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三章 策反

第一千两百二十三章 策反

        “山下的人听着,这边情况良好,某与殿下尽皆安全,尔等稍安勿躁,要严密监视!若是每隔半炷香没有见到某,那便是说明某已然与殿下一同遇害,尔等再也无需顾忌,只需立刻冲锋将贼人尽数斩杀,为某与殿下报仇便是!”

        房俊被反剪着双手,站在树林边冲着山底下的大军扯着脖子大声喊话。

        他本来疏忽了这一点,刚才灵机一动才想起来这些电视里经常会出现的桥段,有了这一层牵制,想必长孙冲再想宰掉自己就得好生考虑了吧?

        刚刚还有些懊悔没有事先想到这个主意,结果这两个“欧巴”居然如此善解人意,亲自押着自己到了这里,光明正大的喊给山下的大军听……

        两个高句丽武士虽然脑子不是那么灵光,却也不傻。听到房俊的大喊,这才陡然醒悟这番押着房俊露面,岂不是帮了他的忙?

        其中一人恼羞成怒,猛地一拳狠狠擂在房俊后背,喝骂道:“汉人奸诈!信不信一刀就宰了你?”

        另一人附和道:“就是就是,将吾等当傻子耍不成?简直欺人太甚,不给你点厉害你以为我们好欺负?”说着,手里挥舞着刀鞘一挥,正中房俊额头。

        房俊本就被一拳擂在后背差点背过气去,脚步踉跄,这一下刀鞘躲闪不及,顿时额头鲜血迸流,眼前金星乱跳,一头栽倒在脚下厚厚的腐叶之上。

        两个高句丽武士被房俊给爽了,很是有些恼羞成怒,当即围着房俊一阵拳打脚踢,嘴里“给似给”“卡修狗”“王八蛋”“兔崽子”中外结合乱七八糟的咒骂着……

        房俊拧着脖子躲过踢向自己脑袋的一角,吐了一口血沫子,喘着气笑道:“杀了我?呵呵,你们两个蠢货信不信若是当真杀了我,就算你们有命逃回高句丽,你们哪位大莫离支也会活活的扒了你们的皮?”

        “哎呀,真当我俩是傻的吗?在咱们大莫离支的案头,就有你房俊的画像,大莫离支天天恨不得吃你的肉,还敢跟吾等说出这种谎话?”

        一人冷笑。

        另一人点头道:“就是就是!南部傉萨、王室宗族高惠真被你所杀,大莫离支的心腹爱将黑齿常之给你所俘,大莫离支恨不得掏了你的心肝!”

        前一人回头怒叱:“能不能别说‘就是就是’?”

        “啊?就是就是……唉,最先学会的汉话就是这句,这不习惯了嘛……”

        原来是渊盖苏文的手下……

        房俊喘着粗气,面露不屑:“一听这话,便知尔等即便是渊盖苏文身边人,也不过是最低等的奴仆杂役之流,卑贱得很。”

        “放屁!吾等乃是大莫离支最信任之心腹,否则何以派遣吾等前来大唐协助长孙冲?”

        “就是……那个啥,吾等是大莫离支心腹!”

        房俊嘲讽道:“得了吧,骗鬼呢?你等只知道渊盖苏文将我的画像放在案头,却并不知道这其实乃是疑兵之计,正好借此传出去我与渊盖苏文不和,是以就算是我私底下跟渊盖苏文有说明交易,也没人会信……”

        “你与大莫离支有交易?什么交易?”

        房俊吐了口带血水的吐沫,随意说道:“你们以为渊盖苏文何以能够收买拉拢高句丽朝中各部大臣,坐视他杀掉荣留王,并且立荣留王的侄子高藏为王并摄政,兵权国政皆由渊盖苏文独揽?”

        两名武士一惊,对视一眼,心中惊疑不定。

        “跟你们说吧,渊盖苏文所有的丝绸、纸张、玻璃生意,全都是某通过海路给他运过去的。某之前曾担任沧海道行军大总管,所有大唐水师皆在某麾下,这一点尔等不会不知吧?”

        房俊顺嘴胡扯……

        倒是往高句丽贩卖了不少奢侈品,可是每一样的价钱都要高于市场价的一倍!渊盖苏文为了保持自己强大的经济实力,不得不从“东大唐商号”高价进货,而后垄断整个高句丽再以更高的交钱卖出去!

        亏得渊盖苏文没在这里,若是亲耳听到房俊这么说,非得气死不可!

        “东大唐商号”从他哪里所攫取的暴利,早已令渊盖苏文忍无可忍了好不好?

        可是这两个武士哪里会知道这么机密的事情?

        渊盖苏文的确是通过丝绸、竹纸、玻璃的买卖迅速攫取大量金钱,以之收买拉拢高句丽朝中重臣,这才发动政变将荣留王干掉,坐上“大莫离支”这个职位,当上了摄政王……

        难道眼前这个年青的大唐高官居然是大莫离支的贸易伙伴?

        这若是此人死在自己手中,回到高句丽面见大莫离支之后……

        扒皮?

        扒皮都是轻的!

        以大莫离支的残忍冷酷,恐怕扒皮之后还得拆骨……

        房俊将两人神情尽收眼底,心底狂喜!

        娘咧!

        都说棒子一根筋,诚不我欺哉!这两个蠢货有些动摇了呀……

        打铁要趁热,他又说道:“想必不用我说,尔等亦应当知道在渊盖苏文眼中,某与长孙冲哪一个更重要了吧?定然是长孙冲在高句丽的时候没提过某的名字,否则渊盖苏文必然就地将他剁碎了喂狗,又岂会派你俩万里迢迢的来到大唐?”

        一个武士脱口说道:“那是自然,长孙冲不过是答应要联络大唐军中将领,在唐军东征的时候泄露行军路线给大莫离支……哪里比得上你重要的?”

        房俊想心里大骂,长孙冲这个窝囊废居然是要当汉奸?

        真真是该死!

        他甚至在想,历史上隋唐两朝都在国力鼎盛的时候东征高句丽,却又是不约而同的铩羽而归,前者导致帝国崩溃,后者则令李二陛下郁郁而终……

        难不成这当中便真的有世家门阀与高句丽暗通款曲,达到削弱帝国中枢的实力,使得皇帝不得不倚重于世家门阀来安抚天下?

        若是从这个动机来分析,那还当真说得通!

        否则何以解释隋唐两朝数次东征高句丽这个弹丸之地而不可得的情况?要知道无论是隋炀帝亦或是唐太宗,那都算得上是文韬武略的主儿,论能力绝对在历史上的皇帝当中排在前十,怎么可能就拿一个区区的高句丽没办法?

        房俊觉得自己已经接近于掩埋在历史迷雾当中的真相……

        两个高句丽武士满脑子浆糊。

        他们觉得房俊的话语可信度并不高,但是却不敢忽视那少许的可能性。渊盖苏文现在虽然执掌高句丽军政大权,但是明里暗里的对手依然不少,形势岌岌可危。

        若是这个房俊当真暗中与渊盖苏文有着大宗交易,自己两人反而再次将其杀掉,那么渊盖苏文赖以维系的经济支柱就会瞬间崩溃……

        没有了海量的钱财,谁还会听他的话?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他们觉得也不能去冒这个险……

        就算是自己的命丢了,也不能坏了大莫离支的大事!

        反正要杀房俊的乃是长孙冲,那个被戴了绿帽子嫉恨成狂的小白脸报仇与否,与他俩有什么相干?

        想来想去,好像房俊死不死的,还当真就不重要……

        就算是被这个黑脸的小子给骗了又有什么大不了?顶多被人骂一声蠢货,被人耻笑几天,若是坏了大莫离支的大事……百死莫赎也!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打定主意,一人抽出刀子上前将房俊绑手的绳索隔断,冷着脸道:“不论你说的是真是假,速速离开此地,下山去吧!”

        房俊看了看恢复自由的双手,有些懵。

        ……这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