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章 挖坑

第一千三百章 挖坑

        武媚娘忍着心中怒气,咬着小白牙,冷笑道:“有你们这么当亲戚的?郎君掌管京兆府不假,主持东市翻建也不假,可你们只是看到表面的风光,可曾想过有多少人等着捉住他的痛脚,以便在朝堂之上弹劾他?你们想挣钱可以,可是一毛不拔让京兆府垫付,你们也好意思张嘴?”

        武元爽不以为然:“咱那妹夫还怕弹劾?这两年弹劾他的奏章怕是都能堆成山,也没见他就被怎么滴了……再者说,就算不能让京兆府垫付,那让妹夫垫付不就行了?反正你家有的是钱,为兄长垫付一下有何不可,何必这般斤斤计较?”

        他这人就是想当然,似乎别人怎么都欠他的,怎么对他都是应当的。

        武元庆觉得自己这位大兄实在是不靠谱……

        房俊固然应当帮着咱们,可是也不能让房俊因此被弹劾吧?

        便连忙说道:“妹妹你说,为兄应当怎么办?”

        武媚娘俏脸绷起,眼皮耷拉下来,淡淡说道:“工程可以给你们,但是一切都得按照规矩来。京兆府的章程是参与修建昆明池市场的人家,方才有资格承建东西两市的工程,所以,你们最好是先在昆明池市场的建设当中展示出实力,哪怕不力求完美,也务必让旁人无话可说。”

        武元爽大喜:“那感情好!本来还以为这昆明池市场已经全都分派出去,吾等捞不着了呢!”

        “可是这垫付的工钱……大抵要多少?”武元庆比较理智,原本两兄弟是想要空手套白狼的,听武媚娘一说,也觉得有些过分。可是工程愈大垫付的钱财必然越多,他们两兄弟现在着实拿不出多少钱来……

        侍女给武媚娘送来参汤,武媚娘接过来轻轻啜了一口,说道:“起码也要一百万贯,投入多回报才多。不过若是你们打算小打小闹,那自然是由着你们,多少都可以。”

        “一百万贯?”武元爽吓了一跳,失声惊呼。

        别说没见过这么多钱,就算是从小到大把他花的钱加起来,怕是也没这个数儿吧?

        武元庆也被这个数字惊了一下,不过他想的是武媚娘的那句“投入多回报才多”,便问道:“妹妹不妨透个低,若是投入一百万贯,能够多少利润?”

        武媚娘随意道:“那可不好说,事关成本支出,不过翻上一番大抵是有的。”

        一百万贯,翻上一番……

        岂不是投入一百万贯,便能赚一百万贯?

        武元爽面红耳赤,几时见过这么多钱?不过旋即颓然道:“家中情形你是有所不知,哪里凑得出这么多钱?”

        三五十万的东挪西借一下大抵还是凑得出的,但是一想到投入和产出是翻上一番的比例,这心里就好比针扎一般难受……

        武元庆也是心痒难挠,便瞅着武媚娘说道:“媚娘你现在掌管房家的产业,这么点钱怕是不放在眼里吧……要不,你先借给哥哥,回头哥哥算利息还给你?”

        武元爽顿时两样通亮,急忙道:“没错没错,媚娘借给哥哥一百万贯……不不不,若是两百万贯岂不是更好?等到哥哥赚了钱,就按市面上最高的九出十三进的利息还给你!”

        “呵呵……”武媚娘翻个白眼,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两位兄长当真看得起媚娘,我一介女流,幸得夫君宠爱、公爹信任,方才能够掌管府中产业。可是你们当真以为这个家里就由我说了算,由我当家了?如此巨款,小妹爱莫能助。”

        武元庆无奈,可是也不得不承认武媚娘说得有道理……

        可是道理归道理,眼瞅着一百万贯的利润赚不到,心里犹如百爪挠心,简直不能忍受!

        武元爽急道:“一百万贯拿不出,五十万也行啊!”

        武媚娘实在是不愿与这两个蠢货虚与委蛇下去,玉手挥了挥,打断了武元爽的话语,说道:“借钱肯定是没有的,我不会也不敢挪用房家的一分钱借给你们。不过,既然是兄妹一场,小妹一点忙不帮也说不过去。这样,小妹作保,在京中寻一个人家,给兄长借贷一百万贯,如何?”

        武元庆楞了一下,跟你借钱你不借,反而愿意作保?

        武元爽哪里去想那么多?

        闻言大喜道:“还是妹妹心疼哥哥!快快快,去哪一家借钱?”

        武媚娘算是服了这位大兄……这脑子里都是些啥?

        她无语的看着武元爽:“大兄难不成以为小妹这张面皮能值得一百万贯?”

        “呃——”武元爽不解:“啥意思?不是你说给作保吗?”

        武媚娘以手抚额,叹气道:“我可以作保,但也就是牵个线搭个桥,你们不拿出抵押的东西来,谁会看在我这张脸皮上就借出来一百万贯?”

        武元爽不满道:“我俩若是能拿得出东西抵押,哪里还用得着你作保?”

        武媚娘冷笑:“就凭你们?你们拿得出一百万贯的东西,人家顶多借贷给你们五十万贯!由我作保,只需拿出五十万贯的东西,人家可以借贷给你们一百万贯!反正就这么一条路,若是你们愿意,我可以给你们舍一回脸皮,打着郎君的旗号联系有钱人家。若是不愿意,那就出门走好,恕不远送!”

        两兄弟互视一眼,一起纠结起来……

        拿什么抵押?自父亲武士彟去世之后,这些年来家中值钱的东西早就被哥俩败坏光了,就连上等的好田都卖了不少……若说家中尚有何之前的东西,大抵也就是哪一座应国公府邸了……

        要拿祖宅来抵押吗?

        两兄弟犹豫不定。不过武媚娘说的没错,以他们兄弟俩的声誉,就算有人愿意借贷给他们,价值一百万贯的东西给借贷给五十万贯就算不少了。可若是不拿自宅抵押,武媚娘这个死丫头怕是一分钱都不会借给他们,看着白捡一般的利润在眼前白白溜走,心里像是刀割一样。

        最终,两兄弟狠狠一咬牙,打定了主意!

        武元爽说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将祖宅的房契拿出来抵押,劳烦妹妹帮着联系……”

        话音未落,武媚娘便“嗤”的一笑,讥讽道:“祖宅?亏得你们说得出口,就那么一个破宅子,能值得十万贯么?居然想要借贷一百万贯……妹妹没那个本事,二位兄长还是另请高明吧。”

        武氏兄弟呆了一呆,这才想起家中多年未曾修葺的确有些破败,而且地点又非是繁华地段,确实值不了多少钱……可是除此之外,哪里还有值钱的东西拿出来抵押?

        武媚娘小口喝着参汤,眼皮都不抬……

        武氏兄弟没法子,只得狠了狠心:“那就再加上家中所有的田地……”

        武媚娘依旧面无表情,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武元庆心中恼火,冷哼道:“家中情形,想必妹妹也多有了解,哥哥们实在是没法子了……家中上有母亲等待奉养,下有小妹即将出嫁,这一笔笔的开销实在是巨大,还望妹妹能够体谅哥哥的难处,多多帮扶才是。”

        母亲!妹妹!

        一提起这个,武媚娘怒火便升腾而起。

        又来要挟我?!

        武媚娘双眸寒芒乍现,面上却是泛起微笑,嘴唇微微挑起,淡然说道:“兄长说得也是,这么些年,我们母女多亏兄长照拂,否则岂不是要冻饿而死?既然兄长都这么说了,也罢,妹妹便舍一回面皮,就用祖宅和田产抵押,为你们借贷一百万贯便是。”

        武元庆见到自己的“威胁”奏效,顿时得意洋洋。

        死丫头,就算你嫁了人,只要你那母亲和妹妹还在武家,就不信你不肯乖乖的就范!

        武媚娘冷冷看了喜动颜色的武氏兄弟一眼,心底冷笑,警告说道:“不过妹妹有言在先,钱财少不了你们的,但是要用心做事,偷工减料延误工期这等事情万万不可出现,若是因为你们导致郎君招人诟病甚至惹来弹劾,休怪我翻脸无情!”

        武氏兄弟此刻满心欢喜,都快被即将海水一般用来的钱财填满了,哪里听得进去这等话语?

        只是随意的敷衍两句,便憧憬着等到一百万贯赚到手之后要如何享受……

        武媚娘抿了抿嘴唇,心底寒意愈甚。

        敢威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