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竹杠敲响,黄金万两(上)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竹杠敲响,黄金万两(上)

        我的地盘,我做主!

        满堂世家公子目瞪口呆,这话得有多骚气、得有多霸气?

        若是换了旁人来说,只怕是徒惹耻笑,在座哪位身后没有一个延续百年的门阀?敢这般大言不惭,这帮纨绔分分钟就让那人受到教训!

        可这话由房俊说出来,还真就无人不服……

        这家伙就是个棒槌,谁惹了他就得准备承受这厮疯狂的报复,当初拖着长孙冲的腿招摇过市前往太极宫找皇帝理论这种事情都干的出来,还有什么是他不敢的?

        这种棒槌,没人敢惹。

        就连一直叫嚣甚至想要动手的丘神绩都是一呆,心里又惊又气,这厮也太狂了吧?

        然而四下瞅瞅,发现众人虽然神色各异,有的尴尬有的心虚有的不以为然,却唯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指责房俊胡吹大气装腔作势,看起来房二这两年在长安果然是扬名立万了,无论气度亦或是气势,简直彻底碾压全场!

        虽说有官职本身的加成,可在座的哪一个不是见惯了王孙贵戚、文臣武将的世家子弟?

        居然在房俊如此豪言之下,无人敢于质疑……

        这还是当年那个房二傻子么?

        丘神绩此人很是有些浑不吝,性格刚愎阴狠,可他不是到底不是缺心眼。眼前的形势已经表明就算他跟房俊起了冲突,在座诸人怕是一个帮着他的都没有,甚至包括高履行在内。

        心里有些发虚,便在高履行的劝阻之下就坡下驴,也不说话了,只是狠狠的瞪着房俊,以此来显示自己的桀骜不驯,找回一点面子……

        门口脚步声响。

        先前出去的那个衙役转了回来,手里拎着一个四寸宽、两尺长的薄木板,上面写着字,举起来呈递到房俊面前,请示道:“府尹,您看这样成不?”

        堂中所有人都抻长了脖子,去看那木板上面的字迹。

        字迹不大,因为这么点的木板写了不少字的缘故,不过大家离得近,倒是也看得清楚。

        有人甚至小声的念了出来……

        “丘名山,原籍河南洛陽,出身于洛陽丘氏,现居郿城,久在长安经营商贾事。啸聚于东市之内,恶迹昭彰、无君无国,动摇国本、居心叵测,触犯国律,经已认罪伏法,按《贞观律》,发配三千里,充军北海……”

        嘶——!

        大堂之上响起一片吸气声。

        这也太狠了吧?

        北海那是什么所在?此间之人也算是有见识的,不过也仅只是偶尔听闻罢了,只知道其地远在大漠之北,具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到底有多远,却是懵然不知,甚至有人悄声问,那里是咱们大唐的领土么?

        不管怎么样,充军北海……这辈子也就别想回来了。

        这倒也就罢了,说到底这个丘名山也不过就是丘家一个偏支子弟,即便是在北海喂了财狼虎豹,家中多多赏赐补贴一些银钱也就行了,一条人命能值得了几个钱?

        关键在于这个牌牌上头“恶迹昭彰”、“无君无国”这几个字!

        “恶迹昭彰”是说此人乃十恶不赦之凶徒,这个年头一个人的心性修养是跟家族紧密相连的,一个温润君子必然是书香世家才能培养得出来,反之,冒出“恶迹昭彰”之凶徒的家族,必然道德沦丧、沆瀣一气……

        而“无君无国”四个字更厉害!

        眼中既无君父又无帝国,你是想要干啥?

        谋朝篡位,还是改朝换代?

        诛心之言呐!

        刚刚平静下来的丘神绩又开始跳了!

        此君气得面如滴血,暴跳如雷,跳着脚破口大骂:“房二你个黑心肝的!不过就是东市里头喊几句话,难道就要把人必死?这还不算,还想要玷污我丘家百年名声?只要某还有一口气在,你就是痴心妄想!你简直活腻歪了,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高履行倒真的算是丘神绩的好朋友,死死的懒腰抱着这尊怒神,只是他力气不如生龙活虎的丘神绩,只要摆脱一旁的几个好友,这才堪堪将暴怒的丘神绩拦住。

        若是让丘神绩冲上去殴打房俊……却不论谁打得过谁,丘神绩一个“扰乱公堂,殴打大臣”的罪名是逃不掉的。他可不是房俊,打了亲王、打了大臣也只是挨一顿板子,陛下盛怒之下,怕是能将丘神绩一撸到底,让他给家里那位族人一起去北海捞鱼……

        房俊却是看都不看一眼丘神绩,先是冲着那衙役摆摆手,说道:“某现在依然卸任京兆尹,府尹之称呼,以后就算了吧,恁地让人笑话。”

        接着,他指了指那块木板:“内容不错,详实细致,很好、只是这牌牌有些小,没见到咱们这里都有许多人看不清楚吗?换一块大的,木板要大,字迹也要大,免得到了街上百姓们离得远看不真切,还以为是中了状元跨马游街呢……”

        满堂世家子弟尽皆无语,你家有这样五花大绑脖子上插着牌牌跨马游街的?

        那衙役应了一声,转身走出去,不一会儿就换了一块足有一尺宽、三尺长的大木牌,上面将刚刚的那段话誊抄了一遍,效果果然强了不少,即便是站在门口,屋子里的人也都瞧得清清楚楚。

        几个巡捕将一个五花大绑光着腚的汉子推搡着自门口走过,那汉子苦苦哀求,磨磨蹭蹭不走,正巧目光顺着门口就见到了堂内的丘神绩……

        “少主!少主救我,救我啊……呜呜呜……他们要将我充军到北海去,这一去,我可就回不来了啊少主……您救救我,呜呜呜,我死了不要紧,他们还要败坏咱家的名声,您可不能不管啊少主……”

        这位见到了救星,当即趴在地上任凭巡捕拳打脚踢,就是不动弹半步,放声哀嚎恳求丘神绩搭救。

        高履行担忧的看了丘神绩一眼,低声道:“冷静点!若是冲动闯了祸,怕是令尊都保不了你!”

        房二是好惹的?休说你丘神绩,便是吾家小弟不也是被这厮打断了腿?渤海高氏的名头高了你洛陽丘氏何止一个层次,我爹高士廉在陛下面前的影响力又岂是你那个吃人心肝意图谄媚的老子能比得了?

        可结果呢?

        打了也就打了,人家房二屁事儿没有……

        高履行深信,只要丘神绩依旧这般没完没了,等到房俊没了耐心,指不定这么收拾他。

        听着门口自家族人的哭嚎,丘神绩一脸铁青,颇有些俊俏的面容扭曲起来,双目充血死死的盯着房俊半晌,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位将要暴起伤人之际,丘神绩却突然深吸一口气,咬牙道:“不就是一万贯么?老子给你就是!吾丘家这次一共被京兆府抓捕九人,九万贯,不过某出来没带那么多钱,这就打发人回府去取,稍后立即奉上!”

        这位浑人居然低头了……

        不过这才对嘛,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跟房俊死杠,有你好果子吃。

        气氛稍稍缓和下来,就在大家都以为房俊不为己甚亦会就坡下驴的时候,却听房俊缓缓摇头:“丘兄误会了,此人证据确凿,乃是主犯之一,却是必须要依法办理,多少钱也不能免其罪。”

        娘咧!

        丘神绩又怒了,你特么这是没完没了了是吧?

        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还想怎样?

        他待要爆粗口,高履行在一旁拦住他,皱着眉不满的看着房俊,问道:“大唐律,只要不是谋叛恶逆、不孝不道、不睦不义此等不赦之大罪,皆可以金赎罪,这些商贩固然触犯国法,可是情节尚轻,够不上十恶之罪吧?”

        房俊想了想,点点头:“的确够不上,是某疏忽了,高侍郎言之有理。”

        高履行一愣,这么好说话?不过也松了口气,心讨这算不算是房俊给他面子?脸上浮现笑容,抱拳说道:“既然犯了法,那就必须受到惩罚。就按照二郎刚刚说的,一个人头一万贯,吾等立即交钱。”

        谁知房俊又摇头道:“旁人可以,但是这个丘名山不行,旁人自然是一个人头一万贯,但是丘家的人嘛……要两万贯才行。”

        众人无语,这玩意还有坐地起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