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五章 爱意

第五章 爱意

        可问题房俊是一个穿越者,他有着前世的牵挂,现在都转嫁到这两个血脉相连的儿子身上,你让他整天板着个脸这个不行那个不对,动辄教训打骂,明知道是对孩子好,可他做不到哇……

        卢氏一脸气愤,上前一手一个牵住小孙子,瞪着房俊道:“孩子晚上跟着我,你去淑儿房中歇着吧。你瞅瞅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妻妾也不少,可孩子就两个,你良心过得去?”

        房俊一脸懵逼,这都哪儿跟哪儿……

        不忿道:“大哥呢?您咋不去管管他,别整天到晚的要么跑在书房里看书,要么跑出去会友,您让他也努努力呀!还有老三呢?年岁也不小了,赶紧的给找一个合适的就成亲呗,别总盯着儿子我一个,开枝散叶,添丁增口,个个都有责任啊!”

        他这么一说,卢氏顿时一脸颓然,叹气道:“别说你大哥了,那就是个没本事的,你大嫂倒是又有了身孕,只是御医给把了脉,说还是一个女娃……哎,咱家也就你有出息了,娘不指望着你,还能指望哪个?”

        房俊挠挠脸,有些无奈。

        咱横行东海开疆拓土,勒石燕然封狼居胥,也没从您口中得到一个“有出息”的夸赞,结果就因为生了俩儿子,就成了家里“最有出息”的一个……

        可这就是大唐的价值观,任你天大的本事,生不出儿子来,你就是个没用的……

        岂止是大唐呢?

        纵然科学昌明、民族进步的后世,照样无数人铁了心的要个儿子,用句老话来说,那就是:“哪怕是个败家子,也得有人给我败啊”……

        只不过若真是个女娃,大哥倒是无所谓,那人已经钻进书堆里去了,大嫂怕是又要伤心难过一阵子。

        别小瞧了那些个经验丰富的老中医,瞅瞅气色,把把脉,男孩女孩十拿九稳,不必B超差多少……

        摇了摇头,房俊道:“虽然说男孩女孩不一样,但这玩意有时候就是天意,是注定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大嫂素来贤惠,知书达礼,本就心中郁结,您可不能给脸色看,否则积郁成疾,极易损及根源,伤身子。”

        这个年代,谁敢说“生儿生女都一样”,出门能被人用唾沫淹死。

        男孩子那是传种接代的,等你死了给你在灵前摔盆儿打幡,逢年过节给你烧纸钱修坟茔,甭管你是家徒四壁亦或富有四海,你的一切都有儿子来继承。

        女儿呢?

        女儿啥都不是,富贵人家还好一点,女儿能成为一切联姻的资本,贫穷人家,也就指望着能卖个好价钱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可不是说说而已,这是现实。

        卢氏顿时恼了,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你娘是那样刻薄歹毒的人么?老娘自己的儿媳妇自己疼,用不着你个棒槌瞎操心!菽儿佑儿,跟祖母走,别理这个糊涂蛋的爹!”

        “哦……”

        两个小子心不甘情不愿,却明显不敢违逆祖母,被祖母牵着手儿向门口走去,还一步一回头,小嘴瘪着,眼泪汪汪,一脸的不情愿……

        可房家谁敢违逆这位主母?

        即便是杀人如麻横行天下的房俊,在目前面前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两个儿子被领走,心里一抽一抽的难受……

        *****

        “哎呦,您这威风赫赫的大将军,还跟一个小侍女置气?”

        萧淑儿蹲在炕沿下,正用一块雪白的帕子仔仔细细的给房俊将脚擦干净,随口取笑了一句。

        房俊坐在炕沿上,居高临下,看着眼前秀发如云、脖颈修长的美人儿,手里捧着茶盏,哼了一声,道:“回头跟媚娘说一声,家中这些个仆人得立一立规矩了。”

        倒不是因为被母亲将儿子从身边“夺走”生气,只是前脚自己说了晚上要搂着两个孩子睡,后脚前院的母亲便听闻了匆匆赶过来,这些个仆人婢女们眼里哪还有规矩?

        萧淑儿扬起脸,俏丽的小脸儿上满是幽怨,咬了一下红唇,幽幽说道:“妾身倒是想要谢谢她们呢,若非通知了母亲,只怕今晚还轮不到妾身来伺候郎君……”

        本是二八年华,如花似玉,结果成亲没几天,郎君便率军出征,这一去便是数千里,大半年,心中岂能没有幽怨?

        回府之后,房俊倒是雨露均沾。

        萧淑儿在这方面算是个生手,不仅没有太多需求,反而每次都被折腾得烂泥一般……

        可她想要孩子啊!

        身为南梁孝靖皇帝的血脉,萧淑儿其实是个遗孤,虽然身份尊贵,占据着兰陵萧氏嫡支的名分,实则在萧家,却是个无根无屏的孤家寡人,否则亦不能以萧家嫡女之身份,嫁给旁人做妾……

        孤苦伶仃的身世,令她非常没有安全感。

        最大的心愿,便是能有子嗣傍身,那么她在房家才算是名正言顺……

        房俊非是不知情趣、不恤人心的莽汉子,从后世而来的他从未有“男尊女卑”的执念,对于枕边人,自然会去揣摩她的心思,并且愿意去体恤、去尊重、去满足她们的述求。

        这种几乎是站在相同位置去体谅女子的做法,在这时代堪称独一份儿……

        看着萧淑儿有些幽怨、又有些惶然的神情,房俊心中一软,拉着她的手将她拉起来,然后揽住纤细柔软的腰肢,紧紧的揽入怀中,在粉润的菱唇上吻了一下,柔声道:“何必这般小心翼翼呢?高阳殿下虽然金枝玉叶,但性格大气爽朗,绝非不能容忍之辈,媚娘精明泼辣,手腕高明,但只要你不会去试图挑战她的地位,她绝不会欺辱于你。至于母亲,看似泼辣,实则心底良善,最是护犊子,外头谁若是欺负了你,母亲能领着你们打上门去讨个公道……咱们房家,虽然称不上从上到下都是良善的性子,但人不犯我,我亦不犯人,你大可沉下心来,好好的过你的安生日子。”

        既然进了房家的门,就是他房俊的女人,自然要好生照顾,长长久久,和和美美。

        他最担心的便是萧淑儿没事儿闲着去撩拨武媚娘,论智谋、论手段,她没一样会是武媚娘的对手,一旦武媚娘狠下心来,能给她玩残了……好在武媚娘性格大气,根本不会在意府中多了几个姬妾,只要没人跟她争手里对房家产业的控制权,没人惦记着她的地位,她绝不会主动去找谁的麻烦。

        所以必须时不时的提点一下萧淑儿,那母老虎不好惹,你离她远点,否则一怒之下给你削成人棍,咱房家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好在萧淑儿也是个乖巧的性子,房家不似皇宫,没有那么多的隐私龌蹉,更没有什么泼天的权力去争夺,只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她就心满意足。

        依偎着郎君健硕的胸膛,萧淑儿脸儿有些红,心跳的砰砰响,察觉到郎君的大手已然顺着衣襟下摆滑了进来,整个人都水儿一样发软,呢喃着哀求道:“郎君,不行,还未熄灯呢……”

        房俊霸道的将她抱起来,轻盈的身子放在自己腿上,笑道:“刚刚夫人不是还想要子嗣来着么?咱们不多努努力,子嗣也不会从天而降。”

        萧淑儿任由大手作怪,扭着身子,双手捧着房俊的脸,然后伸出两根春葱一般的手指,沿着如刀一般的浓眉,挺直的鼻梁,润泽的嘴唇,一然后停留在上唇的短髭上,爱怜的抚摸着,眼眸之中满满的都是燃烧着的爱火,轻声呢喃道:“上天待我何其厚也,居然能够将郎君这等顶天立地、旷古烁金的盖世英雄送到我的身边,愿与君生同衾死同穴,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这样一个国色天姿的绝世佳丽说出这么一番情话更加动人的呢?

        情意绵绵,恩爱婵娟,自然勾起一番天雷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