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争先恐后

第一百三十七章 争先恐后

        本应当怒发冲冠,现在却迷之微笑,这种相悖的神情出现在面前,李君羡难免心中惴惴……

        莫不是皇帝被气得发了疯?

        李二陛下却不去管李君羡如何惊诧狐疑,他心中满满的全都是欣慰与得意。

        龙生九子,各个不同,你不能指望每一人儿子都谦虚本分、出类拔萃,总会有才华卓绝的人杰,亦会有不思进取的纨绔。

        桀骜不驯也好,惹是生非也罢,那个被他称为“禽兽不如”的孽子纵然有千百般的不是,人憎鬼厌俨然败类,但只要有“友爱兄弟”这么一个优点,便足矣让李二陛下老怀大慰、龙颜大悦。

        想当年,形势所迫不得不对自己的兄弟挥下屠刀、你死我活,这不仅仅是李二陛下一生之中无法洗刷的污点,每每午夜梦回,太子建成的惨白面容、齐王元吉的身首异处,各府家眷惨呼哀号的景象便令他痛彻心脾……

        谁不想兄友弟恭、手足情深呢?

        然而世事无常、人生难料,总有迫不得已黯然神伤。

        况且又何止他李唐皇室?历史上,为了天下至尊的权力兄弟阋墙、手足相残者比比皆是、不计其数,但是瞧瞧咱李二的儿子们,虽然亦会对皇位明争暗斗,但那乃是人之常情,然则各个谨守本分绝不逾越,只做君子之争,绝不心狠手辣。

        如今就连那个被自己叱责为“禽兽不如”的孽子,亦能为其兄出头、为其弟担责,敢作敢当率直坦荡,李二陛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一种极其强烈的成就感塞满了李二陛下的胸膛,他觉得自己的家庭教育冠绝千古、远胜先贤,以他这种好大喜功的性子,焉能不得意万分?

        李二陛下美滋滋,似乎身体的疲惫与不适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又回到当年金戈铁马争天下的岁月,直接站起身,将书卷丢在一旁,吩咐道:“走,咱们去宗正寺看看,宗正卿是否能够公正处理此事,对皇族之中的败类严加惩处!”

        几位臣子尽皆无语。

        宗正卿乃是韩王李元嘉,年岁虽然轻了一些,但性情耿直铁面无私,又有李二陛下的力挺,素来对于犯错的皇族子弟严加惩处,皇族之中,无人敢在韩王面前徇私。

        只怕韩王矫枉过正,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

        春困秋乏。

        韩王李元嘉刚刚在府中陪着王妃用过午膳,便觉得精神恹恹困意难当,正想着沐浴一番睡个午觉,便有宗正寺的官员急匆匆前来,禀告了荆王李元景与蜀王李愔在朱雀大街上那场闹剧……

        李元嘉眉头微蹙,心中火起。

        这一个个都是吃饱了没事儿干,一天到晚的总不消停!

        尤其是这个蜀王!每年若是不被宗正寺抓过去惩戒个三回五回,好像日子就没法儿过了,隔三差五的不被李二陛下鞭挞一顿,就浑身皮子痒痒。都说房俊是棒槌,可是在李元嘉看来,蜀王才是长安城里最“正宗”的那个棒槌。

        如假包换的那种!

        叹了口气,命那官员稍待,自己强打精神换上官袍,这才随同一起来到宗正寺。

        到了正堂,命人将蜀王李愔带上来。

        等候的功夫,又有官员来报,蒋王李恽在门外求见,说是投案自首……

        李元嘉眼皮子跳了跳,一个个的,都特么不消停!

        不过是长街之上闹腾得过分,损了皇室颜面而已,又非是作奸犯科致人伤残,哪里用得着“投案自首”这个词汇?

        “一并带上来吧!”

        在李元嘉看来,这件事很简单,脉络很清楚,就只是皇族之间争风斗气而已,问题只在于一方是荆王,一方是蜀王,叔侄相斗,风闻不好。

        将这几位训斥一顿,小惩大诫,如此而已……

        少顷,蜀王李愔被带了上来。

        这位蜀王殿下来到堂上,大大咧咧的一拱手:“见过韩王叔!”

        未等韩王回应,便瞪着左右官吏,呵斥道:“一个个的还懂不懂点规矩?傻呆呆的站着等着本王给你们施礼呢?赶紧的搬把椅子来,沏一壶茶水、备几样点心伺候着!这大春天的,口干舌燥,难受得紧!”

        这位一年到头来宗正寺得有个十回八回,上上下下全是熟人,毫无犯错之后的拘谨,简直跟回到自己家中一般。

        官吏们对于蜀王的呵斥见惯不怪,也不等韩王允许,径自便沏了壶茶拿来几样点心,又搬来椅子茶几,伺候着蜀王就在堂上一侧坐了,看着他拈了快点心放进嘴里咀嚼,又“伏溜伏溜”的喝着茶水……

        韩王李元嘉坐在堂上,看着大大咧咧好无规矩的李愔,一阵头疼,呵斥道:“堂堂亲王,还懂不懂点上下尊卑?荆王好歹亦是你的叔父,你不执礼甚恭也就罢了,还当街之上鞭笞怒骂,甚至掀翻荆王的马车!皇族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李愔喝了口茶,满不在乎道:“得咧!韩王叔您也别满口教诲之言,您说的道理我都懂!这不是知道做错事,前来宗正寺领罚了么?您赶紧的,该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小侄甘心领受,绝无怨言!”

        李元嘉气结。

        虽然认错态度良好……可你这分明就是肆无忌惮的明知故犯呐!

        必须罪加一等!

        “目无尊长,不遵法度,当街闹事,有损皇族威仪!判令鞭挞二十,圈禁十日,若有再犯,加倍罚之!李愔,你可心服?”李元嘉瞋目怒视,宣布刑罚。

        李愔丝毫不惧,反而腆着脸道:“韩王叔,要么改成鞭挞三十吧,圈禁就免了,你可可好?如今正值春日,城外野草清清、山明水秀,正是踏青游玩之时,小侄可是约了好几位名门淑媛相携前往骊山呢!”

        李元嘉大怒:“宗室法度,焉能讨价还价?汝执迷不悟,不知悔改,鞭挞加倍,圈禁不变!来人,拉出去行刑!”

        李愔急了,一把将上前来的几个官吏推开,哀求到:“韩王叔,您行行好,鞭挞多少都成,只是这圈禁免了可好?”

        李元嘉喝道:“放肆!一而再再而三,再敢聒噪,圈禁时日加倍!”

        李愔赶紧闭嘴。

        这位韩王叔平素在府中温文尔雅,待人接物极是谦和低调,但是处置公务,却是绝对不讲情面。皇族之中一应亲王世子,在其面前莫不是俯首帖耳,不敢顶撞半句。

        哦,或许唯有房俊才能整治这位韩王殿下。

        这位韩王的小舅子当年马踏韩王府,吓得韩王非但不敢上前,甚至一溜烟儿的跑去皇宫里寻找陛下相救,早已成为长安笑谈。只不过这个时候李愔可不敢将这件事拿出来说道,以免韩王恼羞成怒,惩罚加倍。

        李愔是个混不吝,却不傻……

        “且慢且慢!”

        就在官吏推推搡搡意欲将李愔推出去行刑,李恽小跑着从外头进来,先瞅了一眼李愔,这才冲着韩王施礼道:“小侄见过韩王叔……今日之事,实则因小侄而起,若非小侄煽风点火,六哥绝对不会当街拦阻荆王叔,所以六哥所受之刑罚,该由小侄一力担当,无怨无悔。”

        李愔一愣,怒骂道:“放屁!本王行事,何曾收人挑唆?老七你这是在侮辱本王的智商么?速速推开,此事与你无关,莫要胡搅蛮缠!”

        李恽道:“六哥休要多言,房二哥送给三哥的歌姬,谁也不能抢!谁敢抢,谁就是打房二哥的脸,小弟就跟他没完!本就是吾见到荆王强抢歌姬,气不过,这才撺掇六哥出手,是六哥被吾蒙蔽,所以错本在吾。”

        ……

        韩王无语。

        娘咧!

        你俩在这宗正寺上演一出“手足情深”的戏码也就罢了,老子权当看不见。

        可蒋王殿下你这般毫无底线的溜舔房俊……简直不要脸!

        咱就算知道你的目的乃是将房小妹取回去,可说到底,能矜持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