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私密

第二百二十四章 私密

        略呈琥珀色的酒液,清甜可口,甚至能品出清香的桃子味儿。Ω  Ω  ΩE小    说WwΩW.  1XIAOSHUO.COM

        房俊命人按照老根叔的品尝选出口感最好的那一份,虽然以后还需不停的实验甘油水添加的数量,但是基本算作大功告成。

        不仅是骊山,整个关中都有无数的果酒积压,最后喝不完、卖不掉,只能倒掉。

        若是将这些积存的果酒收过来,处理之后再卖出,必能添置一笔可观的收入,而且亦能为关中的百姓开辟一条财路,算是一举两得,善哉善哉。

        然而房俊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身边的高阳公主殿下……

        这位殿下自从被房俊在乱军之中解救之后,似乎一下子将观念彻底转变了,以前是懒得看房俊一眼,即便见了面,也是“土包子”、“黑面神”咒个不停。现在可好,三天两头的往房俊这边跑,每一次都绫罗绸缎人参何乌什么一大车,美其名曰给房俊补补身子……

        尤其是那小眼神水灵灵亮晶晶,秋天的菠菜不要钱似的拼命的甩……

        房俊就郁闷了。

        这是要闹哪样?

        哥知道自己英明神武魅力无法挡,可是你个臭丫头怎么说也是堂堂公主殿下,这么死气白咧的倒追,真的好么?

        你是不知道,你越是这样火热火热的,哥这心里越是想起你的“黑历史”,心里没底啊……

        *************

        堂屋里,房俊有些走神,高阳公主则拉着武媚娘坐在软塌上,研究刚刚制作的那块蜡烛。

        “这东西用着挺好,但是也太丑了!”

        高阳公主很嫌弃这“块”蜡的形状。

        武媚娘伸出纤纤玉指,婆娑着蜡烛,感受着细腻油滑的触感,轻轻笑道:“丑怕什么?只需弄一个模具,想让它变成什么形状,就是什么形状!这种蜡的质量比一般的牛油蜡都好,火焰明亮,烟少,只要上市,肯定大受欢迎!”

        她尽力的表现自己的天赋,试图填补自己在高阳公主面前的自卑。

        以前房俊不愿意这门婚事,高阳公主自己也很是抵触,还有一丝希望能让陛下收回成命。但是现在高阳公主一反常态,似乎认定了房俊,那么这门婚事便不会再有波折。

        哪怕房俊再是反抗,也是徒劳……

        武媚娘没想过去和高阳公主争什么,也争不过。

        但她不愿像是寻常人家的侍妾那样,沦为一个花瓶、摆设、附属品,无论家主还是主母,都不会在意她的存在。

        她不愿意像是寻常妇人那般,成亲、生子、相夫、锁在粉墙高楼里,数着院子里的梧桐叶子,等待着韶华老去……

        那片渭水之畔的码头,招来了天下各处的商贾,汇聚了流水一样的金钱,将一个新奇的世界,展示在她的面前。

        也点燃了她心底的欲|望。

        然而这一切,极有可能会随着高阳公主嫁进房府,变得烟消云散。

        她没有公主的显赫家世、尊贵地位,但是她让高阳公主知道,房俊身后的那个日益庞大、最终定会成长为巨兽一般的金钱帝国,是由她在撑起!

        或许那样的话,自己便会得到高阳公主的重视,不会轻易的将她现在拥有的东西全都抢走……

        房俊不在,两个女人的话题便随意了许多。

        高阳公主虽然傲娇,但是对于亲近的人,并不难相处。

        在她眼里,武媚娘是跟自己同一阵线的……

        “媚娘,你说……”

        高阳公主瞟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侍女,确定听不到她与武媚娘之间的谈话,却依然将声音压得低低的:“房俊……到底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这话说出口,即便高阳公主一向性格爽利,也不由得羞红了脸。

        实在是难为情……

        但她又不能不问,以前对于这件事是存了看笑话的心思,但现在却仿佛成了她心口的一根刺,万一那个家伙真的不喜欢女人而喜欢男人……

        武媚娘白皙的脸蛋儿“腾”的一下升起红霞,宛如胭脂一般娇艳欲滴,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羞涩的说道:“不是……”

        其实她很想说“是”的,那就是一个兔相公,你们都别要了,给我留着吧……

        可是她明白,即便没有高阳公主,自己这个御赐侍妾的身份,也不可能成为房俊的正室夫人。既然早晚都要来一个正室大妇,那还不如“自己人”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觉得自己浑身燥热,舔了舔嘴唇,往武媚娘身边靠了靠,几乎已经闻到她身上淡淡的体香,这才扭捏着问道:“你和他……圆房了没有?”

        即便是两个女孩子,谈论这样的问题也让人羞不可抑,武媚娘觉得身上像是有条虫子在乱爬,浑身不自在,低垂着头,轻轻“嗯”了一声。

        然后似乎是怕高阳公主误会什么,赶紧又说道:“当初是殿下让奴家试探与他,所以奴家才……”

        高阳公主却对武媚娘是否抢在她之前拔了房俊的“头筹”不感兴趣,两只秀眸亮闪闪的,紧盯着武媚娘问道:“本宫不是说那个……本宫是问……嗯……感觉怎么样?”

        武媚娘快要羞死了,哪有这么问的?

        证明不是兔相公就行了呗,这问题叫人怎么回答?

        “你俩说什么呢,凑这么近?”

        身后突兀的传来说话声,将两人本就羞涩难当的姑娘吓得尖叫一声,倏地分开。

        房俊走进来,疑惑的看着高阳公主已经羞得红透的耳尖,咧了咧嘴:“殿下心虚了……”

        高阳公主强装镇静,吱吱唔唔道:“本宫……那个……有什么好心虚的?不过是跟媚娘说一些女儿家的私密事而已,你一个大男人,凑什么趣?不知羞!”

        语气虽硬,但是眼神躲闪,神情惊慌,肯定有问题!

        这臭丫头若不是做了亏心事,怎会如此神态?

        房俊眯了眯眼,锐利的目光在儿女身上来回巡视,想要找到儿女说谎的破绽。

        高阳公主如坐针毡,只觉得房俊的眼神像是一把小刀子,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剖开,所有的**与秘密全都无所遁形,赤|裸|裸的展示在他面前……

        终于支撑不住了,高阳公主俏脸如火,瞪了武媚娘一眼,小声嘱咐道:“不许和他说!”

        然后慌慌张张的起身便跑掉了。

        只剩下武媚娘孤掌难鸣,面对房俊逼视的目光,有些抵挡不住,露出一个极度不自然的笑容,起身也想要逃跑。

        却被早有准备的房俊一把拽住小手,一用力,武媚娘便“嘤咛”一声,被房俊强壮的胳膊搂在怀里。

        看着怀中的美人儿犹自如同陷入陷阱的小兽一般惊慌挣扎,房俊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给本郎君老实找来,否则,家法侍候!”

        听到“家法侍候”四个字,武媚娘顿时软成一滩水儿,苦着俏脸求饶道:“不要……这大白天的……”

        房俊嘿嘿一笑,揽住柔软纤细的腰肢,一双大手开始登山涉水:“白天怎么了?又不是没试过……”

        “不行,郎君,求你了……晚上,晚上好不好,怎样都随你……呀!”

        最后一句却是被拿捏住了要害,惊叫一声,整个香软的娇躯便都软在房俊怀里。

        星眸如水,眼波朦胧,两片粉润的红唇微微开阖,像是一条离岸的鱼儿一般急促的呼吸,鼓鼓的胸脯急剧起伏,漾起一点点波浪,看得房俊两眼直。

        尤物!

        这才多大呀?就育得这么好,再过个几年,又有新的动作可以操作了……

        虽然心头痒痒的,不过房俊终究没有将这妖精就地正法,使劲儿拍了一下挺翘的臀儿,吩咐道:“等晚上再收拾你……去把某的官服准备好,陛下刚刚遣内侍来传信,命我即刻进宫。”

        武媚娘稳了稳心神,奇道:“这个时辰,有什么事?”

        房俊无奈道:“谁知道呢?某也就是一个侍郎,除了大朝会的时候可以进太极殿列班,平素连进皇城的资格都没有,谁知道叫我什么事儿?”

        或许,李二陛下寂寞难耐,又要在哪里盖房子?

        一想到这个,房俊就无奈的连连叹气:哥在大唐相当于科学家叫兽啊,不是包工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