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武川镇(下)

第五十四章 武川镇(下)

        地龙翻身?

        契苾可勒心头疑惑,顿住脚站在城墙的台阶上,过了一会儿,颤动非但未曾减弱,反而越来越剧烈。

        蓦然,契苾可勒猛地回头,三步并做两步来到箭垛旁,手扶着箭垛向南方张望,一颗心瞬间提起!

        只见南方漫天风雪之中,幢幢身影好似地底冒出的索命幽魂,影影绰绰连成一片,待到再稍微近了近,便见到那一杆杆风雪之中昂扬飞舞的赤红大旗,以及无数身着赤黑两色战袍的唐军,自大地的尽头铺天盖地的袭来!

        “敌袭!”

        “敌袭!”

        “唐军杀来啦!”

        ……

        城墙之上顿时金鼓齐鸣,号角声穿云破风,响彻全城。

        训练有素的驻军当即示警,城下驻守的兵卒一拨一拨的开到城墙上来,极短的时间便完成了部署,等待作战。

        城头上的契苾可勒望着越来越近的唐军,骑兵头盔之上的红缨犹如风雪之中跳动的火焰,令他整颗心都似乎沉到谷底。

        如此规模的唐军骑兵能够铺天盖地的出现在武川镇,大度设的命运已然不言自明。

        这不仅仅是败了,连一个送信的斥候都未能逃回武川,必然是被唐军死死的堵住了白道口,断绝了后退之路,漠南那是唐军和突厥人的地盘,后退无路,平坦辽阔的敕勒川便是大度设的埋骨之处,等待他的唯有全军覆灭之结局。

        数万精锐铁骑啊!

        就这么葬送在了漠南?

        契苾可勒简直无法置信。

        可是出现在面前正汹涌冲锋的唐军,却残酷的向他证实了这个事实。

        深吸口气,契苾可勒举起手,向着左右聚拢过来的兵将大喝道:“准备作战!二王子已然战败,武川乃是漠北之门户,若是失守,唐军突入漠北,万里平原将会任由唐军肆虐!想想诸位的族人家眷,等到唐军肆虐,可否还有活口?为了汗国,为了大汗,为了族人家眷,吾等死守武川!”

        “死守武川!”

        “死守武川!”

        城墙薛延陀兵卒战意高昂,齐声大喝,声震四野!

        契苾可勒满意的颔首。

        对于武川的守备,他有着充足的信心。

        城内两万守军尽皆用汉人降将操练,所习乃是汉人最高明的守城战术,虽然弓弩缺乏了一些,但薛延陀的战士更骁勇、更悍不畏死,整个武川镇固若金汤,万无一失!

        在他看来,若想攻陷武川,除非唐军兵力数倍于己,且携带大量云梯撞车等等工程利器,否则必是徒劳。

        更何况看着冲锋的唐军尽是骑兵,平原之上唐骑不逊色于薛延陀骑兵,但是以之攻城?

        汉人的兵书契苾可勒亦看过不少,但从未看过有骑兵可以破城的战例……

        真当我们还是以往只知骑射不知守城的蛮夷?

        契苾可勒蓄满胡须的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连连下令,指挥兵卒部属在各个紧要的位置,抵御唐军攻城。

        薛延陀不擅冶铁,弓弩的制造更是落后大唐太多,骑兵之中装备的短弓固然轻巧,但杀伤力有限,非是守城利器。故而武川城头并未有多少弓弩手,而是准备了很多滚木擂石,城下一口一口大锅支起来,架上柴火,将雪水煮沸,然后倒入金汁搅拌,顿时恶臭冲天,熏人欲呕。

        所谓的“金汁”,便是人畜的粪便……

        此物被滚水煮沸之后淋到攻城的敌军身上产生烫伤,会立即使毒液攻入肺腑,无药可救。

        契苾可勒冷冷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唐军。

        骑兵攻城?

        呵呵,真是异想天开呀……

        不过唐军冲锋只是发起的威势,依旧让契苾可勒心中感到紧张。

        铺天盖地的唐军骑兵顶风冒雪,跨过武川城下冰封的塔布河河道,铁塔溅碎冰雪,声势浩大的向着武川冲锋而来,骑兵头盔之上的红缨如同一片跳跃的火焰,夺人眼目!

        这就是打得昔日草原霸主突厥汗国分崩离析的大唐铁骑!

        纵然没有卫公李靖、英国公李绩、河间郡王李孝恭这等盖世名将,亦未有程咬金、尉迟恭、李大亮、侯君集这等勇冠三军的猛将,却依旧保持着汉家儿郎骨子里的凛凛血性!

        草原上的主人换了一代又一代,犬戎、羌人、突厥、薛延陀……一个部族的兴起,便意味着一个部族的消亡。

        然而在南方那边锦绣山河之间,纵然汉人的王朝亦是兴衰更迭,但是汉人依旧坚守在那里,一个又一个的王朝衰落,然后一个又一个的王朝兴起,始终保持着对草原民族的压制。

        那些惊才绝艳的盖世名将,更是一辈又一辈的永不断绝。

        李牧、蒙恬、李广、卫青、霍去病、赵充国、班超、甘英、窦宪、曹彰、冉闵、祖逖、桓温、、谢玄、刘裕、檀道济、李靖、李绩……

        这些功勋赫赫,被汉家百姓世代称颂的盖代名将,踩着草原胡人的尸骸,成就千秋美名,彪炳汉家青史!

        这就是汉人的可怖之处。

        胡人就算再是强大,也只能占据一时之优势,每当汉人生死存亡之际,总会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

        这样的民族,如何能够征服?

        所以薛延陀对于大唐一贯采取缓和的策略,从来不曾有野心饮马黄河、鞭指长江,只要能够时不时的劫掠一番占尽便宜,仅此而已……

        轰鸣的马蹄声击碎了契苾可勒的思绪,他回过神,看着唐军已然冲锋到距离城墙一箭地之外,齐齐勒住战马,止住冲锋的脚步。

        契苾可勒不解。

        他虽是胡人,但汉人的兵书也看过不少,知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道理,攻城之时最讲究气势,这般临阵勒马,除了将己方经由冲锋所蓄积的气势泄掉之外,又能有什么战术?

        他不信唐军统帅会这般愚蠢,所以他一边派遣斥候即刻返回郁督军山牙帐禀明此间情况,一边紧张的等着看唐军尚有何攻城之策略。

        果不其然,只见唐军在城下休整了大约有一个时辰之后,大约有一半的骑兵尽皆下马,缓缓结成阵势,在后军有三辆奇怪的战车被推了出来,几个兵卒钻进厚厚的木头盖子下面,慢慢的向着城墙推来。

        契苾可勒估算了一下双方距离,确保唐军的冷箭无法射伤自己,这才伸长脖子,趴在箭垛上向城下观望。

        那战车奇形怪状,想一个硕大的乌龟,上头覆盖着厚厚的木板,不惧城头上的滚石檑木,金汁亦无法伤到盖子下面的唐军,防卫甚是严密。

        可就算防卫再是天衣无缝,你总得冒出头来攻城吧?

        难不成还能将这个王八盖子直接推到城头上来?

        不仅契苾可勒一头雾水,城上的薛延陀守军也茫然不解……

        契苾可勒心头隐隐觉得不妥,怎能让唐军这般轻易的便突入到城下?总得有点态度,让唐军知道武川镇固若金汤,不可强攻才行。

        当即便挥了挥手。

        城上的守兵便将滚木擂石一股脑的推下去,又将沸腾的金汁朝着“王八盖子”倾倒下去,甚至还射了几箭,闹腾得挺欢实。

        然而“王八盖子”皮糙肉厚,挨了一轮打击,居然毫发无损……

        契苾可勒心里长了草一般慌张失措,越是弄不明白唐军的意图,就越是心里没底。

        大军兵临城下,不就应该一个强攻一个固守,打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才行么?

        你特么弄两个“王八盖子”想干啥?

        就在他心里慌张失措,不安的感觉越来越甚的时候,陡然见到那几个“王八盖子”缓缓后撤。

        契苾可勒揉了揉眼睛,确认了一下。

        没错,的确是后撤。

        见鬼了!

        这唐军不仅不进攻,还撤退了……

        这什么情况?

        “渠帅,不对劲啊……”身边一个亲信嘀咕。

        契苾可勒怒道:“放屁!老子当然知道不对劲,大大的不对劲!”

        “不是……”那亲信吓了一跳,忙道:“小的是说那冒烟儿的东西不对劲……”

        “冒什么烟儿……嗯?”

        契苾可勒这才看到果然如亲信所说,就在刚刚“王八盖子”蹲着的城墙那一块,有淡淡的轻烟冒出来,城下背风,所以看得还算清楚。

        这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