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萧锐抵达

第一百四十五章 萧锐抵达

        春雨绵绵,风雪消融。

        漠北的春天并未有多少风和日丽,要么便是淫雨霏霏,要么便是狂沙漫天,它带给漠北胡族的是生活的艰辛,却也磨炼出一幅悍不畏死、勇闯天涯的坚韧脾性。

        春雨之下,遥望远处的郁督军山,封顶的白雪依旧皑皑。

        脚下的路泥泞不堪,马蹄踩进去拔出来,带起一股泥浆,车轮碾压在糖稀的泥地里,便是一道道深深的车辙,随行的兵卒不得不从马背上跳下来,冒着绵绵小雨,踩着烂泥,喊着号子吃力的将装满辎重的车辆从泥坑里推出来。

        漠北最安静的时候,不是风雪呼号冰天雪地的冬天,而是雨水连绵的春天,整个漠北都成了一个烂泥塘,哪怕是倏忽百里的胡族铁骑,这可是很也得乖乖的趴在营地里……

        萧锐骑在马背上,昔日养尊处优的嫩白脸膛早已被漠北的风霜吹得黝黑疲惫,头顶斗笠的边沿缓缓滴着雨水。

        看着身后连绵的军队在泥泞的道路上艰苦的行进,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自出生而起便在关中繁华富庶之地,钟鸣鼎食之家,纵然在书本上见过无数描述塞外漠北苦寒艰辛之文字,却又哪里比得上亲眼目睹、身临其境来得更直接、更震撼?

        陡然晋升高位、牧守一方的喜悦过后,便是对未来无法揣度的阴霾……

        抿了抿嘴,萧锐大声鼓励道:“都加把劲!这一路数千里都走过来了,前边便是赵信城,自有右屯卫和右武卫的袍泽接应,届时便在那里休整,大家也都能歇一歇,喘口气。”

        “喏!”

        命令传达下去,兵卒鼓足劲儿,艰难跋涉。

        这等天气之下行军,体力不支导致士气低迷,最是军中大忌。好在如今郁督军山左近的胡族早已被薛万彻连同着薛仁贵一扫而空,否则若是这个时候窜出来一股胡族骑兵,唐军的必然遭受惨痛失败……

        倒不是萧锐非要急着赶路,而是这个季节,正巧是漠北雨水丰盈的时候,一场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三两天,等到终于放晴,走了没有几里路,一片黑云彩飘过来,便又是一阵雨。

        雨水足,气温低,地皮几乎就没有干爽的时候。

        他可不敢带领数万大军游山玩水优哉游哉的耽搁上两三个月,才赶到郁督军山……

        所幸临近赵信城,道路因为常年经由胡人的牧民展示骑马践踏,从而导致路面比较坚硬,受到雨水的影响小了一些,路况尚可,行军速度才稍稍加快。

        等到大军气喘吁吁几乎耗尽了力气抵达赵信城,却尽皆傻了眼……

        哪里还有一丝半点“城”的模样?

        整片山腰处的庞大平地,到处都是残垣断壁,炸毁的房舍崩塌的砖石凌乱的遍布各处,而就在这些废墟之上,正有着面部绑了一层布条遮住口鼻的唐军时不时的翻开废墟,将一具具尸体挖出来,然后用简易的板车推到西边一侧。

        靠近山壁的地方被借着山势挖出好几个大坑,一个连着一个。

        哪怕是隔得远,亦能够看得清坑里密密麻麻堆积了无数的尸体……

        此时正有兵卒在光秃秃的山坡上埋设了火药,引出一根长达数十米用油纸包裹着的引线,点燃之后便撒腿奔跑。

        待到兵卒远远跑开,防水的引线丝毫没有受到小雨的影响,“嗤嗤”的冒着黑烟,引燃了埋设的火药。

        “轰”的一声闷响,继而便是地动山摇。

        半面山坡都被炸得滑坡下来,将一个大坑掩埋。

        萧锐眼角抽搐。

        身后的唐军目瞪口呆。

        这特娘的是杀了多少人?

        距离赵信城一战已然过了好几个月,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处置完当日杀掉的胡人尸体……

        待到走进一些,看到堆积在赵信城废墟之北的那一座由无数胡人尸骸筑城的“京观”,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萧锐身后一个副将使劲儿咽了口唾沫,喃喃道:“娘咧!房二郎这是要杀戮成魔么?瞧瞧这京观,再瞧瞧那埋尸坑,这怕不得杀了有几万人!”

        另一人亦是心惊肉跳:“亏得当初房二郎捷报送抵长安,还有不少人说是谎报军情、冒领军功,说什么薛延陀十五万大军,纵然是十五万只绵羊,你又能杀得了几只?如今看来,房二郎怕是根本就查不出数量,胡乱约摸着报了一个数字……只少不多啊!”

        ……

        此次调集前来漠北镇守这一片疆土的,都是大唐府兵之中的精锐,这些年南征北战,都是见过世面的。

        哪一个手里没有两条人命?

        可是现在瞅瞅这漫山遍野的尸体,各个震惊。

        萧锐深吸口气,看着远远迎上来的一队人马,对左右道:“此地已然不可驻扎,看来大军还不能歇息,要一口气抵达郁督军山才行。”

        诸人愁眉苦脸的点点头。

        眼下乃是春季,纵然气温低一些,可尸体依旧开始腐烂,疫菌扩散,在这里住上一晚,不知得有多少兵卒感染疫菌。

        揉了揉跨在马上的两条早已僵硬麻木的双腿,士气在次低落……

        *****

        相距十余丈的距离,双方不约而同下马。

        步行几步,到了近前,相互见礼。

        都是熟人,也没必要太过在意礼节,寒暄了几句,房俊笑问:“当真是没想到,居然是萧驸马得了这个差事。”

        说来也巧,此地爵位、职务最高的三个人,薛万彻、房俊、萧锐,都是大唐驸马。

        萧锐道:“吾亦是不可置信,毕竟从未有主政一方之经历,如今却陡然成了瀚海都护府的大都护,唯恐辜负了陛下隆恩,当真是诚惶诚恐、战战兢兢啊!”

        这真不是客套话。

        萧锐是个有自信的人,若是放在大唐十道任何一个地方,他都丝毫不惧,相信自己能够有所作为。然而此地毕竟是远离大唐边境数千里之遥的漠北,是铁勒诸部繁衍生息的地域,周围胡族环伺虎视眈眈,稍有行差踏错,便是不可挽回之结局,万劫不复。

        他真的心虚……

        房俊与他关系不同,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心存敬畏,夙兴夜寐,方可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来来来,某为萧都护介绍介绍诸位漠北豪杰,往后大家同为袍泽,共为唐臣,自当携手共进忠君爱国!”

        “拔灼见过大都护。”

        “吐迷度见过大都护。”

        “咄摩支见过大都护。”

        ……

        十余位铁勒诸部的酋长、渠帅一一上前,执礼甚恭。

        不恭敬不行,这位大都护虽然看上去文质彬彬神情和蔼,但到底是大唐的勋贵,手底下虎狼之师数万,谁知道是不是一只笑面虎,当面笑眯眯,背后就抡刀子?

        汉人奸诈,前脚达成协约后脚悍然撕毁的人多了去了……

        萧锐没有主政一方的经验,但到底是世家门阀培养出来的出类拔萃的人才,面对这些个酋长、渠帅一点也不虚,微微颔首,面容随和,语气却锐如锋芒:“吾受陛下之托付,担任瀚海都护府大都护一职,肩负弥合胡汉仇恨、南北战乱之职责,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夜不敢寐!诸位皆乃漠北之豪杰,一时之枭雄,必然识时务、知进退,当携手本都护,精诚团结治理漠北,使得数百万铁勒部族安居乐业、休养生息。若是有谁胆敢阳奉阴违、居心叵测,破坏胡汉弥合之大业,本都护必率虎狼之师奉天讨逆,予以制裁。届时阖族遭难、身死名裂,乃是自掘死路,勿谓言之不预也!”

        这一番话并未疾声厉色,却杀气腾腾,听得在场诸位酋长、渠帅汗津津冷飕飕,艰难的沿着唾沫。

        果然,唐人就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房俊笑眯眯的负手立于一侧,从现在开始,他就必须将主导者的位置让出来,将萧锐捧上核心的地位。

        不过这位这位公子哥儿倒是的确令他刮目相看,明显有几把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