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救星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救星

        高阳公主很生气。

        本来心血来潮想要展示一下存在感,谁能料到居然蹦出来一个刘洎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帮着房家整肃家风,自己反而成了房家盘剥百姓的“恶奴”?

        她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任性刁蛮是她的本性,只是遇到房俊之后被治得服服帖帖,愿意温柔小意的当一个贤妻良母,却绝不代表她就成了软柿子。女为悦己者容,更愿意为了心爱的男人改变自己,可是你刘洎算哪颗葱?

        公主殿下俏脸含煞,小脸儿似乎都凝结了一层霜,纤白的小手摆了摆,冷声道:“此人污蔑皇室公主,目无君上,来人,给本宫拿下,待本宫亲自将此贼捆着去见父皇,让父皇主持公道!”

        “喏!”

        早就义愤填膺的房家奴仆当即如狼似虎的扑上来,将拼命挣扎的刘洎摁在地上,刘洎挣扎不脱,不停大叫道:“殿下恕罪,殿下恕罪!”

        他算是看明白了,今日自己昏了头撞了铁板,他不怕公主,但是他怕一个占了道理的公主,自己先入为主将话说得那么难听,也难怪人家高阳公主火冒三丈。现在求饶固然丢人,可若是当真将他捆起来告他一个“污蔑诽谤”的罪名,他刘洎的脸皮还要不要?

        怕是要成为官场的笑柄……

        而且被高阳公主送到陛下面前,也绝对不会有他的好果子吃,陛下的确重用于他,不过夜仅只是重用他的名声也能力,现在出了这种事,绝无一丝一毫的偏袒可能。

        高阳公主充耳不闻,毫不心软。

        就连一旁看热闹的百姓庄客也没几个人抱有同情心,房家一贯以来家风如何,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除去感激之外,哪里有一丝半分的不满和怨忿?就算再是没良心的人,也找不出房家丝毫错处。

        结果这样一个仁善的人家,被你张嘴就是一顿污蔑,凭啥?

        幸亏今日大家都在场,能够为房家做个见证,若是被不明真相的人听了去,岂不是彻底败坏了房家的声望?

        在这个讲究诚信的年代里,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就算是那些刻薄贪婪的家族亦会经营出一幅伪善的面目,何况是房家这样真心宽厚仁善的家族!

        “对,殿下将这厮绑去陛下,狠狠的告他一状!”

        “房家这样的人家你也能随意污蔑?你这人可真是眼瞎心黑!”

        “呸!就你这样还御史中丞呢?赶紧辞官回乡抱孩子去吧……”

        ……

        刘洎都快要疯了,就算自己好心办错事,可说到底也是为了你们这些泥腿子谋福祉啊,怎地就没有一个人帮我说话呢?

        一群没良心的贱民……

        眼瞅着房家仆役拿出绳子要将自己捆了,刘洎只得苦苦哀求:“殿下,是微臣有错,悔不该先入为主一叶障目,绝非有意污蔑殿下的名声,还望殿下宽宏大量,饶了微臣这一遭吧……”

        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他这大半辈子虽然算不得光明磊落正气千秋,却也着实未曾办过半件卑躬屈膝之事,此刻低三下四实在是丢人,可谁叫自己一时糊涂干了这么一件愚蠢之事,将道理拱手相让?

        现在丢人,总比捆起来送进太极宫好得多,若是那样,他是当真没脸在官场混下去了……

        高阳公主没什么宽厚的胸襟,心里对刘洎极其厌恶,岂肯轻易将其放过?冷哼一声,不为所动。

        刘洎陷入绝望……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嗓音自他身后响起:“这么多人聚在此处,所为何故?”

        身边的百姓庄客们纷纷鞠躬下拜,面色尊敬,口中尽皆呼道:“房相……”

        就连面前的高阳公主也自书案后走出,敛裾施礼:“儿媳见过爹爹。”

        刘洎眼睛一亮,一股绝处逢生的喜悦自心底升起,急忙一回头,便见到须发花白一身襦衫的房玄龄背着手站在自己身后,清癯的脸上满是好奇。

        “房相!救救下官吧!”刘洎大叫一声,拼命从几个身强力壮的仆役手中挣脱,直奔房玄龄面前,一揖及地……

        房玄龄惊了一下,赶紧伸手将刘洎搀扶起来,奇道:“刘御史这是为何?快快平身,快快平身!”

        见到刘洎一身衣服乱糟糟脏得不成样子,一旁更有几个仆役手里拎着绳子虎视眈眈,房玄龄气得发晕,瞪着高阳公主不知说什么好。

        虽然尚不知发生何事,可是除去高阳公主,谁敢将堂堂御史中丞捆起来?

        房玄龄很想训斥高阳公主两句,可是终究忍着未曾出口。自嫁入房家以来,高阳公主从未依仗公主身份颐指气使,反而处处将自己当做房家的儿媳,孝顺公婆循规蹈矩,不曾有半点错处。

        眼下就算高阳公主有一万个不是,房玄龄也得给她留下颜面,不能当着如此之多仆役和百姓的面,让她下不来台……

        不过脸色自然不好看,淡淡道:“休要对刘御史无礼!”

        房家的仆役一个个不敢出声,可是旁观的百姓庄客却并未因为房玄龄的身份而惧怕,平素房玄龄从不在这些百姓贱民面前摆架子,大家对他很是亲近。

        “房相,今日之事,怪不得公主殿下。”

        “就是,这什么御史简直不知所谓,张口闭口污蔑公主殿下盘剥百姓,捆了他是见皇帝是应该的!”

        “房相您不必给这厮求情,什么御史啊?简直就是个糊涂虫!”

        周围人你一言我一语,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个清楚。

        原来是这样……

        房玄龄瞅了一脸委屈的高阳公主一眼,心道怪不得殿下发火,刘洎的确鲁莽轻浮了一些。

        可是他生性宽厚,却也知道刘洎必然是无心的,便温言道:“刘御史却有不对之处,可是他身为御史,自当以监察民情为己任,若是发现有压榨百姓之事,焉能不秉公处置?正是因为有这样不畏强权、大公无私之清廉官吏,吾大唐方能蒸蒸日上,百姓方能安居乐业。殿下乃是天家公主,自应宽厚仁爱,您能不顾身份亲自在庄子里为百姓们备下酒宴款待,又岂能记恨刘御史一时之疏忽呢?”

        要么怎么说同一件事情采取的说词不同,效果就完全不同呢,就算房玄龄勒令高阳公主立即放了刘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高阳公主心里再是不爽也不可能违背房玄龄的意愿,但心底的疙瘩是难免的。

        可房玄龄现在这么一说,高阳公主当即喜滋滋道:“单凭爹爹吩咐便是。”

        刘洎看着房玄龄清癯温和的面庞,差点流下眼泪。老房不愧是君子,瞧瞧这话说的,让他觉得就算自己被捆了也是因为坚守正义,给他求情还顾全了他的颜面,厚道人啊……也幸亏是房玄龄来了,若来的是房俊那厮,估计非但不会放了自己,还得往死里揍一顿……

        一场小风波消弭无形,百姓庄客们继续缴租,而后到庄子里将粮食卸入仓库,便聚在庄院中央的流水席上敞开了吃喝,因为今日前来缴租的大多是孩童,吃饱喝足临走的时候,房家还特意准备了不少精致的糕点赠送。

        房玄龄邀请刘洎进了庄子,刘洎惭愧道:“刚刚之事,让房相见笑了。”

        房玄龄笑着摆摆手:“此事再也休提。”

        刘洎心中慰贴,知道房玄龄这是怕他难堪,不提正好,他便转移话题问道:“为何你家前来缴租的多是老者和孩童?为何家中青壮不来?”

        房玄龄看着院子里闹闹哄哄的人群,神情一片温和欣慰,笑道:“暖棚现在就要收拾利索了,才能在入冬之后不耽搁种植。趁着这几日天气好,每家都紧锣密鼓的干活,不敢耽搁分毫。再者说,庄子里的娃娃尽皆在学堂里读书识字,区区缴纳租赋,有这些娃娃出面足够了,何须家中青壮出面?说起来,青壮们还不如这些娃娃识字多、懂事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