对一个好玩的事物产生了好奇罢了,所以他只能让对方对他的好奇变的更多,不然失去了价值的他就很难再去有所空子,好奇是爱情的第一步,而爱情的最关键的一步却是先爱上对方,所以百人山屈服在了人性本能的21天习惯期上,面对尼禄从内心的调教中选择爱上了对方,放弃了抵抗习惯期,而尼禄也是顺从她自己意志的爱上了一个完全身心属于她的钦定宠物。

        在两人相处的期间,哪怕尼禄给了百人山偌大的自由,唯有一样底线不允许他碰触,聪明的尼禄虽然不知道百人山渴望得到四名湖中妖精与摩根的原因是为了什么,但是这种渴望贯彻了百人山巫妖期间与正常期间,至少尼禄可以明白这渴望对于她而言绝对不是好事情,所以她不允许百人山与这五人接触,期间的诸多微小的斗争,也不过是互相试探底线,百人山最渴望的事情尼禄很清楚,见到那五个人,而尼禄最大的底线百人山也很清楚,你敢见,就要死。

        一切尽是百人山对于希望回去的妥协,纵使这些妥协让他出现爱情,友情,也不过是为了回去这个目的而出现的情绪罢了,在马面填充记忆后,关于方无劫的记忆完全消失,因为方旗的灵魂雕刻,才让百人山会因为方无劫而产生诸多感情,而这份雕刻被治好后,对方无劫的记忆被消失后,此时的百人山是一个丧失了人格的存在,而恰巧的这种存在方式让山德鲁很熟悉,当年山德鲁化为亡灵法师时,便是如此……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百人山……一个从无开始的百人山,他拥有知识,逻辑,该如何与应该如何这些观念在他的脑海中存在,却因为没了情绪的成长,犹如刚刚出生的孩子一般,灵魂接近于出生,如果不是人字决可以反射情绪,他现在连如何面对这些人都不知道,而他如今的行动也很简单,不过是他人对他的感情如何,在根据逻辑去反射什么罢了,山德鲁情绪他知晓的并不清楚,所以面对山德鲁时近乎毫无感情,而尼禄热烈的爱恋让他根据逻辑反射的也是热烈的爱恋。

        这些情绪从始至终都是借助于人字决反射出的,他自身没有自内心的产生这些情绪,所以他的灵魂才犹如冰冷的湖泊一般毫无波动……

        ps:嗯……生命的意义是活着,却不仅仅是活着。当时的百人山生命的意义是方无劫,却不仅仅是方无劫,那是一个最大的根本,却不是他的全部,所以才会出现诸如骄傲自满之类的情绪,而不是作为一个机器,只想要一心回去,他的自我改变也仅仅是下意识的举动,犹如手指碰到烟头会下意识的弹开,或者是溺水时会抓住周围一切能抓住的东西,这些是自然而然的举动,所以李奥瑞克的天生灵界视觉看不出变化。

        这才是主线展,接下来是从零开始的百人山跟阿尔托莉雅线的展,还有尼禄线的后续,不然一个便当贩子怎么跟一个光正伟的吾王谈恋爱?三观就不同好么,能谈一时谈不了一世!说真的,这两天写这个设定的时候,我十分害怕的选择忽略了书评区,因为我感觉要被骂的节奏诸多,可惜我还是一意孤行的去写了,本身作为一个小众书类的作者,还不能符合自己意愿的写点故事了?

        我不想写出一个莫名其妙至死不渝的爱情或者什么牺牲无悔的拯救世界故事,每个人的行动都有动机,哪怕这个动机看起来可笑,没人是没有原因的天生的什么类型的人,阿尔托莉雅之所以光正伟,是因为她的背景中是作为守护英格兰这种概念出生的英格兰守护龙,尼禄是一个孤独的至高的将骄傲贯彻自己灵魂的人,她的后续故事中有造成她如此性格的以往经历,我也会写出来,与百人山之间的感情也是她个人的选择,我想把我书里每个人的性格原因都写出来,而不是说这个人物就是什么什么性格,他们之所以是这个性格,都是有所原因的……

        哪来的至死不悔?何来的至死不渝?谁说的命中注定?不外乎诸多事情导致罢了,百人山目前就是伪三无,却因为曾经做的事导致有人希望把他从这个状态中拉出来,而他与大小姐的感情,多大的感情能够让一个人在面对在长生不老又可见诸多世界的美妙情况下不惜一切代价的回去?莫过于人为元素罢了,人生中最大的两个**有两种,一个为求生欲,一个为求知欲,这两种**在维护中心都可满足,我如果直接写百人山一直渴望不惜一切代价回去,那么他真的是个人么?那是一个为了安排情节而出现的傀儡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