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柱国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柱国

        落座之后,孙思邈道:“这一次研制出治愈疟疾之药剂,非是老道独自之功,若无房二郎之提示,任谁也不能知道这等千古以降之灾祸,居然能够被区区一株青蒿所根除……老道亦是方知‘毒物出没,七步之内必有解药’之道理,越是看似天大的难题,其解决之道或许就越是简单。陛下圣明贤德,自应赏罚分明才是。”

        房俊暗暗给老孙点了个赞,够义气,这时候还不忘给自己说好话……

        孰料李二陛下不以为然的随口说道:“道长此言谬矣,房俊次子就是个棒槌,以往胡乱删改军中的急救章程,若非没有因此造成军卒的伤亡,你以为朕饶的了他?分明就没读过几本医书,就敢行此等大事,简直胆大包天!这一次也不知是从何处听闻青蒿有治疗疟疾之神效,瞎猫撞了死耗子,幸而有道长通神之医术,邀天之幸,方才解决此等肆虐千古之顽疾,否则朕必定重惩其顽劣之罪,至于奖赏,绝对没有。”

        下首陪坐的房俊闻言,差点没一口气憋过去……

        我没读过医书?

        好吧,就算是这样,可小爷脑子里那些来自于后世的现代医疗经验,其实尔等愚昧之古人能够了解的?

        小爷一本医术没读过,弄出来的军中应急救治的方案不还是比你们厉害?

        没有小爷提示你们青蒿可以治愈疟疾,凭你们自己摸索,起码一千年!

        合着现在没我事儿是吧?

        岂有此理!

        简直是卸磨就杀驴啊……

        孙思邈何等人物?早就活成精了,房俊之功绩谁都不可否认,可皇帝偏偏要这样说,必然有其他的用意。他虽然很是钦佩房俊的学识才华,却并不愿意牵扯进政治之内。

        况且依照皇帝对于房俊的信赖器重,也并不至于有功不赏……

        孙思邈便淡然一笑,没接这个茬儿。

        “道长此番回京,不知何时再去远游?”

        李二陛下颇有些不舍的问道。

        世人皆知,孙思邈一贯云游四海行踪无定,收集民间古方,便尝天下百草,悬壶济世救死扶伤,从未有一地可以让其长期逗留。

        然而谁能没有私心?命越金贵越怕死,李二陛下富有四海,自然也是怕死的,尤其近两年渐感精力不济、头痛心悸之症愈发严重,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孙思邈这等医术通神之名医挽留在长安,必要的时候,可以为自己续命的……

        但他亦知孙思邈平生之宏愿,即便是至尊帝王恐怕亦难以将其挽留身边,就算强行留下,人家心不甘情不愿,又怎肯尽心尽力?

        更何况现在孙思邈研制成功治疗疟疾之药剂,活人无数万家生佛,威望早已通天彻地,就算自己这个皇帝想要想留,消息传出去,自己的名声必将毁于一旦……

        不过正是因为有房俊提出青蒿可以治疗疟疾,自己方能享受眼下这等青史留芳之功德,适当的帮衬一下,倒也未尝不可。

        孙思邈笑呵呵道:“老道年岁已高,不似以往那边腿脚便利,跋山涉水餐风露宿已然渐渐感到不支,故而这一次回来,打算常留关中。之前二郎曾说新建之书院将会开设医科,邀请老道坐堂任教,老道几番思虑,觉得安定下来也好,一则可以教授学生普及医学,再则亦能沉下心来将这些年所学之物归纳整理编撰成书,以便传诸后世,算是为医学之道敬献绵薄之力。”

        “哎呀呀!如此甚好!”

        李二陛下顿时大喜,亲热的执着孙思邈的手,龙颜大悦道:“正该如此!道长之医术举世无双,若是不能将之著书立说永垂青史,岂非暴殄天物?哈哈,房俊这小子也算是有心了!道长放心,只要学院之医科成立,朕便委以道长祭酒之职,统领天下医学!”

        有这样一尊几乎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医神”留在长安,等同于给他的生命多了一个保障,焉能不喜?

        心中欢喜,就觉得房俊这事儿做的漂亮,这个医科成立的好,否则没有这颗梧桐树,如何引得来孙思邈这个金凤凰?

        刚刚心中升起的打压之心顿时烟消云散,对房俊和颜悦色道:“此事虽是孙道长操持,但二郎亦功不可没,朕便授予你柱国之勋,予以奖励。但你少年显贵,且要戒骄戒躁,砥砺前行,莫要辜负朕对你之信重与栽培!”

        房俊愣了一下神,然后急忙起身施礼,心中狂喜:“微臣,谢陛下之隆恩!必将牢记今日陛下之教诲,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爵,是封给贵族或功臣的名位,是表示社会地位和待遇的一种尊号。

        爵位起源很早,《礼记·王制》:“王者之制禄爵,公、侯、伯、子、男凡五等。”当然,历代变迁,爵的等级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至唐代,爵分九等:王、郡王嗣王、国公、开国郡公、开国县公、开国县侯、开国县伯、开国县子、开国县男。

        爵位是与品挂钩的,如唐代的“王”为正一品,开国县男为从五品上。

        爵都有相应的食邑,这是其他品秩中所没有的待遇。

        勋,是授与有功者的称号,并没有实际职务。

        此称号起于南北朝,初名散官,至唐始称为勋官。

        如此一来,是不是说“勋”就没有爵位和官职重要呢?

        绝对不是!

        “勋”大多授予有军功的武官,可向上升迁,称为“转官”。勋也是与品挂钩的。隋代的勋定为十一等,唐代定勋官为十二等,即“十二转”,最高者为十二转,号为“上柱国”,相当于正二品。略低一等,便是“柱国”,相当于从二品。

        “勋”便等同于后世部队的“军衔”,是与职务脱钩的一种级别标志。

        “上柱国”基本相当于元帅,而“柱国”便是上将……

        这已经是军队中仅有的高层!

        之前他的右屯营大将军职务,算是高配,也就是“享受大将军待遇”,但现在却是名副其实了。

        须知,丘行恭至今也不过是“柱国”而已……

        但是房俊也知道,贞观一朝,自己已然再无可能升官晋爵。

        身为皇帝,对臣子的使用也是要讲究策略的,孙思邈开口之前,李二陛下的本意是想打压房俊一下的,他重用房俊,但更希望将房俊留给自己的继任者,所以即便是房俊现在功高盖世,亦不可能一步将其升为国公、上柱国这等官爵。

        否则等到自己的继任者上位,面对房俊要如何升赏?

        皇帝展示自己的态度,无非是对臣下的封赏,如果届时房俊已然是国公、上柱国,你让皇帝怎么封?

        封个亲王?

        那是绝对不行的……

        房俊明白,这个“柱国”的勋阶,李二陛下应当适当是打算东征大胜之后予以自己的封赏,但今日显然因为孙思邈表态将留在关中,并且会进入学院教授医科,皇帝心花怒放之下特别的赏赐。

        大抵就算是以后自己在东征之时战功卓著,除了厚赐一些钱物之外,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了……

        可是谁会操心官儿升的太早呢?

        李二陛下看着房俊眉花眼笑的神情,略有不爽,蹙蹙眉,对孙思邈说道:“这厮最是浅薄,是个官儿迷,当初像个愣头青一样跟朕要官,简直厚颜无耻。”

        孙思邈笑眯眯的看着房俊,心说既然是个棒槌,你又为何这般重用信赖?成天到晚的闯祸也没见您真正狠下心收拾收拾……

        “陛下之言,老道倒是不敢苟同。少年之锐气,可破山石,可贯日月,吾大唐现如今蒸蒸日上横扫六合,正需二郎这等初生之犊,为陛下勇往直前披荆斩棘,创下赫赫不休万世不拔之宏图伟业!”

        这番话说得李二陛下眉开眼笑,心怀大畅!

        房俊斜眼睨着孙思邈,心里满满的全是鄙视。

        原以为你这般仙风道骨餐风饮露的世外高人,各个都是清正刚直风轻云淡一般的半仙儿,谁知道却也是个世俗之人,瞧瞧把这位皇帝哄得嘴巴都咧到耳根了,情商高的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