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两百二十一章 单刀赴会

第一千两百二十一章 单刀赴会

        李君羡又何尝不知道房俊单人匹马的上去,说不好一个照面就得被长孙冲一箭射死?

        可是身为臣子,便当尽忠职守!但凡有一丝希望解救长乐公主,即便是刀山火海也得如履平地,哪怕是刀斧加身亦要从容面对!

        房俊紧了紧身上的斗篷,看着李君羡、独孤谋,以及京兆府众人,叹了口气,说道:“若是某此次一去不归,明年今日,诸位可得备上好酒到某的坟头,请某好好的喝一杯。”

        众人无语。

        想要宽慰两句,可是又哪里有宽慰的词语?

        去了便是九死一生,不去却又不行……

        “二郎,珍重!”

        这一次,包括李君羡、独孤谋以及京兆府一众下属没有称呼房俊的官职,而是亲切的称呼了一声“二郎”。

        “算是诀别么?”房俊哂笑一声,吸了口气,大喝道:“长孙冲,你家二爷爷来会会你!”

        挺直胸膛,大步向山顶走去。

        长孙冲选得这一处藏身之地很是巧妙,山坡陡峭,时不时的有嶙峋怪石横出,厚厚的松针腐叶之下多有碎石深坑,一脚踩下去便有崴脚的危险。

        这样的山坡易守难攻,即便是守不住亦能从容撤退,敌人想要从山脚下发起进攻难度相当大,总会留下充裕的时间布置撤退。

        如此看来,长孙冲也不尽然是个草包,起码《尉缭子》想必是读过的……

        山风凛凛,吹得房俊身上的斗篷猎猎作响。

        房俊本想昂首挺胸的上山,不论长孙冲有何打算,最起码也要以一种慷慨激昂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以往老子能拎着你狠揍,到了今日就算是赴死,老子照样挺着胸抬着头,无所畏惧!

        可是上山本来就难以挺胸,再加上脚下的山坡崎岖,一不留神就踩到腐叶下的碎石上,好几次都差点崴了脚。顿时也顾不得什么风度气质了,猫着腰瞅着脚下的路寻找着落脚的地方,有的地方甚至要手足并用才能通过,吭哧吭哧的爬山……

        越向上,松林越密。

        待到房俊爬到山坡上松林边缘,便见到一身宫装的长乐公主反剪双手被两个黑衣死士押着,两个死士各有半边身子藏在长乐公主身后,谨防山下射来的冷箭,一柄雪亮的横刀搁在长乐公主修长白皙的玉颈上,只需稍稍用力拖动一下,锋利的刀刃便会切入长乐公主细致洁白的脖颈,隔断动脉……

        “喂喂,刀子拿远一点,好歹也曾是尔等的少夫人,刀剑无眼万一伤了你们就不内疚?”房俊喘了口气,指着两名黑衣死士喊道。

        两名死士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手中这位殿下还真就是自家少夫人。虽然依然跟少主和离,但是此番少主潜回長安将长乐公主劫掳过来,不就是打着要与其远走高飞的心思么?

        这万一手一抖,将长乐公主细嫩的脖子隔断了……

        想到这里,握刀的那个死士手中微微一松,雪亮的钢刀便稍稍离开一些距离。

        “搜搜他的身,将他给我带过来!”

        长孙冲的声音在不远处的一株大松树后响起。

        大抵是害怕房俊藏了什么诸如强弩火器之类的武器,所以长孙冲甚是谨慎,知道此刻亦不露面,唯恐被房俊突施杀手,报仇不成反对暗算……

        房俊心中透亮,还以为长孙冲是发了疯打算与自己玉石俱焚,此刻长孙冲表现得这般谨慎,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小子怕死!

        只要怕死就好办,怕死就有畏惧,有畏惧就有破绽。

        就怕脑子一根筋,见到房俊就想着一刀宰了大家全都活不成……

        又有两个黑衣死士自林中钻出,想着房俊扑过来。

        “给我站住!”房俊立在原地,戟指大喝一声。

        两个死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停住脚步,面面相觑。

        房俊冲着长孙冲藏身的那株大树喊道:“长孙冲,别说兄弟不给你活命的机会,我此次前来只有一个目的,将长乐公主全须全尾的带回去交给陛下。至于你是死是活,与我全无干系,我房俊也用不着你的项上人头来邀功请赏!所以你若是识相,立刻将长乐公主交给我,而后你自可离去,我保证山下所有的兵马即刻撤回長安!自此天高任你飞,海阔任你跃,天涯海角尽可去得!”

        长孙冲怒道:“放屁!吓唬谁呢?就算你有千军万马,这终南山沟壑纵横山脊连绵,想要捉到我亦是大海捞针,只要长乐公主在我的手中,你能奈我何?”

        房俊嘿嘿一笑:“长孙冲,你是不是以为背靠悬崖大军便无法包围只能任你离去?你可曾记得,我在骊山山顶制作的那一个热气球?”

        提起骊山山顶,长孙冲目眦欲裂!

        正是那一次房俊实验热气球,自己联合侯君集等人密谋作乱,却不妨失败侯君集被杀,自己侥幸逃脱却惶惶然犹如丧家之犬,天下之大,却无一处安身立命之所!

        而后自己撺掇山越人将房俊团团围困在牛渚矶,却依旧被他成功逃脱!

        那可是几万人!

        就算是几万只狗也能将房俊咬死吧?

        可是房俊一夜之间弄出几十上百的具装铁骑,硬生生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不过恼怒之余,长孙冲亦是陡然一惊。

        那如何不记得那可以高高飞上天去的热气球?

        若是千军万马在地上搜索,天上有热气球高高的飞着监视着地面……

        就算是终南山山高林密,自己这些人也无法轻易脱身吧?只需熬的十天半月,哪怕捉不到自己,自己也被逼着成了在山里逃窜的野人……

        长孙冲心里正自惊惧,身旁的两个高句丽武士见到他一听到“热气球”便一脸惊慌,赶紧问道:“长孙公子,热气球……乃是何物?”

        长孙冲无奈道:“乃是一种可以随意如飞鸟一般飞在天上的东西,还可以搭载数人,居高临下的观察地表情形……”

        “嘶……”

        两个高句丽武士倒吸一口凉气,大唐果然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居然还能造得出这等神奇之物?而且听到长孙冲解释,两人也不蠢,顿时便明白了长孙冲的担忧……

        这特么天下飞着地上追着,自己这些人岂不是要成为活靶子?除非能变成老鼠打个洞钻进去,永远不出来……

        “长孙公子,依我看,不如就依了这个房俊所言吧……”

        “就是就是,让他率领大军远远的退走,然后我们赶紧逃命吧。”

        原本以为有着身后这道悬崖可以从容逃脱,可是现在情况有变,他们两个岂会甘心埋骨他乡、魂断异域?

        “不行!”

        长孙冲咬着牙,目中喷射着愤怒的火焰:“此人乃是我生死大敌,我与他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今日非得要将其性命留在此处不可!”

        高句丽武士急道:“可是杀了他,吾等如何脱身?”

        长孙冲怒道:“没用的东西!尔等难道忘记来时大莫离支是如何交代尔等的吗?到了大唐,所有的一切都要听从某的指挥,不许抗拒!”

        两个高句丽武士也怒道:“那也不代表吾等可以任你指派,最终将性命毫无价值的留在大唐的土地上!吾等乃是大莫离支的家臣,就算是死,也得是为大莫离支而死,你算个什么东西?一个谋逆不成亡命天涯的丧家之犬!”

        长孙冲差点气疯!

        书籍典册上不是说高句丽武士各个悍勇、漠视生死的么?

        怎地自己遇到的就是这般贪生怕死之辈,难不成自己遇到的是假的高句丽武士?

        可是此刻不是争论的时候,哪怕将这两个胆小鬼处死,也不能在这个时候。

        强自忍着怒气,长孙冲低喝道:“给我住嘴!待我看看这房俊是否当真能够退兵,而后再作计较,如何?”

        这一次两个高句丽武士倒是从善如流,连连点头道:“正该如此,若是被这人哄骗了岂不麻烦?这边咱们将长乐公主放了,那边他却尽起大军追捕,天上还有会飞的球,那可就完蛋了!”

        房俊这边正自狐疑,怎地半天不见长孙冲说话?

        他却哪里知道,这边差一点就发生了内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