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夷男可汗

第六十章 夷男可汗

        祖宗诶!

        您好歹追上去也厮杀几场,给咱们挣回来一个世袭罔替的国公爵位呀……

        “全军听令,用饭之后,即刻出发!”

        “喏!”

        右武卫稍作休整,简单的用了一顿饭,便沿着右屯卫前进的道路一路向北追逐。

        等到抵达诺真水的北岸,看着布满河床的薛延陀人、战马的尸体,看着天空之中盘旋的秃鹫,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渐渐将人畜尸体慢慢掩盖,所有右武卫的兵将尽皆站在堤岸之上,一片沉默。

        人间地狱啊……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何以纵横草原大碛的薛延陀铁骑,会遭遇此等残酷的屠杀?

        在长安一直不显山不漏水,采用与大唐其余部队府兵制尽皆不同之募兵制的右屯卫,究竟强大到何等程度?

        风声呼啸,大雪飘飞。

        所有右武卫的兵将尽皆内心巨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从接到右屯卫兵出白道的消息,他们便一路马不停蹄的追赶,他们赶到武川镇的时候,武川镇已然被右屯卫攻陷,城内的硝烟尚未散尽,右屯卫便在诺真水之上演绎了这样一场震人心魄的屠杀,一举将武川镇溃逃的军队悉数歼灭。

        太强了……

        薛万彻深深吸了口气,大手一挥:“即刻出发!”

        必须追上房俊的脚步,不然按照目前这个态势,恐怕等到人家直捣龙城犁庭扫穴之后,自己才追得上。

        跟在人家屁股后头吃屁呀?

        薛万彻可没那个爱好!

        此等千载难遇的攻势,自己怎么也得赶上去,就算吃不到肉,也得喝一碗汤啊!

        不然自己岂不是能悔死?

        右武卫数万大军一个个的也都红了眼睛,听到命令之后,根本无需动员激励,哪怕天气再冷,风雪再大,胸膛之中沸腾的热血也使得他们眼中唯有这横扫漠北的盖世功勋!

        数万人站在诺真水的河堤上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怀揣着一颗燃烧着的追求功勋的万丈雄心,顶风冒雪追逐着右屯卫袍泽的脚步,向着北方极速前进。

        *****

        巍峨的郁督军山就像是上天赐予人间的屋梁,自西北斜插东南,与数百里之外另一座由东北斜插西南的狼居胥山遥遥相对,呈一个“八”字之势,紧锁住余吾水向北至瀚海之间的广袤草场。

        这里是漠北的核心,受到天神赐福,有山岭环绕,有河流湖泊,有肥美草场,有健硕牛羊。

        这一片土地被所有漠北的部族视为“圣地”,匈奴、突厥、薛延陀……几乎每一个草原之上霸主,都不约而同的将牙帐设立与这一片区域之内。

        从匈奴人祭天祈神、大会诸部的龙城,到突厥号令群雄、称霸漠北的单于庭,乃至于薛延陀夷男可汗设立于郁督军山北麓安侯水之畔的牙帐,这一片丰饶的土地,始终是漠北胡族的神圣所在。

        这些时日漠北连降大雪,郁督军山下的帐篷连绵数里,被积雪几乎掩盖了一半,风雪之中时有袅袅炊烟,孩童嬉闹,远方山峦白雪皑皑,颇有一副世外桃源之安逸美好。

        山脚下,夷男可汗的牙帐。

        牙帐之内布置奢华,随处可见的金银器具、珍珠玛瑙,将这一处宽大的牙帐衬托得珠光宝气华美异常,便是大唐的一些王侯府邸,怕是亦多有不如。

        来自大唐的香炭在铜炉之中燃得正旺,外头寒风凛冽,账内温暖如春。

        夷男可汗穿着一套丝绸长袍,腰间缠着宽宽的腰带,缀满了美玉,头发不似寻常薛延陀人那般肮脏油腻的梳着小辫,而是打理得整整齐齐,带了一顶汉人的进贤冠。

        望之有若一个汉人富家翁,浑然没有一丝一毫漠北雄主的迫人气概……

        此刻,夷男可汗正端着一个金樽,笑呵呵对着坐在他左手边一侧的契苾何力,说道:“来来来,我的契苾兄弟,美景良辰,自当寻欢作乐,何必如此一副怨天尤人之怨愤?快快满饮此杯!”

        契苾何力一脸胡须抖了抖,心中暗忖你特娘的难道不知老子为何这般神情?

        你将老子软禁在这牙帐,难道还指望老子对于摇头摆尾,笑靥如花?

        呸!

        做你特娘的春秋大梦去吧……

        不过他虽然相貌粗豪,性格也有些刚烈,却绝对不傻,眼下自己成为阶下之囚,固然要坚定立场不肯背叛大唐投降夷男可汗,但也不能一个劲儿的猛怼,否则当真惹恼了夷男可汗,受罪的还是自己。

        别看夷男可汗一副温厚长辈的模样,好似性情温润和蔼可亲,但是有谁触犯了他的可汗权威,下手绝对会干脆残酷!

        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契苾何力端起面前的金樽,强笑道:“在下敬大汗!”

        一饮而尽。

        美酒入喉,却倍添苦涩。

        夷男可汗哈哈大笑,也饮了樽中酒,抹了一下嘴巴,问道:“我的契苾兄弟,你们两家乃是铁勒同宗,当年为了反抗突厥暴政,一东一西各自为政,号称可汗,为了我铁勒部人的福祉用鲜血与突厥人搏杀,这才终于能够推翻突厥人的保证,使得我铁勒部人重新成为草原大碛的主人,能够像天上的雄鹰那般自由的翱翔,主宰漠北众生!如今,我贵为薛延陀的可汗,而你是我的兄弟,又何必为了唐人卖命,却与自己的兄弟为敌呢?只要你今日做出承诺,率领你的部众回归汗国,我便传下谕令,许你成为薛延陀可汗的顺位继承人,我死之后,可汗之位,由你继承,强盛我铁勒诸部!”

        此时账内尚有几人,闻听此言,尽皆一脸呆滞。

        居然将可汗之位相让?!

        这这这……

        于是,账内几人尽皆将目光看向夷男可汗右手边一个豹头环眼的青年。

        尽皆饶有深意。

        那青年一张方脸黑里透红,神情有些愤怒,却隐忍不敢发。

        契苾何力听了夷男可汗的话,气得差点跳起来一刀捅死这个老混蛋!

        娘咧!

        这是拉拢我吗?

        你这是要将我往死路上逼啊!

        契苾何力瞄了一眼那神情隐隐愤怒的青年,赶紧起身,断然拒绝道:“大汗说笑了,此地乃是大汗之牙帐,漠北之圣地,却非是在下安身之所。在下蒙受大唐皇帝厚恩,自当以死相报,焉敢背弃诺言,投奔大汗?此事大汗还请莫要再说,左右在下身为阶下之囚,感念大汗以礼相待之恩,然则若是要将在下送与天神驾前侍奉神灵,在下亦绝无怨言!”

        别特么整这些虚头巴脑的,有能耐不怕所有契苾部造反的话,您干脆就一刀子痛死我!

        那青年闻言,看了看契苾何力坚定的神色,脸上的表情这才微微缓和,却依旧不爽。

        夷男可汗道:“我的兄弟,你这说得什么话?咱们皆乃铁勒部人,有着一样的尊贵血统,即便你误入歧途投靠大唐,我又怎能忍心对你痛下杀手?若是真有此想,又焉能与你在这牙帐之内把酒言欢,快意畅谈?”

        他起身,一脸热切,拉着契苾何力的手,将他拽着坐到自己身边,脸上换了一副慈祥的笑容:“你且放心,便在这牙帐之内住下,契苾部的族人自有我派人去安抚,即便天降大雪白灾肆虐,亦绝对不会亏待了契苾部的任何一个族人!至于你,我的兄弟,你还是应当想一想,何必为了唐人而背叛自己的宗族呢?你乃是我铁勒部人,就算为了唐人鞠躬尽瘁,唐人也将你视为异族,不值当啊!”

        然后,他又手指着身边的那青年,道:“拔灼是我的儿子,也是你的侄子,更是我特勒部人,今日我就把话跟他说清楚,只要你契苾何力放弃大唐,回归汗国,这薛延陀可汗的位置,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此言一出,那青年的一张脸又阴沉难看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