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说 - 历史小说 - 天唐锦绣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爆了你,你也得憋着!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爆了你,你也得憋着!

        京兆府大狱之中。

        长孙澹的哭声唤来了狱卒。

        狱卒踱着方步来到牢房门前,向里头瞅了瞅,光线有些暗,也看不清什么。

        当然,也有可能看清了也当作没看见……

        “哭什么哭,嚎丧呢?”狱卒喝骂一句。

        长孙澹挣扎着翻个身,脸上涕泪横流,手指颤抖的指着几个壮汉:“他他他……他们……他们……”

        狱卒骂道:“你特娘的是结巴呢?他他他,他个屁呀!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若是他们欺负你就跟我说,我自然会惩治他们!这可是京兆府衙门,甭管你身世背景如何,谁敢惹是生非?就算他们几个是皇亲国戚,咱们府尹治不了,那还有政事堂的诸位宰辅,还有皇帝陛下呢?来来来,若当真是他们欺负于你,且跟我说说详细情形,我自会为你做主!”

        长孙澹捂着涨裂难忍的后庭,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一点声息。

        我说什么?

        哭哭啼啼的说被人强暴了?

        然后在仔仔细细的讲述如何被强暴的过程,甚至是被强暴的时候心里的感受?

        这如何开得了口!

        更何况自己就算是说得出口,那种屈辱岂不是相当于再遭遇一次强暴?

        而且听了狱卒的话语,他也算是醒悟了。

        这里是京兆府衙门!

        这里是房俊的地盘!

        不须说,这一切的一切都定然是房俊所安排,就是为了报复自己上午想要将其打死的仇恨!

        自己还能怎么办呢?

        不依不饶?

        没关系,这几个壮汉一看就是家奴草民之类身份,死便死了,房俊必然早有安排肯定不会攀扯到他身上去。死掉几个奴仆而已,算得什么事?

        可是这件事情张扬开,自己还有脸做人呢?

        若是玩人也就罢了,反正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老子不喜欢女人专门喜欢男人,你能奈我何?

        但现在情况截然相反,是被人玩……

        还不止一个……

        那就绝对会成为长安笑柄!

        下半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思来想去,自己似乎只有饮气吞声一途。

        那房俊老早就已经算计明白,自己不依不饶,那就舍弃几个仆人,让自己身败名裂,下半辈子抬不起头;若自己老老实实的忍受下来,他便算是痛痛快快的报了一箭之仇,不仅一点麻烦都没有,还在手里捏着自己天大的一个把柄,到了什么时候自己都得乖乖的听话……

        长孙澹又哭了。

        他知道饮气吞声是最好的结局。

        但是这杯苦酒,想要咽下去是真特么的难啊……

        *****

        京兆府衙门后院。

        房俊趴在他专属值房内的火炕上,脸色因为伤势显得惨白。

        当然,也只是比寻常的时候白了一些而已,照比别人的脸色,那还是黑……

        值房内很宽敞,摆设却不多。

        玻璃窗子干净明亮,阳关照射进来,令人心神疏朗。

        一面墙壁用紫檀木打造的书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穿越而来的房俊在最初的时候几乎相当于“半文盲”,几乎所有的字他都认得,但是让他写,却有很大一部分写不出来。

        无他,简繁体差异太大……

        知识就是财富,这在任何时代通行。闲来无事的时候房俊也会坐下来泡一壶茶,读一读那些以往嗤之以鼻的“封建糟粕”,诸如四书五经经史子集之类。

        但是每每读到精彩之处,方才懂得这些流传几千年的经典书籍,几乎就是华夏文化的浓缩,为人处事修身养性,全部都能找得到精辟的指引。

        便愈发的钟爱起读书来……

        另一侧的墙壁则是一副巨大的地图,是房俊依照记忆画出来的世界地图,与现在的地图有很大差异。这固然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地图因为测量技术的落后导致准确度不高,实际上也有很大一部分的差异来自于古今地形的变化。

        千年之间,长海桑田。

        比如华亭镇,与后世的上海就区别甚大,甚至连后世大名鼎鼎的崇明岛这个时候都还只是几座浮出海面的沙丘……

        即便如此,这副地图在准确度上依旧比眼下的地图强上百倍不知,最显著的一点就是比例尺的精确。

        自然,房俊早就为对这幅图质疑的人找好了借口,理由是从林邑国那边一个来自于拜占庭的商人处得来的……

        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这个借口未必天衣无缝,但绝对死无对证。

        九成九的大唐人甚至连拜占庭是个什么玩意都搞不清楚……

        屋子靠窗的地方摆放了一张宽大的书案,案上文房四宝印鉴俱全,堆满了一些处理事务的折子,还有许多厚厚的账册。

        杜楚客坐在待客区的一张木椅上,摇头叹息,欲言又止。

        程务挺则束手立于一侧,神情古怪。

        良久,杜楚客方才出声道:“二郎你这招数……是不是过于阴损了一些?这个……某不是责怪于你,只是想说若是某与那长孙澹易地而处,倒是宁愿被你一刀砍了脑袋。唉,杀人不过头点地,二郎有些过分了。”

        安排几个有龙阳之好的夯货在大牢里将长孙澹给那个啥了……

        杜楚客心底一阵阵恶寒,看着房俊的眼神都带着惊惧。

        这人得多坏,才能想得出这般歹毒的主意?

        想那长孙澹现在只怕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独自在大牢之中承受着非人的折磨,身心饱受摧残,连灵魂都在哭泣战栗……

        杜楚客就觉得房俊太坏了。

        程务挺则跟他的想法恰恰相反。

        为人也好,处事也罢,最要紧的就是不吃亏!

        哪怕当时吃了亏,那也要一转身就找补回来!

        男儿汉大丈夫,俯仰于天地之间,图的不就是一个仗义疏财、快意恩仇?有仇不报非君子,管他用的什么手段!再者说,那长孙澹都想要将房俊打死了,就算房俊的手段再卑鄙、再龌蹉,那也说得过去!

        反正房俊的做法他是全然赞同!

        房俊趴在炕上哼了一声:“这长孙澹心思歹毒,欲置某于死地在先,那就得做好承受某之怒火的准备。没理由他长孙澹坐得了初一,某房俊就坐不得十五!”

        他尚有一句话没说。

        不死人,这是皇帝与关陇集团斗争的底线。

        长孙澹率先打破了这个底线,那就必须承受双方的怒火。虽然房俊没死,但是长孙澹既然动了这个心思,那么双方都会努力将这个苗头扼杀掉!

        故此,哪怕房俊对长孙澹做得再是过分,关陇集团也都可以容忍。

        当然,若是他当真弄死了长孙澹,关陇集团即便克制,心里也难免不舒服。

        而他现在对长孙澹做得越是过分,所有人就都会以为他这口气已经出来了。

        以后长孙澹若是再发生什么意外,他的嫌疑就会越小……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此乃最高明之兵法……

        杜楚客略微同情长孙澹,但是却绝对不会反对房俊。

        正如房俊所说那样,一个人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应当考虑到是否能够承受这么做所带来的后果。长孙澹想要置房俊于死地而不成,那么房俊的怒火他就必然要承受……

        承受不住是你自己的问题,怨不得房俊。

        他问道:“稍后长孙澹要如何处理?”

        房俊说道:“长孙澹不会追究这件事情的,一旦传扬开来,顶多是那几个龌蹉鬼掉脑袋,他这个世家公子的名誉就全毁了。所以,我们要把帮他把这件事情传扬开。”

        杜楚客:“……”

        这更缺德好不好……

        人家为了颜面、为了名誉,连这等羞辱凌虐都能够忍受了,你居然还要帮着人家宣扬出去?

        可以想见,当长孙澹认为房俊只是认定他不敢宣扬必定忍气吞声,这才敢于以这等方式羞辱于他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关中都是有关于他的“绯闻”,甚至房俊还会派出专门人员“现身说法”……

        估计长孙澹当即就能吐血三升。

        程务挺觉得这样很好,却还是有些轻了,问道:“那就这样了?”

        房俊阴险一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林教头刺配沧州道鲁智深大闹野猪林……”

        杜楚客:“……?”

        程务挺:“……?”