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褚遂良教子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褚遂良教子

        褚彦甫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大骂道:“这马周也太坏了!”

        亏得自己刚刚在京兆府的时候还对马周的提醒感恩戴德,合着自己完全被人家当傻子给耍了,就等着他乖乖的回家,老老实实的跟那十六家书商一样偃旗息鼓,起码从外面看上去就是那样,这就使得在旁人眼中褚家就是跟那十六家书商是一伙的……

        不管那十六家书商到底在谋划什么,褚家怕是都逃不脱“一丘之貉”的嫌疑。

        皇帝最忌讳、最讨厌的便是门阀世家们联合起来对抗皇权,褚家原本就跟长孙家为首的关陇贵族走得近,此时若是再被皇帝认为褚家联合那十六家书商一起谋划什么“阴谋”,会怎么看褚遂良?

        无形之中,便给褚遂良挖了个坑。

        若是褚遂良稍微含糊一些麻痹大意,说不得就掉进去了,最后人家那十六家书商将褚家排除在外,褚遂良又被皇帝怀疑与那十六家是一伙儿的,结果便是里外不是人……

        也难怪褚彦甫忿忿不平,破口大骂。

        褚遂良轻叹一声,儿子资质有限,看人看事总是流于表面,徒唤奈何?

        “吾儿应该再将眼界放宽一些,这世间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善恶,何况是官场之上?今日对吾有利,你就是吾之盟友;明日利益冲突,你便是吾之政敌。今日马周设计于你,你心中有气,却不能将其视为寇仇,明日马周施恩于你,你心中感激,亦不能将其视为恩主,所有的一切,都要权衡利弊得失之后再说话,若是不能保持这份冷静,这官场就休要踏足其中,回乡务农做一个田舍翁也就罢了……”

        这是褚遂良半生混迹官场的心得之谈,这般孜孜不倦的教导,但是儿子到底能够领会几分,却不是他能够掌控的。

        此番言语也的确是肺腑之言,若是不能分辨官场之中的利益纠葛,识不得进退看不清取舍,那就干脆回乡优游林下,闲来读书耕田,虽然窝囊了一些,但最起码不至于祸及家族连累子孙……

        褚彦甫一脸不爽:“按照父亲的意思,若是明天房俊那厮于我有利,我还得尽释前嫌,对其虚于委蛇?”

        褚遂良点头道:“正当如此,又非是弑父杀子之仇,有什么了不得?”

        褚彦甫张了张嘴,一脸憋屈。

        在他想来,大丈夫立于天地间,若不能快意恩仇,生有何趣?

        为了一点点利益就违背本心,这可不是他刚正秉直的褚大郎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眼珠儿转了转,褚彦甫转移话题,问道:“那依父亲之见,眼下应当如何应对?”

        褚遂良道:“这张状纸写的不错,条理清晰有理有据,字迹亦算得上乘,待会儿重新誊抄一份,明早送去京兆府,还去找马周,咱们继续状告魏王殿下!”

        褚彦甫瞪眼道:“啊?还告?万一魏王恼羞成怒要对咱家下手,那咱家岂不成了出头的椽子?”

        褚遂良怒道:“魏王再是恼火,又能将吾家如何?可若是被陛下误会咱家跟那些世家门阀纠结在一起,那才是悬在头顶的利剑,随时随地都能万劫不复!”

        无论他多么受到陛下的信赖,可是一旦触及到皇权,皇帝收拾起任何人都会皱半点眉头!

        怎么自己说了半天,这小子半点都没听懂?

        难不成老子当初是喝醉了酒才在黄脸皮的肚子里稀里糊涂下的种……

        褚彦甫吓得一缩脖子,忙道:“父亲息怒,孩儿这就去誊抄一份……”

        生怕老爹怒极收拾他,赶紧灰溜溜的走掉……

        *****

        兵部衙门。

        房俊将一摞处理完的公文分类归放,看着书吏将其摆放在靠墙一侧的书架上,然后悠闲的捧着茶盏,将几位郎中都给唤了进来。

        崔敦礼、杜志静、柳奭、刘显、于处正等人先后进来,坐在书案前方的一排椅子上。

        这是房俊上任兵部侍郎之后所立下的开会方式,上下级之间面对面坐着,因有书案相隔,主官在上部属在下,等级分明,又削减了以往主官在首位部属分于两侧大家尽皆跪坐的拘谨,很是受到兵部官员的欢迎。

        书吏给每一位官员送上热茶,大家随意而坐,开始兵部的内部会议。

        房俊敲了敲桌子,吸引了诸人的主意,身居主位环视一周,心想这才有后世当官儿的味道啊……

        “杜郎中,你所负责的高句丽舆图测绘,进展如何?”

        “回房侍郎,进展尚算顺利,不过高句丽山高林密,多处地方人迹罕至,大唐商贾以及细作行动起来非常困难,难免进度慢了一些,尤其是辽水以南地区,由于汉人较少,收集消息打探路径皆困难重重,完成辽东至平壤城这一条路途的舆图绘制,尚需一些时日。”

        房俊点点头,鼓励道:“高句丽天高地远的,难免多有不便,要多多鼓励底下的细作和测绘人员,为了大唐的长治久安,为了陛下的宏图霸业,也为了他们自己的功勋,一定要坚持住,克服各种困难。兵部本署亦要给予最大程度的支持,万万不能让他们在前方即流血,又流泪!”

        古往今来,官僚作风是最平常的现象。

        大老爷们坐在公堂指手划脚,丝毫不许考虑前方的实际情况,往往因为只会失望导致任务功败垂成,不仅不细思己过加以改正,反而将责任尽数推给那些在前方拿着性命去拼的部下,使得小卒子们即流血又流泪。

        兵部绝不能有这种作风,稍有发现,便坚决予以最严厉的打击!

        哪怕眼下还没有,亦要防微杜渐。

        杜志静连忙站起,恭声道:“房侍郎放心,下官必然时时敦促,将房侍郎的意志传达给前方的测绘人员,并且随时做好所有的后勤工作,力求尽快完成高句丽境内的舆图测绘,为东征大军的旗开得胜做好保障任务!”

        房俊微笑点头,挥挥手示意杜志静坐下,温言道:“不必如此严谨,大家皆是同僚,此刻亦不过是兵部的内部例会,大家畅所欲言,随意一些就好。”

        如何处理好上下级的关系,这是古往今来任何一个衙门或者单位都存在的世界性难题。上官既要保证威严,使得言出法随令出如山,又不能太过严谨使得属下生出抗拒之心,加重上下级之间的隔阂……

        期间之尺度,极难掌握。

        杜志静坐下,大家又相继汇报了一些事务,诸如陆续向幽营二州调拨军队以及军粮等等,其中又以柳奭汇报的事务最多,毕竟眼下兵部最重要的部门“铸造局”便在其掌控之下。

        一时间,大家看向柳奭的目光难免充满了羡慕嫉妒……

        有谁能想到,这位曾经跟房俊势成水火的河东柳氏子弟,居然这么快被房俊收服,而且掏心掏肺死心塌地?

        待到最后,房俊放下手里的茶盏敲敲桌子,道:“下面说一件大事儿。”

        众位官员赶紧放下手里的茶杯,一个个坐直腰杆。

        房俊道:“诸位相比已有听闻,陛下拟成立一个‘大唐文化振兴会’,旨在通过降低书籍纸张的价格,让世间更多的人有书可读、有纸可写,进而达到继承先贤文字、繁荣华夏文化之目的,由魏王殿下与本官一起负责。然而,此举却受到诸多世家门阀之抵制阻挠……在座诸位之中,大多皆是门阀出身,然而本官丑话说在前头,吾不管你是山东崔氏还是河东柳氏亦或是房陵杜氏,既然在兵部为官,那么你们首要之身份便是兵部的官员、陛下的臣子,理应将忠君爱国放在心头……”

        说到此处,他目光淡然的环视一周,使得诸位官员尽皆心中一凛。

        房二郎在兵部的权威完全可以用“只手遮天”来形容,谁敢炸翅儿,就必须得做好面对毫不讲理的野蛮打压之准备……

        震慑了诸人,房俊语气一缓,说道:“不过本官亦不是完全不通情理之人,只要诸位不做的太过分,又岂会与诸位同僚为难?所谓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咱们能够同了一场,起码也得前世修炼了八十年吧?这是缘分,大家得珍惜。”

        诸位官员面面相觑,面皮直抽抽……

        神特么缘分!

        鬼才特么跟你修炼了八十年……

        吐槽归吐槽,大家也都打起精神,知道房俊如此一番铺垫之下,必然有大事将要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