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新罗動乱(中)

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新罗動乱(中)

        不知何时,朴氏府邸之中某处失火,火焰冲天,愈发衬托整座府邸混乱不堪,哭喊喧嚣有若地狱。

        善德女王坐在驾辇之上,一手扶着一侧的把手,纤白的素手由于用力使得手背青筋凸起,美艳绝伦的玉容亦是一片铁青,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秀眸狠狠的瞪视着金春秋,居高临下,一字字道:“夤夜兴兵,祸乱朴府,尔欲何为?”

        在她驾辇两侧,金庾信与阏川却瞅瞅火光冲天的朴府,再瞅瞅面色淡然的金春秋,神情纠结,踟蹰不定。

        金春秋一脸淡然,立在女王驾辇之前,俯身施礼参拜:“臣下擅自妄为,有负陛下信重,罪该万死。但请陛下念在臣下此举非是为谋私利的份上,准许臣下将朴氏暴贼绑缚于唐人面前,以消唐人怒火,以全新罗法纪,再自裁谢罪……”

        走出这一步,他便已抱定死志。

        唐人的要求必须满足,否则金氏一族的前途晦暗叵测,极有可能自此消亡,而女王的仁义必须保全,否则金氏一族将失信与全体国人,“出卖盟友,取悦唐人”的罪名一旦坐实,比之举族消亡也强不了多少……

        这件事只能他来做,这个锅必须他来背。

        为了金氏一族的未来,他不惧生死,更不惧身后之名!

        来此之前,他便已经做出最坏的打算,让爱子金法敏于祖宗牌位之前叩头道别,前去唐军阵营寻求庇护。

        他愿用一死,为金氏一族搏出一个在这片土地之上生存繁衍下去的希望,而不是与家族一起征战,最终被高句丽百济联军亦或是大唐雄师歼灭在这里,举族皆亡……

        熊熊火把,照亮了这一片长街。

        每个人脸上都阴晴不定,因为谁都明白金春秋的良苦用心!

        不自禁的,每个人心头都升起一股敬佩襦慕!

        新罗人素来猥琐懦弱,却又自私贪婪,从来只见到卖主求荣之乱贼、背信弃义之奸佞,古往今来,何曾见到过几个这般慷慨就义、舍身为族之大义凛然?

        怕是书籍所载那些“杀身成仁”的古之汉儒亦不过如此了!

        善德女王瞪视着金春秋,渐渐的俏脸上的怒色缓缓消退,终究化作一声长叹。

        “尔固然舍生取义,家族世世代代尽皆奉若神明,可是却将吾置于何地?”

        眼下,固然是金春秋为求家族之绵延昌盛,甘愿一死,然则十年之后、百年之后,怕是会有人将金春秋今日之牺牲,归于善德女王之昏聩懦弱,否则这等举族存亡之时,何以推出一个族人去承担这一切?

        金春秋面色一变,顿时拜服于地,大声道:“陛下乃是金氏之砥柱,金氏可以无臣下,怎可无陛下?臣下一死容易,陛下尚要维护全族,那才是千难万难!今日臣下以一死而求百世之殊荣,置陛下于困顿之中,实在罪该万死!”

        善德女王脸上神色变幻,半晌,方才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环顾左右,问道:“尔等以为如何?”

        阏川最是冲动,此刻早已被金春秋壮烈之举动感染,心生敬佩,只觉得大丈夫当如是也,站出来大声道:“上大等忠肝义胆,感天动地,望陛下宽宥其罪!末将愿意绑缚朴氏前去唐人面前,求其宽恕,缔结联盟!”

        善德女王微微颔首,又看向金庾信。

        金庾信俊朗的面容阴沉肃穆,缓缓开口道:“金氏之危局,自高句丽崛起的那一天便已然注定,再加上百济贪得无厌、为虎作伥,若是吾等不能奋起,迟早有一日被其覆灭,举国上下,难逃屠戮。纵然大唐东征大获全胜,一句荡平高句丽与百济,然则,又岂能容许新罗偏安一隅?汉人有言,‘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话说半句,然而意思已然甚为清晰。

        善德女王再一次陷入沉默。

        新罗处于高句丽与百济包围的地势,天然不利,想在两国压迫之间奋起反抗,实属艰难,灭国的概率非常大。即便与大唐结盟,待到荡平高句丽与百济之后,素来霸道的唐人又岂能不打新罗的主意?

        与其如此,那还不如现在就彻彻底底的选择一家投靠过去,总比走投无路之时再投诚要获得更多的优待。

        而最艰难之处,在于投靠谁。

        高句丽与百济尽皆狼子野心,这些年来彼此征战,早已血债累累,就算金氏王族现在意欲投靠这两者,怕是国中百姓群起激昂,反对者众。

        大唐倒是一个好的选择,唐人素来讲究宽以待人,自诩礼仪之邦,倒是不会为难金氏王族,只是先前已有唐人提出要新罗迎立大唐皇室子弟,现在看房俊的态度,显然亦是倾向于此……

        这个决定委实难下。

        火把的光亮映在善德女王明亮的眸子里,她思忖良久,深吸口气,断然道:“事已至此,无可挽回,既然是为了金氏王族之未来,又岂能让金春秋一人担负所有?尔且起来,速速将朴聿淹绑缚于房俊面前,看看房俊到底如何处置。”

        而后对金庾信道:“立即封锁四门,尽量不让这个消息外泄,然后调集大军拱卫国都,以防朴氏铤而走险,暴起篡逆!”

        “是!”

        金庾信领命,迅速大步离开。

        他对于善德女王的忠诚,不在世间任何一人之下!

        只要善德女王做出了决定,劈开眼前的迷雾,他金庾信纵然粉身碎骨,亦绝无半点迟疑!

        金春秋眼泪纵横,从地上拜伏着,哽咽道:“陛下,这等骂名,让臣下一身担之即可,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善德女王凤目含威、俏脸含煞,喝叱道:“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何故这般婆婆妈妈?速速前往房俊之处,务必取得两国联盟之承诺,告诉他们,只要消灭朴氏一族,吾便立即禅位,迎立大唐皇子成为新罗之主!”

        “是!”

        金春秋顾不得感慨,赶紧从地上爬起。

        朴聿淹被自己捉拿,府里杀了个干净,这事不可能瞒得住,朴氏最迟明早亦会得到消息,届时必然雷霆震怒,知道金氏王族已然与其彻底反目,朴氏引兵谋逆几乎是必然之事。

        若仅只是朴氏倒也罢了,只怕届时昔氏、六大部族尽皆参与其中,则金氏必然无法抵挡!

        必须取得唐人之承诺,让房俊出兵平叛,这才能保得住金氏一族的性命。

        而这等危局,亦正是他的初衷——既能逼着善德女王做出决定,亦能给大唐一个投名状。

        我这里都将世代联姻的盟友给你抓来了,瞧瞧心多诚?

        *****

        城内火光冲天,早已引起唐军的注意。

        虽然不知发生何事,但睡着的兵卒被喊起来,穿上甲胄跑出帐篷,刀出鞘弓上弦,严阵以待。

        房俊也爬了起来,穿戴好盔甲,站在营帐门口遥望火光照亮半边的夜空,蹙眉沉思。

        未几,一个身着貂裘的贵公子在几个仆役的护卫之下,急匆匆来到唐军阵列之前,被守卫的兵卒喝止,然后盘查一番,带到房俊面前。

        房俊一看,居然是金法敏……

        这位金氏王族的杰出子弟,此刻涕泪满面,哽咽道:“吾父舍生成仁,以全两国盟约之事,还望侯爷信守承诺,保全吾金氏一族!”

        房俊吃了一惊,仔细盘问,方才知道发生了何事。

        心底不由嗟叹一声,金春秋,果然是个人物!

        只不过……

        他冲着金法敏一抱拳,一脸歉然道:“还请金兄勿怪,眼下金氏一族尚未到山穷水尽之时,所以吾还需要熬一熬才行……”

        金法敏正自哀痛父亲一心求死,却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听闻了房俊之言,顿时愣住。

        熬一熬……什么意思?

        熬什么?

        房俊沉声道:“不过金兄放心,吾答允之事,绝不食言!来人,待金公子下去歇息。”

        金法敏忙道:“吾不累……”

        却被几个兵卒上前,不由分说的拽走了。

        房俊挺直腰杆,看着远处的火光,目光炯炯。

        金氏一族乃是新罗之王,在这片土地上经营了几百年,根深蒂固,即便投诚大唐,其根植之势力依旧不容小觑,往后大唐治理新罗之地,必然艰难重重,甚至说不准哪一天,金氏便能够卷土重来!

        唯有让其与朴氏相互厮杀、自剪羽翼,流干净了血,磨干净了心气,势力折损得差不多,才能够放心大胆的收归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