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两千零六章 火器的难题

第两千零六章 火器的难题

        习君买与高侃振奋莫名,薛仁贵却面有忧色:“这等天气,要长途行军直奔塞北,怕是兵卒减员严重啊……这薛延陀也不知是否吃错了药,这天寒地冻的,挑衅个什么劲儿?”

        古往今来,最忌冬日行军,辎重之耗费成倍增长不说,单薄的戎装难以起到保暖之作用,冻死冻伤的兵卒,比之一场大战的消耗也少不了多少,最是打击士气。

        显然,薛仁贵也不认为能打得起来,此次奔赴塞北,更多的则是拉练一番军队在残酷天气条件下的适应能力……

        强军是打出来的,可若是平素疏于操练,上了战场又怎们可能打得出来?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就是这个道理。

        房俊颔首道:“北疆军情紧急,朔州的边军不足两万,平素有突厥降人挡在前头,倒也不虞有失。可是此番薛延陀大举来犯,其部族之中有很多皆是以往颉利可汗之麾下,与突厥降人素有联络,万一其中有人反水,则朔州危在旦夕,不能将所有希望都压在阿史那思摩身上。阿史那思摩固然是突厥降人的首领,然而长安的安逸生活,已然使得这只草原上的雄鹰褪去了桀骜剽悍,早变成了一只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谁也不知道他还有几分决死冲阵的血勇。所以,就算条件再是艰苦,亦绝不可延缓出兵。”

        薛仁贵凛然,奋起精神应道:“喏!”

        身为军人,岂能因为行军条件艰苦便抱怨萎缩?身为将领若是心存抵触,低下的兵卒必然士气全无。

        房俊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不过诸位放心,某非是严苛之人,稍后便调集吾家农庄里的所有棉衣送到军中,五千精骑先行出发,其余兵卒稍后开拔,行军郎中多多备齐治疗冻伤的药物,若军中储存不足,那便买空整个长安城的药铺,务必保证兵卒冻伤之后有药可治。”

        顿了一下,他看着几位将官,说道:“稍后,某会前往铸造局,多多带上火器,此行如论是否开战,都是一次绝佳的野外拉练之机会,北疆辽阔,小股的马匪盗寇总会有的,正好操练一番对于火器的应用,熟练战法,亦能在实战之中寻找火器的瑕疵,予以改进。以后,火器将会是战争的主要手段,右屯卫能否成为大唐最精锐的火器部队,就在于诸君能否率领兵卒完善火器之战法!吾等已然走在整个天下的前头,绝不可让这个天下第一军的荣誉拱手让人!”

        “喏!”

        三人离座起身,轰然应诺,眼中尽皆迸射着亢奋的神采!

        整个大唐,无人不知火器之威力。

        固然眼下的火器尚有着这样那样的缺陷,但是每一个有识之士,都能够意识到火器必将成为战争的主角。操作简便,威力巨大,即便是一个孩童、村妇、耋老,亦能在简单的操练之后,以之杀敌。

        试想,若是有朝一日大唐全民皆兵,世间尚有何人可以匹敌?

        而天下间最精通火器的人,必然是眼前这位发明了火器的大帅!

        右屯卫天然的便走在了大唐所有军队的最前面,天时地利人和,必将成为最善于使用火器的军队!一旦右屯卫成为大唐军队序列之中的王牌,在座诸人自然水涨船高,泼天的功勋唾手可得!

        掌握着大唐第一强军,那是何等之荣耀?!

        *****

        漫天大雪之中,平素繁忙的铸造局,也平静下来。

        房俊在一处车间之内,视察简易车床。

        既然是简易车床,那自然是最原始的那一种。一个铁架子固定在地上,几个齿轮咬合在一起,通过一根铁棍跟另一头的水里叶轮连接在一起,水利叶轮被流水驱动,便会带动齿轮旋转,最前头的齿轮上则固定着一把又硬又脆的高硬度刮刀,旋转的时候,就会将车床上的一根实心铁棒钻成空心的铁管。

        一根枪管就完成了……

        虽然简易,但房俊琢磨着这估计也是世家上第一台车床,不仅使得枪管的生产速度更快,枪膛也更加光滑匀称,同时它的意义绝对非凡。

        只是此刻天寒地冻,自然没有流水来驱动齿轮……

        柳奭跟在房俊身后,拿过一杆成品火枪,介绍道:“现在火枪的质量越来越好,甚少有炸膛的情形出现,都得益于枪管越来越好。枪管的质量好,就可以多装药,火枪的威力就更大。”

        房俊接过火枪,在手里掂了掂,仔细观察一番。

        这是他借鉴后世的步枪画出的图纸,铁制枪管闪闪发亮,木制枪托打磨得甚是光滑,握在手里很舒服,看上去让人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这是按照侯爷您的建议,统一剂量之后制作的药包,毋须称量,作战之时只要撕碎药包将火药倒入枪管之内,再放置铅弹,用通条夯实,便可击发,简单安全,侯爷实乃神人也!”

        柳奭在一旁溜须拍马……

        不是他没节操,实在是自从委委屈屈的担任这个铸造局主官之后,他陡然发现这里头所蕴含的能量实在是太大了!以往极为罕见的百炼精钢,在这里一炉一炉的炼出来,锻造、铸造,各式各样的法门应有尽有,无穷无尽的各种器具生产出来,再加上火枪、火炮的制造……掌握着这样的资源,他柳奭不仅仅是大唐所有军队眼中的红人,讨要装备就必须低声下气的跟他说话,甚至利益交换,就连那些个富商巨贾,也红着眼珠子往自己身边靠。

        没办法,铁锹、镢头、锯子、铁犁……整个大唐规模最庞大、质量最优良的各式工具,每一样都能够畅销全国,那是何等的利润?

        然而毕竟铸造局产量有限,生产出来的工具给谁不给谁,还不是柳奭说了算?

        以前柳奭亦是依靠家世,在朝中稍稍有些脸面,但是河东柳氏这些年逐渐落魄,谁还认得他?非但如此,晋王被圈禁,他这个晋王妃的舅舅更是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还不至于,但趋吉避凶乃是人之天性,所有人都离他远远的,唯恐哪一天被牵连……

        但现在不同了。

        手里掌握着如此资源,无论将门亦或商贾,谁在他柳奭面前不得陪个笑脸?

        权利的滋味,如此美妙……

        而对于赋予他这一切的房俊,纵然是再如何的阿谀奉承,亦不为过。

        他可是知道房俊当初对他的印象不怎么样,万一自己辛辛苦苦的将铸造局搭建起来,房俊却换了自己的心腹前来管理怎么办?损失了心血倒不算什么,可这份权力若没有了,比杀了他还难受!

        以前没品尝过权力的美妙滋味也就罢了,现在他已经食髓知味,再也舍弃不得……

        “有多少库存?”

        房俊没理会柳奭的奉承,前世今生,这等经历多了去了,绝不会因为两句好听的话语便变了立场。柳奭干得好,自己自然不吝提拔,毕竟有这么一个人挡在前头,自己的麻烦会少很多,否则都来找他要资源,岂不烦死?若干得不好,绝对没有也不皱一下的将他踢走。

        柳奭对铸造局显然了如指掌:“总计大概五千余杆,不过其中测试过的只有两千左右。”

        “很好,立即将测试过的两千杆装车,配备十个基数的弹药,送往右屯卫大营,还有,同时带上五千枚震天雷。”

        现在的火枪性能还是有所欠缺,燧发枪虽然不惧雪天,但装填太慢,还不可能成为军队的主战武器,只能担当辅助之用。此行带上火器,也只是为了在实战当中演练战法、寻找瑕疵。

        至于火枪成为军队的主战武器,那必须得研制出来底火才行……

        有了底火,才可以生产子弹、炮弹,热武器才会正式踏上战争的舞台,横扫一切。

        子弹、炮弹的弹壳很容易,用模具经过水力锻锤锻造就可以了,可是没有底火,就不能发射弹头……

        房俊以前看过一个纪录片,记得最初的底火是用硝酸汞制造的。

        但硝酸汞又是怎么弄出来的?

        他一头雾水,咱只是个学农业的啊,化学就是个渣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