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衍之王 >章节目录第二百九十八章 三魔战八山
      山风涌动,吹起满天雪,
      三条黑袍就像滴落在纸上的浓稠墨汁,黑到极致,在阴云下反而显得不怎么起眼。
      蓝、紫、黑三位山人忽然出现在他们身后,澎湃的掌力就像被大雨冲垮的山石,分别倾泻向墨青乙三人。
      看似简单而独立的掌力中实则大有文章,
      他们的气息相互关联,隐隐成阵,封锁住对方的行动。
      既然躲不开,那干脆迎上去。
      墨青乙三人黑袍随风而舞,在袍底的遮掩下回身出拳,从灼热的气息中可以判断,这一拳中蕴含着何等力量。
      万夜天一指断江山对魔门的法门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以此为基础变演出许多强大的招式。
      他们用的拳法叫断岳,有开碑碎石之力,与断沧澜一样都是独立的法门。由于是魔道拳法,除沉重的力量外更有令人心惊的寒意,拳风呼啸间似乎能听到隐有鬼泣的声音。
      三对拳掌几乎同时相碰,所有的声音合为啪的一声巨响,
      掌力与拳风在六人之间炸开,形成的气劲四溢开来,霎时间风雪骤散,连整座山崖都随之一颤,震落的积雪形成场小型的雪崩。
      双方各被退震一步,对墨青乙出掌的黑衣老者更是退了一步半。
      从三位山人现身到与对方拼掌后退,只用了很短的时间。
      但足够其余五位老人散开,与另外三人形成一个圈,将墨青乙等人围在中间。
      墨青乙笑了笑,说道:“看来诸位应该就是草原联盟的八大山人,真是久仰。”
      白衣老者眼睛微微眯起,眼神锋利如剑。
      ——这个魔门长老很难对付,即便是他与对方一对一交手,自知也很难胜他。
      黑衣老人甩了甩酸痛的右手,将喉间的那口血咽了回去,笑道:“想不到我们的名号就连久居寒山的魔门长老都听说过,我等身为盟主的密卫,还真是不合格啊。”
      邢煜轻笑一声,说道:“八大山人在人类世界是公认的秘密,修行界有几个没听说过你们?”
      墨青乙看向黑衣老人,说道:“和我对拼了一记,感觉应该不好吧。”
      黑衣老人负手而立,笑着说道:“只能说你也没有那么厉害。”
      墨青乙看着他说道:“你就是我们的突破口,等下会从你这里攻出去。”
      墨青乙年轻时也是魔门罕见的天才,由于其高超的资质与强大的实力,是公认最有可能破境入凌霄的人物,所以才能领导卢七与邢煜这两位比他辈分还高的强者。
      黑衣老人与他对了一记,必然付出了相当的代价。
      紫衣老人冷笑道:“魔门在寒山里呆久了,脑子都冻僵了么?竟狂妄到想破了我们的阵。”
      八位老人一母同胞,是罕见的八胞胎,血脉相连自然心意相连,他们的八门捆仙阵趋近完美,配合紧密进退自如从未被人破过,哪怕面对凌霄境强者也有应战之力。
      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他们才不惧冒着被赤谷里那位发现的风险,继续深入寒山。
      墨青乙淡淡的说道:“我们或许疯狂,但绝不狂妄。长明剑阵都能破掉,你们的阵法有什么不能破的?”
      “那也要看是谁。”
      白衣老者说道:“你们可不是夜听风。”
      墨青乙以同样的口吻说道:“你们也不是长明宗的长老,这个更不是长明剑阵。”
      随后他看向卢七,说道:“你去吧,这里有我们就好。”
      卢七怪笑两声,随后高高跃起。
      白衣老者脸色微变,心想难道他有飞行法器?
      卢七并没有如他担心的那般御空而去,而是在半空中翻了个身头上脚下的坠落下来,直直插入雪中。
      黄衣老人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大变急忙说道:“快阻止他。”
      但为时已晚,只见卢七噗的一声坠入雪中,在雪下数丈深的位置向远处遁去,速度很快。
      白、绿、红,蓝四人顿时反应过来,四道刀光斩入雪中掀起无数白色的雪浪,却被对方灵活避开,只留下破碎的黑袍。
      卢七的雪遁能力之强堪比雪獒之流,而且更加灵活,这一点不在八大山人的预料中,有些措手不及。
      墨青乙与邢煜的袍下生出两道光,直刺黑衣老人。
      八门捆仙,借的自然是八门遁术的原理,只要先功景门再闯生门便可破阵。
      黑衣老人所占位置是伤门,是被困在阵中的人最不该闯的那个。
      但由于他已经受了内伤,是八大山人力最虚弱的一个,而且伤门能够发挥八门的所有力量是威力最大的一门,是由于其他人都可以且必须支援。
      否则大阵气机滞泄,“捆仙”的功效将大大减弱。
      这也是墨青乙与邢煜攻击他的主要原因。
      为了防止这一切的发生,八大山人只能维持大阵支援黑衣老人,根本抽不出人手去追卢七。
      而阵中的二人只需要拖延他们一会儿,卢七便能相继斩杀那三个年轻人。
      众人心中不禁一叹,想要救他们必须付出些代价。
      黑衣老人知道自己的兄弟们都在想什么,主动离开位置,怒吼着持刀向墨青乙冲了过去,一道刀光照亮了天地,在苍茫乌云之下是那样的刺眼,就连风雪帷幕也掩盖不住它的光芒。
      那刀光纯粹而伟岸,仿佛要将天斩开一个窟窿。
      草原最强的刀法,
      擎天一刀!
      由于黑衣老人的离位,八门捆仙的阵法顿时失去效力,两道剑光相继穿透他的身体。
      刀光落下,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将墨青乙与邢煜笼罩期间。
      同时传来的还有黑衣老人的一句话:“快拦住那人。”
      黄衣老人与绿衣老人长身而起,全力催动修为掠向那边,却被一道淡青色的屏障拦了下来。
      与那日青竹峰上,赵浩天困住崔魏铭时相似却有着极大的不同,这一次的结界更加坚固厚重,是他们在洞府中修行时用以遮掩气息和屏蔽外部干扰。
     墨青乙三人为了杀一个长明少年,竟是将整座洞府大阵都搬了过来。
      即便八大山人全力劈砍,也需要数息的时间,
      更何况黑衣老人重伤,墨青乙与邢煜修为虽与众人差不多旗鼓相当,但护身法器无数,相互间配合精妙甚至而且隐隐有两仪剑阵的影子,再加二人不畏生死此时拼命显得极为凶猛,竟愣是和五位山人打的不分高下。
      魔门修士之强大,恐怖如斯。
      黄、绿两位山人想要劈开结界需要相当一段时间,这段看似很短的时间足够卢七做很多事情。
      白衣老人轻叹一声,将黑衣老人护在身后,心道想不到我等八人竟被三个人绊住,这可如何向盟主和陈家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