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防人之心不可无

        薛万彻唯恐丹阳公主闹脾气,干脆耍赖。

        可房俊会怕他这个?当即冷笑道:“某不管你如何跟你家公主交待,明日某就带人前去接收那处庄子。”

        薛万彻怒道:“你试试!”

        房俊全无惧色:“试试就试试,怕你啊?!”

        娘咧!

        不趁着这个机会在陛下面前跟你们彻底闹掰划清界限,难道等着以后你们想要造反的时候将自己牵连进去?

        这是房俊心中一直挥之不去的隐忧。

        在他穿越之前,是李元景的“小跟班”,与杜荷等人走得近,而且不是一般的近。虽然穿越之后房俊便与之渐渐疏远,可是谁知道这其中是否尚有一些牵扯?要知道历史上房遗爱成亲之后便与李元景分道扬镳,可是最后,身死的罪状却是扶保李元景篡位……

        房遗爱不过是个二世祖,还是个脑子不好使的,扶保李元景篡位,图什么?

        高阳公主是个泼辣跋扈的不假,可是政治述求并不强烈,为什么要掺和进篡位之事?

        这都是隐患。

        现在看似与李元景等不在同一阵线,可是谁知道某一天会不会就被人东拉西扯的划入李元景的阵营?

        必须将这个可能性斩断。

        最好的方式就是在李二陛下面前表现出同李元景井水不犯河水甚至格格不入的一面来……

        否则他何必跟薛万彻这般斤斤计较?

        这两人是一丘之貉,必须彻底与之割裂开,才能消除隐患。

        薛万彻气得宛如一头蛮牛,瞪着一双铜铃眼,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恨不得一拳打爆房俊的脑袋。

        这厮太可恶了!

        老子何曾得罪于你,非得这般将老子陷入困境?

        只要想想回家之后丹阳公主不依不饶撒泼打滚的模样……薛万彻就更来气了!

        房俊却是寸步不让。

        一副“你敢动手,我就敢打回去”的架势,针锋相对。

        裴律师则有些发愣,皇帝当面,你俩吵吵两句就完了,这还敢当真打起来是怎地?

        魏叔玉已经完全懵掉。

        在他的地位看来,皇帝就是高山仰止一般的存在,必须仰视,在皇帝面前脸咳嗽一声都不敢,居然有人丝毫不给皇帝的面子,当面掐架?

        自己的差距太大了……

        最难看的则要数李元景。

        他没来的时候,房俊已经表示让步,给钱就行了,结果他来了之后,以为自己身为皇族地位显赫,加之以往对房俊的压制优势会让他让步,却不曾想非但未能如愿,反而激起了房俊的反弹……

        脸被打得啪啪响。

        他可是当着陛下的面拉拢薛万彻啊,反而陷入这等境地……

        心里恨不得将房俊掐死,脸色一场难看,瞪着房俊道:“二郎何必如此?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过是一处庄园而已,何以连作价给你现钱都不愿意?”

        房俊依旧跟薛万彻顶牛对视,淡淡道:“好,既然是荆王殿下替薛将军出头,那微臣给您一个面子,一口价五十万贯,钱给微臣,微臣就不要庄子。”

        李元景听了前半段话还松了口气,结果后半句话差点让他气得吐血……

        荆王殿下怒道:“房二,莫要欺人太甚!原本不过是三十万贯,为何忽然又变作五十万贯?你是戏耍于本王么?”

        房俊呵呵冷笑:“微臣不敢,但是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要么给庄子,要么五十万贯!当然,若是薛将军承认自己没卵,就当微臣什么都没说,分文不取,就此作罢。”

        “放屁!”

        薛万彻怒道:“老子上阵杀敌的时候,你个兔崽子还吃奶呢!老子没卵?老子顶天立地大丈夫!”

        房俊“嗤”的一声:“顶天立地?瞧瞧你个熊样,因为区区一个庄子便自食其言自毁信诺,你算哪门子的大丈夫?不过是仗着牛高马大的外表装模作样罢了,骨子里却是个斤斤计较虚伪懦弱的小人!”

        “哇呀呀!气死老子了!”

        薛万彻快要气炸了,王八蛋这张嘴是真毒啊!

        他生平最为自豪的便是性情豪爽一诺千金,如今说成这样,如何能忍?

        “老子不跟你废话,不就是一个庄子么?给你就是了!只是今日之辱,老子没齿不忘,往后你个混账给老子小心点!”

        言罢,薛万彻狠狠将房俊推开,居然也不敢李二陛下告辞,就这么气冲冲大步走掉……

        房俊掸了掸衣裳,不屑道:“若是好言相求,某或许还会给你几分面子,居然给某玩硬的?也不瞧瞧自己多大脸!”

        这话说啊,李元景面红耳赤……

        看样子是在说薛万彻,可是为何听起来这么刺耳,好像在说自己硬要出头的糗样?

        被房俊打了脸,又开罪了皇帝,李元景今日所有的盘算全部落空,哪里还待得下去?

        只要对皇帝说道:“薛万彻这厮是个夯货,心里憋着火儿,可别再跟旁人发生冲突才好,微臣去看着他点儿……”

        待到皇帝面无表情的点头,便匆匆离去……

        厅内瞬间沉寂下来。

        魏叔玉坐着难受,这等层次的交锋,非是他能够参与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起身道:“微臣尚要去处理一些事务,陛下稍作,微臣去去便来。”

        皇帝嗯了一声,温言道:“你且忙你的,将玄成的丧事处理妥当,千万不要出现什么纰漏。玄成一生谨慎严苛,莫要让他泉下之灵生出失望才好。”

        “喏!”

        魏叔玉赶紧应了,冲裴律师、房俊点头示意,这才走出去。

        裴律师想了想,亦起身道:“叔玉到底年轻,未曾经历过这等阵仗,难免有所疏漏,微臣去提点这一些,务必将丧事照应周全。”

        李二陛下道:“正该如此。”

        裴律师也匆匆走掉。

        厅内只剩下李二陛下与房俊,君臣两个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良久,李二陛下才咳了一声,道:“坐吧,年纪轻轻的,脾气这般暴躁,若是尔父在此,少不得一顿教训。”

        房俊笑道:“这不是有陛下宠爱偏袒么,故而微臣有持无恐。”

        到一侧的椅子上打横坐了。

        李二陛下斜睨他一眼,皱皱眉,问道:“你今日的表现有些不对劲,你固然爱财,但却非是斤斤计较之人,不过一个菜头而已,为何纠缠不休,半步都不肯退让?”

        皇帝是明白人,已然觉察到房俊的不对劲之处。

        房俊随意说道:“那也得看跟谁,薛万彻这厮简直就是个棒槌,以为微臣好欺负,与微臣博弈那就是明摆着要占便宜,现在便宜没占到惹了一身骚,那是他咎由自取,怨的谁来?今日若是微臣输了,陛下您看他肯不肯跟微臣少要半个铜板!”

        李二陛下差点笑出声,你个棒槌居然骂别人是棒槌……

        不过这话倒也不无道理。

        薛万彻自己首先居心不良,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当真怪不得谁。

        略作沉吟,李二陛下盯着房俊,缓缓问道:“前些年你向来与荆王走得亲近,谁也不服,就服荆王,对其言听计从,此事满朝皆知。何以这两年却渐行渐远,如今更是一旦颜面都不给?”

        房俊早有准备,叹气道:“这话其实很难开口……不过近日唯有微臣与陛下两个在此,微臣姑妄言之,陛下也就姑妄听之……因为这几年,微臣总觉得荆王所图甚大,丘行恭与申国公翻脸,与赵国公交恶,转身便跟荆王亲密起来,再加上一向与他亲厚的薛万彻……陛下,丘行恭与薛万彻,这可是两个统兵大将,十六卫占据其二,不容忽视……”

        李二陛下瞪眼道:“你是说他想造反?”

        房俊镇定道:“微臣没这么说,也不敢这么说,但是陛下……不得不防。”

        若是换了别人这么说话,除非有确凿证据,否则不管李二陛下信不信,一顿板子是少不了的,离间皇族,罪名岂容小可?

        但房俊与旁人不同……

        李二陛下微微眯起眼,想起刚刚李元景不惜令自己不爽亦要维护薛万彻的场面,心中渐渐有所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